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应链金融解决方案
生意场 > 观察评论 > 马云实验生态脱贫 蚂蚁森林成脱贫平台

马云实验生态脱贫 蚂蚁森林成脱贫平台

生意场 2018-06-07 16:03:55 来源:中国企业家
蚂蚁森林关坝自然保护地落成。来源:被访者供图蚂蚁森林关坝自然保护地落成。来源:被访者供图

  我们可以看到阿里生态脱贫的模式,同时阿里生态扶贫实验能否成功也面临挑战。

  原标题:马云实验生态脱贫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田甜

  编辑 | 林文龙

  村民大会集结了。

  川北山区的关坝村山脚下空地上临时架了块白板,写着“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两行竖字。主持人是“借”来的“村长”李锐,他因为主持《爸爸去哪儿》意外红了。当天还有市集,村民带着自家酿的蜂蜜、核桃这些山货来摆摊儿,期待酒香不怕巷子深。

  会上宣布了一件事,阿里巴巴与四川绵阳平武县签约,将平武县关坝村作为阿里生态脱贫的一块实验田。

  “蚂蚁森林将从个人参与的环境治理平台,升级到生态脱贫平台。”阿里脱贫基金副主席、蚂蚁金服董事长兼CEO井贤栋说。

  具体而言,未来除了保护地,网友还可以在蚂蚁森林上认领经济林,认领的网友可直接购买“自己保护”的经济作物。另外,蚂蚁森林和淘宝供应商也将为保护地、经济林出产的环境友好型产品提供市场机会,帮助贫困农民增收。

  5月27日,马云出现在2018年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大数据助力精准扶贫”论坛上,原本没有演讲计划的马云来了一次8分钟的“即兴演讲”,关于扶贫、慈善与公益。

  马云认为,扶贫、脱贫和致富是三个不同的东西。扶贫给人以鱼,脱贫授人以渔,而致富是给大家造鱼池、鱼塘,这是三件完全不同的事情。贫穷不是农民不努力,而是农业文明和商业文明没有完美的结合。贫困县不是贫困县不努力,而是发展模式没有跟上。

  在阿里巴巴内部,关注扶贫,关注脱贫,关注公益,不仅仅是为了别人好,而且是为了自己好。马云认为,大公司的“大”不是利润大,不是收入大,不是市场份额大,而是责任大,担当大。

  在此之前,马云不止一次表达过他对扶贫工作的重视和阿里人的理想,在2017年12月,马云在阿里巴巴脱贫基金启动会上宣布,确立公益为阿里巴巴的战略性业务。

  那次大会也是阿里巴巴继2014年IPO之后,36位合伙人首次公开亮相。除了4个副主席,阿里体系内的每个独立公司都会负责一个脱贫项目,对总裁进行脱贫KPI考核。

  在5月初发布2018财年年报后,阿里巴巴也发布了一份“公益财报”。马云一个财年中完成了75个公益时,在阿里人中排名第51。

  生态大县,经济小县

  从绵阳向北出发到平武县城有三个半小时车程。一路上,连弯、陡坡、土路应接不暇,好几处路段被山体堵得严严实实,仅留下一条窄道。

  5月中旬,《中国企业家》记者来到四川平武县。平武境内森林覆盖率达74%,还坐拥“天下大熊猫第一县”的美誉。2015年一项调查数据统计,平武境内有335只野生大熊猫。

  优良的生态环境在过去没有转化为经济价值。

  实际上,我国极端贫困地区分布与当地生态环境的关系是“两极分化”。一种情况是在寸草不生的荒漠化区域,贫瘠的土地无法为当地百姓提供较好的生存条件;另一种情况则是在保护价值较高的地区,因为需要承担更多保护责任,无法简单、快速地进行资源开发活动,也会导致民生发展受限。

  2008年汶川大地震,平武县是十个极重灾县之一,损失惨重。这些因素叠加,平武县至今还没有摘掉“国家贫困县”的帽子。

  平武县关坝村,人口不足400人。关坝村青年李芯锐18岁以前只想走出这片穷山恶水。自小生长于此,他对青山绿水已经毫无感觉了。

  18岁那年到西北当兵。李芯锐回忆,当地空气干燥,到达的第三天,他鼻腔毛细血管破裂,差点死掉。他是一名坦克驾驶员,上戈壁滩训练时,全员都剃了光头,因为没有水洗头洗澡。“出去后才发现,家乡真的是天堂。”李芯锐说。

  2009年,环保NGO山水自然保护中心已关注到关坝的生态保护价值。

  山水自然保护中心西南山地项目主任冯杰介绍,山水拿出一笔资金,支持村民开展巡护,“山水在其中扮演协作者的角色。”

  巡护主要针对打猎、挖药、电鱼等行为,这些是关坝村村民过去的生计。他们认为干这些事再自然不过,跟法律更扯不上关系。

  “我们原来都是坏人啊!谁年轻时没在沟里打过猎,电过鱼呢。”郭强说。郭强现在是关坝保护小区副理事长。

  2013年以前,巡护主力是六七十岁的老人。他们动员能力弱,参加巡护主要是为了获得一份营生。当村民得知要把大山封起来,让他们另寻出路,抵触情绪大,巡护队也不知如何是好。

  关坝村河沟里有一种稀有的冷水鱼叫石爬子。村民高明兵回忆,小时候没肉吃,他们就来钓石爬子。村民意识到这是好东西,是看到它们在城里的饭馆打响了名气,市场上价格飙涨,一斤可卖到近千元。

  小贩们见利而动,电鱼者纷纷涌入关坝村。一段时间内,关坝村河沟里的石爬子不见了,其他水生生物也没了踪影。

  “七个葫芦娃”

  关坝村保护现状有较大的改观,是在“七个葫芦娃”逐渐成为村里发展与保护的主力以后。

  “七个葫芦娃”是自称,其实是七个返乡青年。

  2011年,李芯锐结婚后返乡,帮家里放羊。一天他赶羊下山坡,看到一群外乡人风尘仆仆而来。擦身而过时,他心里琢磨,这群人干嘛的?

  没想到这群人就来自山水自然保护中心,是来帮关坝发展养蜂产业的,还碰巧住进了村口他家里。

  每天晚上,山水的专家和村干部开会聊天,李芯锐听得多了,自然也知晓了背后的逻辑和意义。“外面的人连夜开会给我们做事,我们自己在干嘛?”他决定加入巡护队,还从父亲手里接过养蜂合作社,开始帮全村人赚钱。

  2012年,现任关坝村书记乔良返乡竞选村长。在乔良看来,保护生态既不是竭泽而渔,也不是封起来不动,而是得用得好。“不然生态保护成了画大饼,老百姓看不到收入提高,就很难持续。”

  自此,关坝村开始了一场“内外联动”的生态发展运动。

  乔良规劝饲养“环境消耗型物种”牛羊的村民改养“环境友好型物种”蜜蜂,原来以挖药为生的村民改种药草与核桃。他制定了计划,重新在关坝河里投放石爬子鱼苗。

养蜂是关坝村的生态产业之一。来源:被访者供图养蜂是关坝村的生态产业之一。来源:被访者供图

  2016年1月,在山水自然保护中心的资助和技术支持下,关坝沟流域自然保护小区成立,越来越多的返乡青年也参与到巡护队伍中。“七个葫芦娃”之一的孟吉2016年回乡时,河里的石爬子再一次现身,目前保守估计其经济价值达到20万元以上。

  “我返乡是因为家乡的环境变好了。”孟吉说。

  去年,在乔良等人的推动下,村民大会制定了村规民约,其中一条写道:不许在关坝沟打猎挖药电鱼,如有违反,就不能得到村级合作社分红。

  村民们在公告纸上签了字,效果出奇得好。之后一次分红,每人分了250元。分红资金除了合作社的提成,还有一部分来自出售冷水鱼的收益。钱不多,但让那些持观望甚至质疑态度的村民对这条发展道路有了信心。

  阿里生态扶贫探路

  《中国企业家》记者跟随“七个葫芦娃”一同巡山。山间石头缝隙中,定点安放了红外相机,如果不是有意去寻找,一般游客很难发现它们。

红外相机监测野生动物数量,也监督非法盗猎行为。来源:被访者供图红外相机监测野生动物数量,也监督非法盗猎行为。来源:被访者供图

  李芯锐说,2013年以前,这些红外相机没拍到过野生动物,最近几年才拍到了熊猫,还有黑熊一家。去年,狗熊偷走了60箱蜂蜜。“要是在别处,就该处死了,熊掌还能卖钱,只有在关坝,这个贼还能好好活着。” 

  目前关坝村民的收益中,大约有15%来自生态效益,包括巡护收入、合作社提成、给参观者做导游等。乔良认为理想状况是,生态收益达到村民收入的80%。

  现状距离目标还有很长一段距离,关坝村发展已遇到瓶颈。

  比如卖蜂蜜,蜂蜜毕竟不是刚需,很多人一年才吃一罐。在市场竞争中,生态农产品卖的是信任感,山沟沟里的土货如何取信于人?

  还有销售渠道受限。关坝村村养蜂合作社曾尝试各种销售渠道,还有公益机构来帮忙卖蜜,结果预定了2000斤蜜,最后只卖出了200斤,多收上来的蜜都砸在了仓库里。

  此外,据“七个葫芦娃”估算,受自然承载力之限,蜂蜜产业只能占到村民收入五分之一。如何利用已经积累下的资源,探索更宽的生态发展之路?他们希望得到外界的帮助。

  2017年12月,阿里巴巴合伙人集体亮相,宣布脱贫将成为阿里的战略性业务,未来5年投入100亿元用于精准脱贫和乡村振兴。生态脱贫是四大方向之一。

  阿里选择平武县关坝村作为其首块生态扶贫实验田,原因之一是当地已有较好的生态保护和生态产业规划基础。“七个葫芦娃”是关坝村发展的内生力量,外部还有山水自然保护中心等机构,已在当地做了大量保护工作。

  关坝村附近还有雪宝顶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王朗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小河沟省级自然保护区、老河沟公益保护地等生态保护试点。这些试点都需要巩固和扩大成果。

  阿里希望通过其科技平台的连接,把已试点的一些工作整合起来,弥补当地原有商业运营能力中较薄弱的一环。

  具体做法是,首先阿里联合中科院对平武全县进行生态价值评估,帮助平武寻找适宜当地发展的生态产业;其次,支持环保公益机构在平武建设运营多块公益自然保护地,护林管护等岗位的就业机会向贫困人口倾斜;最后,阿里通过蚂蚁森林等渠道,启动保护地及周边生态产品营销试点。

  阿里还将联合农村淘宝、盒马生鲜、四川地区生态农产品知名电商王淑娟、中央美院等合作伙伴,帮助平武打造保护地蜂蜜品牌、开拓销售渠道,并通过提供产业培训、互联网技术培训,帮助当地带头人发展生态产业。

  5月15日下午4点,支付宝蚂蚁森林上线“关坝自然保护地”。截至5月16日下午4点,140万人次的网友通过蚂蚁森林能量对其进行认领,认领面积超过160万平方米。

  我们可以看到阿里生态脱贫的模式:搭建一个跨界连接的平台,除了阿里体系内的电商、培训、新零售、技术等介入其中,跨界合作伙伴也是该模式中的重要环节,阿里还通过蚂蚁森林形成“注意力经济”,让普通网友也关注贫困地区。

  蚂蚁森林上有140万人次的网友认领,我们可以视为已有140万人次的网友关注到了关坝村这个川北贫困山沟里的小村落,以及他们的生态产品。这种“注意力”可能只有几秒钟,关坝村却已然在电商领域积累了稀缺的资本。

  阿里生态扶贫的目标当然不止于此。第一步,先把“实验田”走通,探索出一条在互联网时代可被复制的生态脱贫路子;将来阿里还会在大熊猫栖息地、滇金丝猴栖息地等区域内寻找其他县域合作。

  每块实验田都需要多方合力发展。但现实是,中国民间环保力量较为薄弱,既有在地大自然保护项目经验,又有全国网络的机构屈指可数,这对阿里生态扶贫实验能否成功也是一大挑战。

1
+1
1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马云 脱贫 阿里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