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应链金融解决方案
生意场 > 创业故事 > 时代创新者背后的金融力量

时代创新者背后的金融力量

生意场 2018-08-17 14:45:16 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如果不能趁浪前行,终将被新时代所淘汰。”

  这是一句古老的谏言。随着以大数据、人工智能、互联网金融为代表的金融科技浪潮渗入日常生活的点滴,你已经分不清是时代裹挟着每个人,还是个体的自身革新,反过来推动、催生着社会新的生产、思维和生活方式。

  为此,我们采访了三位时代“创新者”——公司高管、海归博士和85后白领,试图了解他们如何成长、背后流过的“血和泪”,而这其中,金融又发挥了怎样的作用。

  神州优车背后的新金融力量

  神州优车(OC:838006)是网约车第一股,也是新三板市值之王。在神州优车成为“独角兽”的道路上,浙商银行的银团贷款为其快速成长发挥了基石作用。神州优车副总裁、原神州租车CFO曹光宇记得,2010-2011年是神州租车的关键年份,“这两年,联想控股、浙商银行分别为我们提供了12亿元战略投资和牵头的5亿元银团贷款”,这开启了神州快速发展的步伐。此时,神州租车成立不过三年多时间,而且还经历了2008年金融危机,资金面相当紧张,浙商银行雪中送炭的行为是一种勇气和远见。

  “那时,浙商银行和神州都刚经历转型发展的新时期,应该说两个企业都充满了创新和活力,所以很多业务大家很拼搏地往前推,相互之间的认可度也比较高。”曹光宇回忆当时的合作情景。

  浙商银行不仅是神州重要的资金渠道,还是神州不离不弃的好伙伴,既为它雪天送炭,也在雨天送伞。

  2012年,神州租车开始冲击美股上市,后因市场环境影响转道港股市场,并于2014年9月冲板成功。神州租车成功上市后,募集的资金依然通过浙商银行进行结算。曹光宇说,双方在日常资金结算上合作很紧密。

  与此同时,浙商银行也在自己的领域内进行着创新。2014年,在“新常态”、“互联网+”等名词提出后,浙商银行开始围绕降“低融资成本、提高服务效率”探索业务转型,彼时,“池化”的概念也已经提出。

  2014年10月,浙商银行推出了“涌金票据池”业务,为企业提供了多渠道、专业化的票据盘活、信息查询和管理服务。神州优车也使用了这项服务。2015年5月,浙商银行参与了神州优车的新三板定增3亿元的融资。

  曹光宇说,“我们和浙商银行合作过程中,浙商银行也有很多创新的业务,我们又恰好是一个互联网的企业,充分和浙商银行保持沟通,运用了很多他们的新金融工具。”

  2016年7月,神州优车挂牌新三板,成为全球专车第一股,神州将业务模式拓展到汽车金融、汽车电商、新能源汽车投资和车险领域,成为出行领域一只巨无霸。

  在这期间,浙商银行公司业务的创新产品池化融资、应收款链和易企银三大平台几乎都在神州有落地,“我们是不断跟着他们的业务在往前走。除了保持原来的传统贷款外,更多新的模式也都一起尝试,一起在做。”曹光宇看好双方的合作未来。

  2017年8月,浙商银行推出业内首款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应收款链平台,通过区块链技术将企业应收账款转化为电子支付结算和融资工具,成为国内首家将区块链技术应用于应收账款的商业银行。

  曹光宇对应收款链平台感兴趣,“浙商银行一直比较创新。”目前,神州优车除了在集团内应收账款方面与浙商银行进行合作外,还正在积极探讨上下游应收账款的合作,包括“我们的专车、买买车和车闪贷形成的一些应收款”,借区块链技术不可篡改、智能履约的特性,将应收账款支付给上游或向浙商银行质押融资。

  当然,神州优车和浙商银行的合作还在不断深入。曹光宇说,目前浙商银行“易企银”平台为神州提供免费的后台技术支持,未来企业在这上面可以实现交易清算、账户管理、理财等功能,整合集团和供应链资源。而且,神州的心态相当开放,“除了正常看报表数据以外,运营的一些东西,大家都可以看得到。”

  截止到今年6月末,神州池化融资平台累计入池资产6.18亿元,池项下开立美元信用证8900万元;应收款链平台融资4.39亿元,向浙商银行转让4.37亿;易企银累计融资1130万元。

  浙商银行和神州的合作发展史,事实上就是浙商银行金融创新契合客户需要的一个缩影。在长达八年的合作中,双方都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和发展。曹光宇的期望是,“未来十年之后(双方)还互相支持,共同成长。”他认为,合作是双方事业发展的强大基石。

  助力双博士海归夫妻的创业梦

  倪博士和徐博士是一对海归夫妻,因为不愿意做“大池塘里的小鱼”,2004年,二人放弃美国稳定、安静的生活,毅然回国,投身到创业的浪潮中。

  那年,倪博士正是40不惑的年龄,在美国大公司里拿着十几万美元的高薪,还有股票。而妻子徐博士也已经成为射频领域的专家。

  打算回国后,倪博士夫妇第一时间决定卖房子、卖车,“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处理掉所有的东西,甚至是低价”,妻子徐博士说,他们不看重这些东西的价值,“我们更看重我们两个人在一起,一家人在一起,小孩子也回来。我觉得一家人在一起比什么都重要。当你有信念,(所有困难都)会迎刃而解。”

  放弃比获得更难。要知道,倪博士和徐博士作为平民子弟,两个人分别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凭借自己的辛苦努力,通过考托福、GRE,争取美国大学的奖学金,在出国的千军万马中,成功获得了留学美国的机会。

  倪博士在波多黎各大学完成了物理学硕士学位,徐博士在夏威夷大学完成了计算机系硕士学位,后来,两个人又先后到了佛罗里达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成为同门师兄妹,相知相爱。大学毕业后,倪博士专攻电路设计,徐博士专攻射频技术,两个人供职于同一家公司,夫妻双栖双飞,令人羡慕。

  倪博士是杭州半山人,他佩服自己的同乡马云,认为自己会成为“硬件方面的马云”。浙江浓郁的经商文化让倪博士不甘心于回国后只是在一家公司做一份工作,他决定自己创业。妻子徐博士又一次义无反顾地支持他。

  2008年,倪博士开始在上海创业。当时,他的好朋友,一个美籍华人给了100万天使投资。从拿高薪的高级技术人员到创业公司老板,身份转变背后是巨大的压力。

  创业初期,为了控制成本,夫妻两人只给自己发5000元的月薪,持续了好几年。这在当时,还赶不上一个普通月嫂的收入。但是夫妻两人坚定地走自己的路,“做研发,那个时候资金全是靠我们自己(筹措)。”

  他们感到煎熬的是,创业有太多不确定性,但是作为创业者,不能惧怕变化,“创业者肯定是有一些点子、抓住机会了。”倪博士反而很享受创业背后的不确定性。

  2014年,倪博士被杭州下沙区政府引进到当地落户,创办了现在这家通讯技术公司。当时,杭州公司初期资金还是来自于夫妻二人的自有资金,加上上海一家公司的天使投资,总共500万元。“我们没有因为技术拿股权,而是完全以现金出资的比例来拿股权”,倪博士想以此表明自己的决心,“这是很罕见的。”

  好在,下沙区政府也给了公司一些支持。为了节省开支,夫妻俩把自己的车子无偿给公司使用。两人多年只领5000元工资,后提高到20000元,但还是比不了员工(的工资)。杭州公司的起步很难。还记得,2015年年底,倪博士、徐博士盘账后发现,公司亏损了三百多万,而实际销售收入才二十几万元。最难的时候,为了维持公司的资金流动性,夫妻两人卖了在上海的唯一一套住房,“要是现金流断了就随时准备关门。”

  “明天的钱在哪里?”倪博士清楚地记得,1月份的杭州常常下着雨,很冷,他整晚失眠,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创业方向错了,“这种感受你知道吗?”

  至今,夫妻两人在国内还是租房生活。并不是他们买不起房子,徐博士更想把这当作一种生活体验。

  2016年4月,在夫妻两人因资金问题濒临绝境的时候,浙商银行得知情况,第一时间派出小企业服务团队,跟夫妻两人对接,经过调查了解后,基于其所获荣誉、领先的技术和企业良好的发展前景,以信用方式给予公司200万元的授信额度。

  事实上,浙商银行早就有支持“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金融服务产品,针对高层次人才创业者,推出了“双创菁英贷”特色产品,凭个人信用可获得最高贷款额度300万元、授信期限最长3年。

  浙商银行对于高层次创业人才的信贷支持比较弹性。针对创业人才缺乏抵押物的现实难题,提供了知识产权质押和信用担保两种灵活方式,降低信贷门槛。创业者可以将贷款资金投入到软硬件研发、创业项目产品的市场开发等日常经营支出中,使用范围更加广泛。

  浙商银行的钱到账后,倪博士谈的另外一笔2000万元投资也成了,终于松了一口气。“突然柳暗花明又一村,又可以往前走了”,妻子徐博士说,“这就是生死关头。”

  “人生需要贵人,这个贵人可以是你的一个好朋友,也可以是银行。”倪博士视浙商银行为自己的贵人,“就是说,其实他也不一定图回报,觉得我看了你就喜欢你,就希望栽培你,因为我有这样的眼光。”

  倪博士最为感动的是,当时公司一无销售,二无固定资产,在这种情况下,浙商银行依然愿意雪中送炭。

  实验室里工作的倪博士

  给倪博士、徐博士夫妻放贷一个月后,当年5月,浙商银行正式试点人才服务银行业务(下称“人才银行”),并在杭州玉泉支行开展专营服务试点。根据项目不同阶段的差异化投融资需求,提供包括最高可达1000万元的初创期信用贷款、国际国内贸易结算服务、并购重组、股权融资、IPO支持等一系列本外币投、贷、融相结合的全方位综合金融服务,覆盖项目的全生命周期。

  同时,浙商银行的金融服务方案为人才提供了更为贴心的服务,帮他们解决生活、置业、消费等方面的金融需求,针对性地推出具有一对一服务的人才主题信用卡、“专属理财定制”等个人金融服务,实现个人资产的保值和增值。

  2017年,随着倪博士创业项目不断升级,销售越见起色,浙商银行贷款金额也从200万元追加到了500万元。在浙商银行的扶持下,倪博士的公司年销售额突破6000万人民币,2018年有望过亿元。

  “人才银行”受益的不只是倪博士,在“人才银行”推出的两年多时间里,已经服务了浙江省内外企业一百多户,累计获批授信金额超60亿元。在这些企业中,1家实现主板上市,1家进入IPO阶段,4家在新三板挂牌,11家被列为上市培育对象。

  85后小白理财的金融逻辑

  85后的诸芸是地地道道的宁波人,从2008年大学毕业,到2012年孩子出生,再到2018年孩子6岁。在人生的每一个阶段,诸芸的阅历都在增长,理财技能也在增长。“一开始的时候完全是个理财小白,连银行卡都不知道有什么功能。”

  宁波是制造业和贸易发达的地方,诸芸的父母有自己的公司,所以小时候,她并没有为钱发过愁,家里的钱也都是妈妈在打理。读大学期间,妈妈会把钱定期打入到她的银行卡里,“使用银行卡那个时候的观念仅限于ATM机可以取钱。”

  2008年大学毕业后,诸芸进传媒行业,从事和旅游有关的工作。有了一定的收入,但因为工作比较忙,也没有时间管工资卡里的钱。每次发了钱,只是看一下数字。

  2010年,诸芸结婚了,她老公曾在一家上市公司任董事长秘书,对理财比较敏感。结婚买第一套房时,诸芸尝试买了某金融机构代销的基金,3万一期放了半年,最后亏了四千多元。“我看它一直走向不好,对它已经没有信心了,我觉得再放下去,可能这几万就没了,”诸芸说。

  结婚后,闺蜜们会经常劝诸芸要掌握经济大权,学会理财。诸芸或多或少地听进去了一些,开始慢慢关心理财,“以前(妈妈)帮我管理钱,(现在)是两夫妻共同理这个财,就是要管理自己的钱了。”

  但是,当时大部分的钱还是稀里糊涂地花掉了,“我们两个人一个月光吃饭买零食之类就花了3000块”,“觉得自己家庭的恩格尔系数好高。”

  诸芸真正有理财意识是在2012年孩子出生后。有了孩子,她和老公开始关心学区房、品质更高的房子,“生了孩子对钱的需求也更加多”,“这个阶段我才真正有了理财的意识,虽然技术上还不行”,“知道钱放在那,肯定跑不过通胀,这个钱几年以后就不值钱了,我们感触很深的就是钱一直在贬值。”

  诸芸感到“没有安全感”,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稀里糊涂花钱了,得为孩子未来的教育考虑,“要给他攒一些钱,再想得远一点,万一有一天他想出国留学,我们没这个能力提供,内心会很内疚。”

  这个时期,诸芸主要还是尝试购买一些理财产品,但是也没有找到好的理财品种,一般都是钱存到5万、10万就从活期转为定期。2015年的时候,诸芸通过在宁波做外贸的朋友了解到浙商银行的理财产品,这才进入到真正的理财阶段。

  “银行理财产品我刚开始接触还不知道它有流动性,”后来知道浙商银行的理财产品可以流动,而且收益比大行要高很多,出于好奇,诸芸去了家里附近的一家浙商银行支行。这完全打开了她的理财思维。

  理财经理详细介绍了目前的产品结构,并且告诉她,浙商银行“永乐理财”是可以通过网上渠道转让的,成交快,0收费,持有期内照样有收益。诸芸当时听了半信半疑,就买了一笔40万元的理财。2017年底,诸芸的老公想换车,她想到浙商银行的理财还差30天,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她打算把理财中的20万元进行转让,“朋友还教我转让成功的策略,让个30元-50元收益给下家,这样我挂牌出让的理财,预期年化收益率会变高,在转让市场更有竞争力!”

  2008年大学毕业时,诸芸还是个理财小白,如今,理财已经成为她业余时间的一种习惯

  购买的理财立即起息,没有募集期,这点对下家很有吸引力。半个小时后,诸芸的20万元理财即成交。她除了迅速拿回本金20万,还有1600多元收益。

  诸芸妈妈正好看到这个交易。她很好奇,“原本钱在银行要提前取出来的话,全部按照活期(利息)来计算的”。就这样,诸芸妈妈也成了浙商银行的理财客户,甚至还鼓励更多亲戚在浙商银行开户理财。

  诸芸购置新车后十分开心,将打算用于购买房子的备用资金也转入了浙商银行,升级为高净值客户。

  去年双十一,诸芸想趁机为全家购买一次邮轮旅行,预定全家五个人(的花费)要26495元,于是她打算做个某互联网金融平台的分期慢慢还,结果发现自己额度只有6000元,信用卡额度只有2万元,都不够,眼看双十一优惠名额要溜掉,诸芸又想到了理财转让。

  “先别转,还有更好的办法。”客户经理立刻跟诸芸说,然后给她算了一笔账,“就算平台额度够用,26495元的账单,6期分期还,半年手续费要1200元。”

  “客户经理跟我讲,去手机银行里用‘增金财富云’自助提额。”按照银行的建议,诸芸先是在手机银行里,向浙商银行“增金财富云”在线质押10万元未到期理财,原先额度2万元的浙商银行信用卡,可用额度变成了11万元。

  随后,她又把浙商银行信用卡关联到该平台,付掉了游轮账单,办理了6期分期,手续费支出只需要715元,比用平台分期支付节约了485元。

  “增金财富云”功能更是颠覆了诸芸的认知:“原来在浙商银行买的理财产品、黄金、存单都是可以转化为信用卡额度的,这相当于已经投资出去的钱,还能用来花啊。”

  诸芸说,这两年多来,浙商银行让她一家子对“钱”的理念,改变挺大的。

  在这场时代浪潮中,被改变的不仅仅是一个人、一个组织,而是组织与组织之间、个人与个人之间、组织与个人之间的链接。这也是时代创新者的价值所在。

0
+1
6
+1
文章关键字: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