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商战解密 > Opera上市,周亚辉的浏览器战争能掀起风浪吗?

Opera上市,周亚辉的浏览器战争能掀起风浪吗?

生意场 2018-07-30 09:05:15 来源:虎嗅网

  浏览器是拉开互联网时代大幕的一门最古老的生意。

  1990年,蒂姆·伯纳斯·李(Tim Berners Lee)设计了世界上第一个网页浏览器Worldwide Web——只有三个按钮“返回”“上一步”“下一步”。1993年,美国国家超级计算应用中心编写的Mosaic预览版发布,它是互联网历史上首个能显示图片且被普遍使用的网页浏览器。

  从此,互联网开始野蛮生长。而第一款商业浏览器则是1994年由Mosaic程序员们成立的网景公司推出的Netscape Navigator。其发展速度非常迅猛,一时间无人能出其右。同一时间,还有IBM推出的WebExplorer浏览器,虽然功能强大但并未流行。

  1995年,第一次浏览器大战打响。微软发布IE浏览器,并在之后捆绑在Windows操作系统中不断扩大市场份额。而之前领先的Netscape市场份额不断萎缩,终于在1998年被美国在线(AOL)收购。

  微软IE浏览器的统治地位一直坚持到了2003年,苹果发布了Safari公测版,次年Firefox发布,一时间市场上出现了非常多种大大小小的浏览器。这一混战直到2008年谷歌推出Chrome才宣告结束。

  现在,谷歌旗下Chrome浏览器已然占据了一半以上的份额,一家独大。然而在所有人都以为浏览器战争早已结束的时候,Opera却吹响了上市的号角,重燃浏览器世界大战之火。

  Opera是谁?

  “Opera是谁,是干什么的?”就连很多财经科技圈的记者听说到Opera上市的消息都会发出连环疑问。但他们一听到“周亚辉”三个字,又回收起疑惑的表情,回答一个意味深长的“哦”。

  1995年,Otello在挪威成立。1996年,Otello推出了“Opera”品牌浏览器软件的第一个版本。

  Opera推出之际正值浏览器第一次世纪大战的时候,IE与Netscape战况胶着。而Opera因为别出心裁的设计,迅速积累了一小批“死忠粉”,在两大巨头之间生存了下来。标签页面、快速访问、极速模式,现在大量浏览器上的标配功能,曾经都是Opera的创新。

  然而,功能创新总是很容易被复制。

  被坊间戏称为“一直被模仿,总是被超越”的Opera,在渠道、商业模式等方面均无法与市场霸主匹敌,市场占有率萎缩严重。

  2016年Opera寻求收购,被出售前,其在全球市场的市场份额基本上在5%上下徘徊,且背负着2000万美金的亏损,最终不得不退市私有化。

  根据相关报道,早在2014年,猎豹就开始和Opera交涉。2015年3月,CEO傅盛还曾经专程去挪威和Opera洽谈过并购事宜只是当时羽翼未丰的猎豹,没能扛住竞价。按最开始12.5亿美元的开价来算,已经占到了猎豹当时总市值的一半以上。

  与他竞价的也是中国买家,且是个在浏览器业务上有非常深厚功力的人——奇虎360董事长周鸿祎。

  周鸿祎拉上了昆仑万维CEO周亚辉,昆仑万维和360共出价105亿挪威克朗(约合81亿人民币),收购Opera公司100%的股份。这比起Opera过去30天的平均市值,高出56%。

  三大疑问

  伴随着高额售价,关于“二周”合力买下Opera的第一个疑问产生:周亚辉和周鸿祎为什么花这么大的代价也要买下Opera呢?

  在Opera招股书中透露的众多信息中有一条非常关键——StatCounter的数据显示,在南亚、东南亚和非洲等高增长地区,Opera的市场份额处于领先地位。

  周亚辉有过几次创业经历,在第一次创业失败后加入了陈一舟的千橡集团,针对当年的失败,陈一舟给他提出了一个“农村包围城市”的游击队理论:

  “互联网第一拨人创业时,哪里都是空地,你占一片就可以。现在,已经有几个大城市了,我们只能做游击队,一边找几片相对肥沃的草地,逐渐变成小村庄,再变成城市;一边寻找其他草地。”

  Opera所面对的这几十亿人口的第三世界国家,就是一片肥沃的草地。

  虽然非洲、东南亚市场目前用户的平均ARPU低得令人发指,但这些新兴市场发展之快,实在是让人无法忽视。

  根据市场调查机构IDC数据,4G手机在2018年第一季度,才刚刚成为非洲市场的主流,占据了56.8%的市场份额,环比增长了3.9%。随着低端4G手机的价格进一步下降,和4G网络的覆盖率在非洲进一步提高,非洲市场对于数字消费的需求,将会有相当可观的增长。

  今年年初,Opera News独立App上线,对标“新兴市场的今日头条”。上线后,增长非常迅速。这款独立产品,在1月份还是80万MAU,到了3月份就增长到了340万MAU,6月份就成功冲击了一千万MAU。世界杯期间的本地化运营,又让Opera News获得了一波快速的用户增长,仅在非洲用户的下载量就达到了1000万次。

  第二个疑问则是周亚辉接手Opera之后的一个匪夷所思的举动——周亚辉将Opera原本盈利的广告业务拆分后,重新卖给了原来的股东。

  Opera原有的广告业务归属于子公司AdColony,做的是视频激励广告,用户在游戏内通过看视频完成任务,就能获得诸如金币、钻石之类的游戏内的激励。

  这个业务本身每年有超过一亿美金的收益,看上去剥离它是一个反常的举动。但实际上却是有深远打算。

  这块业务门槛并不高。虽然能创造现金流,可是用户体验并不好,长远来看并没有创造用户价值,与周亚辉购买Opera的初衷不合。于是,周亚辉果断抛弃了这块业务,最终留在手里的是价值5.75亿美金的Opera品牌,以及旗下移动浏览器和桌面浏览器等核心消费者业务。

  而周亚辉的初心是:一是先聚焦最核心的浏览器业务,拿下核心入口,再以此为据点切入其他领域;二是聚焦新兴市场;三则是通过技术降低成本,驱动本地化运营。

  第三个疑问接踵而至:Opera买来的时候亏损严重,盈利的广告业务又被卖掉了,那么它靠什么生存下去呢?

  开源节流。

  对于Opera来说,成本有两大块——人力、服务器。周亚辉在波兰招募了一支跨国开发团队,他形容为“数学好、计算机好、英语好”,国际化能力强的高战斗力团队。这支团队让他将人力成本控制到北京的三分之一,硅谷的六分之一。

  而基于原来Opera本身的技术积累,和来自微软的两员大将孙峰和胡睿改造后的技术能力,则进一步降低了Opera的运营成本。

  “Opera News是基于AI的人工智能的新闻推荐,刚开始我们直接使用了AWS,但开发半年上线以后,做了两个月,帐单过来,一百万美金,你会发现这个完全没法做,挣不了钱。所以我们活生生多花了两个多月时间,依靠Opera以前浏览器在云端做压缩的积累,五十多个工程师什么都不干,把这套系统移植到了Opera News上。然后我们自己的成本跟AWS降低多少,你根本想不到——我们是它的十分之一。”

  在这种“低空飞行”的状态下,周亚辉和Opera能够获取的,不仅仅是新兴市场庞大新用户群体,同时也是在目前回报率较低的新兴市场上,一套可以快速复制的产品、经营方法论——产品快速上线,快速导流,快速铺开的高效自我复制能力。

  国内市场上,这点做得最好的无疑是头条:从资讯客户端开始,切短视频、切互动、切垂直领域,指哪打哪,西瓜、抖音、懂车帝……大家都看到的风口,一定要比别人跑得都快。

  所以,Opera计划以浏览器为切入点构建出的产品矩阵,或许能成为Opera未来头条式的流量护城河。

  战略上,周亚辉有一个观点一直在坊间流传,即互联网最赚钱的领域有7个:社交、新闻、视频、音乐、电商、物流、支付,每一个领域都能诞生百亿美金公司。Opera的产品战略就是这套理论的一个实践,从浏览器进入到新闻、视频、音乐、支付等领域,最后实现线上线下消费的全场景覆盖。

  目前除了资讯,Opera还在浏览器中内置了陌生人社交的群组功能,准备进入社交市场;上线了加密货币钱包,留下了布局区块链和未来做更深入的金融科技的入口。这些产品都已经陆续在非洲市场上线,而且攻城掠地的速度奇快。

  类头条产品对于用户时长的瓜分能力,在中国市场已经得到了验证。根据QuestMobile数据,截至2017年底,今日头条的月人均单日使用时长已经超过了70分钟。

  Opera浏览器本身在加入信息流之后,用户时长就增长了一倍,提升到了日均32分钟,Opera团队还提出了40分钟的目标。信息流功能本身于2017年初上线后,月活跃用户从17年初的910万,一年就飙升到了18年第一季度的9020万,实现了近10倍的增长。

  这样倍数的增长,结合Opera在新世界市场快速获取的用户量,用户量乘以时长,最终将转化为相当可观的商业化收益。

  而这一系列的改造也体现在了招股书的数据上。

  Opera招股书显示,截至2018年3月底,Opera在移动端以及PC端的MAU总数达到3.22亿,与2017年3月底MAU相比增长了52.1%,尤其Opera News增长了近10倍。

  另一方面,从公司收入角度去看,Opera 2018年一季度经调整后净利润987万美元,较2017年同期的78万美元实现了11倍的增长。2017年,Opera全年经调整后净利润1779.6万美元,对于2016年黯然出售时的净亏损922.6万美元,扭亏为盈,其中主要贡献,即来自于新上线的信息流业务。

  Opera原本的收入主要集中在搜索、广告,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Opera与谷歌等搜索提供商有着超过15年的合作关系,基于分成模式,谷歌是Opera第一大收入来源。

  而信息流广告业务上线后,广告收入在Opera营收中的份额持续放大,2017年来自广告的收入占到了Opera去年整体营收的32%,从去年Q1到Q4收入增长率高达95%。周亚辉也在先前的采访中,给出了信息流广告“今年可能盈利更多”的乐观预期。

  浏览器战争重燃

  “很多人说浏览器的战争已经结束了,我觉得这是错觉。”

  在周亚辉看来,Chrome属于用户的默认浏览器,但他预估Chrome的极限大概也就是市场份额的80%——永远都还会有20%的用户为了各种各样的个性化功能选择第三方浏览器。Opera的目标,就是吞下这第三方浏览器的20%里的40%-50%,也就是整个市场的8%到10%。

  ——浏览器本身是一个40亿人的市场,仅仅拿下8%-10%,也是一个非常可观的量。

  另外,对第三方浏览器最关键的一个强心剂在于,手机厂商自有浏览器这几年并没有蚕食掉第三方浏览器的市场。

  曾经微软以IE预装逼得网景穷途末路,这样的情形是否会在移动端重新上演,一直是众多第三方浏览器的隐忧。

  但从过去五年的数据来看,国内比较主流的产品,比如UC和QQ浏览器,MAU值仍然在稳定增长,大家所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属于第三方浏览器的市场仍然存在。

  这一方面是因为移动端浏览器技术门槛很高,卡顿、速度慢,都不是随便两个工程师可以解决的性能问题。同时由于浏览器属于非常高频的产品,一旦体验不好,用户就会放弃,所以单纯的预装并不能解决问题。

  其次就是信息流的价值。国内QQ等浏览器目前都已经基于自身的内容体系推出了信息流产品;Opera则是签了600多家媒体集团,成了海外第一家做信息流的浏览器。

  用户时长变长了,粘度也就变高了,这都为第三方浏览器赢得了生存空间。

  如今,在中国人周亚辉的带领与改造之下,这款老浏览器又重新登陆资本市场。开盘后,Opera股价迅速拉升,一度上涨到15.6美元,涨幅超30%。小幅度波动后,最终报收13.1美元,全日涨幅9.25%。

  而无论在资本市场,还是在浏览器的战场上,周亚辉和Opera的这场持久战,才刚刚开始。

1
+1
1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周亚辉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