供应链金融解决方案
生意场 > 商战解密 > 贾跃亭双线作战:一边躲王思聪索赔 一边斗法恒大

贾跃亭双线作战:一边躲王思聪索赔 一边斗法恒大

生意场 2018-11-14 14:02:24 来源: 国际金融报社(上海)

  FF创始人贾跃亭和恒大的这场拉锯战还在继续,对控制权的势在必得让贾跃亭对此前的仲裁结果并不满意。新一回合的过招已经开始。

  贾跃亭再诉恒大

  11月12日,大洋彼岸的法拉第未来(下称“FF”)战略会上,贾跃亭颇为动情的表示,“今年9月,我本来有两条路可以选择。一个是向恒大低头让出控制权,然后我可以躺着赚钱甚至游山玩水;另外一个就是抗争到底。”

  那个“为梦想窒息”的“贾布斯”依然不忘兜售情怀。

  在员工炙热的目光中,他强调,“我们绝不可能向恒大出让控制权。而且我和公司管理层已经集体做出决定,将会正式收回FF中国的控制权和管理权”。

  贾跃亭表示,根据去年的投资协议,恒大不得参与FF全球任何经营管理。此后,在恒大主动提出签署原投资协议的补充修订协议的要求下,FF、恒大和贾跃亭在7月份签署补充协议,改变了恒大不能参与任何经营管理的约定。恒大要求获得FF中国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席位,同时有权从恒大委派高管,参与FF中国的经营管理工作。此外,补充协议中还包括贾跃亭辞去FF全球董事,作为交换条件,恒大健康须在2018年7月31日支付3亿美元,10月31日支付2亿美元以满足实现FF 91量产交付的剩余资金需求。

  “今年9月以后,我们才幡然醒悟,恒大的真实目的就是为了FF的全球控制权。”贾跃亭说,在FF完成上述支付条件,任命恒大高管彭建军为FF中国董事长及法人代表后,恒大仍拒绝给FF付款。

  然而对于这一说辞,有知情人士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恒大在入股FF后发现,贾跃亭隐瞒了其违反外汇管理条例,FF中国外汇账户被冻结的情况。并且,相关政府部门及金融机构无法接受FF实控人贾跃亭不断被列为失信人,明确表示不会提供任何支持,FF中国业务因此陷入瘫痪,而中国恰恰是FF最重要的生产基地和销售市场。

  为解决FF中国面临的困境,双方于7月18日签订补充协议,约定在政府和金融机构接受、可以彻底解决中国区问题的条件下,恒大向FF提前支付7亿美金。随后贾跃亭主动提出将FF股份转让给第三方,辞去一切关联公司董事职务,但事实上贾跃亭只是将股份交由朋友代持,并仍为合资公司实际控制人,这一做法并未得到中国相关政府部门及金融机构的认可,也未解决FF中国面临的困境。这意味着FF并未达到合同约定的付款条件,这也是恒大未提前付款的原因。

  同日晚间,东半球传来FF的行动讯号。

  恒大健康公告称,贾跃亭再次提出紧急仲裁,要求剥夺时颖的资产抵押权。

  自10月7日恒大健康公告贾跃亭诉讼以来,双方已进行多回合过招。

  10月25日,紧急仲裁结果出炉,恒大健康称仲裁否决了贾跃亭提出的彻底剥夺恒大融资同意权的申请,并否决了贾跃亭临时提出要进一步剥夺恒大资产抵押权的新申请。FF则发布声明宣布紧急仲裁全面获胜,正式开放全球融资。FF称,仲裁员裁决恒大不能再阻止FF从其他融资渠道获取资金,此前恒大不惜制造FF的“现金饥荒”来试图获得FF的控制权和全球的知识产权。

  11月7日,恒大开始反击,公告称对贾跃亭和合资公司Smart King提出仲裁全面反诉,要求贾跃亭和合资公司履行合约。恒大健康表示,贾跃亭和合资公司强行赶走时颖委派的出纳员、强行阻止时颖财务人员进行财务审查,造成时颖无法知悉子公司的财务状况。按照股东协议,时颖有权进行财务审查并向合资公司委派出纳员,同时约定如果出纳员七天不签字即视为同意付款。

  对此FF则回应称,之所以停止恒大委派的出纳员以及恒大相关财务人员对FF财务信息的访问权和相关工作,是恒大单方面所致。而恒大事实上对FF财务状态和资金规划自始至终都是了如指掌的,始终可以通过相关渠道了解FF财务状态。

  你来我往中,矛盾进一步升级。

  贾跃亭明白或与恒大难续前缘,一方面积极争夺控制权,另一方面广撒橄榄枝,公开寻觅新的金主,以解资金紧张命门。FF除了被媒体曝出将启动2020年上市计划(这个时间节点比原计划提前了3至4年),更是传出来自美国、欧洲和中东的主权基金已经表达了浓厚的投资兴趣。

  早前贾跃亭参股的电动汽车品牌Lucid Motors就曾获得沙特主权基金投资的10亿美元,这也让这场新的投资显得扑朔迷离,悬而未定。

  王思聪讨债

  相较于与恒大控制权之争的原告身份,贾跃亭近日的被告身份则来自于另一起诉讼。

  近日,乐视网公告了四起仲裁案件,申请人为乐视体育当初新增的投资者北京普思、厦门嘉御、天弘创新,它们向乐视体育原股东申请仲裁金额共约2.4亿余元。

  其中,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之子王思聪全资控股的北京普思投资有限公司向乐视体育原股东索赔9785万元及律师费40万元。王思聪旗下的北京普思于2015年入股乐视体育,为乐视体育A轮融资方,目前持有乐视体育3.96%的股份,为乐视体育第八大股东。

  而2016年12月,乐视体育在未经董事会或股东会同意的情况下,擅自向乐视控股出借了40多亿元。北京普思表示,这严重影响股东利益,要求乐视体育赔偿经济损失9785.16万元。

  在此之前,北京普思及其他投资方曾多次要求乐视体育及其原股东解决资金占用问题,但其始终没能解决,也没有采取任何补救措施。

  北京普思终以一纸诉讼,将乐视体育及其原股东告上法庭。

  自此,贾跃亭的“豪华”债主阵容进一步扩充,除了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外,还多了万达“少东家”王思聪。(国际金融报记者孙婉秋)

9
+1
3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贾跃亭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