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互联网+
生意场 > 商界精英 > 在百度16个月 陆奇干了些什么?

在百度16个月 陆奇干了些什么?

生意场 2018-05-24 14:33:31 来源:全天候科技

  5月18日,百度官方宣布,百度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COO)陆奇由于个人和家庭原因,无法继续全职在北京工作,将从7月起不再担任上述职务,但仍将继续担任集团公司副董事长。

  2017年1月17日,陆奇任百度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近一年以来,陆奇在百度内部组织重构中发挥关键作用,是百度ALL-IN-AI战略的实际操盘者。观察人士普遍认为,陆奇带领百度走上了正确的方向,解决了百度多年来在管理上短板,百度内部的企业文化目前来说非常不错。

  百度发布1季度财报后,市场看到百度在战略聚焦、新经营策略执行、运营成本控制、盈利释放方面取得巨大成效,给予正面反应,涨幅近20%创出上市以来新高,市值接近1000亿美元。

  4月中旬,市场曾传出陆奇卸任的消息,引发投资圈不小的担忧,随后百度很快辟谣。陆奇入职百度不足一年半即退出百度经营,市场对百度管理能力及未来战略执行能力的担忧加深,百度市值短期将再度承压。

  百度盘前交易时段,跌幅近6%。

  以下是财经杂志今年5月某7日发的一篇旧闻《陆奇举刀,百度第三次重组内阁》。

  2017年1月17日,陆奇来了。一年后百度迎来迄今最密集的一次人事变动。

  2018年3月,百度贴吧事业部总经理胡玥、百度地图事业部总经理李东旻、90后副总裁李靖(李叫兽)在一个月内陆续出走。

  而在职场社交软件脉脉爆料出的一份百度离职名单显示,可能离职的管理层还有:高级副总裁兼搜索公司总裁向海龙、搜索公司CTO郑子斌、副总裁梁志祥、内容服务平台总经理屠静、定制化广告总经理陈蕾、搜索广告高级总监鲁鹏俊、手机助手运营总监朱颖等人。据《财经》记者了解,陈蕾、屠静离职属实,其他停留在传言阶段。

  过去一年百度高层大面积换血,包括副总裁兼百度糯米总经理曾良、首席科学家吴恩达、高级副总裁兼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王劲、副总裁陆复斌、副总裁邬学斌。除了曾良因收受利益被辞退外,其他人几乎异口同声,称因“个人发展原因”离开公司。但外界普遍认为,本次百度出现的人员震荡与陆奇新政有关,更多体现了转型期百度的新一轮人事重组和利益洗牌。

  在2016年经历了血友病吧、魏则西事件等舆论风波,百度正处于低迷期之时,陆奇在李彦宏的邀请下加入百度,出任集团总裁兼COO。李彦宏赋予陆奇绝无仅有的权力,所有事业群组负责人均向陆奇汇报,再由他汇报给李彦宏。

  陆奇立即大刀阔斧开启了三项变革——一是战略,他为百度确立了“夯实移动基础、决战AI时代”的战略基础,把一度摇摆在O2O的百度拽了回来;二是组织,百度医疗、百度外卖消失,百度金融分拆,百度国际即将分拆;而当下的重点是价值观。

  如今,百度的战略、业务和组织均梳理完毕,内部士气得以提振。但一位接近百度最高决策层的人士认为,这也意味着,陆奇的变革将进入深水区。

  “容易的事情做完了,战略和业务梳理清楚了,接下来到执行层面一定涉及人和钱。”据《财经》记者了解,李彦宏直接管理执掌人事权和财权的两员大将,“人事权和财权都不在陆奇手里,他得去摆平各方利益”。近期系列高管出走也表明,陆奇推行改革在人事上出现一定反弹。

  在这个战略强制推行和组织震荡剧烈的敏感时期,百度比任何时候都更需要文化的粘合与过度。“陆奇是一个外来者,烙印和百度文化不完全匹配。”一位从百度离职的总监级人士对《财经》记者说,“他想理解文化变迁过程,准确把握体系内各个层级人的心态是需要时间的。”

  在此背景下,百度请回另一名创业元老,她的回归尚未被外界察觉。《财经》获悉,去年底,百度创始七剑客之一崔姗姗重回百度,出任“文化委员会秘书长”,主管人才小组和文化建设。“看上去是个虚职,但现在最受关注的就是文化。”上述接近最高决策层人士称。

  经历了2016年下半年连续两个季度营收下滑后,百度(BIDU)财务开始回暖。2017年四个季度同比增长6.8%、14.3%、29%和29%,2018年Q1同比增长31%。市值一度跌至500亿美元的百度,在2017年10月冲破900亿美元关卡。

  截至2018年5月4日,百度市值886亿美元,与第四名京东的529亿美元拉开差距,但仍远远落后于阿里巴巴的4669亿美元和腾讯的4634亿美元。

  在第一次高管见面会上,陆奇对在座高管说,既然百度要做人工智能,那么应该先了解人工智能的对立面——自然智能(NI,Nature Intelligence)。他以自己学习反向骑行自行车的经验举例,当人习惯一件事,想忘记这个技能转型到下一阶段时,过程非常之难。一个组织更是如此。

  今日之百度正处于这样的转折点上,它要忘记组织记忆,但像陆奇学习倒骑自行车摔伤腿一样,百度也要承担阵痛和代价。

  残酷四象限

  到任后的第一个月,陆奇梳理百度业务并将其划为“四象限”。

  首先纵坐标按使命切割——关键使命(“夯实移动基础”)和非关键使命(“决胜AI时代”),前者与搜索相关,后者与人工智能相关。其次横坐标再将业务划为“主航道”和“护城河”,主航道为百度战略级业务,护城河为主航道提供支持,保驾护航(见图1)。

  第一象限是关键使命+主航道,包括移动搜索、Feed和手百;第二象限是关键使命+护城河,包括PC搜索和大商业(所谓关键使命意味着已成型可变现)。第三象限是非关键使命+主航道,包括百度金融、Duos、智能驾驶、智能家居、智能云、短视频和AIG;第四象限是非关键使命+护城河,包括贴吧、知识、地图、糯米等(所谓非关键使命意味着其仍在探索和孵化中)。

  陆奇在内部反复强调“公司战略一盘棋”,对核心业务要进行资源倾斜和让位。《财经》记者获悉,去年12月,百度内部确定了2018年公司预算,除主航道的移动搜索、信息流和智能驾驶等之外,非主航道业务几乎没有新增投入,这包括百度地图、贴吧、知识体系等四象限业务。

  这件事在高管的去留选择中有一定影响,比如今年百度地图总经理李东旻和百度贴吧总经理胡玥的离职。

  一位从百度非主航道业务离职的人士认为,百度对护城河业务的策略是“硬着陆”。他说:“纯理性来看的话,这个业务重不重要?重要。That’s all。但这个业务对公司未来重不重要?不那么重要。”

  百度贴吧曾因血友病吧事件深陷舆论危机,一位百度内容生态人士告诉《财经》记者,过去几年,百度贴吧一直处在频繁的人员变动中,“一两年就会换掉一半的人”。

  另一名百度中层人士介绍,百度内容生态已经从围绕PC搜索的生态链条(百度知道+百度贴吧+百度百科)全面向移动端生态转换(信息流+百家号+好看视频),后者直接对战今日头条,在这种情况下前者的重要性大幅下降,“贴吧出征寸草不生的年代早就结束了”。2018年3月12日,原百度贴吧事业部总经理胡玥宣布离职。

  同一天,百度地图事业部也面临重大调整。百度地图事业部转入AI技术平台体系(AIG),原总经理李东旻因个人原因离职,高级总监李莹接任。一位百度地图人士告诉《财经》记者,地图本来只是护城河业务,此时并入AIG,名正言顺进入了主航道,员工归属感是完全不一样的。

  上述人士说,看起来地图和自动驾驶匹配度更高,也可以并入智能驾驶事业群组,但自动驾驶不能确定未来营收状况,甚至不排除有分拆独立的可能性,如果独立就需要精简成本,而地图众所周知是一个花钱和亏损的业务,这种情况下会被消减资源。相对来说AIG更偏底层的基础研发,无需承担营收压力。这对于地图团队来说是更好的归宿。

  事实上,非主航道业务面临着缩减的危机。2018年3月中,一位百度糯米离职员工告诉《财经》记者,糯米的评级结果已经公布,部门变动很大,可能要裁撤一批人,离职员工会获得部分赔偿(目前糯米已合并进大搜负责本地广告变现)。

  2018年3月有员工爆料称百度地图要裁员,四象限业务要裁员。百度官方否认。据《财经》记者了解,百度地图裁员的说法不实,不过会严格冻结招聘,在这个过程中有人员外流但不新进人,也是一种变相收缩。

  “在百度而言,陆奇说这个业务是关键就是关键。”一位百度在职员工说。

  全面收缩期

  从战略、到组织、再到人事,百度全方位进入收缩期。

  在“四象限”战略下,陆奇主导了百度组织的一系列分拆、整合。他上任的第一把火是2017年2月裁撤百度医疗事业部。此后,2017年8月百度外卖出售,2018年4月百度金融分拆,《财经》记者曾独家报道,百度国际也即将分拆。

  裁撤和分拆之外,陆奇整合现有资源和部门成立了三个事业群组:2017年3月1日,智能驾驶事业群组成立(本来陆奇亲自挂帅,但在2017年8月副总裁李震宇接任);3月24日,百度AI技术平台体系成立;一年后2018年3月6日,智能生活事业群组成立。

  现在百度的业务架构已趋清晰,六大事业群平行,分别是——搜索公司(高级副总裁向海龙负责)、AI技术平台体系(AIG,副总裁王海峰负责)、智能驾驶事业群组(IDG,副总裁李震宇负责)、智能生活事业群组(SLG,COO陆奇负责)、新兴业务事业群组(EBG,总裁张亚勤负责)和金融服务事业群组(FSG,高级副总裁朱光负责)(见图2)。

  在此架构下,百度新一届“内阁”浮出水面。权力最顶层是李彦宏和马东敏。在业务层面,形成以陆奇为统领,张亚勤、向海龙、朱光、王海峰和李震宇为大将的基本框架;而在非业务层面,CFO余正钧和高级副总裁刘辉分别掌管财权和人事权,据《财经》记者了解,他们两位都向李彦宏直接汇报。

  相对百度历届“内阁”,本次重组人员更多来自内部。其中,向海龙、王海峰、李震宇、朱光和刘辉扎根百度体系多年,是内部培养并逐步提拔至高级副总裁或副总裁。只有张亚勤和余正钧两人来自外部,前者于2014年空降出任百度总裁,后者在百度原CFO李昕晢2017年中调任百度资本后继任,他之前是新浪微博CFO。

  《财经》记者统计了一份百度自2000年创立至今的高管进出名单,对比可以发现,百度几乎以每三至五年为一个周期,高层持续换血。其历史上大的“内阁重组”有三轮,每一轮外部引入高管人数都多于内部提拔。

  第一轮洗牌始于2006年底,当时百度刚刚经历了2005年8月在纳斯达克上市。一年内CTO刘建国、COO朱洪波、副总裁梁冬集体离开。

  2007年-2008年,李彦宏集中性地引入一批高管,包括首席科学家威廉·张、副总裁沈皓瑜、CFO李昕晢、COO叶朋、CTO李一男;而内部,向海龙、俞军和任旭阳跻身副总之列。2008年12月,李彦宏对外宣称“百度2.0版本诞生了”。

  2.0没有为百度带来长治久安。半年后,2009年6月俞军的出走拉开了新一轮离职潮的序幕。2010年-2012年,上轮人事重整中的五名空降高管除李昕晢,三名内部提拔高管除向海龙以外,其他六人悉数离开。同时,百度创始七剑客中,除李彦宏外仅剩的三人——郭眈、崔姗姗和王啸,也在此时离开。

  人员流失的同时,李彦宏不间断任用新人。第二轮洗牌的看点在于,在经历了COO、CTO的两次离任后,李彦宏索性把这两个岗位空了出来,取而代之引进并提拔了一大批副总。外部引入的有,王劲、刘辉、梁志祥、曾良、金宇、刘骏等;而内部,朱光、王湛、李明远和王海峰得以擢升。

  这些副总并不像前一时期,职责明确,且以销售、运营、产品这样的功能性划分,他们背景的多元性直接决定了百度日后战略走向。高管中,金宇、刘骏是百度O2O战略的积极鼓吹者,曾良曾任百度糯米CEO;王劲、余凯、王海峰在AI战队;李明远主导百度的移动服务。在这样的人事背景下,百度组织整体较为臃肿,战略游移在移动搜索、O2O和AI之间。

  反观如今以陆奇为标志的第三次权力重组,百度战略和组织更聚焦之外,高层的外部招聘亦进入收缩期。陆奇到任后,百度鲜少从外部招募高管。据已披露消息,除了CFO余正钧和副总裁杨涛来自外部,其他高管均由内部提拔。截至目前,一共有四位总监级晋升副总裁。

  一个是沈抖,2012年加入百度,去年5月升任副总裁后分管手百和Feed事业部。该事业部目前在百度享有极高的优先级,沈抖本人也是百度当红的高管之一。其虽隶属于向海龙分管的搜索公司,但沈抖可以直接向陆奇汇报,李彦宏也会亲自过问。二是吴海峰,百度工龄已达12年,2017年晋升副总负责百度搜索。

  另两名高管对外界来说则显得陌生。《财经》记者获悉,他们分别是负责政府关系的赵承,以及负责财务的韦方,在去年底今年初提拔为副总。

  此外《财经》记者了解到,百度地图、百度贴吧总经理离职后,继任者也都毫无例外是“老百度”,分别是李莹和彭梧,为总监级别。而2018年4月百度新晋提拔十余位总监级,也多为在百度体系多年的员工。其中度秘事业部总经理景鲲升为执行总监,尚国斌、陈磊、阮瑜、赵世奇等升任总监。

  变革深水区

  2017年中的一次总经理会上,陆奇用力地把本子摔在桌上。他愤怒异常。

  此时发生了一件他无法容忍的事——有人把陆奇在总经理会议上说的关于百度贴吧会否关停的讨论泄露给媒体,引发轩然大波。一位在场人士对《财经》记者回忆,陆奇面色严厉地说:“如果你们不能follow‘绿色围墙’的规则,我没办法信任你们跟你们讲这些东西。”

  过去百度文化屡受诟病,比如“派系林立”、“占山头”、“内部斗争”等。2017年四季度,陆奇着手整顿文化价值观。他在内部推行“新风会”,前三次的主题分别是——战略、文化和信息流,每月召开一次,一次一小时,从不超时。在第二场会议上,陆奇提出,禁止员工对高管以“总”称呼,一律要直呼其名,从总监做起。

  前述接近百度最高决策层人士认为,百度变革进入深水区。在战略和业务梳理清晰之后,到具体执行层面,陆奇将面临更多有关“人”和“钱”的事,而CFO和人力高级副总裁都不由陆奇直接管理。

  这意味着在资源分配上,如果陆奇想对核心业务增加投入,很大程度还是取决于李彦宏的意志,陆奇是参与讨论方之一,但不能直接拍板;在人事上,梳理架构和组织或许容易,到真正触及既得利益洗牌和文化再造企业根基时,一个职业经理人想顺利推行绝非易事。

  “陆奇的权力很大,业务部门可以不careHR和财务,但是要顾及老板和老板娘。难点是平衡,知道哪些事情需要跟Robin(李彦宏)汇报,哪些跟Melissa(马东敏、李彦宏夫人)商量,哪些自己决策。”前述从百度离职的总监级人士说。

  上述百度在职员工说,现在百度“除了变化就是变化”。此时的百度更需要一个调和者来和陆奇匹配。这个人最好带有温度,在组织强压和快速变阵的节点,能做人员安抚和善后工作。目前来看,百度请回崔姗姗正有此意。

  上一条有关崔姗姗的新闻还停留在2010年10月,作为百度创始七剑客之一,她和同为高级技术总监的郭眈的离职被认为是百度“七剑客”的落幕。关于崔姗姗的外部信息较少,她是百度创始团队中唯一的女性,加入百度时还是中科院的一名研究生,工作十年一直在百度技术体系,曾总结过“技术改变生活”等百度文化。

  上述接近最高决策人士告诉《财经》记者,虽然崔回来时间不长,但近期百度人员的离开和订立,她在背后起到一定影响。

  过去几个月,崔姗姗找了很多百度在职和离职员工访谈,她期间提及——“你怎么看百度任命了一个1991年的应届毕业生当副总裁?”

  2016年12月百度全资收购北京受教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公众号“李叫兽”的营销方法论文章红极一时,李彦宏对其创始人李靖青睐有加,让他出任百度副总裁。年仅25岁的李靖成为百度最年轻副总。

  “Robin(李彦宏)可能在引入人才上没想清楚,不应该让年轻人太有压力,太锋芒毕露。”一位国内互联网公司高层人士说。崔姗姗回归后,也对百度用人机制提出质疑。

  一位接受崔姗姗访谈的员工告诉《财经》记者,崔在交流中明确表达了自己的观点——首先,副总裁完全可以内部提拔,为什么一定要从外部招聘?其次是用人流程,老板把这个人推荐过来,去面试,面试官又反过去看老板的态度,那面试有什么价值?

  2018年4月19日,在入职16个月后,李靖宣布离职。关于李靖的离职原因众说纷纭,有人说压倒他的“最后一根稻草”是KPI风波,他在绩效考核中私自篡改算法让KPI达标触怒高层;有人说李靖经常把和手下总监层的矛盾告到李彦宏那去,惹得众怨;也有内部人士认为,他的离职与崔姗姗不无关系。

  目前处于百度权力中心的三个人,李彦宏不擅表达,陆奇是公认的工作狂,几乎没有社交,而马东敏在2017年1月回归时说要当百度员工的“知心姐姐”,但过去一年,她的精力主要放在百度战投上。某种程度来说,他们三人的角色和形象是趋同的——比如开战略会,他们无一例外,永远在Challenge。

  这时,一位女性创始人的回归,或许能起到黏合作用,但不确定性在于她离开百度也有8年,能否帮助百度平稳度过震荡期并重塑企业文化,尚未可知。

  从陆奇加入百度的第一天起,他就被塑造成百度改革者的形象并流传出很多故事。比如4点起床工作到深夜;比如亲自看代码;比如从不听现场汇报,开会前把所有内容打印出来做好笔记,见到高管就开始冲锋枪式地发问;比如经常拿笔做笔记,带着下面一众高管也开始用起了纸和笔;还有百度开始严格执行“不升反降”的考核制度。他的到来给中高层带来了压力,也使内部士气为之一振。

  但变革究竟能否成功,外界还有质疑。2012年,玛丽莎·梅耶尔接任雅虎CEO,当时她被寄希望于带领这家硅谷老牌科技巨头复兴。她上任当天,员工甚至悬挂起和总统竞选时一样的“Hope”横幅来迎接她。梅耶尔大刀阔斧精简产品,推进移动转型,大举进行收购,然而四年后,雅虎没有逃脱48亿美元出售核心资产的命运。

  百度不同的是,它进行人工智能转型比雅虎移动转型时机更早,没有像梅耶尔企图通过收购回避公司内部的复杂和矛盾,态度亦更主动和积极。不过,陆奇能否冲破势能,这不是他一个人能决定的,特别是当变革进入攻坚期,最高决策层之间的关系,他们的意志能否统一,看似退居后位的李彦宏的真实想法和决心,才是扭转棋局的关键。

2
+1
2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百度 陆奇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