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应链金融解决方案
生意场 > 经营之道 > 掌门人曹舟南去留之谜:未离绿城体系或酝酿新战略

掌门人曹舟南去留之谜:未离绿城体系或酝酿新战略

生意场 2018-07-31 08:26:43 来源:时代周报

  一则绿城中国(03900.HK)总裁去职的传闻,将宋卫平接班人曹舟南,放诸至聚光灯下。7月28日,“曹舟南去职绿城总裁一职”消息发酵。不过就在当晚,绿城官网作出回应:“曹舟南先生并未离职。”

  按照时代周报记者从绿城内部的多方确认,7月28日当晚和7月29日,绿城中国执行董事、行政总裁曹舟南还在杭州一酒店主持绿城的工作到深夜。

  据知情人士透露,曹舟南并没有向董事会提交辞呈,但基于战略发展上的考虑,随后可能会进行工作调动。进一步消息透露,可能的调岗事宜,在几天前已经向绿城第二大股东九龙仓报备。

  该人士较为肯定地表示,曹舟南不会离开绿城体系。

  3年前,引入中国交通建设集团(以下简称“中交”)后,曹舟南重新归来扛起绿城的大旗。在绿城危难时刻,站到台前稳定军心并非易事。这位跟宋卫平一样有着大情大性色彩的老总,一直在和自己博弈。在中交、九龙仓和宋卫平之间,他需要平衡三方对规模、利润和品质的诉求。

  3年期限

  本次传闻的风波起源于曹舟南和绿城的3年之约—始于2015年6月22日,他成为绿城行政总裁之际。到今年6月底,3年期限截止。

  当时由曹舟南出任总裁,是被外界认为最好的方案。彼时的曹舟南已经在绿城工作了6年。

  接班的工作并不好做。动荡的人心、分裂的体系、混乱的管控模式、低迷的业绩以及未知的前程,是曹舟南接棒时,绿城面临的考验。

  按照时代周报记者的多方了解,矛盾和复杂,时常会伴随曹舟南。

  绿城的高管们有一个高管群,每次公司拿到地块,群里一片欢呼。“高兴是一秒钟的,但同时,痛苦也随之而来。”据说曹舟南常这么感叹。

  在总裁之位,曹舟南需要面对的是投资、现金流、利润等等各个维度的管理。这些指标是CEO的天命。他曾向时代周报记者坦言:“每天都在想绿城的发展,甚至做梦的时候都是。”

  但他不得不面对这些。这跟曹舟南的使命有关。3年后再回看,对比宋卫平年代的绿城,曹舟南时代的绿城有着鲜明的特点:稳健。

  2017年,绿城总合同销售金额1463亿元,创历史新高;26.7亿元的净利润,是3年前的两倍;长期被诟病的净资产负债率降到46.4%的低点;躺在账面上的银行存款及现金有359.8亿元,是历史的峰值。

  到目前为止,绿城手握充裕的“粮票”。按照时代周报记者的确认,银行存款方面已经超过500亿元。负债方面,总资产负债率不到55%,且净资产负债率指标也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曹舟南对绿城有着情愫,这也是他不会离开绿城体系的一大证明。

  “要不就不工作,要工作就会在绿城里工作。”这位前浙江省财政厅副处长曾向时代周报记者直言:“我也是讲情怀的。不然就不会在如日中天的年纪,离开体制。”而想起绿城过往的种种,曹舟南也会流泪。

  曹舟南的付出,得到宋卫平的肯定—85分的高评分,这是任何一位绿城员工都不曾得到过的评分。

  “宋总领导下的绿城是家好公司。”曹舟南认为。截至目前,他依旧还是中交的董事。他对中交也心存感激。“中交让绿城保持了市场化的自由度,并且在尽可能的情况下提供了绿城资源,帮助绿城做强做大。”曹舟南曾在某次会议上这样评价。

  按照曹舟南自己的总结,过去在绿城的时间,特别是近3年,一是坚决完成了交到他手上的重任,将绿城推向一个积极健康向上的企业;二是在2010年起创建了绿城代建业务,完成从0到1的变化。

  张亚东空降绿城

  本次事件中的另一主角—张亚东,在八年前已经和曹舟南相识。

  张亚东两个月前空降绿城担任执行总裁、负责绿城党务工作,同时兼任绿城广州公司董事长。此前,他曾任职大连市市委常委及副市长,以及中国城乡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

  按照时代周报记者的多方确认,张亚东于去年加入中交,他与曹舟南两人在今年春节中交的一次会议上已经见过面。

  截至目前,两人未来的安排,并没有明确的消息。但可以确认的是,曹舟南不会离开绿城,即便在未来涉及调岗,为保证平稳过渡,曹舟南或会在一定时间内与继任者,共同履行管理职责。

  事实上,现在的绿城,已经站在了新的十字路口。

  在7月5日的会议上,曹舟南还主持召开发布了绿城未来三年的发展规划。这也是他心中的夙愿—在实现对绿城现代化企业治理的同时,推动绿城迈向更大的规模。

  为的是一个更大的绿城。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曹舟南花了大半年的时间,对绿城的战略进行了调整,并推动了一场“11+5”架构的落地。

  理想小镇集团、杨柳郡集团、浙江公司、北京公司、上海公司、济南公司、成都公司、广州公司、武汉公司和海外公司、杭州亚运村项目,成为重资产的11大战区;轻资产的5大板块包括管理集团、资产集团、理想生活集团、房屋科技集团和雄安公司。

  这也是这家公司自一体五翼架构以来的又一次大规模架构调整。

  目前8500亿元的货值储备,是他的底气之一。这意味着,即便绿城在接下来的短期时间内不拿一块地,都能保证公司的行业排位。架构调整之后,绿城能够承载的东西只会更多。

  “改革的核心就是放权。”曹舟南对时代周报记者总结道。

  调整后各大战区具备灵活性。区域能够根据一线市场的炮火随时做调整与应对。这样的方式,也为匹配未来绿城的发展,打下框架。

  “把总部的权限下放,向听得到炮火的一线放权。”曹舟南表示。

  在他的管理哲学里,缩短不必要的流程,能够提高效率。流程调整之前,一个极端的例子:曾有件事情的流程涉及100多人,走了长达4个月,才到他那。调整之后,现在要到他那批复的只有6项内容。

  同时,曹舟南也坚定认为,内部管理一定要健康,“内部管控不到位,外部资源加入的越多,对企业反而越不利。”

  曹舟南的管理,烙有他个人的色彩。一是被认为正确的事情必须要干;二是能把本职工作做得好的员工,就是他的“爷”。

  “三年来,感谢上帝,市场也给了我很好的环境。”曹舟南表示。

  后十年的猜想

  目前来看,绿城已经复苏。

  2016年至今年上半年,绿城的销售从1100亿元、1400亿元到754亿元。按照20%的增长率,今年可完成1600亿元。

  不过,曹舟南未来的使命并未完成。混合所有制的企业性质,决定绿城需要背负更为重大的战略任务。这家曾经屡屡在调控中处于被动局面的房企,已经更新了思路。乡镇振兴、美丽乡村等战略方向,是公司当下的思考。

  传统的房地产销售已经被认为是一片红海。而随着主要城市的城市进程基本完成,乡镇振兴战略是未来的一片蓝海。当下的绿城,已开辟出TOD项目、运动系列项目等业务板块,这些恰恰是红海中的小清流。

  作为一家央企,中交有这样的使命去尝试这些新的领域,这也跟宋卫平的价值观契合。

  目前,绿城已经和浙大合作,展开了对美好生活的设计和开发,未来也会派出一大批员工去英国、法国和日本进行培训。

  成为美好生活的服务商,是绿城的追求。这家本就在品质上有口皆碑的房企,希望自己能进一步植入养老、医疗、教育等内容,在产品研发之外植入美好生活的服务品质。

  “难度和命门在人,这不是人干的事情,而是神干的事情。”据说曹舟南在内部曾这样说过,但他还是觉得挑战和机会并存,估计曹舟南还是希望在未来的十年做出一番事业来。

  另据一内部消息称,宋卫平本人也希望曹舟南能主导上述新业务平台的开创,毕竟能有85分的人只有曹舟南。从目前知道的信息了解,未来绿城将是这新平台的大股东,新平台将整合蓝城、绿城和中交的资源,做大做强增量市场;绿城本身将在存量市场继续发力。

  不过,另有不具名绿城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架构调整正在进行的当下,绿城依旧需要一位像曹舟南一样有魄力的总裁来坐镇。”

  来自这位内部人士的声音认为,绿城是一家有着浓厚价值观的企业,绿城的员工是秉持着价值观和信念在从事工作。价值观需要精神领袖来得以传承和延续。从宋卫平时代开始,绿城离不开一位可以起到驾驭精神领袖位置的总裁。

  而按照曹舟南自己的心声,这三年绿城在运营机制、投资情况、财务模型、监控等方面,已经迈向了现代化企业的道路,比较欠缺的是和排在行业前列房企一样的激励机制。

0
+1
1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曹舟南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