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图解名人 > 身穿纱丽的商界传奇 百事CEO卢英德即将卸任

身穿纱丽的商界传奇 百事CEO卢英德即将卸任

生意场 2018-08-15 15:24:28 来源:第一财经

  当地时间8月6日,百事公司宣布,该公司首席执行官(CEO)卢英德(Indra Nooyi)女士将在今年10月卸任,拉蒙·拉瓜尔塔(Ramon Laguarta)将成为百事新任CEO。

  今年62岁的卢英德,来自印度南部城市金奈,23岁才赴美留学,最终成为百事公司历史上首位外国出生的CEO,也是该公司的首位女CEO。

  这位出生于第三世界国家的女CEO,在全球商界声名远扬又充满争议,然而,就是这样一位女CEO执掌了百事可乐长达12年之久。就任CEO之前就曾力推百事剥离肯德基、必胜客等品牌的餐饮业务。上任后,卢英德也是力排众议,大胆公开承认垃圾食品让人变胖、有害健康,并推动百事产品的健康化转型,将百事可乐中国瓶装业务转手给康师傅。

  卢英德是1994年加入百事公司的,此前,39岁的卢英德已拥有在摩托罗拉公司和ABB公司担任高管的经历,这些经历不仅让她积累丰富的西方企业管理经验,也使她在美国商界小有名气。面对通用电器和百事的盛情邀请,卢英德最终选择了后者,成为百事公司的战略规划高级副总裁,并在12年后成为百事CEO,走上了职业生涯的巅峰。

  “从企业运营角度,卢英德的表现还是值得被认可的,其任内两大决策在我看来都是很有远见的,一个是发力健康产品,一个是丢掉了中国饮料瓶装业务这个亏损大户。这些都让百事可以从一些棘手的业务困境中解脱出来,专注于产品转型。”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向第一财经表示。

  百事的营收跑赢了可口可乐,在股东回报率和市值方面稍逊于可口可乐。但不管如何,卢英德以印裔女性的身份,成为拥有近20万员工的世界500强跨国公司主席兼CEO,并在竞争极为激烈的全球食品与饮料业中大展身手,让百事公司在拥有良好口碑、保持健康与负责任形象的同时,在国际市场上获利丰厚。这样的事迹在世界商业史上并不多见,她演绎了一个独立、魅力东方女性的人生传奇。

  拥抱健康产品

  作为一个素食主义者,卢英德提倡“肠道清洁”,更关注营养全面的健康食品,她进入百事公司后,在竞争极为激烈的世界食品与饮料业中大展身手,砍掉了肯德基、必胜客等餐厅业务,收购了许多果汁饮料和健康食品的资产,让百事公司向健康食品饮料成功转型。在百事与可口可乐竞争中,卢英德率先发力健康产品转型让百事公司在竞争中占得先机。

  在一次财报会议上,当大多数股东都为百事公司亮丽的财报而欣喜的时候,卢英德却表达了担忧,在她看来,公司的营收主要建立在“多糖”“肥胖”基础之上,随着健康问题越来越引起人们的注意,健康食品也必会有更大发展前景。

  就在卢英德加入百事后不久的1996年,百事的业绩增长出现了停滞,许多百事旗下的连锁店,包括必胜客和肯德基的运转都遇到了问题。而在同可口可乐公司的海外业务对战中,百事公司也遭受重创。

  卢英德通过深入了解餐饮行业情况,并结合自身及竞争对手可口可乐的发展状况,认为,餐饮业并不适合百事,于是说服董事会采纳她的剥离餐饮业务的建议。即便当时有很多观察人士认为此举可能会导致百事遭遇滑铁卢,但消费者的行为证明了卢英德的决策是正确的。

  出售了餐饮业务后,虽然减少了100亿美元的营业额,却让百事可以轻装上阵,加速向健康食品转型,1998年,百事以33亿美元的价格并购了世界鲜榨果汁行业排名第一的纯果乐饮料有限公司。2001年,她又作为主要谈判代表,以138亿美元完成了对桂格燕麦公司的收购。

  纯果乐和桂格在美国是众所周知的健康食品品牌,这一举措,除了改善百事公司的业务结构,把营业额重新拉高外,也给百事带来了新的增长动力,和“越来越健康”的良好声誉。随后,她在健康业务上一发不可收,她主张开发更多的营养食品,认为更多样化的产品组合会对企业有好处。例如,在2007年,她还斥资13亿美元收购了一家位于加利福尼亚的制作豆乳和橙汁饮料的公司,2008年收购了美国鹰嘴豆泥生产商Sabra 50%的股份,并于2010年帮助收购了俄罗斯乳制品和果汁生产商,进一步扩大了百事公司的“健康阵营”。

  “日常消费品很难做,其利润一再被挤压。”吉尔曼希尔资产管理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兼投资组合经理Jenny Van Leeuwen Harrington表示,“她做得很好,尽可能地让百事从苏打水和咸味零食中走出来。”

  董事会成员也对卢英德任期表示了肯定,称赞她使得该公司在竞争对手可口可乐之前拥抱更多健康产品。

  卢英德2006年10月被任命为CEO以后,把百事以前的很多做法上升为公司的核心理念,提出了一项人类、环境、人才的可持续发展战略。“公司想长久发展,就不能只是为了短期的利益,我们公司发展的基础或者说根本,就在于可持续发展。企业既要创造利润,又要制造健康的食品;尽量不对环境造成负面影响;要关心自己的员工……我们要在利润动机与这些原则之间找到平衡。”她曾向媒体这样概括自己对百事文化理念的理解。她的理想是:不仅让百事取得商业上的成功,还能让它在价值道德层面成功。

  仍旧心存遗憾

  回顾卢英德在百事公司的24年职业生涯,其中一半时间是担任公司CEO。在卢英德12年的掌舵期间,百事股价累计上涨80%,百事的年收入增长了81%,去年达到635亿美元,总营收跑赢对手可口可乐,完成了从饮料公司向全球健康食品与饮品双巨头的转型,并拓展了国际市场,特别是在发展中国家。去年,卢英德在百事公司的个人薪酬也达到了3100万美元。

  不过在股东回报率上,百事可乐稍逊于可口可乐。根据FactSet的数据,自卢英德于2006年10月1日接任首席执行官以来,百事公司的股东总回报率(总回报包括股价升值加股息)为149%,而可口可乐公司为197%,标准普尔500指数为173%。

  市值方面,百事可乐也从原来的稍微领先到了如今的落后。根据最新的收盘价,百事可乐的市值为1600亿美元,而可口可乐为1960亿美元。当卢英德接任时,百事可乐公司的市值为1060亿美元,略高于可口可乐公司的1040亿美元。

  国际市场的开发曾经是百事可乐的一块短板。来自于发展中国家的经历,使得卢英德早在20世纪90年代就预判,中国、印度和俄罗斯这样的新兴市场国家,终将会在世界饮料和食品市场中占据极为重要的地位。在卢英德的领导下,百事的全球化战略得以迅速拓展。百事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农业企业和中国最大的土豆种植企业之一。卢英德最为骄傲的是百事为中国农民带来的收益。

  然而,对于百事公司的发展,卢英德仍旧心存遗憾。据外媒报道,卢英德曾表示,虽然已成功让公司摆脱了对甜苏打和咸零食的依赖,她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更快地采取行动,并认为2008年的经济衰退和激进投资者的干扰对此影响很大。

  百事在中国的瓶装水业务也在2009年前后陷入泥潭,这让卢英德面临巨大压力。虽然预测中国饮料市场会有巨大发展前景,但是卢英德还是在她非常看好的中国市场上折戟,并最终没有等来百事中国饮料业务崛起就早早出售了事。据百事披露的公告,代表百事持有中国24家装瓶厂权益的CBL公司在截至2009年12月31日的财政年度内,合并税后亏损为4550万美元,2010年财政年度该亏损仍有1.756亿美元。两者损失合计高达2.211亿美元。

  一边是自己非常看好的中国市场,一边是来自董事会巨大的盈利压力,卢英德最终不得不做出出售百事中国饮料业务给康师傅的决定。毕竟在当时看来,这对于百事全球以及百事中国都是一件不错的选择。百事公司可以从中国的巨额亏损中解脱出来,而百事中国也可以借助康师傅的渠道迅速铺开市场。“随着她做出出售百事中国的决定后,百事中国凭借百事的品牌影响力叠加上康师傅遍布全国的渠道,让百事中国迅速走出困境,并在康师傅入主两年后扭亏为盈。”朱丹蓬表示。

  据外媒报道,百事公司曾在2011年两次下调盈利预测,投资者曾指责卢英德忽视了核心品牌。这些问题吸引了Trian Fund Management LP背后的激进投资者尼尔森佩尔茨(Nelson Peltz)注意,他曾将发展营养健康产品视为“分心”,同时积累股票试图分拆分散百事公司。

  眼下,食品饮料行业的大品牌市场正被更时尚的新晋小品牌所蚕食,老牌公司因此竭力寻求增长。可口可乐公司和亿滋国际都已于去年换帅,美国首屈一指的罐头汤生产商金宝汤也在今年早些时候更换了CEO。

  卢英德的继任者拉瓜尔塔曾是国际业务、企业策略、公共政策与政府关系等部门的主管。有分析人士指出,此次人事变动反映了百事希望借拉瓜尔塔拓展国际市场的丰富经验,领导公司重拾增长动力,以及希望作出更多策略性选择,包括分拆公司等。

  不停转换角色的“工作狂”

  1955年,卢英德出生在印度的第四大城市金奈的一个社区,祖父是位退休的法官,父亲是会计师,母亲是一位家庭主妇。20岁时获得印度管理学院MBA学位,3年后她进入美国耶鲁大学深造,获得公共及个人管理学硕士学位。

  领导着全球领先的食品饮料公司,卢英德要付出的远超过常人。她在接受《财富》杂志采访时说,“我很难入睡,因为整晚有邮件,我会每个小时起来回复邮件。我习惯了这种工作节奏,这正是我所喜欢的。”

  “不管你做什么,都要享受乐趣。工作在生活中占了这么多时间,而你如果没有乐趣,这又有什么意义呢?”她说。

  卢英德承认自己是工作狂。工作狂一般很难达到家庭和工作之间的平衡,但她自己则遵循母亲所说的:“当你从公司下班,你首先是一个女儿、太太和妈妈,这才是你的身份。”

  25岁时,卢英德嫁给了Raj K. Nooyi,后者自2002年以来一直担任Amsoft Systems的总裁。这对夫妇育有2个女儿。2007年,在接受采访时,卢英德声称,自己需要不停地转换自己所扮演的多种角色,其中包括妻子、母亲和企业高管。她说:“有时候,我会去学校参加孩子们的家长会,但是我没办法每次都去。我喜欢去看我女儿的篮球赛,但是不会每场比赛都去看。”

  作为一位妻子、一位母亲、世界500强公司的CEO,她需要担当、转换的角色和立场实在很多——理性与感性、健康与财富、目的与过程、娱乐与工作、家庭与工作。

  卢英德喜欢唱歌,是个摇滚乐迷,大学期间她甚至组建过一支女子摇滚乐队,她本人曾是摇滚乐团的吉他手,虽然这支乐队只会唱很少几支歌曲,但“我们曾经轰动一时”,她兴高采烈地回忆说。她闲暇时在公司办公室唱歌的事情广为流传,并且家里也有卡拉OK设备。

  卢英德深爱着自己的父母,有很强的家庭观。但是,她非常不喜欢父母为自己安排的一切。2015年,在接受《哈佛商业评论》采访时,她说:“我有点叛逆,一刻都坐不住。每天早晨醒来,我都会担心这个世界正在改变,而且我相信为了获胜,自己必须变得更快,要比任何人都机敏。”

  卢英德将于今年10月正式卸任CEO,明年上旬卸任董事长的职位。拉蒙·拉瓜尔塔将接任成为CEO,这位老将已经在百事工作了长达22年,至此,百事公司又将回到由男CEO掌舵的局面。

  而卢英德会在短暂休整后,也会加入到帮助更多优秀女性人才走上顶尖领导岗位的工作当中。卢英德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决定,与女性在全球顶级管理岗位越来越少有关。相关人士指出,卢英德的离任,也是美国女性高管人才流失的一个缩影。

  卢英德甚至对自己当年能登上百事CEO的岗位也感到惊讶。她在社交媒体上曾发文表示:“心情复杂,从未想过能有机会领导如此优秀的一家公司。”

  即便在男女平等的观念已经深入到全球主流价值观中,但在公司中,女性登上顶级公司掌舵人的位置依旧很少,女性从事的职位往往集中于首席财务官、法律顾问和人力资源主管等,而这些职位不太可能晋升为CEO。相较而言,男性占主流的总裁或首席运营官等职位更容易升上CEO的宝座。据彭博分析和Catalyst编制的数据,Indra的离职使标准普尔500指数公司中女性CEO的数量减少到23人。

  卢英德的离任将让全球商界失去一位伟大的女性领导者,但同时,也必将涌现更多的商界传奇。正如卢英德所言,传统的商业模式正在逐步退出历史舞台。科技的进步改变了一切。互联网、3D打印等使得创业可以在一天内实现。百万富翁乃至亿万富翁一夜之间就能够产生。在这个激动人心的变革时代,机遇永无止境。

1
+1
0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卢英德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