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应链金融解决方案
生意场 > 高跑跑 > 华帝失联经销商王伟现身:我没逃跑 只是手机关机

华帝失联经销商王伟现身:我没逃跑 只是手机关机

生意场 2018-07-26 08:27:51 来源:新京报

  漩涡中的华帝退全款余波未了,“失联”经销商王伟公司旗下员工在申请劳动仲裁。那么,王伟在哪?如何收拾这一副残局?

  7月24日,在律师的陪同下,一脸疲惫的王伟接受了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他就华帝北京经销商“失联”,“退全款”活动、华帝总部申请查封华帝北京仓库等问题进行回应。

  此前有媒体报道,广东省中山市第二人民法院6月29日前往北京天津,查封北京华帝燃具销售有限公司和天津华帝燃具销售有限公司财产,销售公司法人代表王伟失踪十余天。

  随后,华帝公司公告称,北京华帝燃具销售有限公司、天津市华帝燃具销售有限公司是华帝公司北京、天津地区的一级经销商,非华帝子公司。两公司2017年提货额1.63亿元,占公司销售总额的2.84%。因其不能有效跟随公司经营战略的转型,未能及时调整市场策略,导致经营压力巨大。华帝公司出于风险控制和保护消费者权益的角度出发,申请中山市第二人民法院查封冻结其能够覆盖公司债权的库存商品,并未对其公司银行账号和其他资产进行查封,确保其公司能正常运营。查封该客户的库存商品是上市公司主动消除风险采取的财产保全行为。

  工商资料显示,北京华帝燃具销售有限公司、天津市华帝燃具销售有限公司、张家口华帝燃具销售有限公司以及廊坊市华帝燃具销售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为王伟。

  7月25日,新京报记者已将相关采访提纲发给华帝品牌部门。截止发稿前,华帝品牌方面回应称,由于公司各业务对外发言由各分管副总裁负责,再需经开会讨论才能正式回应,而目前相关副总裁在各地处理“退全款”事宜,需到本周六后才能答复。

  谈“失联”:资金压力大公司和个人资产都被查封

  新京报:你何时与华帝公司开始合作?

  王伟:1992年就成为华帝天津地区的经销商,2008年获得了华帝北京的代理权,张家口和廊坊是近3、4年才接手的。同时,北京华帝还负责五个天猫商城的专卖店。新京报:这二十多年来和华帝的关系如何?从什么时候开始不顺畅?

  王伟:一直以来比较顺畅。不太顺畅是从2015年华帝公司股权变化后。但其实在此事发生前也没有发生很大的冲突矛盾。我也不知道事情为何会一步步恶化成现在这种情况。

  新京报:华帝公告说,近两年你不能有效跟随公司经营战略的转型,未能及时调整市场策略,导致经营压力巨大?

  王伟:做生意是否跟上步伐很难界定。终端门店建设在2017年和2018上半年都有很大的提升,店面升级也花了几千万。华帝公司号召我们去全面跟进,终端要好位置、大面积、好的形象,但华帝公司没什么支持,像北京、天津需要高额的租金,不能说我就完全响应你的号召。

  新京报:华帝公告称,你长期过多依赖公司一揽子销售政策等倾斜优惠政策发展,为确保公平和销售政策一致性,2017年起公司规范了销售政策,取消了一揽子特殊销售政策,统一全国客户提货价,你自调整后未能调整经营思路,渠道建设速度缓慢,产品销售结构长期不合理,导致市场出货缓慢,造成一定的库存规模积累。你怎么看?

  王伟:潘叶江接手华帝后虽然取掉了一揽子政策,但运作模式上换汤不换药。返利33%的模式需要我们拿很多票据去核实。原来670元可提1000元货,现在变成1000元提1000元货,但后期可以返还330元,实际上没有任何变化。只不过对华帝公司有好处,这样公司的销量上去了,看着好看,对经销商来讲有很大的资金周转压力。

  新京报:资金压力大源于什么时候?

  王伟:2017年底,华帝北京基本上没欠华帝公司的钱款。2017年线下产品进货2亿元,电子商务8千万元,2017年底北京库存有1.2亿元,资金压力比较大。2018年1月,华帝公司销售人员提议可以先把一季度的货物提走,等到3月底4月再付货款。当时我提了七千多万元的货。

  4月份,我的货还没完全入仓,华帝公司就开始要钱,我的资金就变得特别紧张。要是搁到以前的华帝,这种情况太正常了。现在协商延期期间按年6%利息来算,如果经销商晚于协商的还款日期还款,就收一天1%的滞纳金,这也是发生了情况之后才知道要收滞纳金。这种情况以前资金紧张借款的时候都没有出现过收利息的情况,就是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的。

  新京报:4月往后有向华帝公司付款吗?

  王伟:后来也有部分的还入,也有进了一点货,这都是正常的往来。等到六月份,资金压力特别大,我就跟他们谈,他们说了一个办法,说签订《动产质押还款协议书》,这个办法才导致之后发生的一系列问题。

  新京报:华帝公告称,2018年6月初华帝为了帮助你解决资金问题与其达成《动产质押还款协议书》,但该你在协议签署后未能积极配合公司履行义务?

  王伟:当时华帝营销副总裁韩伟和我说,把北京、天津的5个仓库中的3个进行监管,两地各留一个仓库进行正常运转。但6月15日签订协议书的时候,华帝法务部门的人却写了五个仓库都监管。华帝当时告诉我你先签吧,有什么事再商量。因为我对华帝特别信任,就直接签了。

  新京报:后来外界说你失踪了?

  王伟:6月21日,华帝法务人员就和北京仓库的人说,我欠华帝公司钱,要把仓库都监管起来。因为我有天津员工部分借款,所以我的电话就被打爆了,有员工要钱的、问情况的,我就把手机关了。但我没逃跑,而是积极地处理事件。同时,把公司的运营授权给了北京华帝的张永涛,也通知了华帝公司。但到29日,他们就把五个仓库全查封了。

  新京报:华帝公告称,申请中山法院查封冻结你能够覆盖华帝债权的库存商品,并未对你公司银行账号和其他资产进行查封,确保你公司能正常运营?

  王伟:五个仓库产品(包括百得、华帝产品)产品金额为8千多万元,查封的货品价值高于欠的七千多万元。目前,北京华帝的对公账号确实封了。7月10日,我个人名下的资产也被查封了。

  谈“退全款”活动:怕负担不起全北京参与活动的货款只有60万元

  新京报:华帝北京是否参加这次“法国队夺冠、华帝退全款”的世界杯营销活动?

  王伟:有参与这次活动,目前北京华帝参与活动的货款有60万元。因为线下退款由经销商负责,所以不敢重点推,怕亏的太多,负担不起。华帝高管还有人建议我们去澳门买一下博彩,可以对冲。

  新京报:外界说你投资失败?

  王伟:的确有两个对外投资,一个是华帝前股东黄启均离开华帝后创业,投资了100万元,是出于几十年的交情做的投资。第二笔是2017年的华帝定增预案,我出资520万元参与创办珠海市华创投投资合伙企业。

  谈员工仲裁:该起诉就起诉已经超出我能力范围

  新京报:目前北京仓库被查封,公司经营如何?

  王伟:查封仓库出不了货;配件拿不出来,维修不了,公司宣布停业了。362家门店、760位员工的工资、社保无法保证。有些员工就去申请劳动仲裁了。

  新京报:怎么看待员工申请劳动仲裁?

  王伟:律师建议,员工要求仲裁就仲裁,该起诉就起诉,查封的问题给中山二中院呈函了,因为查封的产品不都是华帝的产品,还有顾客和二级客户的产品。

  新京报:事发之后,华帝公司有联系你吗?

  王伟:因为事发突然,我心脏出现问题陆陆续续住院治疗了一段时间。7月6日,华帝营销的副总经理蔡总过来跟我见了一面。说可以沟通解决,但是并没有进一步动作。我请了律师处理,目前没有积极进展。

  新京报:你认为为何会出现这次情况?

  王伟:上市公司需要上报6月30日前的业绩,在上报的时候要保证账户和数据对得上。管财务的副总裁不管市场情况。我做成华帝的第二大客户,欠钱不是一天两天了,我们的销售合同上有一年一千五百万的周转金,但是这次把整个都起底了,都算在负债里,就此好像断绝了任何往来一样。他们一下子封存所有仓库而不管后果,华北消费者、一线员工都不顾。

  新京报:这件事如何“解套”?

  王伟:没有思路,只能寄希望于与华帝积极沟通,现在个人资产为零,超出我能力了。

1
+1
7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华帝 王伟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