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应链金融解决方案
生意场 > 失败教训 > 盾安集团450亿流动性危机背后:过度扩张埋雷?

盾安集团450亿流动性危机背后:过度扩张埋雷?

生意场 2018-05-07 08:46:35 来源:每经网(上海)

  盾安集团报告显示,目前集团各项有息负债超过450亿元。这次流动性危机爆发,也波及了旗下上市公司盾安环境(002011,SZ)和江南化工(002226,SZ),两者于5月2日当天双双停牌。盾安环境5月4日回复深交所关注函时表示,如股价异常波动,盾安环境控股股东盾安精工存在被强制平仓风险,盾安环境控制权存在变更可能。

  那么,盾安集团该如何应对当前的巨额流动性危机?还可以思考的是,盾安集团爆发450亿元流动性危机,背后的原因又有哪些呢?

  流动性危机波及关联企业

  5月4日,盾安环境公告披露,其与盾安集团于4月16日同意关联互保,互保金额为13亿元,双方签订相关议案,截至2018年5月3日,盾安环境为盾安集团提供担保的余额为8.22亿元(其中3000万美元金融机构已放款,盾安控股尚未提款),盾安集团为盾安环境及盾安环境子公司提供担保的余额为7.08亿元。截至2018年5月3日,盾安环境应付盾安集团的借款余额为2.85亿元。

  同日,江南化工公告称,江南化工股东浙江青鸟旅游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青鸟旅游)出于融资需要,将其持有的3.98%江南化工股份质押给浙商银行杭州分行。青鸟旅游背后股东是盾安集团创始人姚新义和盾安集团副总裁姚新泉。此外,江南化工还公布通过减持新疆雪峰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股份,套现949.69万元。此外,盾安集团旗下投资平台如山资本5月4日表示,如山资本管理资金多数为募集而来,暂未受到母公司债务危机影响。

  同为浙江诸暨当地知名企业,海亮集团也于5月4日就此前市场传闻盾安集团与公司涉及互保等发布了澄清公告,海亮集团表示,曾为盾安集团向中国进出口银行浙江省分行的一笔7819万元贷款提供担保,此笔担保作为海亮集团最后一笔对外担保,已于2014年12月25日解除。至此,海亮集团及其下属企业没有对除集团成员以外的企业与个人融资提供任何形式的担保。

  5月5日,针对盾安集团流动性危机事件,诸暨市企业家协会向媒体表示,相信盾安集团遇到的问题只是暂时的,盾安集团一定而且很快就能解决。同时,也建议会员企业要合理利用融资工具,注意控制债券类融资的风险。

  短期借款高企信用评级下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5月3日,盾安集团2018年度第三期超短期6亿元债券发行失败,加剧了盾安集团流动性危机。而根据盾安环境公告,“17盾安01”公司债将于2018年5月24日付息,在盾安集团面对短期流动性困局且盾安环境存在控制权变更风险的背景下,这笔公司债能否如期付息尤为引人关注。

  根据盾安集团2018年一季报披露,盾安集团一季度营收133.89亿元,净利润为1.03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仅为1.68亿元,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和融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负6.29亿元、负2.37亿元。不难看出,投资、筹资产生的现金流入不敷出。

  同时,2018年一季度短期借款高达90.33亿元,而根据盾安集团年报披露,2015~2017年盾安集团短期借款激增,分别为69.01亿元、78.99亿元、91.76亿元。

  天风策略分析师的研究报告认为,盾安集团在2015~2017年间大力投资。2015~2017年投资现金流流出2.5亿元、40.2元、13.4亿元,2018一季度还继续流出6.3亿元。因此其不得不依靠增加债务来维持现金流,2016年筹资现金流42.8亿元。2017年、2018年第一季度,融资环境收紧,筹资现金流出现流出,分别流出3.9亿元和2.4亿元。这就是其所称短期流动性问题。

  此外,2017年和2018年第一季度盾安集团的有息债务分别为326亿元和343亿元,其中短期部分分别为226亿元和241亿元。其有息债务已经超出了其股东权益的规模。根据万得资讯所计算的有息债务/全部投入资本,2017年和2018年第一季度,集团分别达到70.7%和71.0%。盾安集团的有息债务,尤其是短期有息债务已经超出了其承受能力。

  5月4日,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简称大公)下调了盾安集团主体信用等级,从AA+下调为AA-。大公表示,截至5月4日,盾安集团存续债券共计113亿元,其中将于2018年到期的债券总额为73亿元,债券到期期限较为集中,由于盾安集团自有资金紧张,同时融资渠道趋紧,再融资难度较高,短期偿付压力加大,因此将盾安集团调整为AA-,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

  成本上升仍困扰部分企业

  中国人民银行杭州中心支行官网披露的《浙江省金融机构本外币存贷款数据表》显示,2017年~2018年2月,票据融资从2017年1月3596亿元持续下滑至2018年2月的1894亿元。《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接近浙江省人行系统的人士处获悉,票据融资下滑主要是基于“银行规模有限,压票据放贷款。”

  经济学家宋清辉分析认为,对于银行而言,票据融资属于低收益资产,票据融资逐步下降影响有限。因为当企业贷款需求增加之时,银行受限于头寸和流动性需求,会提高中长期贷款额度而减少票据额度。

  天风策略分析师认为,在去杠杆的背景下,近期社会融资总额增长出现了明显放缓,从去年12月的12%下降到今年3月的10.5%,下降了1.5个百分点。从结构上看,社会融资总额增长放缓主要是表外融资项目出现了比较明显的收缩,包括委托贷款等。就此而言,社会融资增长放缓,既有地方政府去杠杆所导致融资需求下降的原因,也有加强金融监管所导致的信用供应下降的原因。如果结合近期利率的走势,倾向于认为今年早些时候信用供应下降是更加主要的原因,而近期融资需求下降的作用可能更大一些。

  而针对当前浙江省的融资环境,宋清辉表示,浙江省内企业融资难依然较为明显。未来,需要进一步释放政策红利,提升企业活力。

  “总的来看,一季度浙江经济延续平稳向好态势,但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企业成本上升等问题仍困扰着一些企业,部分外贸企业汇兑损失挤占企业利润,也影响企业后期订单,同时还需防范互联网金融和社会金融风险隐患。”浙江省统计局发布的该省一季度经济运行情况中这样表述。

1
+1
1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盾安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