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应链金融解决方案
生意场 > 高端访谈 > 专访Entegris首席运营官Todd Edlund: 半导体产业已进入全球化时代 愿与中国厂商加强合作

专访Entegris首席运营官Todd Edlund: 半导体产业已进入全球化时代 愿与中国厂商加强合作

生意场 2018-06-05 15:56:32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专访Entegris首席运营官Todd Edlund: 半导体产业已进入全球化时代 愿与中国厂商加强合作

 

    本报记者 翟少辉 上海报道

    在美国特种化学及先进材料解决方案供应商Entegris执行副总裁兼首席运营官Todd Edlund看来,全球化是过去几十年半导体产业最重要的发展趋势之一,如今这一趋势还在持续。从材料供应的角度来看,相较于欧美,亚洲已成为半导体产业最重要的增长区域。

    同费城半导体指数(SOX)所纳入的其他企业相比,Entegris有些另类:它既非半导体厂商,也不是设备厂商,而是为半导体生产环节供应特殊化学品和先进材料处理解决方案。

    “我们可以跨整个半导体产业提供服务,该产业任何一环的增长对我们都是利好。” Edlund在独家专访中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过去几十年,半导体产业已拓展至全球,我们也随之拓展至了全球范围。”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Entegris公司正于上海建设Entegris中国技术中心,预计将于2018年底落成运营。

    科技创新驱动半导体产业进入全球化时代

    《21世纪》:过去20年,全球半导体产业格局发生了重大变化,日本企业衰落、美国企业牢牢占据了绝对优势。你对此如何看待?

    Edlund:我进入这一行业已有23年,在此期间半导体产业一直在不断发展和变化。我入行之初,美国和日本的设备厂商都非常强势,延续至今,但其他地区的设备厂商也在成长,如韩国、中国台湾和中国大陆。同时,半导体厂商也已开始全球布局。比如英特尔如今已在中国、爱尔兰和以色列等多地设有工厂。韩国和中国台湾的厂商也是一样,例如台积电和韩国的存储厂商,都已经在中国大陆建厂。整个半导体产业已在全球范围内向需求增长强劲的地区转移。亚洲尤其是中国经济的增长导致了半导体需求的强劲,这既源自出口的电子产品,也是国内市场的需求。这也成为中国想要打造自己的IC产业的原因之一。

    我刚加入时,Entegris还是一家叫Fluoroware的私营公司,仅在日本和美国有工厂。如今,我们在马来西亚有一个大型工厂,可以供应整个亚洲地区。通过收购和投资新建,在韩国和中国台湾设了工厂。现在,我们分别与福建博纯材料有限公司以及湖北晶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合作,在中国大陆也拥有了2座工厂。

    《21世纪》:互联网的兴起曾深刻影响到半导体产业的发展,作为材料供应商的Entegris受到了哪些影响?

    Edlund:受互联网和移动网络的影响,半导体产业从一个专注于为计算机产业提供元器件的“小产业”,成长至如今为各种复杂的科技应用提供支持的多元产业。如今万物互联,你可以随时随地获取、处理、上传数据,甚至是在一辆汽车里进行这些操作。这些互联的趋势,真正地在全球范围驱动着对新半导体的需求,使半导体产业进入了国际化阶段。因此,Entegris也必须随之成长为一个国际化企业,我们已为此在全球范围进行投资。

    《21世纪》:有人认为如今正是“第四次科技革命”,5G、AI和物联网等新兴前沿科技对半导体产业以及材料厂商带来了哪些影响?

    Edlund:两方面,一是持续驱动着对前沿半导体科技的需求——将更多的运算能力放入更小的芯片,并消耗更少的电能。此外,这还驱动着对更加复杂、高性能的存储器的需求,比如3D架构的闪存。自然,这也就意味着对化合物材料、污染控制的需求,我们也就从中受益。

    另一方面,物联网和其他传感、通讯设备,某种程度上促成了一些过去的主流半导体的复苏。例如,200mm晶圆实际上是上一代产品,但如今很多以物联网为代表的新应用设备正是基于200mm晶圆生产的。晶圆厂商需要增加此种规格产品的产能。这驱使我们回头重新利用过去的“遗产”,这些在几十年前就已投入应用的业务重新开始增长。

    《21世纪》:近年来半导体产业并购频发,行业整合趋势明显。作为材料商的Entegris也进行了多次重要收购。这之间有何联系?

    Edlund:在过去15年中,半导体产业经历了诸多的并购整合,这都源自产业的增长。如今,业界有5-10家规模非常大的半导体厂商,正在全球范围进行拓展。我们如果还只是一家小型的材料厂商,将很难为这些巨头和其遍布全球的产业提供服务。因此,这种并购整合也就蔓延至了供应商一侧,包括设备厂商和材料厂商。除了扩大生产规模,我们还需要拓宽解决方案的种类,以能为客户提供更有针对性的服务。他们不需要为10项不同的服务去和10家不同公司打交道,和Entegris一家就足够了。作为一家已经52岁的企业,我们依然需要不断地去适应产业的发展和变化。

    愿与中国厂商加强合作

    《21世纪》:中国近年来致力于发展集成电路(IC)产业,但目前在尖端领域和国际主流厂商还存在较大差距。你如何看待中国IC产业的现状及未来?

    Edlund:发展集成电路产业无法一蹴而就,中国已表现得非常出色。以中国已实现突破的28nm制程工艺为例,从全球范围看,不久之前这都还是非常难掌握的前沿技术。中国公司可以和其他地区拥有可行的、先进的工艺流程的公司进行合作,比如Entegris。我们可以在良率提升方面提供帮助,而这往往是IC晶圆制造所面临的最大挑战。

    《21世纪》:这对于Entegris是否意味着一个很好的机遇?对此有何规划?

    Edlund:这无疑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我对中国IC产业的发展非常期待。培养这样一个高科技产业需要花费很多年时间,但中国拥有足够的决心,这对整个中国经济而言都是有利的。为此,我们需要拥有与之相应的本土生产能力,就像此前我们在中国台湾、韩国和美国所做的一样。我们还需要具备和中国本土客户高效合作的能力,帮助他们应用我们的产品、选择合适的解决方案,从而提升良率、控制污染。为此,我们在中国投资了合作工厂,并正在建设中国技术中心。

    《21世纪》:Entegris在日本、韩国、中国台湾均设有研发中心和工厂,在中国大陆有何具体布局和规划?

    Edlund:我们在中国台湾、韩国和日本各有一个技术中心,马上将在中国大陆也拥有一个技术中心。经过多年发展,韩国和中国台湾的技术中心已经颇具规模,我们希望通过本土的技术中心,使客户能够参与进来同我们合作,让中国技术中心的规模也逐步增长。工厂方面,一般来说产量的增加能够降低生产成本,距离客户较近则能够降低运输成本。客户会希望以最优的价格得到最好的解决方案,为此,我们需要在增加已有工厂产能和选址新厂之间进行权衡。目前,我们在中国的两个合作工厂已能为客户提供优质的解决方案和价格最优的产品,但这还只是一个开始。我们会在中国寻找更多的业务增长点,并判断是否需要在本土进行生产。在我看来,我们一定会在未来数年继续提升在中国本土的产能。

    《21世纪》:你认为中国台湾和大陆成为规模最大、增长最快的两大半导体材料消费市场的原因是什么?

    Edlund:和推动全球半导体市场增长的因素是一致的。过去主要是电脑,目前智能手机和其他通讯设备正在成为更大的驱动因素。晶圆代工业务在过去一段时间取得了显著增长,中国台湾正是借此实现了快速发展。许多设备目前是在中国大陆组装生产,这就需要大量的半导体。中国正在发展非常多元的半导体产业,从晶圆代工到设备生产,再到逻辑器件、存储等,以能为不同的产业提供半导体。

    《21世纪》:存储客户相关的业务占Entegris营收比重达1/3。存储厂商主要在亚洲,但业界对该市场已有将要遇冷的担忧,你对此如何看?

    Edlund:需要数据收集的自动驾驶、人工智能、物联网、家庭自动化等都在驱动着存储市场的增长,我们需要对传感器收集的海量数据进行储存。因此,存储公司正在加速投资扩产,以应对预期的增长。这之中会有短期的波动,但长期来看,存储市场将继续保持较快的增速。此外,我们有2/3的营收来自其他客户业务,包括逻辑器件、晶圆代工,几乎所有的半导体生产都会用到我们的产品,即使存储市场增速放缓,我们的营收也能得到保证。

 

1
+1
4
+1
文章关键字: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