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应链金融解决方案
生意场 > 图解名人 > 中国手机往事(四)

中国手机往事(四)

生意场 2018-07-05 13:27:36 来源:腾讯深网

承接下文相关报道: 中国手机往事(三)

六、都要交的学费

 

成立之初,虽然小米在口碑和营销上顺风顺水,但在实际生产中却走得十分艰难,尤其是要取得上游供应商信任并受到重视,需要花很大的功夫。雷军曾说,小米研发第一款手机时,曾遭到某世界500强百般凌辱,比如小米那时成立不到一年,对方却要三年财务报表。

 

T1发布会上的罗永浩

 

但事实证明,初创公司都会遇到不被重视的情况,类似的学费所有公司都要交。2014年5月,锤子第一款手机T1正式发布,擅长演讲的罗永浩让这款产品受到了空前的关注。但是当人们想要去下单购买时,发现根本没货。第一款手机,锤子就遭遇了产能危机,罗永浩和钱晨亲自前往F代工厂位于廊坊的生产线,但依旧用了几个月才解决产能危机,这直接导致T1销量惨淡,仅卖出25万台。

 

一位曾参与过锤子供应链管理的人士告诉腾讯《深网》,由于罗永浩的梦想是超越苹果,T1当时对精度要求超级高,所以对工厂要求太高了,这在客观上导致了T1生产缓慢。这个过程中,锤子最初抱怨F没有派最好的团队来做,而F则认为是锤子的标准太高了,要求放低质量标准,最后双方就开始较劲,而不是合作了。

 

上述人士称,锤子作为一家刚成立的小公司,最大的错误就是不该一上来去找F代工,因为得不到重视。“为什么大品牌除了苹果几乎都不找F了?因为在你品牌很小的时候,F就已经把你得罪光了。他们过分的地方在哪?他们生产线那一个工厂所有的费用都是我们付,按说我们只付两条生产线的钱就好了,结果工厂的水电都我们付。F当时给锤子的价格很低,但是他们前后一共涨了四次价。一次两次本来也就忍了,到第三次时钱晨就怒了,问他们是不是耍流氓,对方也不吭声,反正就是要涨,不涨你就走人。跟罗永浩吃饭,表面上谈一切都好,反过来就换一个PM就来闹,换一个PM就来闹,后来我们都怕了。”

 

到了锤子第二款手机T2时,罗永浩毫不犹豫不再找F,而是选择了松日,他没想到这是一个比选F更惨的决定。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腾讯《深网》,松日和天津某大厦背后的老板是同一个人,当锤子找松日的代工做到一半时,松日的资金被挪用到了天津的项目,导致松日被供应商围剿,被围剿一个月还没解决,罗永浩和钱晨觉得短期内没希望了,就很快找另一家代工厂中天信。

 

 

 

 

但任谁也想不到的是,选择中天信只是下一个灾难的开始。2015年12月,锤子科技宣布将在当月29日发布T2,然而就在发布会前一周,中天信破产,老板刘超强失联,拖欠员工3个月工资未发。

 

上述知情人士称,当时中天信欠香港一家银行5000万贷款,对方说你先还了我再重新贷给你,但是当中天信还款之后,银行马上改口不再放款了,中天信一夜之间倒闭。“出事之后当地政府将工厂查封,最后锤子花了300万将被拖欠工人的工资发出之后,才被允许从里面抢救出6000台T2手机。中天信出事的时候,松日的危机已经得到了解决,又缓过来了。于是锤子又紧急把代工厂从中天信搬回松日,剩下的T2全部都在这里生产。”

 

与锤子第一款手机的命运相似,乐视移动的第一款手机乐1也遭遇了量产难的问题,当时乐1于2015年4月14日发布,到5月19日才发货。一位前乐视移动管理人员告诉腾讯《深网》,当时乐视移动害怕被舆论指责“耍猴”,与乐1同时发布的乐max这款手机故意没有公布售价,而是采用用户定价的模式来拖延时间,每当有多少人预约,乐max就进行一定比例的降价。

 

到了乐Max 2的时候,乐视又在技术上栽了个跟头。在乐视做手机的过程中,贾跃亭一直都要求要在手机上使用绝对领先的技术,不能落后,到了做第二代产品中的高端版乐Max2的时候,乐视研发团队果断采用了极其超前的超声波指纹识别功能,但是最后却出现信号问题,只好赶紧叫停。

 

上述人士告诉腾讯《深网》,这款手机的芯片供应商高通最初承诺可以解决技术难题,称乐视上市的时候该技术已经成熟了,但是手机生产出来后,还是没能解决。

 

在众多新兴手机企业中,荣耀背后有华为的研发和供应链支持,是发展最顺利的。荣耀在独立出来的2014年,全年手机出货量就达到2000万台。2015年2月,荣耀总裁刘江峰离职创业。

 

据《南方人物周刊》报道,2015年腊月二十八清晨,还在德国工作的华为西欧地区部副总裁赵明接到通知,集团领导让他回去。在电话里,集团领导通知他掌管荣耀,以接替辞职创业的刘江峰。

 

荣耀总裁赵明

 

另一家手机企业一加虽然起步晚,但推出的首款手机一加1就获得了很好的销量和口碑,尤其在海外市场受到前所未有的热捧。

 

2015年7月,一加2发布。刘作虎预期这款手机同样会受到追捧,于是拍脑门下单了将近100万台,这个决定差点直接让一加走向倒闭,因为市场马上给他泼了一盆冷水。

 

“我一般觉得可以卖100万,就下单80万台,但是这里面有一个前提,可以卖100万台这个数据怎么来,谁也判断不准,基本就是每天网上看数据看新闻找感觉,最后下单其实都是拍脑袋。”刘作虎告诉腾讯《深网》,如果一台手机成本3000元,多下20万订单,就意味着有6亿的货卖不出去,而一加只有线上没有线下,很容易就挂掉了。

 

刘作虎透露说,一加2后来还有几万台卖不出去,想了各种办法以后还剩下2万台,这让他郁闷了几个星期,每周都开会检讨。最后,一加终于找到了海外贸易商接手,以一个稍低的价格转让给对方,贸易商再卖到一加此前没有覆盖到的海外国家。

 

2015年11月23日,刘作虎下发“罪己诏”,通过公司内部邮件反思自己在一加2上犯下的错误。

 

七、搅局者贾跃亭

 

如果说雷军是中国智能手机引领者的话,贾跃亭无疑是这个行业最大的搅局者。

 

贾跃亭和乐视手机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腾讯《深网》,2014年底,从香港回国的贾跃亭在望京和睦家医院住院,每天都有几波乐视的管理人员前来看望贾跃亭,并在病房中讨论业务,贾跃亭通过PPT进行讲演,乐视做汽车的想法就是在这里诞生的,贾跃亭还重点讲了乐视接下来一年该如何做手机业务。

 

根据贾跃亭的规划,乐视移动的策略很清晰,为了拿下市场份额,他们将采用比零成本更激进的策略,用户每买一款手机乐视都要亏损一两百元,然后再通过其他方式将这些亏损的钱赚回来。

 

乐视的打法无论是对小米的高性价比模式还是对其他手机企业的高毛利模式都是巨大的杀招。自乐视做起了手机之后,小米和乐视的对战就开始了。

 

雷军看不上贾跃亭,不想与他平等对话,所以让小米电视负责人王川站到台前。2015年6月15日,小米电视所在的顺事嘉业创业园C座,投影仪在一面白色的墙上投出一个巨大的画面,其中“违规”两个大字占了画面的一大半,当到场的证券、基金和媒体从业人士细看“违规”上面还有一排小字“我们怀疑乐视电视”之后,这才明白原来这是小米王川特意为乐视准备的“大礼”。这段时间,雷军虽然没有公开出来怼乐视,却多次在自己的个人微博给质疑乐视的文章进行点赞。

 

 

而这边,在贾跃亭的授意下,乐视公关部门在2015年年初就为王川“量身”打造了一首藏头诗,八句诗的第一个字连起来是“小米王川自取其辱”。

 

一位前乐视移动中层管理告诉腾讯《深网》,2015年12月,乐视移动在得知小米即将全球首发高通骁龙820处理器之后,决定在2016年2月下旬的巴塞罗那MWC展上抢先首发骁龙820。“当时乐视知道小米要首发,但是乐视的机器要比小米晚一个月才能出来,所以最后就强行首发,拿出少量工程机来卖,这让小米很恼火。”

 

要亏损卖手机,就需要持续输血,乐视移动一方面通过乐视控股的资金支持,另一方面则对外进行单独融资。2015年11月,贾跃亭内部信宣布,乐视手机完成融资5.3亿美元。不过,一位前乐视移动高管告诉腾讯《深网》,实际上这笔钱并不是真正的融资,而是30多亿元人民币的可转债,早在2015年上半年乐1发布之前就拿到了。

 

“当时投资方有十几家,包括海通证券、亦庄国投和海底捞创始人张勇。张勇连团队都没见就直接投了,贾跃亭在总裁会上说,那是因为张勇很认可乐视的生态理念。后来宣布之后,好多机构追着还要投,我们已经关闭了,因为那个价格是几个月之前的估值。”上述高管告诉腾讯《深网》。

 

2016年上半年,贾跃亭又密集约见罗永浩,试图在资本层面进行合作。2016年4月,锤子投资人、紫辉创投创始合伙人郑刚在一次采访中评价乐视做手机只会讲故事,是来打酱油的。贾跃亭看到后很生气,找到罗永浩诉苦,并让罗永浩恳请郑刚不要再批评乐视。

 

贾跃亭长袖善舞,在自己做了手机,有意入股锤子之后,他又准备拉拢2015年2月从荣耀总裁岗位上离职的刘江峰操盘酷派。刘江峰告诉腾讯《深网》,最初贾跃亭找他是想让他去负责乐视移动,但是乐视的打法自己完全看不懂、搞不定。“后来就拉我去酷派,我的要求是独立,酷派跟乐视的打法要隔离,还是按照我原来的打法。”

 

刘江峰

 

刘江峰一定不会忘记,他成为酷派CEO那个下午的尴尬场面。2016年8月16日,这天本应是高兴的日子,酷派在北京乐视体育生态中心(现更名为“凯迪拉克中心”)举办手机新品发布会,并正式宣布刘江峰加盟酷派担任CEO。

 

和冯幸加盟那天一样,远在国外的贾跃亭并没有到场,而是通过远程视频宣布了这一消息。随后,刘江峰被请到台上,正当他酝酿好情绪要讲话时,突然话筒没声音了,台下的人听不到声音,唯有通过口型猜测他在说什么,工作人员迅速更换话筒发现依然不行,这才确定不是话筒坏了,而是声乐系统出了故障。前央视名嘴、乐视体育联席总裁刘建宏赶紧上台化解尴尬,他用双手比出扩音器,并用自己的嗓门吼出5个体育常识问题,每个问题谁先答对就送一部当天发布的新机。几分钟后刘江峰再次上台,又出现音响故障,刘建宏只能宣布发布会暂停10分钟。

 

虽然现场显得有些混乱不堪,但刘江峰的加盟无疑再一次提升了乐视体系和酷派的士气。很多人可能认为,属于贾跃亭的时代开始了。

1
+1
1
+1
相关报道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