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应链金融解决方案
生意场 > 创业学院 > ​PE巨头募资也难!东方富海陈玮:13个月募到40亿,耗时最长的一次

​PE巨头募资也难!东方富海陈玮:13个月募到40亿,耗时最长的一次

生意场 2018-07-12 14:49:46 来源:中国私募股权投资

  今年以来,无论是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都如入寒冬,市场一线从业人员对这种凛冽感受最为深刻,连从业19年的创投资深人士都禁不住“吐槽”三分。

  近日,东方富海董事长陈玮在“2018前海合作论坛”上表示,中国创业投资行业虽然只有20多年历史,但几经起伏,现在却是行业环境相对较差的时候,“中国的创业投资、PE投资又到了一个十字路口了。”

  对于当下的环境,他提出了自己的十点看法。

  第一,现在创投的名声不是很好。

  创业投资是把钱基本上投到了中国中小企业上,投到了符合国家战略发展的创业创新上,因此应从国家战略角度重新定位创业投资的地位,重新定位股权投资和创业投资之间的关系,特别是去杠杆的时候,降低债权的同时应用股权补上。

  中国的创业投资在其中发挥的作用,至关重要。

  第二,创业投资服务体系的建设虽然有20年,但依然存在不足。

  股权投资、创业投资在中国更多的是单打独斗,因此环境的变化对这个行业的影响非常大。

  而从发展的眼光来看,会计事务所、律师事务所、投资担保机构、评估机构以及创业投资、股权投资基金的二级市场都应该是创业、创新服务体系链条的一部分,但过去过多注重于募资、投资和退出。

  因此,创投服务体系的建设完善是管理层和行业下一步应该推动的地方。

  第三,募资。

  我们刚刚募完40亿,但是这次我们募资用了13个月,是时间最长的一次。

  我知道很多投资机构募资非常难,中国目前的LP结构,参与这个行业投资者跟证券市场一样,很多都是散户、个人LP,或者民营企业过多,目前国内这个行业里机构投资人占的比例比较低,只有20%左右,造成了这个行业的钱大多数都是“烫手”的钱,而欧美市场机构投资者的占比基本在50%以上。

  钱的属性决定了基金的存续周期与投资阶段。我们是中国基金5+2的创立者之一,但同样也看到市场上很多1+1+1或者3+1+1的短期基金,从基金周期和投资忍耐度来看,和美国相比有很大的差距,只有让国家的机构投资者,比如保险、养老金、政府资金、银行这样的钱进入这样的行业,占到40%以上,这个行业才会有一个比较好的LP的结构,要把钱赶到创业的路上去,机构LP的引领作用是非常重要的。

  第四,税收。

  这个行业的税收是大家不愿意提及的痛点,减税对制造业的税负有所缓解,但是创业投资行业的税收依然存在很大的改良空间。从征税税种上,增值税是否适用于创业投资基金?是否应以个体工商户来向基金征缴资本利得税。

  这些问题都有待商榷,炒股票没有增值税、没有所得税,而创业投资的投资时间长、风险大,对实体经济的贡献度更高,但资本利得税更高,存在一定的不合理性。

  此外创业投资按照项目而不是按照基金征税也不尽合理,计征方式应与创业投资的发展诉求相匹配。

  此外,应该把中国的创业投资基金、特别是投资于早期科技型项目的创投基金按高科技企业15%征资本利得税,真正从税收结构上鼓励大家做长期投资,而不是短期的投资回报。

  第五,应允许创投机构应用优先股、可转债等多种投资工具。

  小米的估值之争是很大的争论,问题实质是对于优先股、可转债的会计处理问题。

  主要的原因就是小米同股不同权,采用了优先股的方式,而在中国大陆创业企业融资工具只有普通股,优先股、可转债只是公众公司可采用的投资工具,所以中国创业者更愿意对赌、愿意回购,其实这是一个不得以的做法,应给予创业投资、创业者更多元的投资、融资工具。

  第六,要把保护资本市场融资功能及流动性放在发展资本市场的首要任务。

  在防范金融风险的宏观背景下,相关政策的出台一定程度上抑制了资本市场的融资功能和流动性。

  而A股市场健康的融资功能和充足的流动性对经济的健康发展至关重要,对创业投资、创业创新至关重要,从宏观政策层面,监管层或可综合考量防范金融风险与保护市场融资功能和流动性的关系,出台平衡性政策。

  第七,推出注册制、完善退市制度,改善创业板、激活新三板,让多层次的资本市场真正发挥作用。

  中国大陆资本市场IPO审核非常严,但从BAT以及一些独角兽公司的发展来看,好的上市公司一定不是审出来的,更多是市场挖掘的结果,同时完善退市制度,营造良好的优胜劣汰的生态。

  相比高市盈率,投资机构更需要的是流动性,有的公司在新三板上挖掘项目,有的在主板、有的在创业板。具备充足流动性的多层次资本市场对创投、创业、创新建立良好共生的关系具有重要的意义。

  第八,激活存量,鼓励放开并购重组。

  中国现在很多公司因为产业传统,行业受限,发展不下去了,变成了小市值公司,而当下IPO趋严,上市公司又涉及到公众利益,因此监管层应把打击、非法并购重组分开,让上市公司有重新提升自己管理和效能的机会,发挥他们在经济主体当中的资源配置和引领作用,IPO审核可以提高门槛,但相应的并购重组应得到鼓励和放开,这对激活市场存量具有重要的意义。

  第九,鼓励合格创投及创投服务机构通过上市做大做强。

  要允许优秀的创业公司和优秀的创投服务机构,比如担保公司,比如创投机构,让他们也通过资本市场、通过IPO上市。

  如果一家担保公司上司,比如他原来服务1000家公司,上市之后,可能就可以服务上千家、上万家中小企业。

  如果让一个优秀的创业投资公司上市,它就有更多的钱投资中国优秀的企业。

  第十,树立真正适合创业投资发展的监管体制。

  私募行业和其他的不一样,私募行业是爱惜羽毛的行业,这个行业不涉及公众利益,如果做得不好,LP就不会给钱,真正的PE会爱惜自己的羽毛。

  全世界这个行业都是引导性监管,现在中国监管的成本和时间还有很大的改良空间。

1
+1
1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