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人物观点 > 专访张勇:对于阿里来说,生态意味着高度

专访张勇:对于阿里来说,生态意味着高度

生意场 2018-06-28 10:22:47 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阿里巴巴的张勇味儿越来越浓了。

 

2017年年底阿里入股高鑫零售,花了224亿港元。而收购的主角之一大润发董事长黄明端,到现在都没见过马云,从始至终交流对象都是张勇。

 

你办事,我放心。不知道马云有没有跟逍遥子(张勇的花名)说过这句话。当然,像收购饿了么这种,资金总额达到95亿美元,破了中国互联网圈纪录的大case,张勇还是给马云打电话汇报过的。

 

马云有理由放心。

 

在张勇担任CEO的第三个年头,阿里继续高歌猛进。最近公布的2018财年财报显示,阿里营收增幅达到58%,创下了上市以来最高增速。如此快速的增长发生在一个市值超过5000亿美元的庞然大物之上,不禁让人想起郭士纳那本书——《谁说大象不能跳舞?》

 

阿里股价

 

制表:《中国企业家》

 

阿里并非没有挑战,特别是在2017年市值突破3000亿美元后,阿里成为规模庞大的“经济生态体”,边界不断扩展,和外部世界关系不可避免地发生变化。从2017年年中的菜鸟与顺丰之争到年底的乌镇饭局,阿里对自身的定位,以及和对手、伙伴乃至整个外部世界之间的关系,都和以往有所不同。

 

与此同时,腾讯又一次抄了阿里的后门——上一次是在2014年春节,微信红包“奇袭珍珠港”——马化腾举起“去中心化”大旗,和阿里在线下零售领域寸土必争。而在微信生态中快速生长起来的拼多多等社交电商,则沿着淘宝的历史足迹,向阿里发出了挑战。

 

社交电商用户规模

制表:《中国企业家》

 

和“红包之战”不同的是,这一次阿里并没有拉响警报,不曾像之前那样“凝视对手”,以至于不自觉地亦步亦趋。如今阿里处之泰然,既明了自己的长处,也知道自己的限度,颇有些“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

 

阿里和世界的关系,2018年以来有所缓和。阿里已经很久没有打口水仗了,今年互联网大战的主角们,大都是乌镇饭局的座上客。

 

阿里为什么不焦虑了?

 

“因为我的个性,”药片在张勇心里,“焦虑有什么用呢?没有用。你必须做好你自己。”

 

日前,张勇接受了《中国企业家》的独家专访,对于外界关心的问题——拼多多的挑战、腾讯的逼近、和马云的关系等等,张勇一一作了回答,这可能是张勇目前为止最开放的一次访谈。

 

在2017年的一篇文章里,我把张勇形容为“AI”:极其理性,逻辑严密,算度精准,不知疲倦,很少犯错。张勇对此表示认同,不过有一点,他表达了不同意见,“我是一个非常感性的人,只是感性表达的方式不一样。”

 

尽管一直处在硝烟之中,但在这个用一条命把阿里这个游戏打通关的上海男人眼中,商业本质上是个高级游戏,竞争远不像看客认为的那样你死我活,“我从来不把别人看成敌人,也不把毁灭别人当成乐趣”。王兴公开指责阿里没有底线,张勇的回应是,希望有朝一日和王兴喝喝小酒。

 

这并不意味着张勇心里没有火。像其他阿里人一样,他反复强调“因为相信,所以看见”。“果断”和“All in”是阿里CEO激赏的品质,他渴望投入火中,凤凰涅槃,显然也希望他手下那帮leader们这样干——“如果你只是为了做好而苟活着,有什么意思呢?”

 

商业领域的激烈竞争,在张勇看来,非但不是坏事,反而是一种幸运:“你必须时刻醒着,睡觉也得睁着眼睛,你必须不断去学习、创新。最怕的是独孤求败,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是不可以被超越的。”

 

“我享受这种状态。”张勇说。

 

以下是《中国企业家》专访张勇的部分对话内容:

 

关于挑战

 

在商业领域,热闹和竞争从来不断。好处是什么?你必须时刻醒着,睡觉也得睁着眼睛,必须不断去学习、创新。最怕的是独孤求败,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是不可以被超越的。

 

CE:以拼多多为代表,借助于微信崛起的新一代社交电商,会对淘宝构成威胁吗?

 

张勇:任何行业总是会有新的进入者,拼多多走到现在这个阶段,至少说明它过去切入的路径是有效的,但是它本质上其实不是社交电商,社交还是里面的一个浅层次的东西。

 

对阿里来讲,还是要看用户价值,要用发展的眼光看用户价值。

 

我一直跟团队说,我们不可能再走回到三块九卖一双日抛型的鞋,还包邮(这条路)。还是那句话:你是因为看见而相信,还是因为相信而看见?你要相信整个消费在往上走。

 

便宜当然每个人都喜欢,甚至是最大的用户价值。但同时,每个人都想要好东西,他付了便宜的钱,但是也希望能够有好东西,这里边可能会发生一些mismatch。那天有朋友买了一个充电板,3.9元还包邮,我怎么看都不敢用,怕触电。

 

CE:但淘宝也推出了特价版,这是否可以看成对拼多多的因应?

 

张勇:什么叫特价——产品质量必须保证在一个水位上,低价和劣质不能划等号。这个度是很难把握的,但是你必须要去把握,不能走历史的回头路,哪怕在近期看,损失了一些用户,但我可以说,现在大量用户都流到淘宝来了。只要连续三次不满意,用户肯定到淘宝来。你就当成在帮我开拓农村市场,教育用户好了。

 

还是要从发展的眼光看未来,你要相信用户最后要什么。当然不是说每个人都要消费得非常高大上,不是这样的,但是在每个消费层级上,你要给他适合的东西。

 

我们前一段有过讨论:到底是消费升级,还是消费分级?消费升级和消费分级是有关系的两件事情,这两件事情不是对立的。第一,消费肯定要分级;第二,消费升级一定是趋势。

 

你要做到的是在不同的消费分级里进行消费升级,这样这个社会才有进步。一块钱包邮、两块钱包邮那些东西,不符合规律。

 

CE:现在有一些电商主打消费升级,比如说网易严选,为什么网易严选先做出来了,淘宝心选之后才做?

 

张勇:创新有很多细分维度。问题关键是:做一个业务,还是做一个生态?

 

今天淘宝已经是一个超大规模的生态,体内会自然孕育出很多东西来。而新进入者进入市场,一定会选一个独特的视角,切入一个具体的业务。

 

阿里一直在做生态,过去十几年经历了很多竞争对手,比如今天你谈的网易,过去可能谈的是拍拍网等,这个行业在不同阶段总会有新的进入者。

 

对于阿里来说,生态意味着高度。

 

这就像爬山。今天阿里也许已经站在了一万米的山峰上。有些人也想爬这座山,一开始只要(细分领域)切得越准,目标受众定位清楚,用户价值选择清楚,爬的速度会越快。这就是创造一个新业务的典型做法。

 

但问题关键是,规模的天花板和这群人需求的天花板在哪里?是爬到500米就开始减速了,已经喘气了,到800米就爬不动了,到1000米就停下,还是能够爬到3000米或者5000米?

 

对阿里来讲,最关键的是怎样利用生态的力量,不断去学习。当然自己也要创新,也要学习业界好的东西,和我们的生态融为一体。

 

值得庆幸的是,我们身处一个所有人都高度关注的行业,商业离钱最近,大家都想进入这个行业,变现或者重新创业。在商业领域,热闹从来不断,竞争从来不断。好处是什么?你必须时刻醒着,你睡觉也得睁着眼睛,你必须不断去(学习、创新)。最怕的是独孤求败,就是有一些东西大家都习以为常了,我想干吗就干吗,或者说反正我已经这样了,你们不可能超过我。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是不可以被超越的。

 

CE:阿里有过这样的时候吗,觉得可以松一口气的时候?

 

张勇:没有。

 

CE:一直都处在高度的戒备、紧张当中?

 

张勇:也不叫戒备,戒备是没有灵感的。我的意思是你要去享受这个过程,你要enjoy这个状态。

 

商业的本质是一个为用户创造价值的高级游戏,你的心态要轻松,你要做创造者,通过创造性的方法赢得竞争,而不是用大家玩命的方式。

 

CE:你能容忍阿里在某一些分赛道上暂时落后吗,比如说心选之于严选?

 

张勇:在淘宝的平台上,有千千万万的“严选”。心选只是淘宝里边孵化的一项业务。我们的打法是大生态的打法,或者内部来讲,是集团军的打法。阿里任何一条战线,任何一个纵队,任何一个兵团,在市场上都能找到非常强劲的竞争对手,但关键是,我们是一家人,我们所有人加起来,能创造什么样的化学反应,怎么样建立一个体系的优势,这个是很重要的。单个(业务)要有锐利度,但还是要有一个体系的优势。

 

CE:马云在不久前举行的物流峰会上说先投一千亿,不行再投几千亿,菜鸟和四通一达什么时候能在用户体验方面追上顺丰和京东?

 

张勇:菜鸟有点像一个湖,或者一个海,这个里面有不同的船,你不能拿一个湖跟一条船比。水上有大大小小的船,有落地配、有干线、有仓储这些。核心就是水——上善若水,船能不能跑得更快、更稳、更好,关键在于水。

 

这几年中国的速递行业发生了惊人的变化。体验和效率应该并重,当然需要好的用户体验,但是也要好的运营效率。

 

这几年四通一达的市场份额是极速上升的,如果四通一达的体验没有进步,是做不到这样持续上升的。当你近距离去看菜鸟与他们的合作,你会发觉四通一达已经在发生脱胎换骨的变化。他们的大型分拣中心里,自动化设备已经不稀奇了。

 

CE:但用户这方面的体验还不是特别明显。

 

张勇:今天还处在第一阶段,只是在一个局部的工作范围内采用了数字化,还没有做到全局的数字化。

 

我很喜欢讲一个词,叫“全局优化”。如果没有产业链端到端的全局优化,就很难发生一个至上的化学反应。现在物流行业发生的是局部的化学反应。

 

为什么整个过程不能精细化?我觉得这是有可能的。我脑子里的“新物流”是什么?我认为到每天10亿个包裹时,包裹的样子跟今天一定不一样。如果还是一样,那就是我们整个社会的灾难。绿色环保的根源不是说用多少环保材料,而是说你让它不用或者少用包材胶带。我觉得最终是要追求这个高度的。

 

CE:2017年菜鸟和顺丰发生了严重的争执,这种争执还有可能发生吗?

 

张勇:你们觉得严重,是因为两个公司在行业、社会有广泛影响力,同时也是因为两个公司的争执影响到了成规模的用户,所以看上去严重。

 

但是,从我的视角来讲,这更像一个大的作战体系里面,有一支方面军的一个前线部队先头团,没有搞清楚情况,跟当地友军发生了摩擦。

 

这个时候很重要的是,你不能被情绪所左右,更不能被舆论所左右,这个时候看热闹的人不嫌事大。

 

后面阿里、顺丰,以及邮政总局,大家处理得都很好。作为整个阿里经济体的管理者,你必须保持高度的冷静。其实在很多领域,大家是竞合关系。你在这个领域可能跟他会有一些竞争——商业一定会有竞争——但在其他的领域也许在合作,这是必然的。不存在非黑即白。

 

CE:你和王卫交流频繁吗?

 

张勇:我和王卫很早就认识。其实不光是和顺丰,包括跟其他公司,我一直都说专线电话不能断,沟通不能断。下面小孩子打架,大人不能跟着起哄,你必须要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出了事,第一自己家里家教要严,先回家看自己的问题,不能小孩子在外面打架,一看外面已经有很多起哄的了,家长脑子一热,跑出来也跟着吵。其实没有什么事情,我觉得只要大家奔着往前走,保持竞合的关系客观思考,其实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CE:不能把顺丰拉到菜鸟这张网络里,你觉得遗憾吗?

 

张勇:阿里跟顺丰有很多合作。顺丰也是整个物流产业里边非常重要的一分子,我们跟顺丰的合作非常广泛,在很多领域,进口、末端、仓配,我们有很多合作。今天阿里的平台上,很多商家的贵重商品递送仍然喜欢顺丰,我们也非常乐意推顺丰,因为用户喜欢,商家也喜欢。

 

关于合作伙伴和投资

 

如果你追求稳定,那就别上我这里来,我这里肯定不稳定,也不敢保证你一定能成功,但是我能保证你一定能折腾。

 

CE:作为你的新零售特别助理,张旭豪表现怎么样,外界有一种观点,认为张旭豪有可能过一段时间会走。

 

张勇:今天既然我们达成一致,他能够把饿了么交给阿里,我相信他已经想清楚。对他来讲,可以通过阿里这个大的平台和窗口,看到一个纷繁复杂、充满新机会的商业世界。他年纪很轻,不可能天天去钓鱼打高尔夫,肯定要做点事儿。你以后也可以问他,他还是有很多新想法的。

 

逍遥子在饿了么

16
+1
5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张勇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顶部 人脉 手机版 底部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