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互联网+
生意场 > 名人盘点 > 王剑峰:中国汽车供应链的隐形帝国

王剑峰:中国汽车供应链的隐形帝国

生意场 2018-05-12 10:10:41 来源:华商韬略

  全球汽车供应链领域,一个“蛇吞象”事件正疯狂上演。

  因“死亡气囊”事故,全球第二、占市场20%份额的日本安全气囊生产商高田(TAKATA),被仅仅是其1/3年营收的美国KSS、拟以不高于15.88亿美元(约107亿人民币)的价格收购。

  表面上看,这笔重磅收购是美日企业间的游戏,不想却因KSS母公司——均胜电子浮出水面而再起波澜。

  日本的舆论争议集中在身为全球第二巨头的高田,不仅即将被一家2004年成立、比它小71岁的年轻公司吃掉,而且还创造了日本制造业史上最大规模破产案。喧嚣之中,神秘操刀者——均胜电子董事长王剑峰闯入大众视线。

  一

  1970年出生的王剑峰骨子里是个文人。从中国美院毕业后,他一度沉浸在艺术创作中。即便日后成为行业大鳄,他仍没抛弃自己的爱好,闲暇出了几本摄影集,企业里“高绿化、花园式”布局,也由他一手参与设计。

  王剑峰徜徉艺术海洋之时,正值中国市场经济步履蹒跚发展之际。1994年,国内宏观经济出现增长回落,汽车零部件行业受损严重。王剑峰家族企业的汽车电子紧固件厂出现危机。少东家临危受命,他第一次被派上了不见硝烟的商战中。

  从小的耳濡目染,让王剑峰的经商潜能彻底爆发。他不仅帮助企业在寒流中屹立不倒,还一步步将其发展壮大,成为地方颇有名气的明星企业。

  1999年,羽翼渐丰的王剑峰不再满足于偏安国内一隅,他将目光瞄向了来华拓展市场的美国巨头天合。作为世界十大汽车零部件供应商之一的天合,产品服务于40多家全球主要汽车制造商,在全球拥有高达65,000名员工,实力雄厚。

  王剑峰深知,这次极为难得的国际合作,将是他未来事业的重大起点。

  当机立断,他拉关系、跑路子,经过多方接触,最终拿下了和美国天合的合作:双方成立一家宁波天合紧固件公司,他亲自担任总经理一职。

  通过外资平台的熏陶,王剑峰逐渐意识到:国内同行更多还是在下游产业链互相竞争压价。如果自己一直在这个领域搞,产品容易被模仿、利润低不说,未来格局也未免太小。

  2004年,王剑峰决定跳出束缚单飞,成立宁波均胜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离开天合之时,企业营业额已从几百万元飙升过亿。

  这份沉甸甸的业绩,让王剑峰积累了很高的人气。时任财务总监、市场总监等高层纷纷跳槽,跟他从零开始接着干。

  甚至,时任世界500强企业陶氏化学的中国区人事总监郭志明,也被他的人格魅力吸引过来,裸辞加入团队。

  现任均胜集团副总裁的郭志明回忆:“10年时间,企业高管没有一个被裁撤,干不好,他安排换岗;跟不上形势,他送出国培训。”

  但企业刚成立时,郭志明曾不无忧虑地问王剑峰:“你打算怎么干?”王剑峰回答的很干脆。“我们主攻汽车零部件,第一要搞自主研发,第二工厂要最先进。”

  二

  创立初期,王剑峰就确立了与汽车制造主机厂同步设计开发的发展理念。

  但放眼外界,全球汽车供应链一直被美德日三国巨头企业牢牢把持。2017年,《美国汽车新闻》发布的全球汽车零部件供应商百强榜中,三国企业上榜67家,占据了绝对统治地位。其中,日系企业以28家独占鳌头。

  再回身看企业内部,一没核心技术,二没合作大客户。无奈,王剑峰只能在一些所谓的功能件,譬如内饰上赚点小利润。

  看着国内2000多亿的汽车电子配件市场,明明在嘴边,却还吃不到,王剑峰心里打了个大算盘:冲出美德日包围圈,干一票大的。

  国内这个领域水平参差不齐,很难找到好师傅。最终,王剑峰把目光瞄向了海外,德国普瑞成了他的第一个试金石。

  近百年历史的普瑞是汽车零部件行业的“隐形冠军”:手里攥着98项汽车电子发明专利,配件客户供应的更是宝马、奔驰、劳斯莱斯这样高端汽车生产商。

  在王剑峰眼里,有核心技术、有高端客户资源的普瑞是一个高不可攀的白富美,第一次走进德国普瑞厂房时,王剑峰的最大感受是“震撼,几乎全身发麻”。

  “给你们20亿,10年时间,能造出这样一个工厂吗?”王剑峰问陪同的技术人员,得到的回答都是“无从下手”。

  收集资料中,王剑峰注意到一个细节:普瑞在2003年被一家私募基金DBAG控股后,业务出现重大调整:连续在美国等地开设分支机构,唯独在新兴的中国市场没有涉足。

  王剑峰觉得这是个突破口,便立马带着高层千里迢迢飞到德国,希望两家合力开发中国市场。谁曾想,财大气粗的普瑞并没有被这个中国“穷小子”打动,王剑峰失意而归。

  初访虽未如愿,但诚意满满的王剑峰,还是和普瑞建立了高层互访机制。

  三

  双方关系的改变,来自一次“天上掉馅饼”的机会。

  2008年,世界爆发金融危机,和美国商贸紧密的欧洲各国同样很受伤,汽车行业更是早已哀声一片。捷豹路虎、标志雪铁龙先后被打包出卖,王剑峰的浙江老乡吉利李书福还趁势拿下了沃尔沃。

  “别人贪婪,我恐惧;别人恐惧,我贪婪。”股神巴菲特的这句话被王剑峰用上了。在中国房地产市场一片红火之际,他抛弃了企业旗下所有的地产项目,拿回资金流,把全部身家压在海外收购上。

  这一次,王剑峰对德国普瑞的目标也发生了变化,不再是寻求合作,而是干票大的!直接收购!

  彼时,金融危机让整个欧洲瑟瑟发抖,控股普瑞的DBAG基金退出期将至,愈发担心企业在危机中受损严重,王剑峰适时抛出了橄榄枝。

  受他邀请,普瑞高层被王剑峰“忽悠”到了中国。这一次双方见面,是在王剑峰准备新建工业园的一片农田里。

  眼前是一望无际的农作物,王剑峰慷慨激昂地讲述在这片全新土地上,将会出现宏伟的工业园、密密麻麻的车间,以及源源不断产品的伟大构想。

  但天生严谨的德国人却不买账。“实际上老外见能忽悠的中国人太多了,估计他觉得这小子肯定在忽悠我。”王剑峰回忆说。

  第一次没成,第二次碰面依然无果。

  王剑峰不认输,决定找个跳板过渡一下。经过反复斟酌对比,他最终将目标锁定在一家叫上海华德的公司上。有着中德合资背景的华德,业内口碑、产品都属上乘。更何况,选择华德“练手”,还能提前摸摸德企的脾气。

  顺利拿下华德后,均胜电子的市场份额大幅提升。王剑峰觉得一切稳妥之后,把这个喜讯通知给了普瑞高层。

  将信将疑的普瑞决定还是眼见为实、亲自验证,于是再度造访。

  与上次空旷的农田相比,同样的地点,蓝图中的工业园已经动工成型。拔地而起的厂房建筑第一次震撼了德国人。三顾茅庐后,德方相信了王剑峰的诚意和实力,谈判正式开始。

  四

  这项错综复杂的收购案堪称登月工程。资产评估、业务模式、土地检测……对王剑峰而言,每一项都是边做边干,从零开始学。

  甚至,过了九九八十一难,最后准备取真经时,国外强大的工会势力也来“刁难”了。

  工会组织向王剑峰抛出了三个问题:“你们为什么要买这个企业?来了之后有什么想法?你们会不会把我们的设备转移到中国,对我们就业产生影响?”

  王剑峰的回答很务实。“看到你们过去5年报表,连续保持两位数增长,我觉得新技术,新产品都很好。但到目前为止,你们在中国还没有公司,中国大陆将是普瑞下一个崛起的新起点。未来一定属于我们。”

  吃下定心丸的工会不再是拦路虎。2011年,均胜电子成功并购德国普瑞,王剑峰以16亿元吃下74.9%股权控股普瑞,一年以后,他又将剩余股权揽入怀中,背后还包含他曾经梦寐以求的98项专利。

  曾经可望不可即的白富美,被王剑峰娶回了家。这个经典收购案例也被评选为年度中国十大海外并购案之一。

  同年5月,王剑峰马不停蹄地准备上市工作,在完成了对辽源得亨的重组方案后,企业成功借壳上市。

  上市以后,均胜电子先后通过定增募集资金,进行海外更广的撒网。从2013年至2016年,筹集的资金就逼近百亿。先利用自筹资金支付,然后用增发股票来置换先行支付的自筹资金,是王剑峰打牌的关键。

  有了资金和经验,尝到甜头的王剑峰,在海外并购的路上越走越远,胃口也一次比一次大。

  2013年,他以56万欧元收购软件开发公司德国Innoventis;2014年以1430万欧元收购全球著名的工业机器人制造公司IMA100%的股权和相关知识产权;年底又以9000万欧元的价格收购德国高端方向盘总成与内饰功能件总成供应商QuinGmbH;2016年2月,王剑峰以1.8亿欧元的价格全资收购德国TechniSat汽车导航企业的汽车信息板块业务;同月,再以9.2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全球知名的汽车安全系统供应商美国KSS……

  华商韬略(微信号:hstl8888)梳理后发现,王剑峰通过一连串眼花缭乱的海外并购和资本操作,从2006年营收2000万元的“小打小闹”,到2016年营收超200亿人民币,十年跑出了1000倍的火箭增速。

  中国汽车零部件行业内对均胜电子如此评价:“这家企业极为擅长海外收购,通过并购各种类型的核心零部件企业,实现了巨幅增长。”

  五

  均胜电子的发家史离不开“收购”二字,王剑峰的“走出去,引进来”战略,也造就了一个覆盖汽车安全、智能驾驶及车联网等领域全球隐形巨头。

  从2009年开始,我国一跃成为世界最大汽车市场,很大程度上是有了均胜电子这种在供应链上“撑腰”的幕后英雄。

  但初期,王剑峰在海外的“大手大脚”,也引来无数非议。

  就拿最新要收购的日本高田来说,旗下KSS市场份额虽然能一夜之间从8%增长到了大约25%。但陷入困境的高田,总负债金额或将超出1万亿日元。

  在批评者眼里,这样的收购不值得。

  但在王剑峰眼里,一旦能杀入全球强大、封闭的日本汽车生态链,可就赚大了。“这一次主动出击,是一次处心积虑的‘捡漏’。”他说。

  相较欧美车企千丝万缕、融合开发的生态链,日本汽车链基本处于“闭关锁国”的状态,即便是丰田、本田这两大全球性巨头,也乐于和本国汽车零部件企业合作。外国资本和企业想进来,门都没有。为此,外界将日本经济的独立和封闭性,定义为典型的“加拉帕戈斯现象”。

  更何况,均胜电子收购日本高田欠的业务,并不包括它负债背的那万亿日元饥荒。均胜在公告中明确表示,此次购买意向是针对高田硝酸铵气体发生器业务以外的资产。

  换句话说,王剑峰希望以美国KSS为“幌子”,避开日本对中国企业收购的警觉性,将箭头直指日本高田的技术和市场渠道。

  “我们三、四年前就开始考虑收购高田了,我熟悉那里的管理,也认识那里的人。”KSS首席执行官罗冠宏透露说。

  一旦王剑峰成功收购日本高田,一个横跨美国、德国、日本的全球体量级的跨国汽车零部件巨头,也将随之诞生。

  六

  此前,有人问过王剑峰,为什么你的海外收购能够克服水土不服现象,很快让企业走上正轨?

  “收购普瑞时,我们只派了一个董事会成员过去。”

  王剑峰回答说,我们把部分股权转让给德国普瑞管理团队的25个高层,并承诺如果他们在5年后干到预期目标,我们会重金回购这些股权。“这是中国企业海外并购里面第一个采用股权激励的。”

  他自己心里有杆秤:收购外资企业,还需要“港人治港”原则。如果这些“土著”的管理都出现问题,那还有谁能胜任呢?把握好大局规划、维护管理层稳定,干好这两样就足够了。

  从最早做低端的塑料功能配件业务起家,到一跃成为全球顶级的安全系统供应商,这家中国汽车产业链里最有野心的企业,业务已在德国、美国、葡萄牙、罗马尼亚、墨西哥等地遍地开花。

  如今,你能想得到的汽车品牌,几乎都装有均胜电子的产品。比如新贵特斯拉,其最新准备量产的Model3,多个系统和部件便是由均胜电子旗下的普瑞和KSS协同供货。

  曾几何时,中国汽车零部件行业被欧美企业长期小视,“中国汽车供应链不行”的帽子,随着王剑峰一次次“豪赌”,被彻底摘掉。

  在国人争相造车之际,王剑峰另辟蹊径选择从汽车供应链突围,自己留下了“里子”,也为国内同行赢得了面子。

  如今,均胜电子已成为全球汽车供应链领域不可忽视的中国力量。时任浙江省省长的李强在一次电视电话会议中,专门提到均胜电子在海外的大动作:“均胜集团创出了一条独特的发展模式。”

0
+1
0
+1
文章关键字: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