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应链金融解决方案
生意场 > 高端访谈 > 梁建章:在商人与学者之间自在游走

梁建章:在商人与学者之间自在游走

生意场 2018-05-25 13:56:56 来源:网易财经

5月21日,中国政府计划完全取消生育限制的消息传出。这一消息令一个人格外兴奋,他就是梁建章,中国当下最活跃的人口学者,不断在呼吁政府全面放开生育政策。而他的另一个身份同样耀眼:中国最大的在线旅游平台——携程网(CTRP)联合创始人、执行董事会主席。

取消生育限制消息传出的当晚,梁建章在朋友圈转发该条消息,并配文“意义重大”。第二天,他在网易独家撰稿,阐述取消生育限制的重大意义。

作为一名人口学者,梁建章频繁发表文章、接受媒体采访、出版著作,希望凭一己之力,同时借助借舆论力量,唤起政府和社会大众对中国人口危机的重视。

而作为携程网董事局主席,他则显得较为低调,公开场合很少主动谈起携程,甚至在面对媒体的直接发问时,也经常只是只言片语带过。

携程创立于1999年,与BAT诞生于同一时期,创始人为梁建章、沈南鹏、季琦和范敏。2007年,梁建章辞任携程CEO职务,到斯坦福大学攻读经济学博士学位,研究领域包括人口和创业以及中国劳动力市场。正是此次留学经历,奠定了梁建章未来的另一个事业轨迹,此后,他开始致力于人口政策研究,乐此不疲。

回忆起当初去斯坦福读博,梁建章向网易财经坦言,彼时只是一心想做学术,没有考虑这样做是否和携程有关系。在潜心钻研学术期间,他发现人口是一个对经济和政策非常重要的问题,因此下定决心,将人口学作为未来长期研究的课题。

2013年,携程遭遇去哪儿、艺龙、同程等在线旅游平台的围剿。危难之际,梁建章宣布回归,重掌携程。2013年至2016年,携程大笔投资和收购,入股艺龙、同程,合并去哪儿,由此奠定在线旅游行业老大的地位。2016年,梁建章将携程CEO的职位交棒原携程CFO孙洁,再次宣布退居幕后。

但隐退后的梁建章并未远离携程,他仍然肩负着携程的顶层战略管理重任。“现在大概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在国外,因为携程的国际化还是要花很多时间。(总体上)有百分之七八十的时间还是在携程。”他说。

“中国正面临严峻的人口危机”

尽管梁建章说他平常主要利用业余时间做人口研究,但面对镜头,一聊起人口话题,向来稍显沉默的他,开始滔滔不绝:“人口对一个国家未来的经济是非常重要的。当然近期来说生一个小孩是没什么影响,但是二十年后、三十年后,当这个人成为工作者,成为纳税者,成为创新者,那就是对经济产生非常大的影响……”

梁建章认为,中国目前正面临“非常严峻的人口危机”。此前,他曾就此在网易独家发表文章,掀起社会广泛讨论。文章指出,中国未来生育率可能是全世界最低的,因为在中国抚养小孩的成本可能是全世界最高的。

高额的抚养成本,导致许多家庭不愿意花更多资源或者财力、精力去抚养小孩。但是,另一方面,整个社会需要足够的下一代,否则将会产生各方面的问题。因此,梁建章建议,政府应该通过免税,或者直接发放现金补贴的方式,来鼓励更多家庭生育小孩。

“我做过研究,很多比较成功的国家,都是花GDP的2%到5%的钱,投入到鼓励家庭生小孩、提高人口数量上,相当于教育投入的一半的钱。”梁建章说,“教育投入你可以认为是去提高人口的质量,但在提高人口数量上也需要巨大的投入,提高人口数量的投入不比教育的投入会低多少。你看俄罗斯,生第二个、第三个奖多少,奖房子、奖车子都有。这个是未来中国可能也必须得做的。”

在他看来,中国的房价贵,抚养小孩的成本高,妇女参加工作的比例高,这些因素使得中国鼓励生育所花的钱,可能要比其他国家更高,才能有效果。

“携程此前的产品的确存在瑕疵”

2015年,中国政府宣布实施全面二孩政策,梁建章的“人口学者”身份开始被越来越多的人所熟知和认同。

收之桑榆,失之东隅。近两年,携程负面缠身,捆绑销售、霸王条款、酒店竞价排名等问题,导致平台投诉居高不下,一次次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对此,梁建章对网易财经坦言,“携程此前的产品的确存在瑕疵”。

“我们以前有一些(产品)确实是不太明显的(注:指不太公开、透明),就是销售一些比较高利润的产品。比如我放了一个酒店券,不是太明显,可能你选的时候并没有说想买个酒店券,但是实际上你买了。这个我们现在完全把它清理掉了。”对于此前闹得满城风雨的“搭售”事件,梁建章向网易财经承认,携程的做法确有不妥。

“我们现在要非常明确地展示我们所有的产品,让客人自己来选择。我们推荐的时候,你不要,那就很清晰的可以取消。”梁建章表示。

他同时透露,携程的产品和服务正在不断改进,“我们最近做了一些梳理,承诺怎么样去保证我们的透明性,我们的退改的政策怎么样,还是需要在这些方面做更多的工作”。

“携程老了?它还是一家新公司”

成立于1999年的携程,与后来如日中天的BAT诞生于同一时期,可以称得上是一家老牌的互联网公司。不过此后携程在发展过程中掉队,尤其是近两年,负面新闻缠身。因此有人提出质疑:携程是不是迎来了它的中年危机,甚至说携程是不是已经老了?

但在梁建章的眼里,携程仍然是一家新公司,而且必须是一家新公司,“我们很多新的业务都是非常年轻的leader,年轻的领导来做的。整体上,公司这两年当然发展也很快,招了很多新人。(特别是)国际化对我们是全新的。”

梁建章对网易财经表示,携程这两年的业绩增长还是远远超过前几年的,“我们在六七年前,就是2010年的时候,大部分的订单是通过电话;(后来)一下子从PC转到移动,现在基本上通过APP来做。这个其实是很大的一个变革,我们内部的说法就是二次创业。”

“现在技术变化这么快,老的很多办法不一定能够行得通,一定要抓住新的机会,还是要这种创业创新的动力,一点不能减才可以。”他说。

梁建章反复对网易财经提到携程的国际化战略。“出境就占了我们(业绩的)30%,而且增长很快。”

他将国际化比作携程的一张王牌,如果输掉,那么携程的危机或许会真的到来,“携程国际化如果不能够做好的话,那可能确实是一个问题。因为主要的利润来源可能还是国际化。”

在他看来,国际化需要建立非英文的、非中文、英文、韩文等服务团队和品牌团队,这些并非易事,也是其他中国公司国际化都会碰到的问题。“中国公司国际化成功的案例不多,而且都是制造公司,服务公司能不能做成功这一点还是有很大的不确定因素的,这个是我们最大的一个(挑战)”,他坦言。

“中国旅游业还有很多机会”

最近,梁建章做了一项针对旅游业的研究——比较中国与美国之间的旅游业。

他研究发现,中国在很多指标上,包括总量和人均方面都已经超过美国。以酒店房间数为例,中国酒店的客房数已经远超美国三四倍,人均方面的数量也已经接近甚至超过美国。此外,中国拥有数量较多的景点,这些都是中国旅游业的优势。

但他也指出,中国旅游业在有些方面仍然落后。比如,与美国相比,中国的机场数量太少,只有几百个;美国则有几千个,密度高,乘飞机出行方便。另外,中国的文化旅游例如博物馆等,与美国相比是偏少的。

梁建章认为,中国的旅游业还有很大机会,特别是在火车旅游方面。他说,中国的高铁人均数量远超美国。对老人出游来说,坐火车比坐汽车、飞机更加舒适,未来如何打造一些适合老人消费的火车旅游产品,这是非常有潜力的。

当下,跨界成为互联网公司发展的一种趋势。近期,美团切入打车领域、滴滴上线外卖业务,双方正为抢占新的市场份额交战正酣。梁建章则表示,携程会继续专注做旅游。

梁建章认为,国际化对携程而言是很好的机会,如果专注做国际化,就没有更多精力做其他领域。另一方面,旅游是个相对稳定的刚需,“可能三十年以后,我们住的酒店跟今天的酒店没有太大变化,飞机可能还是现在坐的飞机,但是未来三十年,比如说外卖,或者是打车,自动驾驶、机器人、饮食习惯的变化,或者饮食技术的变化,都可能会有大的变革”。

1
+1
1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梁建章 携程网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