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应链金融解决方案
生意场 > 高跑跑 > 第一批机器人创业的老板已经跑路了

第一批机器人创业的老板已经跑路了

生意场 2018-08-01 09:15:09 来源:智东西

  近日,智东西从棠宝离职员工、友商、以及其他产业人士处获悉,服务机器人企业上海棠宝机器人有限公司,由于资金链断裂被迫倒闭,员工的工资也无力支付一度拖欠。其操盘手王明高也已自证于6月出逃美国,不再回国。

  棠宝机器人不仅是第一批起步的国内第一批服务机器人生产厂商,更是第一个获得“中国机器人认证”的机器人产品,证书编号“001”,在服务机器人业内颇有声望。此前,智东西还曾解密过建行机器人事件,棠宝机器人也曾是这一项目的重要参与者之一。

  第一家过认证的服务机器人公司棠宝的倒闭,表面上看仅是资金链断裂而已,然而智东西在与业内人士交流以及深度调查后发现,这一倒闭案背后不仅牵涉着创始人王明高、棠棣信息科技、汇金机电股份、张晓等多个利益集团,更上演了棠宝母公司棠棣与汇金三年的对赌协议、棠宝公章被夺、王明高被威胁等错综复杂的情节。智东西深度到产业链内部进行了详细的调查,独家揭秘棠宝机器人倒闭案始末。

  国家认证的首款服务机器人——棠宝机器人

  棠宝机器人公司全称为上海棠宝机器人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6月,隶属于新三板上市企业棠棣信息。而棠棣信息和棠宝机器人的创始人都是王明高,他也在棠棣信息担任董事长和总经理,同时他也是棠宝机器人的法人代表、总经理。

  从时间上看,棠宝机器人作为公司主体成立了仅仅一年,然而棠宝机器人团队的孵化以及产品的推出更早。2015年服务机器人创业浪潮席卷国内,棠宝机器人团队也应运从母公司棠棣信息孵化出来,但当时仅是棠棣信息的一个部门,主要研发商用服务机器人产品,重点面向银行、医疗两大行业。

  作为第一波洞察到服务机器人市场的企业,棠宝机器人的步子也非常的快速和敏捷。2016年,国家发改委、工信部等相关部门颁发了首批中国机器人产品认证证书,棠宝机器人是第一个得到“中国机器人认证(CR)”标志的机器人产品,证书编号为“001”。

  2017年10月,“棠宝”成为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中心唯一入选的智能服务机器人,全程为会场提供接待咨询、巡逻安保服务。同年,棠宝机器人推出了百度定制款“大白”机器人,“医疗导诊”与“医疗搬运机器人”及其他多种多元解决方案集合机器人。

  凭借着棠宝机器人老板王明高在商界、金融圈摸爬滚打多年形成的良好人脉关系,棠宝机器人在发展壮大的过程中,获得了良好的资源和机会。可以说,棠宝机器人在渠道上比较顺利。据棠宝机器人前员工回忆,“棠宝机器人产品从2016年春天开始售卖,销量一直非常好,但到了去年10月份,产品基本就没怎么卖出去了。”

  王明高在银行圈混迹多年,人脉资源自然是有的,产品在渠道拓展上,开始还是比较顺利的。然而,在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市场检验后,用户发现,商用服务机器人的体验并没有理想中的那么好,智能性还非常弱,因此,服务机器人市场也逐渐低迷起来。

  为了激烈团队的士气,今年3月份,王明高在棠宝机器人内部召开了一场立志大会,有员工透露王明高当时谈下来一个项目,要在上海福彩中心用机器人卖彩票。同时,王明高希望在棠宝内部分出两只队伍,一支负责医疗业务、另一支负责银行业务,然而,最后医疗团队有了新的项目,但银行团队的项目却无疾而终。

  其实,在服务机器人落地遇冷的情况下,王明高带着棠宝机器人团队也在不断探索新出路。今年5月和6月,棠宝机器人两次将经营范围进行了扩大。

  第一次扩大在5月份,在“机器人科技领域内的技术开发、技术转让、技术咨询及技术服务;机器人及配件的研发及销售。”基础上,增加了“从事货物及技术的进出口业务;人工智能硬件的研发、技术转让、技术咨询及销售。”等内容。

  今年6月棠宝机器人的经营范围进一步扩大,在上次变更的基础上,又增加了“自动售货机、自助服务终端设备及其零部件租赁;设计广告发布;自有设备租赁(除金融租赁)”等内容。

  然而就在此期间,棠宝机器人的母公司棠棣科技却由于2017年大幅度的亏损,以及大股东汇金股份大幅度坚持股票而深陷困境,股价也一路狂跌,直到今年6月,公司在新三板股价从今年1月的42元一路下滑到1.99元,董事长王明高也出逃美国。

  随着王明高的出逃,棠宝与医院的项目一度搁浅。于是,棠宝机器人的部分员工,大约30多人左右,其中包括了做硬件、技术以及销售的相关人员,成立了“孚宝”机器人公司,接手棠宝此前在医疗方向的悉数业务。

  目前,棠宝机器人拖欠员工5、6两个月的工资,涉及团队140多人,总金额不过百万元。王明高在回复员工讨薪信息时表示,自己已经来到美国,不会回来了。百万元的负债并不足以使王明高铤而走险,出逃美国,而要想知道压死棠宝机器人最后的一根稻草,还要从王明高创办棠棣信息说起。

  王明高与棠棣信息

  刚进入不惑之年的王明高,可以说是IT行业的老兵,也是一位多次创业者。

  2002年王明高从厦门大学数学系毕业,随后,先后在上交国际银行家班,上交国际总裁EMBA班就读,2016年还曾到英国剑桥大学交流学习。在北京高阳金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担任项目经理8年后,2009年王明高辞职创业,创办上海棠棣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最初为银行开发IT系统。

  2013年随着余额宝、微信5.0相继上线,第三方支付系统开始了大爆发,商超、医院、银行等纷纷接入。棠棣信息获得了大量订单,也因此成为国内知名的第三方支付系统供应商,收入也不断增长。据中商产业研究院资料显示,截至2015年3月31日上海棠棣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营业收入达1081.289646万元,净利润达193.178722万元。

  2014年棠棣信息迎来一大转折点:被汇金股份并购,汇金股份出资1.3亿元入股棠棣信息。2015年10月15日棠棣信息在新三板挂盘上市。

  2016年王明高在棠棣内部成立宝机器人团队,开始转向硬件开发。2017年6月,王明高将棠宝机器人团队从棠棣信息剥离出来,单独成立了公司,名为上海棠宝机器人有限公司。

  汇金与棠棣的三年之期

  对于王明高将棠宝机器人从棠棣信息剥离出来的举动,棠宝内部人员猜测,王明高当时是想要摆脱汇金股份的控制。那么,王明高为什么要摆脱汇金股份的资本控制呢?

  这就要从汇金股份并购棠棣信息说起了。2014年10月,河北汇金机电股份有限公司收购了王明高、张晓等几位棠棣信息股东的股份,并出资人民币6823.71937万元,占股50.9994%,同时也成为了棠棣信息的法人。

  从棠棣信息2017年的年度报告中可以看到,棠棣信息科技的控股权还在河北汇金机电股份有限公司的手中,占股50.2%。王明高占据21.4%的股份。而上海棠宝机器人是棠棣信息的100%全资子公司,所以实际的控制权仍在汇金股份手中。

  在汇金股份并购棠棣信息背后还有一份对赌协议。棠棣被并购时,承诺2014年、2015年和2016年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400万元、2200万元、3000万元。2014年和2015年,棠棣信息均完成了业绩承诺,但2016年未完成。不过,三年之和算起来是完成了承诺的,也算圆满。

  ▲棠棣科技2017年年报截图

  然而,棠棣信息大概是把此生所有的努力都用在完成这三年的业绩承诺上了,业绩承诺期一过,就给出了一份令人触目惊心的成绩单。2018年2月棠棣信息发布业绩预告,预计公司2017年亏损5600多万元,之前三年的利润也快被抹平了。而根据棠棣科技4月发布的正式年报显示,公司2017年亏损5774万元。

  “上市以后赚三年,一个季度全亏完”,这消息一出,股民出现大幅恐慌,棠棣科技股价也随之一路下跌。

  于此同时,棠棣信息的大股东汇金股份的业绩也出现了亏损,据2018年1月汇金股份公布了2017年度的业绩预告显示,汇金股份预计归母净利润为亏损1.61亿到1.66亿。

  于是,从2018年4月开始,汇金股份开始大幅度减持棠棣信息的股票。从上表中我们可以看到,在一个月的时间里,汇金股份减持了棠棣信息11798000股,抛售了超过20%的股票。

  紧接着,7月13日棠棣信息董事之一的张晓,出面收购汇金股份持有的所有棠棣信息的股票,与此同时,棠棣信息也交由张晓负责,王明高不再管理棠棣信息,但仍持有棠棣信息21.47%的股份。但此时,棠棣科技的股价已经从最高时的60元跌到了1.99元。

  就在汇金抛售棠棣股票的同时,棠宝机器人的一笔千万级的贷款也到期了,这对王明高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于是在6月中旬,债台高筑的王明高抛下了8年创业建立的棠棣信息和棠宝机器人,只身跑到了美国。

  棠宝机器人内部员工向智东西透露,早在今年4月,棠棣信息公布2017年财报之际,棠宝机器人就一次性裁员了30多人,5月份棠宝机器人第一次开始拖欠工资。王明高在回复员工讨要工资时声称,自己的人生安全收到了威胁,并表示不再回国。棠宝机器人内部员工猜测,王明高逃跑的原因,就是得罪了背后的资方。

  而有意思的是,据棠宝内部人士透露,在王明高出逃后,棠宝机器人的公章也被汇金股份拿走了,导致一些员工办理离职手续,还需统一到汇金股份办理。

  “造血能力”是生存关键

  虽然,棠宝机器人并非因自身经营不善而倒闭,但仔细想来,仍折射出目前服务机器人行业的诸多问题。

  首先,棠宝机器人的资金全部依托于棠棣信息,自身没有实现盈利,无法独立养活自己,受母公司资本变动影响过大。这也是目前商用服务机器人企业的现状。从棠宝机器人事件我们可以看到,王明高从2017年将棠宝机器人独立出来,就在想摆脱汇金股份的资本束缚,但尝试了一年并没有成功。

  更深层的原因是,商用服务机器人刚需市场拓展不开,落地难。王明高作为在银行圈混进多年的老人,虽能够在创业初期获得优势资源,但不得不承认的是,服务机器人产品没有达到银行等场景的刚性需求。

  目前,在这些场景中,服务机器人的体验也有着非常多的问题,一位机器人行业从业者对智东西说:“服务机器人在医院的体验并不好,医院环境太嘈杂了,机器人的语音识别和交互效果都不好。在银行方面,银行的上一代自主柜台刚上架,还没有到达替代”。

  结语:商用服务机器人陷低迷困境

  从今年是市场情况看,除娱乐产品外,其他的服务机器人尚未挖掘到市场的刚需。经历了从2015年至今近四年的持久战,服务机器人下游的本体厂商面临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同时,资本市场也渐渐冷静,除几家大型企业,有多元的产品线,可以支撑商用服务机器人项目,继续进行尝试外,很多品线单一的企业,已经开始面临弹尽粮绝的状态了。棠宝机器人倒闭事件,就可以见一斑。

  这两年来,虽然各家巨头陆续进军商用服务机器人市场,但由于刚需不明朗,整体销量依旧不温不火。各家企业何时能走出市场低迷状态,至今仍是个未知数。

1
+1
13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机器人 创业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