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名人盘点 > 40年前,鲁冠球如何从乡村铁匠成长为百富榜大佬?

40年前,鲁冠球如何从乡村铁匠成长为百富榜大佬?

生意场 2018-09-26 09:04:00 来源:凤凰网财经启阳路4号

在财经作家吴晓波所著的《激荡三十年》中,中国民营公司的成长被认定为从一开始就有两个源头,一是华西式的乡村基层政权及其集体企业组织,二是鲁冠球工厂式的自主创业型企业。在日后很长的时间里,吴仁宝和鲁冠球是中国乡镇企业最耀眼的“双子星座”,但是他们的起点却相去甚远,前者始终依托在村级政府的肌体上,而后者的崛起则大半是个人创造。

 

早在1969年7月,鲁冠球带领6名农民,集资4000元,创办宁围公社农机厂。刚起步时,工厂没有地方买原材料,他蹬着一辆破自行车每天过江到杭州城里,走街串巷地收废旧钢材,有时候就蜷在一些国营大工厂的门外一整天,有厂里不要的废钢管、旧铁线扔出来……

 

筚路蓝缕,以启山林。凭着这股韧劲,只有初一文化水平的鲁冠球创立了万向集团,并被誉为“浙商教父”。

 

2017年10月25日,鲁冠球走了,留下了庞大的商业帝国。

 

马云在悼念鲁冠球时说:“鲁老身上最鲜明的东西,就是他骨子里与生俱来的企业家精神,那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洞见和气度。”

 

铁匠起步

 

1945年01月17日,鲁冠球出生于浙江省萧山区宁围镇童家塘的一个农家, 16岁时的理想是当工人。

 

“靠天吃饭不保险,我以后要当工人赚钱!”15岁时,读初中的鲁冠球选择辍学,经亲戚推荐到县铁业社当打铁学徒。没想到,3年后就因人员精减而被打发回家。

 

利用3年铁匠生活中对机械农具的兴趣和钻研,鲁冠球筹集了3000元办了个米面加工厂,让乡民们不必再走七八里地到镇上磨米面。

 

鲁冠球说,“那时候都计划经济,私人搞机械要用计划的电就不行。我搞了6年,搬了7个地方。”这段时间最大的苦闷是:“不被承认,没有被评上先进,拼命干也没有什么荣誉。”

 

那个年代不允许私办工厂,虽然他的米面加工厂没有挂牌,但后来还是被发现了。被查处的时候,他把所有的家底,1150块钱盘点好后,连同账本、印章全部交给大队。为了还清欠款,还把祖父遗留下的三间旧房都卖掉。第一次创业就让自己倾家荡产,父母的血汗钱也化为乌有,鲁冠球成了别人眼中的“败家子”。

 

转机源于1969年的一次机遇。1969年,中国“第一次全国建设县修造厂工作会议”召开,政府提出了“每个城镇都要有农机修理厂”的要求。

 

24岁的鲁冠球变卖了全部家当,筹集了4000元钱,带着6个人,架起一座火炉,置办了几把铁锤,于1969年7月8日在一间只有84平方米的房子里,创办起宁围人民公社农机修配厂,这是日后万向万亿帝国的开端。

 

据媒体报道,鲁冠球接管的公社农机修配厂,其实是一个烂摊子。由于没有名气,厂子生产的万向节产品大量积压,很多工人半年都没有领到工资了。鲁冠球看到这种情况,非常着急,他积极组织30多名销售人员,北上南下,到处打探万向节产品的生产销路。

 

当时为了生存,除了生产万向节之外,厂子还生产过船钉、铁耙、犁刀、失蜡铸钢等五花八门的产品。1978年左右,工厂门口已挂上了宁围农机厂、宁围轴承厂、宁围链条厂等多块牌子,员工也达到了300多人。1970年代,实现日创利润10000元,员工最高收入突破10000元。

 

但是这种多元化的发展方式,使得工厂仅有的一点技术力量和资金非常分散。1979年,中国的改革开放,也在那一年拉开大幕,鲁冠球看到了中国汽车市场的前景,把当时已经年产值达到70万元的“多元化”产品调整掉,集中力量生产专业化汽车配件万向节(万向节即万向接头,英文名称universal joint,是实现变角度动力传递的机件,用于需要改变传动轴线方向的位置,它是汽车驱动系统的万向传动装置的 “关节”部件。)。

 

据媒体报道,1980年,全国汽车零部件订货会在山东胶南召开。鲁冠球信心满满,带了两卡车“钱潮牌”万向节奔向展会。却不想,主办方以“乡镇企业身份”,拒绝鲁冠球入场,费尽苦心生产的产品,眼看着就要全部亏本。

 

天无绝人之路,鲁冠球横下一条心,直接在场外摆地摊。他用塑料布铺地,摆满了万向节产品。可是由于名气太小,很多整机厂商根本不把万向的产品放在眼里,一连三天都没人搭理。

 

到了最后几天,鲁冠球再也坐不住了,他进入会场打探消息。原来由于价格问题,很多买家都在跟卖家僵持,谁也不肯让步。鲁冠球灵机一动:“要是自己产品降价两成,还能小赚一笔,总比赔本强。”随后,他招呼销售员贴出了降价广告。这一招果然见效,小摊前顾客人气爆满,“钱潮牌”万向节的销路一下打开了,不仅价格低,还打出了名气,仅仅一天时间,他们就销售了210万元的订单,打响了万向产品的第一炮!

 

1980年,他将工厂改名为萧山万向节厂,1990年,又将公司改名为万向集团,并一直沿用至今。

 

尝鲜上市

 

宁围公社农机修配厂是政府主办的企业,自然也归公社主管。直到1983年,萧山万向节厂实施了产权制度改革。一半资产划给鲁冠球,一半资产划给宁围乡政府,乡政府按照万向节厂营销收入的20%来收取管理费,不参加利润分红。万向节厂则把那笔管理费计入企业成本。

 

有分析认为,萧山万向节厂1983年这一次企业产权分置,应该说是中国乡镇企业最早的产权制度改革探索实践。当时,审慎的鲁冠球没有把那一半股份划到自己的名下,而是记在了企业名下。企业性质还是集体所有制,但他获得了绝对的控制权。

 

1988年,鲁冠球以1500万元向宁围镇政府买断了工厂股权,万向正式变身为民营企业,从此开始了万向的市场化征程。后来,当地一家政府的客车厂濒临倒闭,他又伸出援手,条件是政府的股份变为三分之一。

 

鲁冠球获得企业控制权后,开始从汽车万向节拓展到生产汽车传动轴、轿车减震器、轿车等速驱动轴等汽车零部件产品。随后,鲁冠球除了发展汽车相关产品,还尝试进军地产、农业、金融等领域。

 

1992年,浙江万向集团挂牌成立,企业进行股份化改组。1994年1月10日,万向钱潮股份公司在深交所上市,股票代号“万向潮A”,成为“万向系”第一家上市平台。万向随之成为第一家上市的乡镇企业,鲁冠球成了最早拥抱资产市场的民营企业家之一。

 

万向钱潮的上市,鲁冠球旗下大将管大源居功甚伟。1963年出生的管大源,与鲁冠球同为萧山人,1980年17岁即进入万向工作,历任杭州万向节总厂统计员、计划员、科员,万向集团公司总经理助理等职务,成为了“万向系”征战资本江湖的重要战将,在万向钱潮上市、入主承德露露、攻克民生人寿等诸多关键性战役中立下汗马功劳;而且被委以重职,挂帅通联资本等多家“万向系”核心企业。万向钱潮上市后,管大源出任董秘职务。为表彰其在万向钱潮上市过程中所做贡献,1994年,鲁冠球以10万元现金重奖管大源。

 

早在1984年,拥有世界上最多万向节专利的美国舍勒公司代表在广交会上“相中”万向,并在此后下3万套订单,万向产品首次走出国门。当时为了赢得这笔订单,鲁冠球甚至甘愿以亏本10万美元的价格接下这笔生意。然而,时隔16年后,当年那家不起眼的乡镇企业反过来收购了将它带出国门的美国公司。2000年,万向宣布并购经营状况不善的舍勒。

 

1994年,万向美国公司在芝加哥成立。鲁冠球很少飞来飞去,万向美国公司的事务,他都放心地交由万向美国公司总经理倪频打理。包括收购美国电动汽车制造商菲斯科一役,也是倪频主打的。

 

基于万向美国公司的平台,万向以“股权换市场、参股换市场、设备换市场、市场换市场、让利换市场”等多种形式,成功又收购了英国AS公司、ID公司、LT公司、QAI公司和UAI公司等多家海外公司,巩固和发展了北美、东南亚、中东和非洲市场。

 

截至2010年,万向在美国的28家公司销售额已经突破20亿美元,美国的每3辆汽车中,就有1辆车装有万向生产的零部件。

 

四处扩张

 

万向钱潮上市后,万向集团在资本市场运作频繁,万向资本版图隐现。

 

1992年,时年21岁的鲁伟鼎走向前台,出任万向集团副总裁。万向钱潮上市的同年,1994年,刚刚24岁的鲁伟鼎升任万向集团总裁,作为鲁冠球之子,初入集团之时,其名片上显示的是“伟鼎”,刻意隐藏过自己的身份。

 

随着万向钱潮的上市和万向美国公司的创立,鲁伟鼎的能力得到认可,开始出任万向集团总裁,成为浙江最早走向总裁岗位的富二代。作为风云人物之一,鲁伟鼎还跟马云、冯根生、沈国军、宋卫平、陈天桥、郭广昌、丁磊7位浙商一道,组建了远近闻名的顶级会所—江南会。

 

之后数年,通联资本、万向三农、万向控股、万向财务等“万向系”等企业先后成立。此外,万向集团还通过收购公司,向其他领域进军。

 

在万向的资本布局中,有三家公司处于整个版图的核心位置——万向集团公司、万向三农集团有限公司以及中国万向控股有限公司。这三家公司相互持股,构成了万向系的中坚力量。

 

180.jpg

制图:凤凰网财经启阳路4号

 

其中,万向集团侧重于汽车全产业链的上下游整合,包含了汽车制造、汽车零部件以及近年来大热的新能源汽车相关产业;万向三农以成为综合实力强的大农业品牌企业为目标,投资领域集中在农林牧渔和食品餐饮方面;万向控股由鲁冠球儿子鲁伟鼎执掌,负责在金融领域开疆拓土,同时还涉足电信、IT以及化工产业。

 

在众多产业布局中,“万向系”在汽车和金融两个领域的表现最为抢眼。

 

2000年后,万向集团先后控股了万向德农、承德露露、顺发恒业3家上市公司,上述公司分别位于哈尔滨、长春、承德三地。

 

2002年,万向资源有限公司成为国有上市公司中色股份第二大股东。2004年8月,杭州市萧山区村办企业航民股份上市,万向集团为公司第二大股东。2005年5月,位于浙江德清的兔宝宝上市。此前的2002年5月,万向成为兔宝宝控股股东德华集团第二大股东。2012年3月,国企广汽集团上市,万向集团为第二大股东。

 

此外,2008年后,万向控股的万向硅峰一度筹备上市,但遭遇光伏市场遇冷等境况,公司上市无疾而终。

 

在汽车领域,2011年以后,万向集团就不再满足于做零部件的供应商,而开始构筑自己的造车梦想。

 

早在2012年,由万向集团生产的几辆纯电动客车已经在杭州的公交线路中进行了试运行。不过,运行一年多后就开始出现包括电池续航以及整车的涉水性等问题。

 

2013年1月28日,万向正式以2.566亿美元的价格收购美国最大的新能源锂电池制造企业A123。2014年,万向集团与李嘉诚之子李泽楷之间,关于争夺美国电动车品牌菲斯克的一场大战,令业内大开眼界。这场大战最终以李泽楷因10亿美元无缘菲斯克、万向集团成功竞得而终结。

 

美国当地时间2月12日至2月14日,美国豪华混合动力跑车制造商菲斯克举行资产拍卖,来自杭州的万向集团1.492亿美元的报价胜出,成为菲斯克的新主人。菲斯克公司成立于2007 年,位于美国洛杉矶,因经营不佳,2013年11月申请破产保护。

 

菲斯克初始报价只有最终报价的六分之一,万向集团1.492亿美元的高价接手菲斯克,是否划算?业内对此产生了极大争议。但成为整车制造商和真正意义上的跨国公司,一直是万向集团掌门人鲁冠球数十年来的夙愿。此次将菲斯克成功收入囊中,对于万向创始人鲁冠球来说,无疑是一件非常值得高兴的事情,这意味着,曾经说出“我不造汽车,我儿子也要造汽车”的他,可以在有生之年一圆自己的“汽车梦”。

 

2017年上半年,万向集团新能源汽车项目总投资逾26亿元,项目建设规模为达产后形成5万辆纯电动乘用车产能,万向集团已成一家跨国新能源汽车公司。

 

鲁冠球曾经表示: “我们一定要造出符合消费者心理、价格合理、质量又好的车子。车子不只是车子,而是万向的牌子。”毫不吝啬的资金投入,也能看出万向在坚定不移地打造自己的品牌。

 

在金融方面,鲁冠球曾对媒体表示自己最想做的就是银行。他也同样看中保险金融,曾直言,“金融保险业作为一个尚待开发并有着广阔市场前景的新兴产业,始终在万向的拓展视野之内。”

 

到2011年,万向系已参股银行6家、上市公司11家,拥有11张金融牌照,金融实力不可小觑。

 

在二级市场上,“万向系”同样如鱼得水。截至目前,“万向系”至少拥有顺发恒业(000631.SZ)、万向钱潮(000559.SZ)、承德露露(000848.SZ)、万向德农(600371.SH)等4家上市公司控制权,同时参股了华谊兄弟(300027.SZ)、广汽集团(601238.SH)、新和成(002001.SZ)等18家A股、港股企业。“万向系”还通过旗下各个平台,通过直接、间接入股等方式,布局了颂大教育(430244.OC)、商安信(832754.OC)等14家新三板挂牌公司。

 

2015胡润百富榜,鲁冠球及其家族以650亿元财富,时隔九年重回前十,位列当年胡润百富榜第十。2016年,鲁冠球以550亿元财富位列当年胡润百富榜第18位。在今年2017胡润百富榜中,鲁冠球家族以491亿元财富再次上榜,位列第37位。

 

“万向”更新

 

10月25日中午12时,万向集团创始人、党委书记、董事局主席鲁冠球因病医治无效,在家中病。

 

他曾对媒体表示,万向跟他的生命一样重要,退休无时间表。如今,一代浙商长眠于世,他也可以放下重担,好好休息了。同为浙商的马云在其离开后感言:“他是一个时代的先锋和企业家的旗帜!纪念。”

 

有媒体估计,鲁冠球离世时,留下了一个拥有万亿资产的庞大商业帝国。

 

鲁伟鼎在父亲鲁冠球“头七”过后的11月3日,顺利成为万向集团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和首席执行官。万向集团,是鲁冠球所遗留的商业帝国中的主体企业和中枢核心。鲁冠球虽膝下有3女1子(鲁慰芳、鲁慰青、鲁慰娣以及鲁伟鼎),但无论是万向集团内部超过4万名员工,抑或外界舆论,对鲁伟鼎的接班毫不惊奇。

 

同一天,万向集团还宣布管大源和倪频为资深执行副总裁,陈军为副总裁。前两人,一个是深扎万向近40年的股肱之臣,一个是鲁冠球的三女婿;新提拔的陈军则寄托了万向下一个时代的产业重任。

 

除了万向集团,“万向系”还有万向控股、万向三农等主体企业。从目前来看,鲁伟鼎都顺利掌控。

 

在“二代”企业家群体中,鲁伟鼎21岁走向前台,是最早拉开接班序幕的那个。

 

鲁伟鼎生于1971年。此前,他的父亲已经有3个女儿。在他出生时,鲁冠球创立的宁围公社农机厂也有了两个年头。鲁冠球对儿子倾注了极大期望。

 

据媒体报道,当年,青春期的鲁伟鼎痴迷开着摩托车在乡间的小路上兜风,有一天,他正在一辆狂奔的大卡车后面表演“生死时速”,被父亲撞见。看到这一幕后,鲁冠球狠下心,就把儿子“打包”寄到新加坡,让他在那儿上高中读大学,临走时,鲁冠球抛下一句话:“别给我丢脸!”

 

高中没毕业,他就被送到新加坡学习企业管理;半年后回国,直接进入企业工作。在差不多时间的1988年,鲁冠球花钱买不管,界定了与政府的产权关系,从而实现了对企业的真正掌控。这为鲁伟鼎的接班甩掉了最大包袱,其接班节奏在此后明显提速。

 

1992年,在杭州万向节总厂基础上,鲁冠球组建万向集团,实施组织机构改革。在大调整中,21岁的鲁伟鼎担任集团总经理助理,在父亲身边学习处理企业事务;同年底,又被推上集团副总经理之位主持工作。1994年,鲁伟鼎升任集团党委副书记、总裁,职务仅在父亲之下。

 

进入新世纪,鲁伟鼎另起一摊,成立万向控股,在父亲的实业之外谋划金融布局。以万向控股为主体,鲁伟鼎已拿下银、保、基、信、租赁和期货等6张金融牌照,目前仅差券商牌照。

0
+1
0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鲁冠球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顶部 人脉 手机版 底部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