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应链金融解决方案
生意场 > 管理宝典 > 王阳明管理思想借鉴十

王阳明管理思想借鉴十

生意场 2018-02-08 15:41:07 来源:中人网

传习录:

爱问文中子、韩退之。

先生曰:“退之,文人之雄耳。文中子,贤儒也。后人徒以文词之故,推尊退之,其实退之去文中子远甚。”

爱问:“何以有拟经之失?”

先生曰:“拟经恐未可尽非。且说后世儒者著述之意与拟经如何?”

爱曰:“世儒著述,近名之意不无。然期以明道,拟经纯若为名。”

先生曰:“著述以明道,亦何所效法?”

曰:“孔子删述《六经》以明道也。”

先生曰:“然则拟经独非效法孔子乎?”

爱曰:“著述即于道有所发明,拟经似徒拟其迹,恐于道无补。”

先生曰:“子以明道者,使其反仆还淳而见诸行事之实乎?抑将美其言辞,而徒以于世也?天下之大乱,由虚文胜而实行衰也。使道明于天下,则《六经》不必述。删述《六经》,孔子不得已也。自伏羲画卦,至于文王、周公,其间言《易》,如《连山》《归藏》之属。纷纷籍籍,不知其几,《易》道大乱。孔子以天下好文之风日盛,知其说之将无纪极,于是取文、王周公之说而赞之。以为惟此为得其宗。于是纷纷之说尽废,而天下之言《易》者始一。《书》《诗》《礼》《乐》《春秋》皆然。《书》自“典谟”以后,《诗》自“二南”以降,如《九丘》《八索》,一切淫哇逸荡之词,盖不知其几千百篇。礼乐之名物度数,至是亦不可胜穷。孔子皆删削而述正之,然后其说始废。如《书》《诗》《礼》《乐》中,孔子何尝加一语?今之《礼记》诸说,皆后儒附会而成。已非孔子之旧。至于《春秋》,虽称孔子作之,其实皆鲁史旧文。所谓‘笔者’,笔其旧;所谓‘削’者,削其繁。是有减无增。孔子述《六经》,惧繁文之乱天下,惟简之而不得,使天下务去其文以求其实,非以文教之也。《春秋》以后,繁文益盛,天下益乱。始皇焚书得罪,是出于私意,又不合焚《六经》。若当时志在明道,其诸反经叛理之说,悉取而焚之,亦正暗合删述之意。自秦、汉以降,文又日,。若欲尽去之,断不能去。只宜取法孔子,录其近是者而表章之,则其诸怪悖之说,亦宜渐渐自废。不知文中子当时拟经之意如何,某切深有取于其事,以为圣人复起,不能易也。天下所以不治,只因文盛实衰,入出己见,新奇相高,以眩俗取誉。徒以乱天下之聪明,涂天下之耳目,使天下靡然,争务修饰文词以求知于世,而不复知有敦本尚实,反仆还淳之行。是皆著述者有以启之。”

爱曰:“著述亦有不可缺者。如《春秋》一经,若无《左传》,恐亦难晓。”

先生曰:“《春秋》必待《传》而后明,是歇后谜语矣。圣人何苦为此艰深隐晦之词?《左传》多是鲁史旧文。若《春秋》须此而后明,孔子何必削之?”

爱曰:“伊川亦云:‘《传》是案,《经》是断。’如书弑某君、伐某国,若不明其事,恐亦难断。”

先生曰:“伊川此言,恐亦是相沿世儒之说,未得圣人作经之意。如书‘弑君‘,即弑君便是罪,何必更问其弑君之详?征伐当自天子出,书‘伐国’,即伐国便是罪,何必更问其伐国之详?圣人述《六经》,只是要正人心,只是要存天理、去人欲。于存天理、去人欲之事则尝言之。或因人请问,各随分量而说。亦不肯多道,恐人专求之言语。故曰‘予欲无言’。若是一切纵人欲、灭天理的事,又安肯详以示人?是长乱导奸也。故孟子云:‘仲尼之门,无道桓、文之事者,是以后世无传焉。’此便是孔门家法。世儒只讲得一个伯者的学问,所以要知得许多阴谋诡计。纯是一片功利的心,与圣人作经的意思正相反。如何思量得通?”   

因叹曰:“此非达天德。者未易与言此也!”

又曰:“孔子云:‘吾犹及史之阙文也。’孟子云:‘尽信《书》,不如无《书》。吾于《武

成》取二三策而已。’孔子删《书》,于唐、虞、夏四五百年间,不过数篇,岂更无一事,而

所述止此? 圣人之意可知矣。圣人只是要删去繁文,后儒只要添上。”

爱曰:“圣人作经,只是要去人欲、存天理。如五伯以下事,圣人不欲详以示人。则诚然矣。至如尧舜以前事,如何略不少见?”

先生曰:“羲黄之世,其事阔疏,传之者鲜矣。此亦可以想见。其时全是淳庞仆素,略无文采的气象。此便是太古之治,非后世可及。”

爱曰:“如《三坟》之类,亦有传者,孔子何以删之?”

先生曰:“纵有传者,亦于世变渐非所宜。风气益开,文采日胜,至于周末,虽欲变以夏、商之俗,已不可挽,况唐虞乎?又况羲黄之世乎?然其治不同,其道则一。孔子于尧舜则祖述之,于文武则***之。文武之法,即是尧舜之道,但因时致治,其设施政令,已自不

同。即夏商事业,施之于周,已有不合。故‘周公思兼三王’,其有不合,仰而思之,夜以继日’。况太古之治,岂复能行?斯固圣人之所可略也。”

又曰:“专事无为,不能如三王之因时致治,而必欲行以太古之俗,即是佛老的学术。因时致治,不能如三王之一本于道,而以功利之心行之,即是伯者以下事业。后世儒者,许多讲来讲去,只是讲得个伯术。”

 

管理借鉴:韩愈是“唐宋八大家”之首,是我国古代著名的文学家。而道号为“文中子”的王通是我国古代的著名的教育家,是儒家与道家的学者。一个文学造诣深厚,一个儒家与道家学问深厚,把这两个放在一起比较,等于是鸡同鸭讲,等于是人对牛弹琴,不是同一类别的与同一属性的,所学不是同一领域,没有什么可比性。例如,一个物理学家与一个经济学家相比,也没有什么可比性,因为物理学属于自然科学,而经济学属于社会科学。每一个科学领域的学家们,在他所学与所钻研的领域内,他是大师,但在他没有钻研的领域内,所知可能比一个初学者都差劲。喜欢文学的人推崇韩愈,而喜欢儒学的人会推崇王通。文学在于他的修辞与华丽,而学术在于他的论点与逻辑。文学追求的是美与意境,而学术追求的是真理与客观。孔子的思想,是一种社会学与哲学,所以,孔子反对文辞,认为文辞比较空洞,对治理国家没有什么好处。现代社会,那些文学作品比较畅销,因为它适宜各种受教育程度不同的人阅读,如同吃一个快餐一样;而那些学术著作,不是受教育程度低的人能学习与阅读的,因为比较深奥与难懂,如同吃满汉全席一样。一般的科学著作都是受过大学教育与研究生教育的人在阅读,而那些大学教育以下的人还有很多,他们比较偏爱文学作品,这就是一些小说类文学作品畅销的原因。还有一些受过大学教育与研究生教育的人不喜欢学术著作的枯燥无味,也偏爱小说类文学作品。企业里的各级管理人员,都是管理者,把企业治理好的学问就是管理学与经济学,这两大社会科学学好了,能帮助管理者们把企业治理得蒸蒸日上,兴旺发达。科学是“实”,文学是“虚”。在企业里,以“实”为主,以“虚”为辅,不要主辅颠倒,主次不分,那么企业就会混乱无序。

在企业里要多详细描写正能量与正面的事情,多表扬与鼓励先进与榜样。对那负能量的与负面的事情可以一笔带过,不要过多描述。要在企业中实行“五多五少”:多讲好事,少讲坏事;多干实事,少干虚事;多传播正能量,少传播负能量;多学习,少玩乐;多创新,少守旧。不要复制与抄袭其他企业的管理方法与管理模式,要因地制宜,根据自身实际情况创造出自己的管理方法与管理模式,让其他企业模仿与学习。科学地管理企业,少些花架子、少些形式主义,在效率与效果、效益上下功夫,这才是企业之福,企业之幸。

 

作者简介:李文武,著名管理学家。《博锐管理在线》《中华品牌管理网》《中国管理传播网》等知名管理网站专栏作家。又是多家媒体与网络作家。研究:历史、经济、管理。

14
+1
12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王阳明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