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名人生活 > 86岁马静芬:哪怕褚时健对我不好,我也能活下去

86岁马静芬:哪怕褚时健对我不好,我也能活下去

生意场 2018-03-28 08:26:56 来源:红星新闻

  86岁的马静芬,是褚时健的妻子,名下有11家企业,比丈夫还多6家。如今,褚时健身体不如当年,而耄耋之年的马静芬仍在各地奔忙。她向红星新闻直言,“我不会退休,一直要干到闭眼的那一天。”

  3月20日,距离第98届成都春季糖酒会开幕还有2天,她便匆匆赶到成都。这次,她是为褚酒和褚柑而来。

  20日下午,在成都一家酒店内,红星新闻见到马静芬老人。谈到褚柑,马静芬说,再过4天,云南哀牢山里的18万株柑树就要摘果,但她稍有忧虑,“大家看到我和褚时健在种,就跟风,产量高了,价格低了,卖柑有压力。”

  她戏称,“老头”褚时健可能对她有点意见,“他不让我做,觉得我是在和他比肩。”

  谈及此次赶赴成都,马静芬侧头一笑,将右手抬起,半掩在嘴上,“嘘!这次是瞒着老头子过来的。怕他担心。”

  马静芬不再是褚时健背后的女人。她告诉红星新闻,在做褚橙前,自己没资格叫马静芬,她只是个家庭主妇,只是褚马氏,“褚时健对我好,我就感觉好;对我不好,我就哭闹。觉得活着没意思。”但现在不同,“哪怕他对我不好,我也能活下去。因为,我有我的事业。”

  年迈并不服输,乐于奔走推广是“我最大的梦”

  高铁上,马静芬从随身的黑色皮包中将书取出翻看,黄色封皮,关于养生类的内容。

  3月20日15时39分,马静芬出现在成都东站。随后,她被送往酒店。从昆明到成都,6小时35分车程,一番劳顿,马静芬略显疲惫。走路时,工作人员会在一旁搀扶。

  洗漱完毕,这位86岁的老人看上去精力充沛,眼神里透出犀利的光。近年,马静芬逐渐进入公众视野,参会、演讲或考察,她已从褚时健的背后走了出来。

  3月22日,第98届成都春季糖酒会开幕。马静芬专程从昆明赶来,为新品褚酒、褚柑站台。

  “只有一个褚橙不行。”马静芬回忆,褚橙大卖后,有人将褚橙的枝条拿走,发展了一万亩。于是,她将褚酒、褚柑推上市场。

  25日,4000吨褚柑就要摘果,马静芬有些忧虑,“本来问题不大,但今年,云南的柑产得太多。卖柑有压力,起码价格被拉低了。”

  为了应对跟风者带来的冲击,她决定迟点摘果,“等他们快卖完后,我们再开卖。”但对于褚酒,马静芬颇为放心,“之前有点担心,但听了他们的汇报,基本没啥问题了。”

  虽然年迈,但马静芬并不服输,“我现在最大的梦,就是把云南的精品,集中到我们的品牌下,然后推到全云南、全国甚至全世界。”

  妻子的事业版图似乎已超出了褚时健的规划。“他不希望我管,感觉我是在和他比肩头。”

  ▲马静芬名下商业版图

  对于现状,马静芬乐此不疲。“以前,只有褚老演讲,他们才来听;现在,我讲,他们也来了。”

  她笑称,褚柑、褚酒,褚时健并不过问太多,“我知道,他在考我的试。”

  储马63年吵闹不休,“现在我俩都偷偷改变了”

  63年里,马静芬和褚时健几度沉浮。用马静芬的话来说,两人性格迥异,几十年里,吵闹不休。“过去,他想改变我,我想改变他,但都没做到。”

  但现在,在耄耋之年,二老开始彼此妥协。“都在‘偷偷’改变自己,适应对方。客观说,他没有我,就没有今天;我没有他,也没有今天。”

  马静芬举例,“比如,在过去,我去了哪里,他一个电话都没有;但现在,我刚出去,他的电话就来了。就在刚才,他以为我在公司,还问我,要不要回家吃饭。”

  说到这些,马静芬笑个不停,“他变体贴了。我回去再告诉他,怕他担心。”

  虽然不再吵闹,但91岁的褚时健和86岁的马静芬依旧相对独立,“我们都正常上下班,多数时间,回家吃饭。要说娱乐,就是儿子回家时,打打麻将,有输赢,但不多。现在的娱乐无非跳舞之类,我不喜欢。其实,在我看来,工作和玩儿是一样的。”

  对于数次蝉联“中国商界女性领袖50人”,马静芬表示,不敢承受“女强人”称呼,“我只是年纪大了,做了点事。”

  谈话中,马静芬多次提到董明珠,“和我不同的是,董明珠像个男人,很厉害,说话中气足。”

  去年9月,在绵阳举行的一次峰会上,马静芬第二次见到董明珠。彼时,董明珠有了退休的想法。但马静芬力劝,“不能退,不能退。我要一直做到闭眼走的那一天。你在工业上发明创造,我在农业上搞新品种。”

  虽然二人私下并无联系,见面聊聊,然后各自奔忙。但是,同为女性企业家,二人又惺惺相惜。下个月,他们还会在云南的一次活动上会面。

  “以前自己是褚马氏,现在我可以叫马静芬了”

  褚橙大卖前,马静芬始终觉得,自己没资格叫马静芬。

  她告诉红星新闻,在旧社会,女人被封建思想压迫,出嫁后,就跟着丈夫的姓,褚马氏、王宋氏、潘高氏之类。

  1955年,马静芬和褚时健自由恋爱并走在到一起。但是,马静芬仍然觉得自己是褚马氏,没资格叫马静芬。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封建思想是被批判的,但是,在思想上,(传统观念)对我仍有影响。之前,我觉得,我就是个家庭主妇,褚时健对我好,我就好;对我不好,我就哭闹。感觉活着也没意思。”

  直到褚橙庄园从无到有,马静芬突然发现,她也可以像男人一样,“上得厅堂。”“我可以叫马静芬了。”她有些骄傲,“现在,褚时健对我好,就好;不对我好,我也能活下去。因为,我有我的事业。”

  说到这时,马静芬突然将声音压低,狡黠一笑,“有些话,你们就不要说出去了。”

  但她几乎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之前,是靠着人家给点温暖,不给温暖就不温暖,活不下去。现在,无论如何,我每天都要活好,都要活得愉快。上了年纪,越来越看得明白。看懂了人生,知道了该如何生活。”

  对于这一转变,马静芬总结,“是心态变了。过去,身体很差,是心态不好,经常生气,经常着急。老了,看开了,身体反而好了。”

5
+1
14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马静芬 褚酒 褚柑 褚橙庄园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