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管理宝典 > 陈春花:变幻莫测的今天,我有4个管理建议

陈春花:变幻莫测的今天,我有4个管理建议

生意场 2018-11-13 13:54:18 来源:中人网

  导读:技术的进步将我们推向了一个新时代,这个时代让我们既焦虑又兴奋,它变幻莫测,又充满机遇。只有看清其中的变化,才能在新时代掌握组织管理的逻辑。

  看清世界的一系列变化

  1.时代的三个特征

  在技术的推动下,从2012年开始,我们进入了一个不确定的时代,我们遇到了非常大的挑战。我沿着组织管理这条脉络去展开组织如何面对不确定性。

  新时代的特征需要我们认真地关注。这是一个令人又焦虑又兴奋的时代,因为它有三个特别的特征:

  (1)21世纪的社会寻找由个性化、自由及责任感组成的新混合体。

  (2)价值重构并不意味着把所有的习惯都抛弃掉,而是要学习将更高的速度、信息传递以及生产力转移到新的机构、价值、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中去。

  (3)在技术的推动下,更多不可想象的概念变成了现实,我们和世界共生成长,而我们正是这个世界的重的一部分。

  2.三个视角理解我们与时代的关系

  同时,在这样一个背景下,我们该如何看待自己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我们如果不能很好地去看自己,就没法理解我们和这个时代的关系。这里有三个视角:

  (1)有三种事物对国际化影响巨大却和文化、语言没有必然联系,那就是网络、技术标准和社会基本价值观。

  很多时候我们会担心,这个时代之间是不是有很大的文化差异、冲突,或者语言上的障碍?

  上个月,我在美国发布我的英文书《The Way to Take the Lead》,当时美国的听众就问了一个问题:我们在管理当中是不是将来有很大的文化差异?我就跟他讲,其实最重要的不是文化差异,而是代际差异,就是你可能没办法和年轻人交流,这个变得更重要。

  今天我们看全球环境,看中美之间的关系,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们对基本的认知差异比较大,我们对于技术标准的理解差异比较大,才会有今天的这个情形。

  (2)今天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强调共生与协同,如果你不能在全球的背景下共生和协同,而只是考虑一方利益时,就会产生巨大的冲突。

  (3)我们拥有一个良好的背景——中国作为一个巨大的经济体,它吞吐要素的能力越来越强。这是我们今天看待自己要立足的基本认知。

  3.互联网时代特征:个体自我独立,万物互联一体

  我们有这样的认知,就要知道未来发生什么,我向大家推荐一本书,叫《2052》。这本书讲到2052年,世界会面临什么。其中有几个观点:

  (1)从现在到未来,最大的变化是从不可持续发展转向可持续发展。在这个过程中,很多东西都会被调整。

  (2)物质和非物质的变化,会组成一个2052的时代精神。换个角度来说,到了2052年,人所具备的精神状态、价值和他所追求的一些东西,是由物质和非物质之间的组合得到的。

  这些变化会导致我们对很多东西的认知在今天发生调整。我们今天所处的环境和以前不太一样。我们在无处不在的互联网之中,没有人可以逃离彼此之间的关联和影响。我觉得《道德经》最能让我们理解今天这个时代,《道德经》告诉你个体自我独立,但是万物互联一体,这就是互联网时代最主要的特征。

  知识革命时代来临

  知识将成为经济、社会成功的

  决定性因素

  1.新时代特征的四个关键词

  如果我们以这个概念去理解新时代的特征,就会有四个关键词:

  (1)个性化;

  (2)共生性;

  (3)整体性;

  (4)可持续。

  当新时代有这些特征时,我们就要理解新时代的驱动要素到底是什么。我想,德鲁克的一段话,大概能表达我的意思。他说:“无论在西方还是东方,知识一直被视为“道”的存在,但几乎一夜之间,它就变成“器”的存在,从而成为一种资源,一种实用利器。”

  2.百年管理革命的三个阶段

  德鲁克回顾一百年来管理革命的变化,他把它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知识运用于生产工具、生产流程和产品的创新,从而产生了工业革命。工业革命的开始,产生了巨大的财富积累。

  第二阶段,知识以其被赋予的新的含义开始被应用于工作之中,引发了“生产力革命”。

  自泰勒《科学管理原理》将其知识运用于工作至今,发达国家的生产力水平平均已提高50倍。

  第三阶段,知识正被应用于知识本身,这就是“管理革命”。当管理本身的革命出现时,它要解决的不是体力劳动生产率的提升,而是非体力劳动生产率的提升,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所有的技术和知识驱动的技术创新。

  所以过去的一百年,知识运用的这三个最重要的阶段推动了工业革命巨大的发展。

  3.“知识革命”时代来临

  我认为知识革命驱动变革的第四阶段来了,知识更具生产力,知识正被应用于系统化的创新。这就是“知识革命”。它不再放在工具中、流程中、管理革命中或者体制中,反而它自己成为生产力要素。当知识成为生产力要素时,它的应用就变成了系统化的创新。

  当知识革命来临时,知识会成为新时代最主要的驱动要素,而且知识的生产力日益成为经济与社会成功,以及整体经济表现的决定性因素。很多传统企业觉得非常困难,因为我们对技术的理解还不够,互联网的技术不仅仅是在虚拟和实体之间转换,更重要的是用技术标准穿透整个商业。当用技术标准穿透整个商业时,知识就在里面起了巨大的作用。

  当“知识革命”时代来临,我们就要做很多调整。在管理领域,很重要的调整就是管理价值要回归,回归到我们如何用知识武装整个管理。很多人给“知识”下定义,我比较喜欢德鲁克的定义,他说:“知识是一种影响未来行为的潜在能力”。按照这个概念,我们会发现整个知识流,会沿着数据、信息、认知、行动(反射)到智慧形成知识流动链。我在之前的文章《知识革命时代,唯有组织学习》也和大家详细探讨过。

  4.组织管理的四个巨变

  所以你就发现今天组织管理发生了巨变。

  (1)以前目标大过个人,所以个人必须服从目标。但今天,组织目标必须涵盖个人目标。

  (2)以前组织大过个人,但今天个体非常强大。

  (3)以前组织可以相对封闭,形成自己的小环境,完全可以超越环境,但今天环境是不确定的。

  (4)以前组织可以超越变化,但今天变化不可预测。

  新时代组织管理的4个基本逻辑

  当发生这一系列变化时,我们在管理中,就要有几个很重要的回归。

  1.从管控到赋能

  不能仅仅做管控,仅仅去实现目标,更重要的是,让人在组织中有意义,这是对管理一个很大的挑战。

  我们必须要解决人与事之间创造价值的问题,关键在于怎么解决人浮于事和虚假忙碌的问题。很多人显得很忙很努力,甚至很多人谈碎片化。但我一向认为不需要讨论这个,如果你对责任有认知,对权力利益分配是明确的,那就一定能激活所有人。当人不断被激活时,强大的人不断加盟进来,组织的力量就会变得非常强大。所以今天职场中最重要的场景就是为所有人“赋能”。

  2.从胜任力到创造力

  学过人力资源的人都知道,我们要寻找能够胜任的人,但今天在人力资源中要寻找有创造力的人。企业最重要的价值源于创造力,而企业持续的创造力依赖于员工的持续创造力。这需要我们给员工不断设计角色,不断给他平台,不断给他机会,让更多人参与到组织绩效中来。如果我们不愿意给角色,就没有机会上个体成长。

  3.从个体价值到集合智慧

  管理必须从个体价值到集合智慧。在这个过程中需要回答的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如何让人有意义。这和以往的管理不太一样,以前管理是怎么让目标得以实现,但今天,我们在目标得以实现中,要回答如何让人有意义。

  面对未来,管理者需要做三件事:

  (1)要有能够给团队成员描述愿景的能力;

  (2)要让组织的每一个员工看到更优秀的东西;

  (3)要不断提升员工认知水平和认知能力。

  沿着这样的思路,我们就要不断和员工建立一种信任的关系,这种信任的关系就是我们能不能一起得到成长,并且拥有各自的绩效。员工需要集合智慧的平台,在集合智慧的平台上,个体的价值才会被放大。在集合智慧中,组织才能驾驭不确定性。

  4.知识革命时代,唯有组织学习

  这个时代最主要的驱动力量来源于知识,在知识革命时代,只有组织学习才可以应对。知识革命带来的最大的变化——它淘汰的不再是工具,反而是人。如果你的学习不够,就会被淘汰。我们一直讨论,机器人是不是会淘汰人?我认为不是机器人淘汰人,是你能不能用知识驱动自己,否则就会被淘汰。如果我们不想被淘汰,应该做到以下几点:

  第一点,唯有融会贯通。一位英国著名的小说家写的小说总是被别人称赞,大家就问他,为什么你的小说写得总是那么好,他说,唯有融会贯通。我深受这句话的启发,我想把这句话用在今天,我们称之为新时代的时间点上取得自己的位置,那你也唯有融会贯通。

  第二点,唯有终身学习。我们必须终身去学习,因为我们身处知识驱动的世界。我把学习能力分为三种能力:

  (1)基本学习能力,就是我们所学的基础知识。

  (2)过程学习能力,就是我们在成长过程中不断学习,不断交流。

  (3)综合运用能力,就是如果我们没有能力综合运用,就不算很好的学习。

  第三点,唯有突破自我极限。我们要不断打破极限,比如我自己,我在不断地跨界,比如回到企业中,又跨到学界,我进入不同的领域,做不同的事情,比如说写随笔,甚至写歌词。为什么我要不断训练这些,原因就在于,只有不断打破极限才能融入这个变化的时代。

  但是想突破自我极限有三个障碍:

  (1)自我,无法摆正对别人、对外界的关系。

  (2)事实,我们常常认为,我们依照自己信仰的真理,但信仰的真理与真理之间永远有差距。

  (3)经验,当经验不变而事物改变时,经验就成为了绊脚石。

  从这个逻辑去看,经理人的角色就会改变。之前经理人的角色是为下属的工作绩效和大家的业绩负责的人,但今天经理人的角色是为知识的运用及其表现负责的人。如果他没有能力运用知识去表现,今天他几乎不能成为一个经理人。这种角色的转变,恰恰是对我们整个管理提出的根本性的要求。

  对我来讲,我更强调管理者角色的转变。大家如果熟悉我做的研究的话,从《激活个体》开始,一直到《激活组织》,再到我最近发布的新书《共生》,我一直都在强调领导者角色的转变。如果领导者不能做非常大的转变,就没办法带领组织接受这个时代对我们提出的要求。

  所以在《共生》这本书里,我强调今天的组织领导,必须成为一个“无为”的领导,不是你什么都不做,而是你能不能让所有人都发挥作用。这个“无为”的概念就在《道德经》里,《道德经》讲无为而有为时是指,你不需要做什么,不意味着你不做什么,而意味着你能不能和你发生关联的人都产生作用,如果你能让和你发生关联的人都产生作用,你反而是最具领导力作用的领导者。

  在今天,牵引陪伴、协同管理、协助赋能变得更重要,如果我们能做到这一点,就能因应这个新时代给我们的管理机会。

0
+1
0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管理者 建议 组织管理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