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应链金融解决方案
生意场 > 图解名人 > 变革者沈国军

变革者沈国军

生意场 2018-08-08 09:39:53 来源:环球人物

  纵观中国几大商帮,晋商“成也官,败也官”,徽商“盛于儒,衰于儒”,浙商则源于一个“穷”字——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

  40年前,资源“穷尽”的浙江人,迎着改革开放的浪潮,敢为天下先,涌现出一批以宗庆后、徐冠巨、南存辉为代表的民营企业家,白手起家,实业兴邦。40年后的浙江,桐乡不出羊毛,却有全国最大的羊毛衫市场;海宁不产皮革,却有全国最大的皮革市场;永康不产五金,却是全国最大的五金之都……改革开放的40年,是浙商炼成的40年。除了勤奋、诚信、坚韧这些要素外,变革与创新也是浙商成功的必杀技。

  作为“新浙商”的代表,银泰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沈国军向来低调,甚至不习惯在盛大场合露面。他曾在微博上说:“为人谦卑很重要,(谦卑)反而可得自信,虎要上扑时头必须下压贴地面,(这样)跳得更高。”

  《环球人物》记者对沈国军的采访,安排在杭州最时尚的街区,也是银泰在杭州最重要的项目之一——湖滨银泰IN77。他一进门,一股时尚气息扑面而来:身着修身西服,步履轻松。一落座,沈国军先下意识地整理衣服并调整坐姿,笑着说:“在记忆里,我一直到大学毕业,好像没有正儿八经买过一件衣服。”接下来,他以云淡风轻的话语,打开了自己在变革中勇往直前的人生画面。

  童年,水尽山穷

  沈国军1962年出生在宁波奉化一个名叫栖凤村的贫困小渔村。他是家中长子,还有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14岁那年,家里唯一能挣工分的父亲不幸在一场车祸中去世,这对一个本就贫困的家庭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父亲去世那晚,我看到母亲痛哭,突然觉得自己长大了,很多东西都改变了。”沈国军回忆时哽咽了一下,“以前那种虽穷但一家人在一起的幸福,再也没有了。”

  家庭重担从此落在了母亲肩上,她与别人在村口合开了个早餐摊子,每天两三点就起床。“父亲去世后,母亲带着我们4个孩子非常辛苦,但坚强、善良。”沈国军记得那几年的大年三十,别人家都忙着过年,他们一家人却在海边捡苔菜。

  “苔菜在冬天属于时令海产,大多生长在潮头冰(中潮带的潮水退去后结的冰)下面的石沼中。因为天冷大家不愿意去捡,所以越到过年卖价越高。记得母亲除夕那天带着我和弟弟到海滩边,3个人都光着脚,在潮头冰下捡苔菜,脚下的冰一直发出咔嚓咔嚓的脆响。我们每人拉一个小筐,捡五六个小时还是装不满。”有个细节沈国军记得特别清楚:“等我们回家把粘在腿上的滩泥洗掉后,才发现腿上全是一道道被石头和冰划破的口子在流血,但腿已经冻麻了,一点都感觉不到痛。母亲不顾自己腿上流血,心痛地帮我们清理伤口。”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地熬。沈国军只要有时间就跟着母亲去干活,“能多挣一分是一分”。父亲去世后第六年,沈国军的母亲积劳成疾患了胃癌,由于没有条件好好医治,一年后也去世了。

  沈国军说,自己受母亲影响最大,勤劳、坚强、善良是她给他们兄妹留下的最珍贵的财富。“母亲病重时坚决不肯再睡那张棕绷床,因为那是家里唯一值钱的东西,母亲担心死在上面卖不出好价。”

  失去双亲后,家里已是水尽山穷。日子难到极点,唯一的出路就是改变。

  创业,穷则变

  1997年,已经在当地银行身居高管职位的沈国军毅然选择下海创业。“所有人都觉得很惊讶,一些同事包括同学都说我是不是脑子有问题,捧着银行的金饭碗不要,去当个体户?”带着八九百元的离职工资,沈国军又向朋友借了20万元,在北京首都大酒店租了一个夹层,成立了中国银泰投资有限公司。当时一共4名员工:沈国军任董事长兼总裁,外加一个秘书、一个业务助理和一个司机。

  上天似乎有意考验沈国军,就在银泰成立的第二年,亚洲金融危机全面爆发,经济一片惨淡。沈国军却看准时机,以低价将后来称之为杭州武林银泰的三栋商业楼收入囊中。

  说起杭州武林银泰项目,沈国军笑着说自己是歪打正着。“当时我在北京,有个好朋友打电话说:‘国军,香港有家上市公司在杭州武林广场延安路有个项目,做不下去要卖掉,位置很好,你有没有兴趣?’三栋商用楼盘,给我的价格是原价的六折。朋友还说下家也帮我谈好了。我一算账,自己只要付2000万的定金,转手就能赚9000万!”

  沈国军于是兴冲冲跑到杭州,上午签购买协议,下午就签转让协议。“没想到过了几天,还没付定金的买家突然变卦,说楼不要了。”下家违约,已经向上家付了定金的沈国军只能履约。

  本想炒房却炒成“房东”的沈国军,只好在国内各大百货零售业大佬之间奔走求助,太平洋百货、百盛、赛特……几乎所有当时国内的一线百货集团他都找过,“只要你们来做这个项目,免租几年都可以”,但依然无人接手。

  没有退路,不服输的沈国军决定自己进入百货业。他以高出业内3倍的薪资请来运营团队,只提了一个要求:与众不同。于是,银泰百货从诞生的那一天起,从卖场设计、品牌引进、服务管理,到营业员培训、广告投放都完全不一样,颠覆了当时国内百货商场的很多传统。

  银泰武林店因此一炮而红,高端时尚的定位吸引了一大批年轻消费者,开业第一年收入就达4.8亿元。2007年3月,银泰百货登陆港交所,成为第一家在港上市的大陆民营百货企业,后更名为银泰商业。此后,银泰商业一路高歌猛进,通过并购式发展,迅速扩张至近80个购物中心和百货门店,在门店数量、规模、零售效率等方面都做到了全国最大。

  曾经拒绝过沈国军的零售业大佬们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年轻人居然动了零售业的奶酪,沈国军也拉开了改变中国零售业历史的帷幕。

  发展,变则通

  杭州武林银泰开业的第二年,沈国军在一次聚餐会上认识了北京某机床厂厂长。厂长感叹,工厂最近日子很难过,产品卖不出去,5000多人的工资发不出,他想把这块地卖了然后搬迁。“当时整个厂区,位于现在北京CBD最核心的位置,地处国贸桥‘金十字’的西南角,包括现在的SK大厦与建外SOHO等,加起来有200多万平方米,出价12亿元,简直是白菜价。”

  沈国军深知这块地的价值。“以前有200多家公司跟这家工厂谈过,要搞开发,都是亚洲乃至全球最大的公司。金融风暴一来,谁都不去了。”这一次,沈国军充分体现了浙商“敢为人先”的特点。由于资金有限,他只要了那个地块最好的一个角,因为“有两条轨道交通在下面”。

  2000年初,市场回暖,很快有公司找上门,要加价1亿美元买这块地,沈国军没答应。有了杭州武林银泰的运营经验,他决定自己开发,要打造北京的地标建筑——北京银泰中心。他聘请世界最好的设计机构,以最高品质去打造一个“建筑艺术品”。沈国军还亲自飞到位于美国芝加哥的凯悦集团总部,为北京银泰中心引入了酒店行业的高端品牌——中国首家柏悦酒店。

  整个项目耗资68亿元,沈国军甚至付出了血的代价。那几年,他一直用银泰百货赚的钱贴补银泰中心。在巨大的压力下,2004年的一天,沈国军在电梯里吐血了。说是吐,其实是喷出来的,血喷得到处都是,电梯里的人吓得直喊救命。

  沈国军被送到了医院。“当时穿着西装、白衬衫,打着领带,躺在急诊室的床上,从玻璃天花板上看见自己全身都是血。”医生诊断他胃出血已有一个多礼拜,沈国军才想起之前出现过几次休克。医生说:“你命太大了,胃出血到这种程度,如几次休克,90%的概率是醒不过来的。”那是沈国军自创立银泰以来第一次休假,在医院住了20多天,瘦了20斤。

  但让沈国军颇感安慰的是,2008年北京银泰中心开业后,马上成为北京高端时尚地标。“长安街两侧建筑限高250米,北京银泰中心的中央主楼打了个大胆的擦边球——高249.9米,为此上报了两次总理办公会才批下来。北京银泰中心也是北京奥运60项重大工程之一,民营企业就我们一个。”

  之后几年,银泰逐渐发展成多元化的实业发展与投资集团,目前控、参股企业及上市公司共计100多家,包括银泰商业集团、银泰置地集团、银泰资源集团、银泰文旅集团、银泰投资与金融集团等,提供就业岗位近17万个,累计上缴税收数百亿元。

  转型,通则达

  “银泰之所以能走到今天,是靠不断的自我变革和创新。”沈国军说。2009年,他把银泰高管拉到乌镇开会,提出要转型,一是对现有的银泰百货进行自我改造,二是把新开的店打造成“品牌零售业+多功能商业服务设施”的购物中心。

  高管们无法理解,那两年百货业非常好,传统的百货商场开一家赚一家。沈国军则拿出“我说了算”的强势态度:“任何行业都有周期,当所有人一哄而上时,这个行业肯定快遇到险滩了。”

  战略调整给银泰带来了一拨人事变动和架构调整。“说服不了的人只能换掉。最难的是改变人的观念,尤其是改变比较成功的人的观念,太难。”

  为了实现人流聚集,增强顾客的体验与交流,银泰百货商场和银泰购物中心都引进了奢侈品、餐饮、电影、游戏等,不断深化经营内涵、丰富商业业态。在沈国军的“威逼”下,银泰商业零售进入“多业态、多品牌”的发展战略实施阶段。

  银泰百货作为传统零售企业的出色表现,吸引了阿里巴巴的关注。2014年,阿里巴巴战略入股银泰商业,成为银泰商业最坚定的战略投资者与合作伙伴,也标志着中国新零售时代的开始。

  “阿里看中的是银泰这几年在业务创新方面做得足够多、足够好。在阿里考虑线下布局的时候,银泰已经实现了商品数字化。银泰的商品可以直接在天猫和淘宝上卖,这对阿里和银泰商业来说非常有价值。”沈国军说。

  电子商务的崛起以及消费方式的变化,让传统零售模式不得不接受巨大的挑战,传统零售商的发展压力越来越大,一些过去的巨头陆续倒下。沈国军则认为:“我们最好的防御就是进攻,就是改变。传统行业的人一定要敬畏技术的进步,积极拥抱变革,尊重和坚信市场和客户的力量。”通过与阿里巴巴的合作,沈国军希望银泰商业成为电子商务与传统商业融合的巨人。

  责任,达济天下

  古语说: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苦孩子出身的沈国军在取得商业上的成功后,也在努力践行着这句话。

  早在2004年,沈国军就与多位企业家共同发起成立了爱佑基金会,并担任发起理事。截至目前,爱佑已经成功救治了6万多名先天性心脏病患儿。银泰公益基金会成立后,在高级公益人才培养、生态保护、产业扶贫和就业扶贫等方面建树颇多。银泰公益联合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发起了中国第一个社会公益管理硕士项目,开启了公益领域高级人才培养的先河。2015年,沈国军和马云、马化腾一起,成立了桃花源生态保护基金会(简称“桃花源”),“二马”任联席主席,沈国军任执行主席,开始探索可持续运营的生态保护之路。

  比如四川的老河沟自然保护中心,原是一家林场,职工靠砍伐、打猎为生。“桃花源”把林场保护起来,让职工转岗,一边看山护林,一边发展种植和养殖产业,再引导他们开发产品,到各种平台上出售。在沈国军看来,公益只有结合商业运作才能可持续发展,“不能只会伸手,每年等人家去捐款”。“桃花源”标志着一种全新的“政府监督考核、公益组织主导、社会资金支撑”的土地管理及保护模式在中国生根发芽。

  感恩,为这个好时代

  沈国军除了办企业,还承担了很多社会职务。他是两届全国政协委员、两届中国致公党中央常委、首届浙商总会执行会长、首届甬商总会会长、湖畔大学校董。每个月,他都要拿出相当一部分精力去组织商会的工作与活动,尤其是近两年,他四处奔走,切实地为一些会员企业解决问题。

  从创立企业、快速发展到近几年的转型,沈国军不仅使银泰成为商业创新与变革的典范,更影响了整个民营企业界。他用行动证明,当企业与行业面临洗礼时,应该选择何种格局、何种立场。

  沈国军庆幸自己生长在改革开放的时代。“这个时代给了我们改变自己命运和改变世界的机会。如果能为国家做一点事,无论是纳税、创造就业还是推动行业变革,我都会尽我所能。改革开放是一个恢宏的进程,相信下一个10年、20年,中国仍有巨大的发展潜力。作为民营企业,我们能做的就是把握机遇,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为实现中国梦做出更大贡献。”

  作者:《环球人物》记者李鹭芸

0
+1
0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沈国军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