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应链金融解决方案
生意场 > 商界精英 > 王健身故后的海航:陈峰重出山

王健身故后的海航:陈峰重出山

生意场 2018-08-20 13:48:02 来源:界面

  王健想不到,在他身故之后16天,海航跌出了《财富》杂志公布的2018年度世界500强名单。带领“九死一生”的海航冲进世界百强甚至前十强,曾是他创业25年来最终极的梦想。据界面新闻了解,海航内部主动联系《财富》,放弃了这次评选。这十几天,海航的变化远远不止这一点。

  财新最新的消息显示,陈峰的儿子陈晓峰在8月刚被任命为海航集团副首席执行官,负责国际业务,并担任海航旗下瑞士国际空港服务有限公司的董事会副主席。同日,陈峰的侄子陈超被任命为海航集团投资官。

  这一职务原来的人选是王爽,他同时担任着海航国际首席执行官的职务。另外,海航集团北美业务负责人、海南省慈航公益基金会受托人杨光辞去全部职务离开海航。报道称,王爽和杨光在王健主政的海航境外收购扩张时期,曾担任过重要角色。

  陈晓峰于今年早些时间回国,进入海航集团首席执行官团队,并曾担任王健的特别助理。陈超也一并进入了该部门,担任创新总裁。

  就在王健去世3天后,已退居幕后2年多的陈峰,被选举担任海航集团董事局董事长,重新出山掌管业务,董事局主席职位也随之撤销。

  到了7月底,也就是王健离世不到1个月的时间,海航集团董事局的调整最终完成,共有12人。除王健外,原董事辛笛也消失在董事局名单中,替代入局的则是海航旅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赵权,海航集团党委常务副书记孙明宇成新任董事,原董事局董事兼首席执行官张岭,则担任副董事长职务。海航基础在8月17日晚间宣布变更高管,海航基础人力资源总监陈德辉新任首席执行官,原CEO曾标志不再任职。

  海航航空旅游集团有限公司运营总裁刘璐入选海航控股董事,并担任公司常务副董事长,原董事曹凤岗不再担任董事及董事会下属专门委员会委员职务。海航科技原执行董事及董事会副主席王浩,也已在7月底提出辞职。

  陈峰重回权力巅峰后,进行了一系列大刀阔斧的调整。最新的消息是,海航最新的架构已经变成“两主两辅“,两主是海航航旅和海航物流,两辅则是海航租赁和海航科技,现有部分金融资产将会放在航空租赁板块之下。

  在此之前半年,海航将七大业务板块收缩成四个,海外资产陆续出售。财新曾报道,去年3月新成立的新板块传媒集团业务今年被并入科技板块,形成海航航旅、海航物流、海航资本和海航科技四大板块。但随着掌门人的变更,架构主次很可能再度面临调整。

  “不怕陈峰跳,就怕王健笑”。内部人对这两个人的评价,形象的描绘出两个人性格的巨大差异。

  陈峰性格张扬,王健莫测。财新在报道中写到,前海航高管说“陈峰有时跳脚,站在桌子上骂飞行员,但发完脾气也就完了;要是王健说谁不行了,陈峰怎么护也护不住。”按前员工的说法,海航内部有种默契,如果是陈峰用过的人,王健不会再。

  这两个人的交替,将催生出一个怎样的新海航?

  过去1个月的时间里,海航内部氛围正悄悄发生变化,“共勉十条”被重新提起,员工抽查背诵也变得更加频繁。这个由陈峰制定的80字企业文化核心,曾一度被印在每一个海航员工的工牌上,但在王健时期,“十条”被大大弱化。

  从去年6月银监会开始对包括海航在内的数家在海外投资迅猛的企业进行授信排查之后,已在海外市场并购扫荡近2年的海航,像是突然遭遇了一出反转剧,从“神秘土豪”变成“流动性紧张”,从大举买入转为甩卖清仓。之后一系列的资产出售就像是一出算不清底细的连续剧,最新的剧情是,海航在8月10日向上海市政府控股的锦江国际,以6.71美元的代价,售出了旗下丽笙酒店集团51.15%的股权,海航旗下全资公司海航瑞典随后也将剩余持有的18.5%股权卖给锦江。

  另一边,海航基础对香港国际建投的重组也凉了。这宗从今年1月就开始计划的重组预案,曾计划对持有香港国际建投74.66%股份的海航金控一期作价103.81亿元,但在过去的7个多月时间里,标的删减、对价调整、上交所问询接踵而至。最终在8月8日海航基础的公告中表明,因为重组方案不具备完成条件和时机,这项重大资产重组宣告终止。

  海航基础股价也随之应声跌停。在停牌202天后,复牌的海航基础连续四日跌停,迎来的是149.67亿元市值的蒸发。

  2016年,海航以26.15亿港币代价,从黑石基金手上接过香港老牌地基工程公司泰昇集团控股66%的股权,随后泰昇更名为香港国际建设投资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彼时市场认为海航收购是为了借壳上市,没想到香港国际建投在香港市场投下的最大水花,是以272亿港币在香港启德机场砸出的四幅“地王”。

  但在陆续抛售了香港三幅地块和境内资产后,香港建投留下了唯一剩余的6563号地块,并从星展银行筹集50.47亿港币用于自主开发,并希望能在明年上市。这也几乎是香港建投最后的重要资产。

  收购泰昇集团的下半年,海航还从黑石手上,以64亿美元的代价,买来了在境外最重要的资产希尔顿酒店的股权。这笔资产也在今年短时间内被迅速清空,对价总计83.45亿美元。另外,持股在德意志银行持股比例达到10%的海航,如今也已降至5%。

  如果说早前不断出售海外项目,还是出于在监管守信排查、海外投资收紧、国内融资便难三重压力下,急于收回流动资金的“断尾求生”,那么去年底国开行拉着其他7家银行对海航的授信表态,以及今年4月海航科技10亿美金收购当当网后一手卖一手买的行为,已经让人觉得,这不仅仅是缺钱的问题。

  曾在去年年底还喊出要在5年实现千亿规模的海航地产,到了今年5月则已经提出了去地产化。海航内部人士称,原地产板块的人员未来工作方向已作调整,主业将是开发临空产业园。早前知情人士透露,未来在海南总部,将只会留下海口、三亚、博鳌三个临空产业园,包括武汉临空产业园在内的岛外资产,能卖就卖。

  曾经是集团荣光的海口大英山CBD板块,在过去半年多时间里,被迅速卖出大半资产。从红城湖的棚改“地王”,再到以57亿元对价把已经封顶临近上市的海航首府盘给富力,甚至紧挨海航总部大楼、正对海南省政府的海南商业地标日月广场也在找人接手。最新的消息是,海航曾打算建起的海南第一高楼双子塔,也找到了保利做其中一幢塔楼的下家。曾在海航原总部所在地建起的望海国际广场,也已经卖给了融创。的遍布海航产业的海口国兴大道两旁,如今已被卖得七零八落。

  海航集团发布的通告中,今年上半年累计出售的资产已达600亿元人民币,出售量超过集团上半年未合并报表净资产的10%。财新统计显示,今年以来,海航集团已经宣布出售了折合人民币1100亿元左右的资产。而王健生前曾说,今年全年计划处置资产达到3000亿元。

  在他执掌集团最高光的时刻,海航旗下涉及航空、物流、资本、实业、基础、旅业、金控七大板块,业务收缩后也有航旅、物流、资本和科技四个板块。然而世事难料,身后的事,早已远离他的掌控。

3
+1
2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海航 王健 陈峰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