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应链金融解决方案
生意场 > 富二代 > 段刘文 公子的新材料革命

段刘文 公子的新材料革命

生意场 2018-06-09 10:56:47 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中关村的新创业者听到“段刘文”的名字,往往会倒吸一口气,“段刘文啊……”因为他的父亲是被誉为“中关村之父”的四通集团董事长段永基,在中国企业界,像一个传说般的存在。

  一口京腔十足的普通话,时不时地“补刀”吐个笑点,1米86的高大身板,顶着一头与80后极不相符的花白头发。面对镜头,段刘文显得有些拘谨,时不时交叉揉搓着双手。

  “下行成本是可控的”、“风险是可控的。”这都是他的口头禅。计算模式可不可行、评估一件事“是不是可控”是段刘文思维的核心。

  以身试法的“淘”孩子

  父亲段永基是段刘文的英雄。段永基算得上是中国的教父级企业家,兼具投机者和冒险家的特质。

  1981年,段刘文在北京出生时,段永基还只是北京航空学院的一名研究生。改革开放刚开始,许多后来扬名立万的企业家彼时都只不过是无名小卒。

  段刘文5岁时,段永基从航空部621所研究室副主任的位置上被调至四通集团担任副总经理,正式踏足商界,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政商界人士对他的韬略都相当敬佩。

  不过,在段刘文的记忆里,因为年幼,他对这些都没有直接概念,只是觉得“因为父辈是经商的,生活质量比较高”。这也是他日后选择经商的直接原因之一,觉得“(经商)会让你过上很舒服的生活,可能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哥哥比段刘文年长5岁半,从小对历史特别感兴趣,常常把零花钱当成书签夹在书里。性格迥异的段刘文为了找哥哥的零花钱,常常一本一本地翻书。开始坚持翻一分钟,逐渐坚持翻三分钟,“后来逐渐地就开始跟着他看,他看什么我也看一些,可能理解得没有他那么深。”段刘文在哥哥的书架上读完了竖排版的《资治通鉴》、《史记》。这种习惯一直保持到现在。父亲也常常给他荐书。最近的一本是《第三次工业革命》,还专门题了字。

  学习成绩不出众,又非常调皮,父亲没有在段刘文高中毕业时就送他出国求学。段永基觉得还要再沉淀一下,“再看一看”。因为那时候在国外,“家门口开跑车的、染头发的、抽烟的,大部分是中国学生。”与段永基一样,柳传志也没有让儿女高中毕业就出国求学,而是让他们分别读了北京邮电大学计算机系和北京大学计算机系本科。

  留在国内上学,父亲希望段刘文一是能学点规矩服管教,二是能学一套自成体系的东西。重庆第三军医大学成了首选。段刘文曾经提出来要学英语,不过父亲觉得英语始终只是一个语言工具,“就像骑自行车似的,你老骑就会了。这东西不是非常能成体系的一套技能。”“前阵子把四六级取消了,亏了当初没学英语。”段刘文的言谈中常带着这种自嘲式的幽默。

  “肯定排斥啊!”听到军事学校有那么多的规矩,段刘文决定以身试法试探一下学校的底线。学校规定周一到周五不允许出校门,周末有10%的名额能够外出,但必须递请假条,由校方审批后分配到各个班级。“你要去哪?你要去干嘛?你跟谁去?你要去多久?”面对这么多的例行询问,段刘文干脆“先出去了再说”。

  他甚至有种英雄式的自我安慰,“我这样不占名额,对大家也挺好。”因为每天要进行不定时点名,学校发现段刘文不在校时也联系不上他,只有等他回来。“等我回来,学员队会给我处分。当时认为处分在我能担得起的风险范畴之内,现在回头想想,其实还是影响了学校的正常管理制度,为学校添了不少乱。”

  段刘文把这个过程看作是他和学校相互适应的过程,但是他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我大概知道方向,就是这个下行是不是可控。不可控谁会拿自己去以身试法呢?”

  大一上学期,段刘文就因为多次违反校规背了多次处分。但据他自己讲,因为身材高、篮球打得还行,还有利用价值,所以学校并没有开除他。那时的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与同龄人的不一样,“(只是)觉得你们家是军队的,那我们家是经商的,他们家是政府的。就是这种区别。不像现在这么复杂的社会直接给你一个标签。”不过,父亲每次出差给他买的名牌篮球鞋会让同学们觉得不一样,尤其是父亲每次都是同一个款式买3双。

  随着年龄的增长,玩性逐渐收敛,段刘文也逐渐适应在“合乎规矩的范围内发挥”。父亲总会泼冷水,他不希望儿子被暂时的成绩所迷惑,而要对自己做出正确的评估,不被周围的环境和假象误导。

  301医院高干楼里的年轻人

  毫无悬念,段刘文被分配到北京的解放军总医院(简称“301医院”)呼吸科工作。

  301医院分为南楼和北楼。南楼是高干病房,只接纳一定级别以上的高级领导干部就诊;北楼是普通病房,对普通民众开放。段刘文被分配在南楼,日常工作包括照单抓药、按时查体、汇报情况。虽然简单轻松,但也很枯燥乏味。南楼病房里的那些高干们,年龄很大,喜欢找人聊天,段刘文没事就常陪老干部们聊天解闷。

  行医之前的人生都是被父母安排好的,这种生活对于他来说,是一种无趣的生活。有时候更是一种折磨。

  有一次,一位三十多岁的农村妇女在301医院就诊,她可能患有双肾囊肿,情况很危急,需要做B超确诊,但因为没钱,她没有得到及时治疗。对从小衣食无忧的段刘文而言,这种现实无力感是任何物质都无法消弭的,而且“有些医生还有收红包的情况,虽然这在当时是普遍现象,但让我感觉不是很好”。

  段刘文开始反思,虽然很多同学都羡慕他在301工作。“不适应了。看到(医院的)师兄师姐们怎么去工作,觉得可能(经商)真的是我想要的一个方向。”“所以长痛不如短痛,早点撤了,别占着这个地儿。

  当他把辞职的决定告诉父母时,母亲觉得放弃这样的好机会实在是太可惜,而父亲只说让他为自己的决定负责。

  因为女朋友(现在的妻子)要去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学习,段刘文最后下定决心弃医从商。看起来跨界很大,但他还是乐意在“下行可控的情况下承担更多的风险”。

  “当时(最大的风险)就是考不考得上(注:他也考取了沃顿),然后能不能毕业,毕业了以后能不能拿知识用到实际案例里。可能现在回头来看觉得好像没什么。”第一学年以会计财务为主的计算课程就让段刘文头痛万分,加上全程英文授课,他常常每天学到凌晨三四点钟。但这种经历让段刘文很兴奋,他在MBA学到的东西都是当医生时从来没有接触过的。

  第一堂课,教授就问大家:“CEO应该具备什么样的素质?”他第一时间想到了“正直”和“忠诚”。虽然这种想法在后来的实战中被自我否定,认为实在太过理想主义化。“真做成500强企业以后,你才能够沉淀下来一些东西,而这些东西不是轻易能够总结出来的。”

  精于计算的美式商业逻辑思维打破了医学院处处求平衡的惯有逻辑思维,段刘文视其为商业真谛。父亲照例给他泼冷水,告诉他做生意在学校里是学不到的,只有在商战实践中,才能学到真本事。

  “就像做父亲一样,你永远在准备,不是说准备好了就好了,真正做父亲的那一刻才会体会到其真谛。”段刘文等到了他的机会。

  商机与经验

  2007年,段刘文回国探亲,在和一群朋友聚会时认识了剑桥大学博士孙刚。此时,孙刚正从美国GE医疗公司辞职,打算回国创业。孙刚在博士阶段研究的课题是多稳态液晶技术,他的导师是剑桥大学光电子和电子技术中心主席W.A.Crossland教授。W.A.Crossland教授是多稳态液晶研究领域的专业人士。

  也正是在这一年,全球电子书市场爆发,美国电商巨头亚马逊推出了Kindle电子阅读器,加上此前已经将电子阅读器商用化的索尼、iRex等公司,全球电子书市场在当时被称为充满希望的行业,带动整个产业链陷入一种盲目乐观中。

  电子书产业的上游是低功耗的静态显示屏幕,多稳态液晶技术是电子书屏幕首选的一种品质较高的材料,电子书屏幕也被称为电子纸。段刘文认为这是最好的创业契机——好的技术、巨大的市场潜力、优秀可信赖的团队。他和几个朋友凑了50万元启动资金,在中关村北理工留创园创办了汉朗光电。段刘文的创业思路是:以液晶新材料屏的设计为核心,利用国内现有的液晶生产线做代工。“中关村的太阳每天升起,就会有一家公司成立,太阳落下,就会有一家公司倒闭。”这是父亲送给他的创业寄语。

  公司创办之初只有5个人,4名工程技术人员加上段刘文。他既要管财务、人事等对内部门,又要管公共关系、市场等对外部门。

  刚开始接收简历面试时,他常常不知道怎么开口,“我从来没有面试过。”他坐在面试主考官的位子,对面的人一眼看穿了他,先发制人:“你准备好了吗?”段刘文赶紧说:“差不多了。”对方又说:“那咱们开始吧。”段刘文说:“好。”他突然觉得好笑,“就成了我被面试一样,被他拎着走。”

  这种技术性的经验还能随着时间的积累慢慢成熟起来,最难的是“开除人”。第一次因为取消某个业务板块而要劝退整个小组时,段刘文根本下不了决心,“都是创业初期的团队,是讲感情的。你突然跟人家说,你走吧,其实自己心里很难受……”现在,段刘文知道,但凡这种事就要“快刀斩乱麻”。

  经商最担心的还是被骗。因为经费有限,开始时请不起专业律师,所有的商业合同都是段刘文和孙刚经手。“很苦,也锻炼了这方面的经验,不过后来发现还是有些东西看不懂,看不出来。有时候,人家大公司在这些法务中设很多个陷阱,就是他们自己设计的这些模式,你要是不能自己看出来的话就容易被绕进去。”有一次,段刘文看出一份合同对方是在不停地压价,他同意了价格,当时“把主合同看下来太累了,然后不懂也没那精力看(附属条款),然后就签了绕进去了”。附属条款约定:这批产品生产完之后要以一个低价转让。“相当于两头吃你的差价,把你锁得死死的。卡在自己的产业链里,我们就非常被动。”最后,段刘文只能在约定的一年期到期后解了这个套。

  该用谁的钱

  “每天早上睁眼,(想到)有那么多员工等着吃饭,自己算笔账,毛利率多少,净利润多少,然后就知道你今天的目标是什么了。”段刘文很幸运,汉朗光电成立没多久就获得了中关村留学人员创业基金赞助,2008年还成功申请到科技部中小企业创新基金,并成立了汉朗光电南京生产中心。

  不过,创业公司发展的速度永远比不上烧钱的速度。2009年,公司的资金已经非常紧张,融不到钱就得破产。段刘文拒绝家人的资助,他把目标锁定在软银中国。

  “(父亲)就是优势。”段刘文知道自己身上的附加值,但是他不愿意给自己贴上这个标签,“要不然人家记住你是谁谁谁家的孩子,想让别人记住你叫什么,你就要通过努力去做出那些东西,让他们认为记住你的名字是有意义的。”段刘文现在是接力中国第二任理事长。

  这个以企业家二代为主要成员的组织,聚集了很多企业家子女。协会每年会组织4到5次活动,其中有一次是年会,其余4次分4个季度在全国8个片区轮流开展青年企业家训练营。“工作很辛苦,因为有一些别人没有的压力,所以可能会更辛苦。”“怎么说呢?成就一些希望的东西,或者担起别人对你预期的那种希望。”

  段刘文说他们这些二代都有一种共同的荣辱感,他们想向外界宣扬,“这个群体不是负面的东西,是正面的。”他很苦恼,因为说到有人开了个宝马跟警察飙车,即使这个人在美国,人们还是粗暴地说,“是富二代。”“炫富什么的会让人觉得很反感,我们都看着反感。他是我们圈里人吗?不是的,完全不认识,完全不是一个风格的。”他说现在不再困惑了,因为“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软银中国并不知道段刘文是段永基的儿子。当段刘文和孙刚带着产品去见软银经理时,他吃了闭门羹。为了获得软银的青睐,段刘文和孙刚连夜加班,把对方的头像通过技术手段在屏幕上完整而清晰地显示出来。第二天一大早,他们在软银办公室门口蹲守,因为太累,打盹睡着了。他们最终获得了软银融资。汉朗光电随后相继在江苏、广东建立了研发中心和生产中心。“以前很多人说做企业现金流很重要,在你没经历过什么叫现金流很重要的时候,你是不会真正理解为什么那么重要的。”

  行业巨头们的绞杀

  商场如战场,段刘文的创业道路并非一帆风顺。汉朗光电的电子纸还没有规模化生产,巨鳄就已经张开血盆大口准备绞杀市场了。

  台湾元太科技公司的母公司永丰余集团是台湾最大的造纸业上市公司,其掌门人何寿川一直钟情于液晶面板市场,也是台湾地区最早涉足此领域的公司。不过有一阶段因为市场判断失误转向小尺寸液晶面板,市场份额很快被台湾友达等超越。何寿川一直想扳回赢面,重振声势。

  2007年,元太科技收购了韩国电子纸公司;两年后又以2.1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E-link,成为亚马逊Kindle和索尼Reader最主要的电子纸供应商,占据了全球电子纸市场90%的份额。为此,元太科技在江苏扬州成立了独资公司,主攻电子纸产品。

  有趣的是,何寿川的千金何奕佳也是“创二代”,她在台湾、大陆从事有机农业发展,还和段刘文一起登上过国内某杂志封面。

  富士康的郭台铭也觊觎电子纸市场。2009年,郭台铭投资了广州奥翼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早前,广州奥翼就获得了软银亚洲基础设施基金公司(SAIF)的投资。2014年4月,广州奥翼与山东联合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江西合力泰科技有限公司共同在电子纸市场发力,这样的竞争优势是目前的汉朗光电不具备的。

  巨头围剿的市场也并不风光。在平板电脑的冲击下,电子书市场份额逐步萎缩。2013年一季度,何寿川的元太科技净亏损达到3363万美元,对韩国电子纸公司也进行了大规模裁员。

  市场反转,汉朗光电再次面临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在获得第二轮融资的情况下,段刘文必须寻找到新的市场机会。第二轮投资由北极光、三井物产环球投资、软银中国、中新创投、应用创投于2012年12月共同完成。

  ESL(电子货架标签)和汽车贴膜成为汉朗光电的新市场。前者的国内市场规模为500亿元左右,后者也达到了每年300亿元。但ESL在国内市场还是新生事物,推广周期很长。即便是在ESL普及率较高的法国,渗透率也只有30%,推进很慢。第一家生产ESL产品的法国Nemopitc公司也早就因拖欠300万欧元债务而倒闭了。

  段刘文并不孤单。上海高通半导体、北京汉朔科技、无锡威峰等公司都在积极进入这个市场,抢占市场份额。在强而有力的竞争对手面前,汉朗光电已经占领60%以上的市场份额。

  段刘文的关系网中,福建福耀玻璃、法国圣戈班集团、沙特SABIC集团等均是合作伙伴。段刘文将触角伸向全产业链:“我们原来就是做液晶材料,后来开始做硬件系统,再后来又开始做软件系统,现在又开始做互联网金融。”

  经营中遇到问题,段刘文会去找父亲讨论,“太细节的东西是不需要讨论的,因为得很了解才能说清。但是大方向还是会讨论。”他们最近一次讨论的是“互联网思维”。父亲一直以来的观点是,“能赶上头一班车,不管哪个行业,当然你要认定这个方向是对的,不一定你在第一节车厢还是第末节车厢,能赶上这班车,是很关键的一点。”

  汉朗光电其中一个投资方股东建议段刘文与互联网企业合作,他跟段刘文说:“你们的思路和移动互联网思路完全是不一样的角度,你一定要去听他们怎么说,然后我们再决定(怎么做)。”段刘文接触之后发现很多新的角度,甚至打破了他精于计算的美式逻辑,“我们是从传统行业转型到移动互联网(行业)。之前开会的内容都是怎么降低成本,怎么去压供应商,怎么去压产业链,怎么去改造更便宜,怎么去开模,怎么做硬件设计。移动互联网呢?我硬件不赚钱,但是我通过服务赚钱,我怎么着去迎合客户的想法。”目前,汉朗光电正在为国内某大型电商企业提供实现线上线下同价支付的服务。这种模式在国内还是一个新的快速增长点。

  “(当初选择创业)我认为最大的一个优势就是下行成本是可控的;第二就是不至于说如果失败了就倾家荡产,或者就流落街头。希望能够通过奋斗达到设定好的人生目标”对段刘文来说,他并不是没有退路,只是前进成了一种本能,有时,他并不否认,“我就是(为了)赚钱。”

7
+1
3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段刘文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