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应链金融解决方案
生意场 > 失败教训 > 甘肃首富阙文彬债务压身离场 恒康医疗新主或为牛散“赵一系”

甘肃首富阙文彬债务压身离场 恒康医疗新主或为牛散“赵一系”

生意场 2018-10-24 09:04:44 来源:网易清流工作室

  随着恒康医疗(002219.SZ)的股权被拱手相让,甘肃首富阙文彬的“恒康系”或将土崩瓦解。

  10月16日,恒康医疗公告称已经收到接盘者张玉富的8000万借款,这意味着阙文彬与张玉富签订《股份转让框架协议》既已生效。此前双方约定股权转让以偿债获股形式进行,但由于阙文彬持有的公司股份尚处于多家法院冻结状态,最终股份转让能否完成尚存在不确定。

  十年前,恒康医疗挂牌深交所中小板,大股东阙文彬一时风光无量,坐拥巨额财富。

  十年后,阙文彬正不断甩卖旗下公司,试图从债务泥淖中能稍微体面退场。

  是什么让阙文彬抛弃让其发家的恒康医疗?阙文彬眼下面临的窘境是如何造成的?纵观其资本操作,可知阙文彬曾一度在资本市场长袖善舞,以股权质押融资和减持套现为主要手段,但近年来却因蓬勃的野心而陷入困境。

  不过,低调的神秘自然人“张玉富”或将给恒康医疗带来曙光。对于这位接盘者,恒康医疗并未描述太多,但通过其披露履历,网易清流工作室独家发现,张玉富或曾是十年前在股市里鼎鼎有名的超级牛散“赵一系”的重要成员之一。此次张玉富在资本市场的露面,或许带来了“赵一系“重新出现在公众视野中的可能性。

  一味草药的“疯狂生长”

  独一味,别名大巴、打布巴,一种重要药用植物,常生于海拔2700-4500米高原或高山上强度风化的碎石滩中,多分布在西藏,青海和甘肃。

  阙文彬的发家史便从这味小小的草药开始。在为数不多的关于阙文彬的资料中,大多如此描述他的发家史:“阙文彬和妻子何晓兰一起成立四川恒康,之后在西藏考察时发现了传统藏药独一味,并迅速找到商机。”

  2001年,恒康医疗前身甘肃独一味生物制药有限责任公司成立。2008年3月6日,恒康医疗挂牌深交所中小板,作为第一大股东阙文彬持有公司6160万股,占总股本的65.95%,按当日收盘价27.82元计算,阙文彬的财富暴涨至17亿元。

  上市几年间,恒康医疗的业绩乏善可陈。2012年底,公司开始走上并购扩张之路。阙文彬在并购上的野心初显。据网易清流工作室统计,2012年至今,恒康医疗共计发起逾20次收购,并购总额超过35亿元。通过并购,恒康医疗覆盖了中药、化学药品、生物制药、医疗等产业。

  值得注意的是,恒康医疗大多数的收购都以现金的方式进行,资金压力不小。今年6月16日恒康医疗在回复深交所2017年报问询函中提到,公司尚有因收购PRP公司的9.53亿元借款未偿还。

  恒康医疗最近一起收购是去年5月对马鞍山医院发起的。彼时,公司拟以9亿元的价格收购马鞍山医院93.52%股权。公告显示,马鞍山医院是一家非营利性机构,但近年来经营业绩不佳,此次收购存在着超4倍的溢价。不过截止目前,此次收购仍没有新的进展。

  恒康医疗的疯狂并购之外,也在面临偿债压力。

  恒康医疗2018年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短期借款高达26.5亿元,而公司的货币资金仅为3.2亿元。华南理工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副教授张彦对网易清流工作室分析称:“反应偿债能力最常用的指标是速动比率,一般而言,如果速动比率小于1,说明偿债能力较差,数值越小就越差。”而恒康医疗2018上半年的速动比率约为0.57,偿债能力较差。

  恒康医疗的第二大股东似乎也失去信心,在恒康医疗停牌大半年后,2018年6月28日复牌当天即宣布减持。根据公告,持股6.03%的股东四川产业振兴发展投资基金有限公司计划自6月29日起15个交易日后6个月内以减持不超过3730万股,即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2%。

  神秘投资人接盘疑与“赵一系”有关联

  此次接下恒康医疗的是一位名为张玉富的自然人,公告中对这位“救星”只有简短的一段介绍:张玉富曾在东北大学任教,并先后担任辽宁五洲公路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下称“辽宁五洲公路”)、中元融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中元融通”)董事长;现任大连国贸中心大厦有限公司、中水亚田实业及中海石化(营口)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

  网易清流工作室了解到,张玉富生于1962年,是辽宁营口人,上世纪90年代投身资本市场。在中元融通官网上,张玉富被介绍为公司的主要发起人、董事长。与张玉富相关的企业,参与了辽宁多地的大型项目。

  比如,2007年张玉富曾作为辽宁五洲公司董事长与当时辽宁法库县县长洽谈合作,辽宁五洲公司曾参与多个辽宁本省市政建设,再比如沈营线辽阳市绕城路东京陵至景尔屯段PPP项目、本溪市交通运输局公路改建PPP项目。

  而其所发起的中元融通,根据公开资料,自2017年9月以来,其在辽宁并购重组了“大连国贸中心大厦有限公司”、“中海石化(营口)有限公司”、“辽宁泰宸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等27家总资产约160亿元的企业,项目包括营口市仙人岛经济区年产700万吨DCC项目,营口市熊岳镇总建筑面积为31万平的中水亚田海湾城二期项目等。

  而梳理张玉富商业合作伙伴,网易清流工作室独家发现,其或为十年前在资本市场名声大噪的超级牛散“赵一系”其中一员。

  在张玉富关联的公司里,名为“赵一辉”、“赵一波“等赵姓人士的身影如影随形。张玉富与这些合作伙伴在辽宁省设立了多家公司,领域涵盖房地产、商贸、投资、机械等。

  而“张玉富”、“赵一辉”和“赵一波”同名的3人曾共同出现于2007年。《南方周末》2007年9月13日的报道《赵一系VS刘芳系:证监会严打造系神话的背后》中,曾提到投资在“亿元”级别的超级散户——赵一辉、张玉富和赵一文组成的“赵一系”,文中称“该系名字相对少见,且经常几人同时出现“。根据当时媒体报道,十年前“赵一系“因其资金规模、进入时机和投资题材的规律性而受到关注。该系有着极为明确的投资目标——中石化、中石油系统内回购退市和让壳重组的公司。“赵一系”通过隐秘的消息渠道,从回购退市过程中赚取巨大的无风险利润,又或者在让壳重组中收获普通投资者难以企及的收益率。通过梳理,网易清流工作室发现,“赵一系”包括四位赵姓人士“赵一辉“、”赵一波“、“赵一文”和“赵一弘”,而作为其中一员,“张玉富”曾多次与其中的几位赵姓人士共同出现于资本市场。比如,在国元证券借壳(000728.SZ)S*ST化二——中石化旗下又一家让壳重组公司——过程中,张玉富和赵一波曾一起出现在持有国元证券股权的皖维高新((600063.SH)2007年第一季度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张玉富以持有290万股为第一大流通股东,而赵一波则以256.2万股位列名单第三。

  而最近一次张玉富和赵一辉同时出现,则是在天利高新2010年三季报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分别持有21.6万股和709.5万股。2016年底,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拟以持有的中国昆仑工程有限公司股权认购天利高新股份,天利高新改名为中油工程(600339.SH)。

  网易清流工作室无法确定接盘恒康医疗的“张玉富”是否即为十年前“赵一系”的“张玉富”。不过,在中元融通2018年9月的股权变更中,张皓琰取代张玉富成为公司新任股东。网易清流工作室发现,一位名叫“张皓琰“的人士则曾与张玉富、赵一辉、赵一文同时出现在长江证券(000783.SZ)(曾用名“S*ST石炼”)2008年第三季度报告的持股名单中。根据《中国证券报》报道,S*ST石炼曾是“赵一系”持有的6只股票之一。“赵一系”于2006年进入该上市公司。

  即将接手恒康医疗的张玉富到底是谁,恒康医疗对这位新主的资金实力是否有更多了解?网易清流工作室为此致电恒康医疗董秘办公室,但截止发稿前未能接通电话。

  昔日首富深陷债务危机

  意图将恒康医疗转手于张玉富的阙文彬,或许正面临着资金危机。

  阙文彬的债务危机露出端倪是在去年11月。彼时,恒康医疗公告显示,因阙文彬涉及8624万元借贷纠纷,阙文彬持有的100%公司股份被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轮候冻结。

  在此之前,阙文彬在资本市场如鱼得水。公开信息显示,阙文彬多年蝉联胡润百富榜甘肃首富。但由于其鲜少接受媒体采访,又被称为“西部神秘富豪"。

  阙文彬亦几乎不在所控制的公司任职,而是低调地在背后进行资本操作,涉足医药、矿业、房地产、甚至航空等行业。

  在资本运作中,阙文彬很擅长通过套壳路径获利,这与恒康医疗的新主张玉富类似。

  最早在2008年,阙文彬便通过增发的方式成功借壳当时的绵阳高新,将手中甘肃阳坝铜业有限责任公司100%股权注入,并改名为西部资源(600139.SH)。

  2009年11月,阙文彬又盯上了炼石有色。他通过四川恒康的子公司恒康投资以1.3亿元买入炼石有色16%股权,两年后,炼石有色借壳*ST偏转成功。之后*ST偏转通过定向增发4399.56万股的方式购入恒康投资持有的炼石有色股权,在2013年1月20日股权解除限售后,按彼时公告减持的最低价计算,阙文彬套利1.93亿元。

  除了炼石有色,阙文彬此前还图谋“囤壳”ST生化(000403.SZ)。2013年1月24日,由于四川恒康发展借款1亿元给山西恒源煤业,但恒源煤业不能及时偿还债务,经司法裁定,S*ST生化第二大股东由变更为四川恒康。

  不过在四川恒康拿下S*ST生化9%股权前,阙文彬恰好对炼石有色、西部资源和独一味接连质押,因而被外界猜测为“蓄谋已久”。2016年,四川恒康减持股份至5%,随后继续减持,根据ST生化2016年年度报告,四川恒康已经退出前十名股东之列,阙文彬或已减持套现离场。

  值得注意的是,阙文彬资本运作的资金来源,大部分由其股权质押融资而来。

  据网易清流工作室粗略统计,近三年来,阙文斌对恒康医疗的股权质押次数达到30次以上。而西部资源的股权也被多次高比例质押,五年来达到24次。

  随着债务陆续到期,今年阙文彬的债务危机爆发。7月11号,恒康医疗发布公告,称阙文彬所持有99.57%公司股份已质押,因部分质押融资已到期且未及时偿还,其持有本公司的股份已经被多个法院冻结或轮候冻结。阙文彬通过四川恒康所持的西部资源股份亦全部被司法轮候冻结。

3
+1
0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阙文彬 债务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