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经营之道 > 樊路远与阿里影业的320天

樊路远与阿里影业的320天

生意场 2018-06-25 08:48:01 来源:娱乐硬糖

  樊路远应该是在阿里影业“定”下来了。

  最近一周,阿里巴巴集团合伙人、阿里影业董事长兼CEO樊路远频繁登上上海电影节的演讲台,无疑对外界释放了一个强烈信号:这个带有轮岗色彩的阿里影业新掌舵人,应该是在这里扎根下来了,并由此开始了阿里影业的新道路探索。

  四年的上海电影节,阿里影业来了四位CEO,这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回避的事实。特别是去年俞永福在上海电影节的发言,被外界普遍理解为阿里影业退出内容制作竞争。因此,当樊路远在接受娱乐硬糖采访时,明确表示“不做内容是外界误读,阿里影业一定会加大对优质内容的投入”。硬糖君都有点替他捏一把汗——他将如何向外界解释阿里影业的变化。

  “没有内容的公司,不是一个好的影视互联网公司。”不论是采访还是论坛,樊路远都反复强调了阿里影业如今对内容制作的重视。

  2017年8月2日,曾任蚂蚁金服集团支付宝事业群总裁、财富事业群总裁的樊路远接替俞永福出任阿里影业CEO。

  2017年8月25日,因《战狼2》的成功合作,阿里影业与北京文化宣布结成战略合作伙伴。这也成为阿里影业新任CEO樊路远上任后首次公开露面。

  但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阿里影业台前最为活跃的还是淘票票,外界一直默认阿里影业对内容制作的放手。

  直到6月17日第21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开幕论坛上,樊路远以电影人身份亮相,与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博纳影业董事长于东等坐而论道,首次公开表示阿里影业对内容的重视和投入:“2018年,我希望这家公司创作出有影响力正能量的优质内容。”

  而与阿里影业携手内容战略的,不止有华谊、博纳两个重要合作伙伴,还有阿里影业内部启动五大电影工作室,加强对青年导演和编剧的培养。

  明确的站台、明确的思考和明确的道路,入行10个月的樊路远,目测要大干一场。

  与樊路远一起“定”下来的,是风浪激扬的阿里影业。

  自成立那日起,阿里影业就备受外界关注。它因此获得了更多的宝贵流量,也在审视的目光中无所遁形。

  伟大的事业,总是悄悄开始。这是硬糖君一直笃信的理念。如果初生婴儿的一切言行都被放大,甚至被以成年人视之,那姿态总是有些笨拙。

  入行四年,阿里影业遭遇过两次最为严重的群嘲。一次是其前高管的“唯IP论和编剧无用论”;一次是阿里影业两部主投主控大制作电影,市场表现未如人意。

  两次群嘲,本质相同,即互联网人对颠覆式创新的信仰,以及对速度的迷信。互联网革了传统零售的命,理应也可以给电影带来全新的制播方式。来到电影门前,互联网人像进入所有陌生行业时一样,摆出门口野蛮人的姿态。

  在上海电影节的论坛上,相较于依然敢说的于东和王长田,樊路远的发言其实不多,记笔记却很勤。除了重返内容的重磅消息,其实硬糖君更关注其战略精神的变化——阿里影业开始尊重规律,保持谦卑。

  “阿里影业才是中国影视行业的打工者。”樊路远说。

  在他看来,阿里影业是一家年轻的公司,还是个婴儿,不能一上来就让一个孩子去赚钱。而重新梳理,阿里影业找到了两条必须明确的道路:

  1、夯实基础设施。以淘票票、阿里鱼、娱乐宝、灯塔等产品为核心,用新工具为整个电影行业赋能,开拓增量市场。

  2、加大内容投入。联合外部伙伴,内部建立五大工作室,培养年轻导演和编剧。

  阿里影业最核心的业务,分为在线票务和内容制作两块。此前,两条线采取的同一策略,都是高举高打,攻城略池,典型的互联网速度。

  作为后起的票务平台,淘票票一骑绝尘。2018年第一季度,淘票票跃居在线售票平台首位,市场份额增长至43.6%。阿里影业最新财报显示,互联网宣传发行业务在本期内获得26.59亿元,占比高达80.50%。

  卖票还不是淘票票的最大价值。用户的分享、评分、观影社交,让其有望成为国内最大的用户观影决策平台。

  在这一产业逻辑的基础上,今年4月,阿里影业推出其电影新基础设施的新成员——“灯塔”。依托阿里构建的商业生态版图、为电影片方和宣发公司服务的一站式电影宣发平台,围绕投放渠道规模化、宣发效果可量化、营销数据可视化来提升宣发效率,赋能电影片方。

  此外,阿里鱼作为衍生品平台,为电影开拓票房以外的多元变现。资料显示,仅《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预估销售额已超过3亿,《星际迷航3》也达到3000万元的衍生品销售额。

  娱乐宝则定位于影视行业金融服务,“比如对于一些回款周期比较长的项目,我们会提供资金支持,减小其现金流压力。”樊路远说。

  在某种意义上,电影是近于赌博的行业。不到与观众见面那一刻,一切都是未知数。而票务平台淘票票、宣发平台灯塔计划、衍生品平台阿里鱼、以及金融产品娱乐宝搭建起来的基础设施,就是在努力消除这种“不确定风险”。

  速度、规模就是阿里影业做电影“水电煤”的核武器,充分体现了其互联网基因。起初,阿里影业也顺理成章将其运用于拍电影。第一部主投主控电影就是电影圈能想到的最高配置:王家卫+梁朝伟+金城武+鹿晗+陈奕迅+……

  而现在,阿里影业显然想明白了。以淘票票、阿里鱼、灯塔为代表的基础设施当然要拼抢速度。因为路通了,才能行车马。但拍电影不是修路,而是造车。比起速度,精进的工匠精神更为重要。

  双轨并行,两种速度。阿里影业重申内容战略,速度却明显慢下来。

  “小成本、大情怀、正能量是未来电影市场所有参与者都要一起努力的方向。”樊路远对硬糖君说,与此前大IP、大明星、大导演的阿里模式大相径庭。

  阿里影业甚至开始拍文艺片。

  事实上,早在2015年,阿里影业就推出了扶持青年导演的“A计划”。其中青年导演王强的作品《被阳光移动的山脉》,在去年上海电影节获得亚洲新人奖最佳编剧奖。女导演阎羽茜的《海上浮城》入围2018年美国美国圣丹斯电影节主竞赛单元,预计今年上映。

  今年4月,淘票票发布重磅消息,剑指随着消费升级日渐起飞的文艺片领域。当时淘票票总裁李捷宣布,将与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合作推广C TO B的反向定制模式,由用户发起包厅包场观影;淘票票还将联手优酷和电影资料馆做艺术片的线上线下同步点播。

  更引起外界关注的是,未来三年,淘票票计划投资3亿,与北京文化、坏猴子等公司投资20部高品质艺术电影。

  文艺片、纪录片,可能是目前最适合阿里影业的内容制作道路,是其在“增量市场”突围的良性选择。

  在文娱方面,人们经常拿阿里和腾讯比较。其实,谁一上来就能把电影拍到多好看?腾讯影业第一部主投主控电影《少年》,想来非业内人士,都很难说出名字。

  中小体量的文艺电影,一来由于其“作者电影”的特点,可以规避新公司不熟悉电影工业化流程的弱点;二来能够迅速培养和储备电影人才,以备商业片之需;三来整个中国电影市场,文艺电影、高度情感共鸣的电影,都处于巨大风口。

  作为北影节独家票务平台,淘票票曾公布一组数据:今年北影节首日售票量已经达到去年整体售票量的1.8倍。艺术电影58%的用户为女性,20-29岁用户占到观影用户总群体的60%,北京和上海占据中国艺术电影票房70%的市场。成都、杭州、深圳与广州的占比逐步升高,均说明了艺术电影市场较为可观的前景。

  哪怕退一万步:拍文艺片,就算是扑街的姿态,都可以很好看。

  “我们充分尊重行业优秀的影视公司,在借鉴其宝贵经验的基础上开拓创新,哪怕路途艰难,也要探索出一条符合自己的发展道路。”樊路远说。

  10个月的摸索与调整,樊路远和阿里影业已经找到那条“符合自己的发展道路”了吗?最起码,阿里影业应该是找到一条更有耐性的、能够坚定走下去的路了。

1
+1
1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樊路远 阿里影业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