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应链金融解决方案
生意场 > 人物观点 > 许小年谈企业发展:你的对手不是特朗普

许小年谈企业发展:你的对手不是特朗普

生意场 2018-07-10 08:46:10 来源:虎嗅网

  近日,经济学家许小年(现任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和金融学教授,曾任职于美林证券亚太高级经济学家、世界银行顾问)参加了2018年浙商证券“凤凰行动”论坛,并发表了以《多变环境中的不变之道》为主题的演讲——在中美贸易战的大背景下,宏观层面充满了变数,国家经济和中国企业都面临着严峻的挑战,那么,出路是什么?企业的发展希望在什么地方?

  以下为部分演讲内容。

  下面跟大家交流一下,在下面几个方向上探讨:

  第一个是行业重组。

  行业重组为企业创造了很多的机会,中国的各个行业都过于分散,行业重组势在必行。如果谁能抓住行业重组的历史机会,就有可能在下一轮的竞争中脱颖而出。那么我们的金融机构,也应该抓住这样的机会,配合企业进行行业的重组。

  为什么要提出行业重组这个题目?其实和中兴通讯还有关系。中兴通讯给我们的警示是什么?是中国企业必须掌握核心技术。在全球化的时代,我们不一定去做全产业链,但是在产业链上的核心技术,中国的技术一定要想办法把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现在芯片热,大家都在讲芯片。不是不知道芯片的重要性,而是我们的企业没有在这方面发力。今天的芯片数来数去,还是华为。

  有人说,美国人下一步制裁华为怎么办?其实华为一直在被美国人抵制,华为的很多产品到现在无法进入美国,已经很多年了。即使没有美国这样的市场,华为没有因此而发展受到挫折,所以这样的公司,我认为真是中国的骄傲,是我们企业需要的榜样。

  华为之所以受到美国多年的制裁,如果哪一天真的对华为芯片禁售,华为不会像中兴这样立即瘫痪。现在中兴好像破产已经是定局了,华为如果哪一天受到芯片禁售这样的制裁,我相信他可以坚持下去。为什么?因为他自己具有芯片设计和制造的能力。他的海斯芯片、麒麟芯片,在国外禁售的情况下,可以继续支持他的业务发展,当然肯定对他有影响,但是不会像中兴这样全面瘫痪。因为他投资芯片,在芯片上的研发已经进行了二十多年,在芯片上的投资,如果不是以千亿计的话,应该是以百亿人民币计的。我说的是累计。

  当我们一说华为的时候,我的学生就经常跟我讲,教授你说华为太高大上了,我们学不了,但是大家要注意,高大上不是一天建成的,在华为还没有高大上的时候,他已经拿出了有限的资源投资芯片,他的芯片建设二十多年了,所以才有今天的成就。我们每一个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都应该认真的去学习华为的经验,为什么华为在他弱小的时候,在他销售额只有十几亿的时候,他就可以拿出钱来投资芯片?为什么我们不可以,这是理念上、观念上的差别,这不是实力上的差距。

  在这样的一个形势下,我们要做行业重组目的是什么?

  行业重组目的是使我们公司、我们国内企业的市场集中率能够提高。汽车行业中国有70多家生产厂家,70多家整机生产厂家,美国有几家?美国有3家:1家福特,1家通用,还有1家特斯拉。

  美国只有3家汽车生产厂家,我们有70多家,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中国汽车生产厂家的规模效益远远低于美国,意味着中国汽车生产厂家能够投入到研发中去的资源远远低于美国。

  我们的企业太分散了,没有力量集中资源进行基础科学、基础技术的研发,导致中国的企业在基础技术方面现在和美欧日的差距依然是非常的显著。

  我们老说四大发明,我觉得科技部的总编讲的话很有道理,在别人的地基上盖的房子,就认为是自己的资产了,就像我们现在政府要收房地产税一样。你干嘛收我的房地产税啊?这土地是我的吗?这土地不是我的,你收我的税干嘛?属于我的只有地面上那一块,地面上那一块多少钱,你是不是按照地面上那一块收税。

  同样的,我们所谓的新四大发明,所谓的在移动支付上的领先等等这一些,全都是建立在别人的地基上的,那个地基都是人家的,我们在这儿每天吹什么呀。你深入的去看一看,芯片是人家的,底层的技术是人家的,操作系统也是人家的,你吹啥呀。我们的中国企业要踏踏实实的,在后工业化时代要去攻这些基础技术,要一点一滴的去做。

  而要攻这些基础技术,只有大企业能干,中小企业他可以在细分市场上,他在一些特殊的技术上可以取得领先,但是基础技术一定是大企业做的。这就需要我们的各行各业集中度要提高,不能70多家公司还在这儿搞汽车。70多家公司全在研究电动车,特斯拉一家研究电动车。当然福特也在做,他们能够投入的资源,能够投入的人力,远远的超过我们中国的这一些中小的汽车制造商。

  所以,行业重组一定要做,做了以后能够提高市场集中度,能够有更多的资源投入到研发中去,来掌握我们自己的核心技术。现在有一些企业已经在做了,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势头。我们的金融机构应该配合这些企业,加速行业的重组。能够真正有一些像华为那样的企业涌现出来。华为为什么能做到今天,华为基本法规定,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是1996、1997年制定的,就是以公司法律的形式规定,每年投入研发的资金不得少于销售额的10%。

  华为去年的销售额6000亿,不少于10%,也就是用于研发有600亿。为什么华为会做得好呢?每年600亿的研发投资,谁能跟他竞争。华为在手机上的起步是很晚的,但是现在他的手机已经杀入到了世界的最高水平,叫做一类供应商。

  全世界有三家手机供应商,华为、苹果、三星。华为的手机生产比国内企业都晚,但是他可以杀入一类供应商,为什么?他有芯片,有操作系统,软件的基础技术就是操作系统,硬件的基础技术就是芯片,所以他可以迅速的进入到最顶端。他在价格上就说明了他的品质,其他的厂商都在下面,为什么?没有基础技术,要依靠别人。

  第二个经济的其他机会是消费,消费升级大家谈得很多,做得很少。消费升级已经从过去的柴米油盐变成了健康、医疗、养老、娱乐、户外运动、品牌消费、定制消费。全是机会,看你怎么去做。

  第三个是企业的技术升级。

  我们动不动就讲工业4.0,工业4.0是前年的话题,去年讲什么呀?去年讲人工智能,今年讲什么?今年讲区块链。明年讲什么?不知道。

  我们追逐新名词,发明新名词,远远的快于我们能做到的。都是在追这些新名词,媒体也罢、金融机构也罢,我的学生也罢,我的学生现在一上课就是区块链。我跟他们讲,我说这节课讲完了我们后面有问答,区块链的问题一律不回答,别跟我说区块链。去年我跟他们讲,我说人工智能一律不讨论,AI、VR一律不讨论,凡是媒体上的热点,在本课堂上禁止。我就不希望你们一天到晚去追媒体上的新名词,希望你们踏踏实实把你自己的企业做好。

  你跟我谈谈零售,谈谈怎么开餐馆,我愿意跟你谈。你跟我谈谈你的生产线怎么改造,我愿意跟你谈。你跟我谈谈商业模式怎么创新,我也愿意,我就是不愿意跟你谈那些新名词。

  以我的观察,中国的传统制造业现在的平均水平是工业2.0,在工业2.0的时候你跟我讲什么工业4.0,你跟我扯什么。我问你什么叫2.0?什么叫3.0?什么叫4.0?你能说出来吗?没有2.0就没有3.0,没有3.0就没有4.0。我最反感的一句话就是跨越式发展、弯道超车。弯道是不可以超车的,弯道加速的结果是什么?是翻车。我看了多少弯道翻车,我没看到过弯道超车。不老实,投机取巧,这是我们很多企业的毛病。

  华为为什么能做到现在?任正非的一句话,我们几十年就对着一个城墙口子冲,冲到今天。很朴实的一句话,但是他说出了华为成功的要素。就是专注,对着这个通讯设备这个领域、这个城墙口子冲。

  集中资源,就攻这一点,其他心无旁鹜,不看别的,不炒股、不炒楼、不干别的事情,不搞房地产开发,不上市,就做这一块,才能做到今天这样的。

  所以我跟我的学生讲,机会大把大把的,但是机会都是留给那些有准备的人。没有准备,那些机会只能诱惑你,只会把你引向歧路,所以机会从来就不缺。不要问我,教授,今后两三年,您看哪个行业有希望?别问这个,这样的问题一律不回答。如果要回答,哪个行业都有希望。就你这种态度,哪个行业都没希望。

  我经常跟我的学生讲,这个世界上没有夕阳行业,只有夕阳企业,没有朝阳行业,只有朝阳企业。别搞错了,哪一行都能出状元。

  我一开始就讲,在后工业化时代,国家经济的希望,企业的希望,都在创新,都在于创新。创新我们讲的是广义的创新,它不仅仅包括技术和产品的创新,还包括商业模式的创新,管理的创新,甚至包括了公司文化的创新。

  创新有两条路径:

  一条路径是研发新的技术,像华为那样。另外一条路径,你用好现有的技术。你别跟我说AI,AI还用你去做吗,AI全是开源代码,谷歌不断的发布AI的新版本,你想想你做AI做得再好,你做得过谷歌吗?你用谷歌开源的AI算法就可以了,用不着你去做。你做了也不会比谷歌好,但是你要用好谷歌AI的开源算法,你要用好现在市场上垂手可得的技术,根本不是高技术,就是普通技术。但是,要动脑筋把他用好。对于大多数的中国企业来说,确实学华为要有一个积累的过程,所以对于更多的企业,是如何用好现有的技术。

  我曾经在一个课堂上上课,上课之前,同学都在脑袋上扣了一头盔,罩一个大眼罩,干什么用呢?VR。一个班上60多人,居然就有3家企业在做VR,然后说教授你来体验一下。我把那个玩意儿一扣上,怎么有点头晕,我说你这VR做的不怎么样啊。

  为什么60多人中有3家企业都在做VR,追逐热点。我说你们这VR什么应用场景?干什么用的?你是为了VR而VR?还是为提高企业的效率、提高客户的体验而用VR,别搞反了。人工智能也是,你是为人工智能而人工智能?你还是应用人工智能解决企业的现实问题?这个全搞反了。为人工智能而人工智能,全都去追这些东西,追了半天发现,人家那儿开源代码已经放在那儿了,你为什么不去用啊。

  搞汽车自动驾驶,百度已经有阿波罗了,你为什么不在阿波罗的基础上再来发展呢,为什么非要自己搞一套呢,你会比谷歌搞得好吗?你会比百度搞得好吗?把现有技术用好,企业的效率就能大幅度提高。

  我现在已经从宏观转向微观了,因为我觉得宏观已经没什么好研究的了,研究完了以后,人家也不欣赏你,不仅不欣赏而且还扔棒子,还说你妄议中央,现在我也不妄议了,我们来看看企业。我在企业里看到了很多的现象,有不少企业开始努力的从制造转向研发,从成本控制转向技术和产品的创新。

  有一些企业,在认认真真在做。顺便说一句,我们将来要投资,就应该投这些企业。将来我们投资的思路,也不再是猜测政府的政策,也不再是去划出曲线来,要掌握波动,市场的波动,哪个是谷底,那个是波峰,这都是陈旧的思路。将来的投资,你就是找这一些有创新能力的企业,别管大小,只要有创新能力就可以投。

  我看到的用数字技术来改造现有的生产线,来提高他的效率,一家模具生产厂家,用大数据、用数据库、用互联网来缩短他的设计和制造周期,从而缩短交货期,提高产品质量,做得非常好。其实原理很简单,只需要专注的精神,一项一项的去解决现有技术应用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就能取得成效。他的原理很简单,他把一个模具拆成零件,他把这些零件都存在数据库里,这个零件有多种多样,一个零件可能有几十种规格,他都存在数据库里。

  大家想象一下,如果一个模具你把他拆开,有多少零件,每个零件有多少规格,你要存多少数据进去。在大数据的时代,没关系,都能解决。存进去有什么好处?将来他接到了客户的订单之后,他进行模具的设计,他不再是一个零件一个零件的设计,而是迅速的从库里提取现有的零件来进行组装,用搭积木的方式来进行模具的设计。把这些零部件从数据库里提取出来以后,立即生成了加工指令,因为每一个零件的生产,他的工艺、流程,也同时输入到数据库里了。

  在模具设计的同时,模具的成本瞬间生成,因为他在存这些零件数据的时候,他的成本数据、财务数据同时存进去了。这样做改造以后,他整个模具的设计、成本估算的周期大大的缩短,致使他的交货期缩短了30%到50%,于是他就拿着这项技术到市场上去投标,结果他是以最高价中标,他不是以最低价中标,为什么以最高价中标,因为他的交货期比别人都短。

  在一个多变的市场上,交货期现在比价格重要得多,你的客户愿意为交货期缩短两个礼拜而多付20%,因为现在市场上都是快节奏。这是我看到的一家模具工厂用数据库,大数据的技术改造传统生产线,取得了很好的效果。这是B端的。

  讲一个C端的。我穿的这件西服、衬衫,都是个性化定制的,都是量体定做的,因为我在外边从来买不到西服,也买不到衬衫,因为我的身材有点太古怪,我人瘦肩宽,腰围太小了。结果买衣服吧,上面穿了合适下边不合适,下边合适了上边就紧,我的衣服必须定做。那定做有什么问题啊?第一贵,第二交货期长。夏天,我想订一件衬衫,两个月以后给我,夏天已经过去了,而且贵。手工定制一套面料好一点的,什么杰尼亚、阿玛尼西服多少钱?几千到一万人民币。一万人民币对教授来说还是个数,对于金融行业的人来说那不算什么,对教授来说还是个数字的。

  这一家西服生产厂商,用大数据的技术,使手工定制的西服可以在流水线上跑起来,结果是什么?结果是价格降低一半,交货期至少从一个月缩短到一个礼拜就交货了,我这边订单刚下去,我手机上就接到一个短信,说某某某,你的订单我们已经开始处理了,一个礼拜以后你将收到,如果一个礼拜之后你没有收到,请立即给我们客服打电话。一个礼拜以后,真的收到了。价格一半,那实际上我没付钱,因为我认识他们老板,我在他那儿做案例研究,都已经跟他混成朋友了,自从混成朋友以后,我的西服就免费供应。我在极力的推广这样的模式,就是用数字化的技术来改造我们的传统行业,可以说很快就收到效果。

  再将一个案例,是我学生做的公司。

  我们都知道现在资产新规,清理互联网金融,今天这里爆雷,明天在那里爆雷,爆得人家都不敢在网上投标理财。我学生做的小微金融的贷款,到现在为止非常的稳健,坏账率低于千分之一,坏账率低的我都不好意思说,我都跟他们讲,你们万几的坏账率这个不正常。为什么万几的坏账率不正常?浦发坏账率多少?不好意思说,四川刚出事。他们的坏账率,他们专门做小微贷款,没有抵押,坏账率万分之几。我说你这个就不正常,万分之几说明什么?说明你的风控过于严格,说明你们的效率不够高,风控的目标不是把坏账率压到零,风控的目标是把坏账率控制在可以用拨备来覆盖的地步。你这个万几的坏账率是不对的,说明你们过严了,说明你们有一些优质的客户被你们排除在外了。

  他是怎么做的?他有一套严格的线下风控方法,很多的P2P互联网金融出问题,我认为是因为他们只有线上没有线下。而中国目前阶段,离开了线下的数据,离开了线下的风控,是不可能的,线下永远不可缺失。而互联网金融离开了线下,结果就是大量的坏账,不能够完全依靠线上,因为线上的数据有限,而且线上数据的可靠性很难去核实,必须要有线下配合。

  但是线下的问题是什么?是成本太高。那么我就跟他们一起商量,如何把线下的风控尽可能的数字化,尽可能的上到云端,尽可能的由移动端来解决。那么他们现在正在做,到目前为止,效果还不错,他们的小微贷款已经发到农村去了,平均的单笔贷款规模只有5万元。5万元的单笔贷款规模他还赚钱。为什么?尽可能的利用移动技术,运用数据技术和互联网技术,千方百计的去降低线下风控的成本。

  我们做一个小结。

  企业在面对多变的经营环境,投资人、企业、金融机构,都面对多变的环境,但是我们没有必要对这个环境有过多的焦虑。也没有必要过多的关注,因为环境对所有的企业影响都一样,特朗普要想加关税,是整个行业加关税,而并不是加到你一家头上。

  所以在市场上,你并不是跟特朗普竞争,你是和你的对手竞争,而你的对手同样受到贸易形势的影响。因此,你关注的不是特朗普下一步出什么牌,而是你的竞争对手如何应对美国人新加的关税,如何你比竞争对手做得好,这就没有问题。你要关注的是什么?是市场、客户、员工。

  环境永远是在不断的变化,但是也有不变的,不变的是什么?不变的是要打造和提升你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不变的是你要为客户不断的去创造价值。

3
+1
3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许小年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