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互联网+
生意场 > 财富榜 > 2018新财富500富人榜:马化腾2794亿问鼎首富

2018新财富500富人榜:马化腾2794亿问鼎首富

生意场 2018-05-08 08:46:14 来源:新财富

新财富杂志2018新财富500富人榜介绍全文:

马化腾2794亿首次问鼎中国首富,李书福首进前十!2025年中国首富超越美国首富!

15年前,中国首富身家61亿元,美国首富身家4411亿元,差距70倍。今天,美国富豪榜上榜门槛是中国的2倍,上榜富人的人均财富是中国的2.2倍,首富身家同样是中国首富的2倍。

当中国富人的财富走到美国的中场线,当中国经济的新旧动能正在震荡中稳步切换,当经济、金融走到紧缩周期,国内富人在2017年交出了一份花式答卷:前十富人门槛首次冲破千亿,马化腾取代王健林成为中国首富,IT行业已占到榜单1/5强;资本玩家相继从榜单上销声匿迹,而在传统行业中守正出奇的实业家、在新经济领域挖掘三四线消费潜力的创新者,得到了市场最高的奖励。

富人榜的变化,还深刻反映出了不同时代财富的主引擎。从积贫积弱到繁荣昌盛,改革开放后的40年,铸就了中国的梦幻时刻。而创富主力也有着明显的代际效应。1978-1997的前20年,中国经济的关键词是重工业化、比较优势、国退民进,创富模式体现为实业造富、政策造富;1998-2018的20年,新经济开始起步,TMT创业潮起。城市化主线,则贯穿40年始终。这种结构切换也如实反映到了新财富500富人的构成上。2003-2006年间,制造业贡献了最多的上榜者,2005年时甚至超过100名;2007-2015的9年间,城市化加速,杠杆启动,地产富人一直居于行业之首;2016年到今天,TMT行业跃居地产之上,成为最核心的创富引擎。制造—地产—TMT,旧钱新钱的切换与经济结构的转换互相呼应,而创富最主要动能始终回应着不同时代人们最深刻的需求。

过去15年,中国富人财富增速相对中国GDP增速高出10个百分点,相对美国富人财富增速高出20个点。新财富预测,在2025年附近,中国首富或将追平美国首富,并有实力问鼎全球首富。

未来已来。

在14亿人口的大国里,500个人如同沧海一粟,微若尘埃。

但是,假如今年新财富富人榜的500位上榜人同时消失,对中国的影响应该不亚于10场正在进行中的贸易战。

当今年的名单出炉,远超笔者预期。“经济新常态”的渲染下,人们对于中国GDP增速的下降已有了充分预期,但今年上榜的500位富人的总财富却再次大幅增长,总和达到了95677.3亿元,同比力增2成。富人榜门槛从去年的66.1亿元微降至64亿元,而与此同时,百亿富人数量从276位上升至297位,说明即使500富人内部,也出现了一线富人财富加速上冲的现象。

15年来,上榜门槛从2亿元增加了31倍至64亿元,而上榜富人的人均财富值则从7.6亿元增长到191.3亿元,足足翻了24倍。百亿富人从无到有,榜单六成富人已拥有百亿以上身家,千亿富人的数量也一年间突然摸到了两位数,甚至首次出现了2000亿级别的富人,且多达3名(图1)。

2018新财富500富人榜:马化腾2794亿问鼎首富

前十已成“千亿俱乐部”

过去的一年,是属于顶级巨富的狂欢。500个富人里,前十名的身家之和达到了17181.5亿元,能占到整个榜单财富18%的比重(表1)。

2018新财富500富人榜:马化腾2794亿问鼎首富

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中国前十大富人的身家均升至1000亿元之上。在榜单门槛微降的情况下,前十的门槛突然一口气从去年的634亿元(2017年第十名/百度李彦宏)提升到了1027.7亿元(小米雷军),涨幅5成。

伴随这一标志性事件同时发生的,是IT行业首富,时隔多年,再一次成为新的中国首富!47岁的马化腾,挤下了连庄两年的王健林父子,以近2800亿元身家喜提中国首富。上一次还是2005年,年轻的陈天桥凭借盛大网络的风头,以150亿元成为当年首富。

过去一年,腾讯股票翻倍,而阿里巴巴的股价也上涨了56%,微信的用户近10亿人,而天猫则拥有5亿账户,“天时地利人和”俱备,中国二马的财富在今年双双跨过2600亿元大关,再次向世界富豪榜前列加速靠拢。

前十富人行列中,已有马化腾、马云丁磊、雷军4位来自TMT行业,成为第一大势力,随着小米的上市,雷军的财富将由估值变市值,进一步坐实。尽管去年港股的内房股估值暴涨、基本面大涨,但只有许家印杨惠妍两位重新杀回前十席次,以地产起家的王健林早已转身综合业务,甚至连万达商业地产都在2018年更名为万达商管。2007年时地产富人包下前十富人7个位置的奇观,再难重演。

与房地产业一样,耐用消费品行业也贡献了两个前十巨富。今年55岁的李书福在收购了沃尔沃之后,不仅让沃尔沃起死回生,还边整合边吸收边学习,吉利汽车从设计到性能长足进步,爆款频出,去年涨势如虹,2018年3月吉利又拿下戴姆勒大股东席位,此次李书福/李星星父子成功跻身千亿俱乐部,这也是这一家族首次晋升至前十名。去年,李书福父子财富仅为283.3亿元,一年时间增长了269%,净增760个小目标。而凭借智能家居和工业机器人的布局,何享健家族在榜单上的位置依然稳如泰山。

这样的财富量级增速,和财富主力的结构切换,明白诠释了何为“敢叫日月换新颜”。然而,中国富人榜的结构切换,大体上也反映了一个国家经济结构的动能切换,而这种向上的健康势头,或许大概率是有些人所忌惮的。

美国挑起贸易纷争并不断将其升级以来,特朗普的出招看似东一榔头西一棒子,态度时而强硬时而示好,目前来看,受到影响的正是中国正在崛起或有冒尖势头的行业。

“中国车出口到美国,关税5%,美国车出口到中国,关税25%,这不合理”,这是特朗普在推特上的吐槽,刚刚在中国自主乘用车品牌上趟出了路子的吉利将在中国市场面临更大竞争压力,同时在全球化上也将处于不利地形。

“美国企业7年内不得向中兴出售任何技术、零件、服务”,美国运营商AT&T单方面中止与华为合作,百思买等美国零售商禁售华为手机……华为中兴的背后站着无数的手机电子产业链富人,而中国有望弯道超车的5G产业链受阻、停滞。

中兴被禁,华为告急,下一个担心的对象又到了阿里云,美国贸易办公室正酝酿推出中国的云计算业务门槛。2017年阿里云单个季度就创收36亿元,同比增速106%,是马云最为看重的新兴业务。而马化腾、雷军都在构建云业务,如腾讯云、金山云。

有句话说得好,“如果你在路上总能碰到敌人,说明这个方向是对的”。特朗普的急切和步步紧逼,至少证明了中国富人此前的产业敏锐度和方向的把握颇为正确,抓到了大势。但,未来该怎么走?

回到中国自身的角度,GDP增速是降的,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更是从30%陡降至3%,当富人都不愿投资新厂房新设备,顶级富人的财富仍大幅增长,背后动能到底何在?

十年长跑,TMT行业追赶至中线

伴随投资者纷纷寻找着眼未来的伟大公司,新经济龙头作为中国未来的核心资产,价值被重估。

一个最直观的指标是市值,经过去年的旷野增长,腾讯、阿里的市值已成功跻身全球最大市值TOP 10系列。以2017年末市值来看,腾讯以4944亿美元市值成为全球第六大公司,仅次于GAFA和微软;而阿里巴巴也以4361亿美元成为全球第八大公司。至此,全球前十大市值公司已完全被中美两个国家垄断(表6)。

2018新财富500富人榜:马化腾2794亿问鼎首富

从全球前十大市值公司也可以看出,TMT行业占据了多达7席!而2007年时,只有一个微软出现在前十行列中。附着于互联网上的新经济龙头,因其无界特性,是全球化、互联网化、移动化最大的受益者(表7)。

2018新财富500富人榜:马化腾2794亿问鼎首富

如果拉长到10年周期来观察,腾讯市值增长了36倍,年化复合增速达到了惊人的43.3%,阿里巴巴也达到了37.6%;而美国公司中,已进入成熟期的微软、伯克希尔哈撒韦、强生、摩根大通的年化增速都不到10%,市值TOP2的苹果和谷歌这10年来复合增速为17.5%、13.7%;而成就新的世界首富的亚马逊也达到了年化30%,脸书是在美国新兴公司中增速最为强劲的,达到了42.4%。

中国TMT企业的追赶速度更加惊人,2007年时,腾讯连苹果市值的1/10都不到,而今差距缩小到一半。从中国自身最大市值公司来看,这种跨行业跨时间的对比也十分瞩目。从历史变迁看,2007年时中国市场上的市值王是5万亿的中国石油和2万多亿的工商银行,如今中国石油市值1.4万亿元,工行市值还是2万多亿元。十年前市值超过万亿的公司清一色为国资,或能源或金融,与美股十年前超过2000亿美元市值的公司结构一致。而当时的腾讯、阿里市值只有千亿港元(150亿美元内),10年间增长到了4000多亿美元(表8)。

2018新财富500富人榜:马化腾2794亿问鼎首富

此外,TMT行业还具有非常明显的联动效应,巨头的流量、资源具有强悍的孵化和转换效用,带动新产品的裂变式发展。如阿里和腾讯这些年来广范围推动创新龙头,各自投资了上百家企业,投资额已远远超过单独的VC/PE,繁荣了独角兽(估值10亿美元以上的初创企业)生态演化。

据PitchBook统计,2018年前几个月,全球已有16家公司成为新的独角兽行列。大多数公司都在美国,但中国是一个引人注目的竞争者,有4家上榜:美菜、曹操专车、斗鱼和趣头条。而中国科技部认定的独角兽名单有164家中国企业。

受益于中国广阔的消费者市场,年轻富人通过一款应用或是某一类服务就足够脱颖而出,在汹涌资本和活跃用户的双重加持下,创造一个又一个的财富神话。在BAT之后,TMD(头条、美团、滴滴)的掌门张一鸣、王兴和程维悉数入榜,他们的公司从成立到估值百亿美元,都不超过6年时间。这一两年,新经济的一些细分龙头,尤其是满足三四线城市消费需求的代表如快手等创始人身家快速提升,成为榜单上的新贵(图2)。

2018新财富500富人榜:马化腾2794亿问鼎首富

综合来看,在政治、经济、货币紧周期下,资金加速向确定性聚拢,资本市场上核心资产爆发升值,经济新常态迭加供给侧改革,引导500富人中顶级富人的身家大幅上涨,富人继续分层,凸显马太效应。新的创富模式格局正式落定。

一个猜想:中国富人榜何时追平美国富人榜?

中国公司的全力成长,也必定牵引着中国富人财富的大幅上扬。去年,新财富对比了中美两地的富人构成,发现中国富人已经趋近美式排列,前十大富人中从之前的以地产为主,转变成以IT为主。

2018年,中国的前十富人,如果平行对比福布斯的美国400富人榜,均可以排进前30名。十年前,中国第十名的富人,还只能刚刚达到美国富人榜的上榜门槛。

鉴于两地的富人榜均已推出多年,我们不妨根据现有数据推算,何时中国能出现世界首富?何时中国的富人榜能够追平美国富人榜的成色?

富人榜有几个关键指标:上榜门槛、首富身家、上榜富人平均身家。

中国富人榜过去的演进是这样的:2003年时上榜门槛2亿元,人均财富7.6亿元,首富荣智健财富为61.6亿元。

2018年时,上榜人均财富191.3亿元,上榜门槛为64亿元,首富马化腾财富为2794.4亿元,分别上涨了25倍、32倍、45倍,15年来的年化复合增速分别为24%、26%、29%。

而比较同期中国GDP的增长和M2的增速,GDP年化复合增速为14%,M2年化增速为16%。因此这一时期,上榜人均财富的年化增速比GDP高出10个点,而上榜门槛也比M2年化增速高出10个点(表9)。

2018新财富500富人榜:马化腾2794亿问鼎首富

也就是说,对于顶级富人而言,要想长久待在富人榜上,差不多比社会创造财富的速度要高出年化10个点,才具有竞争力

美国富人榜看起来则波澜不惊,换个说法或许就是“阶层固化”比较严重(表10)。

2018新财富500富人榜:马化腾2794亿问鼎首富

线索一:比尔·盖茨一个人连续当了24年的首富(中国迄今没有首富连任三届),直到今年亚马逊的贝佐斯实时财富才跃居盖茨之上。

线索二:2017年福布斯美国400富人榜单上,只有22个为新面孔;而中国500富人榜每年均有100多人新面孔,更替率达到20%,能者上败者下,这当然也是活力的一种象征。

线索三:同时期中国富人财富的上榜门槛、平均财富、首富财富的年化增速高达24%以上,比同期中国GDP、M2的年化增速都要高出10个点以上。而美国的富人财富增长和社会财富增长基本同步,人均财富的年化增速略微高出1个点,而首富财富增长和GDP基本同速。

目前,美国富豪榜上榜门槛是中国的2倍(126亿元相对64亿元),人均财富是我们的2.2倍(422亿元相对191亿元),首富财富同样是中国首富财富的2倍(5607亿元相对2794亿元)。

从富人榜的分项指标来看,中国富人同样已追赶到了美国的中间线附近。而这主要是15年来,其一,GDP、M2的年化增速,中国比美国多了10个点;其二,中国顶级富人的财富增速远超社会平均财富增速,而美国几乎同步。

2倍是个神奇的数据,目前中国最高市值公司腾讯的市值也恰好是美国最高市值公司苹果的一半左右(按1美元=6.3元人民币换算)。如果这15年,中国富人榜是用尽全力从几乎零的起点追到一半,那么中国首富到成为全球首富还有多远的距离呢?

假设中国首富的财富接下来的十年时间年化增速为13.5%(这15年是年化29%),而美国首富财富和之前一样继续保持年化3.5%的增长,那么在7年后,也就是2025年,中国首富的财富就将追平美国首富。

这样的预测无疑令人振奋。然而,除了创富能力汹涌的TMT行业,我们还应该从中国富人身家的起伏中挖掘出更多线索,掂量掂量中国民营经济整体的成色与底气到底几何。2017年,是经济新旧动能切换的一年,在严监管、去杠杆、挤泡沫、脱虚向实、扶持新经济独角兽等政策的影响下,富人榜更为显著地体现了大洗牌的特征。2017年富人榜的上榜人,有多达107位从今年的榜单上滑落,尽管比起去年的122位落榜有所下降,但榜单依然保持了20%+的换血率,在荡陈出新中遴选出资本与社会的更优选。

资本玩家遭涤荡

一方面,老一代的创富人物,或因为资金链断裂,或因为监管压力,或因为转型不力,陆续告别富人榜。去年,是以掌趣科技、海思科、全通教育等百亿市值公司的实控人跌出榜单为典型,而今年,真正的重量级创业人物开始陨落。

如曾经为创业板龙头的乐视网,即使迎来了白马骑士孙宏斌也无力回天,在经历了长达7个月的停牌重组后,于2018年1月24日复牌,复牌后连续11个跌停,股价从停牌时的30.68元/股下跌至最低4.01元/股,市值从最高的千亿元到只剩4月初的180亿元(2018年4月6日数据)。

作为创始人兼大股东,贾跃亭所持乐视网股权除了套现了百亿元,几乎全部都已反复质押,在此轮暴跌中早已跌穿平仓线,但因多轮司法冻结无法正常处置。乐视网要想翻身,十分艰难,2017年业绩快报索性净亏损116亿元,净资产从102亿元巨减至24亿元。即使猛人如孙宏斌,都辞去了乐视网董事长的职位,从坚决看好老贾的企业家精神,到痛批“乐视网是只妖股,暴涨暴跌,我背不起这个锅”。

仿佛只是恍惚间,2015年时,贾跃亭的乐视生态还如火如荼,乐视影业、乐视体育、乐视云、乐视汽车等业务全面开花,乐视“占领每一块屏”的梦想熠熠发光,圈钱、圈地、圈人无往而不胜。中国最有名的富人PE都为之情醉,如王健林、马云、刘涛等众多明星均是乐视生态某一分支的LP。贾跃亭的身家也曾在造系的狂热中跃至640亿元,快速跻身2016中国最富十人之列;去年乐视网停牌,其身家已降至345亿元;如今,贾跃亭“下周回国”的承诺遥遥无期,重金倾注的FF造车始终云里雾里不见真相,境内资产悉数被冻结。即使近日传出许家印个人投资FF等消息,但贾跃亭无缘今年的富人榜已成定局。一个传奇人物,财富与名声,从巅峰到地狱,来去之间如此之快,作为见证这一切的新财富富人榜,只能一声叹息。

热衷于在资本市场造系的,不止贾跃亭一人,但随着监管风向的变化,支持实体经济的政策意图已成主流,以资本催肥泡沫再收割二级市场韭菜的方法,不太行得通了。

另一个鲜明的例子是九鼎。这家自创立伊始就伴随着巨大争议的PE,在资本江湖以另类创新而著称。地推式扫项目,通过将LP份额转化为持股股份化解退出之难,并反向借壳A股上市公司中江集团,种种新招让人目不暇接。如此,九鼎不仅顺利上位成新三板的市值王,更抛出了定增融资千亿的世纪方案。据不完全统计,九鼎一度还持有19家A股上市公司股权,拥壳自重威震资本江湖。然而,这一系列出格行动引发了舆论和监管高度关注,PE/VC在新三板的挂牌融资遭到限制,在流动性不断紧缩的态势下,九鼎唯有在二级市场清仓式减持,如所持的绝味鸭脖、帝王洁具、博士眼镜等股权遭甩卖,但相对LP的天量诉求仍是杯水车薪。

在停牌1023天后,2018年4月,九鼎集团终于复牌,首日盘内成交仅155万元,就引发暴跌5成,仅仅7个转让日,其市值就由停牌前的1024亿元缩水至315亿元,九鼎系富人的财富也随之打了个三折。去年,吴刚/吴强兄弟还拥有243.5亿元的财富,和美国总统特朗普不相上下,今年他们身家只剩92亿元,排名从去年的第65名掉落至300名之外,而另一合伙创始人黄晓捷则直接跌落榜单之外。

另一PE大佬单祥双所控制的中科招商,2017年挂牌价暴跌8成,并在12月26日以66亿元的市值从新三板摘牌,而此前中科招商曾创造1300亿元的天量市值,并利用从新三板融资的40亿元举牌A股10余家小市值壳公司。泡沫击穿后,财富如同被黑洞吞噬,无影无踪,只剩股东忙于维权的激动身影能够提醒,单祥双在中科招商股价暴涨时也曾上过富人榜。

造系者往往拥有过人魄力和非凡财技,控制多家上市公司本是可供腾挪的平台和资源,左手装项目右手忙融资,不亦乐乎,也是成就大佬的捷径。但2017年快速IPO代替实质注册制的氛围里,壳资源渐从香饽饽变身烫手山芋,若无基本面支撑,价值就会快速流失。而在监管新规步步合围之下,壳公司无论是注入资产、重组还是后续的套现,都面临重重障碍,给资本玩家施展财技增添了不少束缚。曾在2009年度成为阳光私募冠军的罗伟广,2018年以来,旗下新价值投资管理的私募产品几乎全线亏损,主导的金刚玻璃资产重组推进两年半后宣告终止,陷入困局。曾风靡一时的PE“一二级市场联动”套利大法,如今多半受阻。

在富人榜上,控制三家上市公司的哈佛设计学博士夏建统,2015年时控股莲花味精,参股索菲特,后又拿下远东电缆控制权。然而却在2017年遭遇三股闪崩,其中莲花健康陷入保壳和定增泥潭,2016年下跌36%,2017年再次下跌40%;天夏智慧和睿康股份也重组注入困难,在2017年分别下跌30%、17%。曾在资本圈风生水起的夏建统本人,财富随之陨落,无缘今年的榜单。

曾经在2015年入榜新财富的赵薇夫妇,作为首个入榜的娱乐圈明星,试图以6000万元资金借款30亿元,进而撬动百亿市值的万家文化。这种“空手套白狼”且违规信披的行为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赵薇夫妇被处以5年内证券市场禁入及30万元罚款。

资本玩家的套路被封堵,所反映的财富洗牌,实质是督促资金、资源向实业流动,向创造价值而非套取价值环节流动的最好示范。

转型不力、传承不力、估值回归:挤挤泡沫更健康

在投资偏好转变的环境下,头部企业吸金明显,而中小创富人大幅洗牌,导致榜单后200名较去年出现了较大的变动。根据新财富统计,2017年上榜的500富人,前300名富人只有24位未能进入2018年富人榜,落榜率为8%;而排名在301-500名的富人中,有多达87位富人落榜,落榜率为43%,这意味着,在榜单上如果是后200名的富人,差不多有近半概率会被冲刷出去。

而一些在2016年还排名在100多名的富人,去年掉落至300名开外,今年则直接落榜。新财富进一步比较了这些富人所在上市公司近两年的涨跌幅及市盈率变化。这其中,转型不力的富人受到了致命的冲击。

周成建、胡佳佳父女一度是中国服装行业的首富,美特斯邦威“不走寻常路”的口号曾深入人心,2012年顶峰时期全国门店数量超5000家,利润达11亿元。然而时代迅速演化,一来HM、ZARA等国外休闲品牌凶猛围攻,美邦价格相仿而设计难敌;二来电商兴起铺租暴涨,美邦以大规模铺店为核心的战斗力成为负面资产;三来渠道改革越改越乱,直营店和加盟店价格互搏严重。美邦不是没想过转型,然则O2O未见成效,如今其门店总数2000家,2017年亏损3亿元,过去两年,美邦股价已经腰斩,市值只有75亿元,周成建父女的财富排名从2016年的125名跌落至2017年的427名,再到今年落榜,不是没有辉煌过,但最终跑输了这个时代。

一些无力革新的传统行业富人,选择了套现走人,将舞台留给纯资本财团。如贵为中国第一鞋靴集团的百丽集团,就饱受“品牌老化、转型无力、竞争加剧”的痛苦,自2014年2月以来,百利国际同店销售额连续13个季度负增长。此外,百丽国际的门店数量也大幅缩减,一度以每天关闭3家门店的速度瘦身。繁华终归落幕,其创始人盛百椒、邓耀2017年悉数套现所有股权,私有化卖给了近年来如日中天的高瓴资本为首的财团。

传承不力,则是引起力帆集团尹明善家族落榜的主要原因。以豪车车主闻名的尹喜地,对家族造车业务的贡献似乎不只是乏善可陈。

1
+1
1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富人榜 马化腾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顶部 投稿 手机版 底部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