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互联网+
生意场 > 失败教训 > 王永红败局:中弘股份年增百亿负债深陷泥潭

王永红败局:中弘股份年增百亿负债深陷泥潭

生意场 2018-05-14 09:05:01 来源:长江商报

  10年激进并购扩张,让江西宜春商人、中弘股份(000979.SZ)实控人王永红如今深陷债务漩涡。

  今年以来,中弘股份负面消息缠身,控股股东股份被司法轮候冻结、海南如意岛项目被暂停施工、年报被出具保留意见审计报告……长江商报记者发现,中弘股份资金紧张,经营陷入困境,偿债能力告急。此前,公司将26.38亿元募投资金挪作流动资金,至今未能归还。

  其实,资金告急与公司大肆扩张密切相关。去年,公司负债猛增136.64亿元,累计新增借款103.68亿元,超过2016年底公司净资产。近10年来,王永红的股权投资并购达40起,完成了对H股中玺国际、开易控股及新加坡上市公司亚洲旅游的收购。

  频频并购最终导致资金危机爆发。去年12月,中弘股份子公司浙江新奇世界债务利息违约,进而推倒了王永红的多米诺骨牌。而面对困局,中弘股份正试图借助重大资产重组破解。

  5月11日,就公司重组进展等问题,长江商报记者多次致电中弘股份公开电话,但均无人接听。

  旅游地产项目频受阻,一年巨亏25亿

  借壳上市8年来,中弘股份正经历业绩乏力的严峻挑战。

  财报显示,2017年中弘股份实现营业收入10.16亿元,较2016年的44.52亿元大降77.18%,而净利润则更为不堪,巨亏25.11亿元同比暴跌1699.01%。

  今年,惨淡的经营延续。一季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1.50亿元,同比增长19.36%,净利润为亏损3.15亿元,下跌36.21倍。

  作为一家上市房企,10亿级的营业收入、巨亏的业绩,中弘股份无疑是垫底的。

  中弘股份的今年的经营业绩如此糟糕与其房产销售不尽如人意密切相关。

  2017年,该公司19个房产项目可供出售面积总计130.31万平方米,签约面积仅为2.44万平方米,占比为1.87%。2016年,公司的签约面积为40.9万平方米,去年的降幅高达94.03%。2016年,公司来自房地产的营业收入为41.35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为92.88%。而在2017年,来自房地产开发的收入骤减至-3.48亿元。

  对此,中弘股份表示,受国家房地产调控政策的影响,公司房地产项目销售收益均不理想,尤其是北京的弘由山由谷二期项目以及御马坊项目,因受北京3·17商办政策影响,该项目不仅销售停滞,并且已销售部分在2017年及今年一季度出现大量退房。

  其实,不只是在北京,中弘股份在山东、海南、浙江和吉林的住宅房产销售也均不理想。

  如在海南的西岸首府35号地块及如意岛两个项目,第一个尚未开工,第二个预计投资129亿元,已经投入53.91亿元。受政策影响,目前的状态为暂停施工。

  上述住宅地产大多位于旅游景点区域。中弘股份在年报中称,公司侧重开发休闲度假地产、主题商业地产会为公司未来提供新的利润增长点,有效规避行业风险。

  虽然中弘股份对旅游地产颇有自信,但外界并不看好。地产业人士称,旅游地产业务不仅会受到宏观政策的影响,还会因为其地产本身非刚需性质,销售往往难以达到预期。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海南如意岛项目始于2012年,至今已近6年。如今巨资投入、一期项目尚未完工,将占压公司资金并产生不小成本。

  95亿投资收益亏损1.38亿,现金净流出81亿

  经营业绩巨亏与中弘股份大举投资并购相关,而去年95亿元的投资收益却亏损1.38亿元。

  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2012年开始,中弘股份掀起追热点式并购扩张。2012年参与矿业投资,2013年进军手游,2014年联合上影集团投资170亿打造浙江安吉影视产业园。

  2015年,中弘股份宣布“A+3”战略,转型进军文旅地产,即一家A股上市公司中弘股份,再加三家境外上市公司。王永红的计划是以中弘的旅游地产为主线,靠互联网金融和在线旅游平台来盘活,通过收购一些境外公司来运营这些平台。随后,中弘股份先后收购H股中玺国际(前称卓高集团)100%股权、开易控股(KEE)75%、新加坡上市公司亚洲旅游,分别耗资4.59亿港元、7亿港元、1亿新加坡元。

  去年,公司又耗资4.15亿美元拿下高端旅游服务公司的Abercrombie & Kent(简称A&K)90.5%股权。

  有统计称,近10年来,中弘股份在股权投资并购上的动作多达40起。

  频频大举并购并未给公司带来可观收益。年报显示,2017年,中玺国际亏损1232万元,开易控股亏损3910万元。亚洲旅游A&K虽然实现扣非净利9364万元。但与其2.1亿元净利润承诺相距甚远。

  从2017年的数据看,投资收益较为难看。当年,公司投资活动现金流出95.02亿元,流入13.82亿元,净流出超81亿元。81亿元的投资,除了收购上述A&K公司外,中弘股份还向联营、合营企业追加股权投资36.9亿元,其中,对联营企业天津世隆资产、青岛中商研如意岛投资、宁波梅山保税港区深华腾十五号股权投资追加投资额均在10亿元以上。

  然而,对这些联营企业的投资收益,审计机构认定为无法确认。审计机构对中弘股份2017年年报出具保留意见的基础之一,就是实控人王永红凌驾于内部控制之上,导致中弘股份在未履行必要的审批程序的情况下支付给海南新佳旅业开发公司61.5亿元股权转让款。

  公司的年报显示,2017年,公司的投资收益为亏损1.38亿元,今年一季度亏损733.77万元。

  设立200亿基金押宝重组预期难料

  中弘股份正试图借助资产重组走出困境,而这场重组能否达到预期尚难预料。

  财务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公司借款余额283.36亿元,累计新增借款金额为103.68亿元,累计新增借款占2016末净资产的101.56%。去年底,公司负债总额367.13亿元,较2016年的230.49亿元增加136.64亿元,增幅为59.28%。虽然不断借款,但去年底,公司的账面资金仅为8.1亿元,较2016年锐减了44.34亿元。

  高达283亿元的借款的资金成本不可小觑。资料显示,公司借款中,除了69.44亿元的银行借款利率在4.75%-6.90%外,信托融资、基金等融资的最高利率高达12%。

  负债大幅攀升也导致公司的财务费用急剧飙升。去年,公司的财务费用高达14.88亿元,较2016年的1.31亿元暴增了10.36倍。

  公司并购标的如A&K业绩未达标、大量房产滞销退房却未计提商誉减值及存货跌价准备,这也将会加剧公司业绩下滑风险。

  频爆债务违约也使得中弘股份大量资产受限。

  年报显示,因为境外子公司A&K与旅游相关的保证金等,公司1.87亿元货币资金受限。为了获得银行银行,公司将174.86亿元的存货抵押,至今未解押。同样为获得借款而质押的还有3.61亿元固定资产、0.52亿元投资性房产、83.67亿元子公司股权,这些均未解押。上述合计受限的资产高达264.51亿元,占公司资产总额的58.54%。这表明公司近六成资产受限,经营几乎停滞。

  截至2018年4月18日,本公司及其下属子公司被冻结51个银行账户,实际冻结金额2205.71万元。

  面对如此困境,公司实控人王永红的办法是重组。

  根据公司公告,今年3月19日,中弘集团、王永红与深圳港桥投资签署战略重组协议,对中弘集团全部资产进行重组。

  协议显示,港桥投资拟发起设立一只200亿规模的重组基金。港桥投资是H股公司中国港桥的全资子公司,董事长为刘廷安。

  值得关注的是,今年4月,中国华融资产前董事长赖小民被调查。公开信息称,赖小民、刘廷安及王永红同为江西老乡,中弘股份的多次资本运作均有中国华融的影子。

  对此,中弘股份人士曾称,目前,公司重组正常进行。如果此次重组终止,公司会继续寻求新的重组,通过重组来让公司尽快摆脱困境。

2
+1
2
+1
文章关键字: 王永红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