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互联网+
生意场 > 观察评论 > 讨论“腾讯有没有梦想”是个伪问题

讨论“腾讯有没有梦想”是个伪问题

生意场 2018-05-07 13:49:20 来源:周掌柜

  这两天对腾讯的批评刷屏了,《腾讯没有梦想》是一篇很好的文章,充满情怀。同时,《谁说腾讯没有梦想?》进行了反驳,也是一篇经过很多思考的文章。这样的讨论实际上给腾讯提了一个醒,就是人民群众对他们有一些意见,不太满意。

  但客观讲,我认为讨论腾讯有没有梦想是一个伪问题。腾讯的主业是社交网络,通过投资将社交流量增值变现,避免主业过于功利,这样更长久。成为互联网第一,在现实社会安全还是做平台更安全,能不出头做大才是大智慧,总体看我和团队其他顾问认可腾讯现在的战略。

  大部分情况,我们作为战略顾问在没有深入调研和洞察的前提下不会乱评论公司的,特别是腾讯这样的超级巨头,他的战略你不知道,他的思考逻辑和进化轨迹你也不清楚,没有个几个月的深入研究,看到的或许局部或许相反。就像鲁迅所言:如果很多民族劣根性的批评放在某个人身上是有可能,放在整个民族就是污蔑。

  评价腾讯,甚至联想这样的大型公司,道理是一样的,没有调研和深入推敲的抨击可能除了赚取眼球之外,对大公司无益,对普通读者是一种误导。

  也许真理越辩越明,这里也谈谈我个人的几点看法:

  1.批评者不能用看小公司的思维看巨头

  这个逻辑其实不一定被很多人接受,因为归根到底普通人感知一个大公司还是靠很小的切入点,很容易产生“微信不好腾讯不行了”“手机不好联想失败了”这样的片面结论。

  但从我们战略顾问看公司的角度,我一直认为大公司特别是腾讯这样的超大型公司,反而不能用小公司的“梦想论”和“极致单品论”来不断给自己打鸡血。这个道理其实也不难理解,平台类的大公司其实主要的战略地位是赋能,与伙伴进行能量交换,所有的战略都应该围绕着“利他”的角度展开,而不能单纯自己追求力量。

  另外就是要认清楚边界,腾讯现在的边界就是不能剥夺生态伙伴“颠覆式创新”的权利,巨头永远不可能达到小公司的效率,这一点之前我和腾讯联合创始人张志东沟通的时候,他也提到过:20~100人的快速成长型中小创业公司的效率,腾讯这样的巨头可能永远达不到。腾讯自身有清晰的认识。所以保持和小公司的合作,并且在生态链顶端用投资的方式助力是效率最高也是必须的的一种模式。

  从这个角度上看,成为一家投资能力强的公司并没有错。

  2.腾讯反而要提防冒进的“革命者”理想主义

  这种冒进的理想主义表现在三个方面,第一个就是腾讯因为强大就必须所有领域都成功,就像批评文章中提到的刘炽平常问的问题:我们腾讯的短视频为什么不能成功?

  实际上这是一个值得追问的问题,但并非是值得确认的逻辑。成吉思汗的凶悍最后让蒙古帝国一无所有,他赢得了所有的征服,但是自身土崩瓦解,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们没有带给被征服土地文明和希望。

  腾讯是一样的,腾讯能让每一个投资的企业和生态中的企业家健康快速成长,才是巨人应该有的理想主义。批评文章中的殷切期望可贵,但对于公司战略不可取,巨头和巨人的“理想主义”一直是人类社会苦难的根源。

  3.腾讯核心要解决的真问题是“对信仰的表达”,也就是“思想赋能”

  至少三个方面腾讯是需要提高的——

  第一个就是对外界引领性的表达巨人视野发现的大陆,这种分享可能带来更好的合作机会;

  第二个就是分享成功的战略思维和失败的经验,这也能让腾讯组织自身得到净化;

  第三个是引领时代的探索,这一点或许腾讯做的还不够,有一些探索很难用雇佣兵去打,比如更加基础的研发等,需要自己保持创业精神的啃骨头。

  4.要避免的问题是“资本化腐蚀企业家精神”

  批评文章中提到最多的是腾讯的投资思维,偏离创业者精神,没有在内部孵化出更多的张一鸣,更多的刘强东。从企业家精神的角度,确实是有道理的,但是如果我们从超大型公司创新矩阵的设计,以及组织稳定性的角度考虑,腾讯已经成熟的体制内也很难过多的鼓励创业者的颠覆者价值观,这还不算被资本绑架,和通用电气杰克韦尔奇的金融化改革导致衰败还完全没有可比性,而是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特质。但不否认,腾讯需要赋能员工拥有更多集群化创新的思维。

  5.要有危机感的问题是“互联网生态的权力中心向手机转移”

  从腾讯顶层战略的角度看,周掌柜团队几位合伙人的方法是一致的,我们不认为腾讯会因为缺少创业精神而衰落,最大的可能性在于“时代选择”。

  如果时代选择手机的权力中心扩大,软件应用生态被边缘化,而或智能生态扩大,应用创新被边缘化,腾讯确实有可能在流量的入口方面被挤压,从而让整个基于流量增值生态的大格局被削弱。

  从这个角度看,腾讯需要的是对硬件时代的创新研发,能避免这种风险的肯定也不是雇佣军,而是腾讯自己的斯巴达克方阵,加大研发投入的不断为自己在新时代打地基。

  6.腾讯有一个弱点就是组织战略亟待沉淀“制度文明”

  这个就不展开讲了,细节也很多,总之就是腾讯和谷歌和苹果这样的伟大公司相比,在企业治理上可能需要引入更多西方的管理方法,避免大而混乱,需要沉淀创新企业的“制度文明”。管理的问题,有可能在腾讯未来几年的重要性日益突出。

  扯得远一点,我们看五月花(英国第一艘载运清教徒移民的船只)船上去美国的那帮清教徒,成功奠定了美国精神伟大内核的小人物们,他们有伟大的战略吗?没有。同样,闯关东去东北的那些山东河北的穷苦大众,他们也没有宏伟梦想,也没有清晰的战略,但是有的是打破旧世界的坚定信念,和对美好生活的渴望。

  这些伟大时代的开创者都是因为有了制度文明的大船才加足马力。这些人,很像当今的创业者,那些无数次失败爬起来要证明自己的年轻人。腾讯作为互联网基础设施的构建者,标志一个时代的科技领导者,需要赋能的是这些人,同时建立“创新制度文明”。

  赋能有三个方面:

  第一,最重要的就是赋予他们信仰,让他们看到希望;

  第二,就是赋予他们开拓的武器,可以依靠的臂膀,而在这种支持里资本是必须的;

  第三,就是建立秩序,公平开放。

  对比起来,如果一定要批评腾讯的话,我倒是认为,腾讯需要清晰的表达自己的信仰,自己对时代红利,创业方向的洞察,同时赋能给这些“奋斗者”和梦想家。

  全世界所有的大公司,或者说伟大公司,当他们充分的平台化和社会化之后,基本上都变成了温和理性的构建者。垄断多一点的企业强调内生态赋能,垄断少一点的,或者开放的谷歌、苹果这样的巨头强调开放合作。

  归根到底,对于今天的腾讯,成就了多少中小企业和企业家决定了它成功的高度,用什么样的“信仰表达”展现自己的洞察、价值观和信仰则是伟大必须拥有的精神高度。

  我个人期待腾讯成为一家“有信仰、会表达、真赋能”的公司,不希望其“喧宾夺主”的革命理想主义剥夺创业者的机会,更不希望他每一个想法都成功。

  巨人因为分享肩膀而伟大,因为信仰凝聚天才而基业长青。

1
+1
1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腾讯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