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应链金融解决方案
生意场 > 漏网之语 > 傅盛2018新年演讲:凡杀不死我的,必使我更强大

傅盛2018新年演讲:凡杀不死我的,必使我更强大

生意场 2018-02-07 14:32:45 来源:傅盛

  一年又一年。

  每年此时,我都会回顾走过的路。有时候,欣然觉得,我们走在一条康庄大道;而有时,又猛然警觉,我们可能遇到了从未想过的挑战。

  这一年,对我而言,成长是撕碎的,极致的,进化的。

  2017年的答卷

  2017年,诸多困难的一次集中式爆发:PC大盘萎靡,海外也面临外部环境变化,Facebook、Google对整个移动广告网络进行大量调整,收入锐减。

  一整年,每三个月,我都觉得是一次考验。市场上充斥着各种声音,包括股价表现,甚至境外机构发起对我们的恶意做空。我也目睹了,一批与我们同时代甚至还年轻的企业,在剧烈变化中崩盘,消失,甚或卖掉。

  老实说,我一度不能理解,我们在工具产品超越了绝大部分竞争对手,为何还会遇到这样的困境?无论如何,奋起反抗是第一步。

  这一年,我们加强了组织能力和平台建设,使其为业务赋能,用实际行动交上了答卷:

  老业务焕发活力,国内移动工具销售增长了50%,公司账上现金储备超过30亿;

  移动用户逆增长,全球获取了超过1.76亿的新用户;

  AI赋能原有产品,留存率提高12%;

  直播产品Live me,成为工具之外的最大一个收入来源,蝉联GooglePlay美国社交畅销榜第一;

  钢琴块2重回最高点,轻游戏产品矩阵已初步形成,创造超过5000万的利润;

  无人机、新零售、线下流量等战略投资布局,部分退出,为公司赢得了超过10亿人民币的收入;

  积极拥抱区块链,已发布安全数字钱包Safe Wallet,陆续几款区块链产品即将上线;

  机器人业务全面发力,开始领先行业。部分技术和产品进展,我得保密。3月21日,我们会在水立方召开机器人发布会,届时一并分享我们在机器人领域的各项进展。

  说这么多,我只是想让大家知道:进化了的猎豹,正在破茧而出。

  八年回首,三次反杀

  为什么猎豹有机会进化呢?

  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想把时间尺度拉得更大一点,或许拉到足够长时,很多问题就能迎刃而解。

  过去一年,猎豹遭遇了非常多的质疑,甚至有人说,你们是机会主义,你们是蒙古骑兵,你们东突西杀。我就想了想这个问题,为什么会给大家留下这样的印象?

  因为,客观去看,相比行业对手,猎豹所处的生存环境,变化太快了;不比他们,一开始就拿到了游戏,直播,社交支付等现金流很好的业务;某种意义上,猎豹一直是在一块比较荒芜贫瘠的土地上开垦。当然,也正因如此,才使得猎豹不断有能力对抗时代,并有机会活下来。这也算是对我们的一种馈赠。

  如果再要深层次剖析猎豹得以进化的本质,就得从源头找。我用一句话总结:八年回首,三次反杀。

  猎豹第一次反杀:浴火重生

  PC安全时代,我们当时还叫金山毒霸,同时代的竞争对手有瑞星,江民,卡巴斯基,以及后起之秀360。猎豹作为其中一支并不算强大的队伍,顶住了360最强火力,不惜自我攻击,宣布全网免费。一年之内,打掉存量收入95%,推出新业务:网址导航和猎豹浏览器。

  试想,本已命悬一线,处在垂死挣扎的边缘,自我革掉大头收入的95%,有多难呢?某种意义上,我们牺牲了金山毒霸过去所有的业务积累。我们意识到,如果不壮士断腕,拥抱这次变化,我们必然消失。没有第二条生路。

  现在结果如何呢?去年,也就是2017,猎豹整体收入近50亿规模,而瑞星前年只有几千万收入了。这就是一个时代的变化——大潮来临,唯有拥抱。

  猎豹第二次反杀:天外飞仙

  互联网时代,我们用PC免费模式重构了商业,从那一批古董级企业中幸存了下来;等到移动互联网竞争开始加剧,一批安全产品,像91、豌豆荚、茄子、UC等等,各种小的安全工具,巨头杀入时,要么投降,要么卖掉。还是猎豹,杀出重围。也就是传说中的那个小酒馆的故事,我们决定全力以赴,all in海外移动。

  这看起来天外飞仙。对于一个英语如此不好的人,想出这么一招,怎么讲呢,不能说谁的灵魂附体吧。换作现在,不知能否想得出哦:)但那场硬仗打下来,猎豹变得不一样了,大家开始真的相信梦想了。当时不少同事,从珠海举家搬迁北京,参与了那场猎豹清理大师的攻坚战。

  很多人,可能从未想过,我们能从一个总部在珠海这么一个小渔村走出来,变成了一家全球化的美国上市科技公司。也正因为这一招天外飞仙,才有了猎豹今天全球化业务的基础。

  猎豹第三次反杀:跑向未来

  还记得,三年前,我去刚成立的广州办公室,员工跑过来跟我说,傅总,为什么我们没有那么多创新业务,我们只是做海外呢?我当时给他一个回答,创新要和体量挂钩。当时,我们只有把一件事情做好的能力,一旦分散精力,或搞所谓创新,就可能丧失大好机会。

  然而,今天的猎豹,不一样了。我们在体量、研发能力和收入规模上,都不是一家小公司了。不是我口出狂言。虽然我们可能跟一些大公司有差距。但,猎豹已经开始写下它的传奇。我们已经是一家有超过20年安全技术和产品积累的企业。我们有能力基于AI和区块链为我们的业务赋能,抓住这个时代属于我们的机会。

  于是,我开始认认真真地思考:能支撑我们跑向未来的,到底是什么?什么才是我们最重要的?什么才是决定性的?

  猎豹遭遇的所有困难都进化成了猎豹的基因

  当年,我第一次到珠海,每一刻都在想,怎么让在金山工作了十年的人,能跟我有一样互联网化的思维。

  那个时候,夜不能寐,忧虑不堪。有一天,我的一个合作伙伴告诉我,他说,傅盛我发现了,全世界通过合并成立的新公司,90%以上都失败了,只有像苹果这样的公司才能逆转。我当时看着他说,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如果你早告诉我,也许我就不那么无知者无畏了。

  当时真是生死挣扎,对手四面围剿,团队刚合并,还未拧成一股绳。可以说,死法有很多种。没人相信我们能活下来。只能绝地反击,别无选择。也许,没有选择,就是最好的选择。困难,就是最大的财富。

  如同尼采的一句话:凡杀不死我的,必使我更强大。

  庆幸的是,猎豹今天已经不一样了——猎豹所遭遇的所有的困难,都进化成了猎豹的基因。

  公司的本质是什么?

  或许,正是因为遇到困难,更加促使我不断思考本质。

  这一年,我去了火人节,读了很多书,重新思考很多问题。我在想——公司的本质究竟是什么?其实第一反应就是收入。

  谁对于公司是这么判断的呢?网上的评论分子。因为,只要你的收入和股价出问题,他们就觉得你不行了。有时候,我骂一句,你懂个屁,然后就被截屏,说CEO深夜骂街。我心里想,CEO深夜骂街有什么了不起?美国总统还白天骂街,不一样治理好美国吗?

  任何一件事情,我们都不应该简单看评论。如果我们也和他们一样,用一个收入考核现在的变化,就会失去真正的内在价值。

  有一次,跟一个业务干部交流,他说,傅总,你不能这么说我,我的收入涨了。我说,如果我像一个网上的评论分子,只用浅层的收入判断本质,那我就不应该当CEO。我应该天天在网上发表评论就行了。

  我一定要看到更内核的东西。

  往下想,如果收入不是公司的本质,总该是业务吧?业务就是产品,有好产品就有一切啊?过去几年,我们不停尝试新产品,全力以赴做产品,遗憾的是,一个产品总有它的生命周期。没有产品是长盛不衰的。

  公司的本质不是收入,也不是业务,那么,是团队吧?我想了想,这也是一个伪命题。

  因为,也许有一天,我也不会在猎豹;也许有一天,大家都不在了。这家公司又安排给了更年轻的一批人,也许猎豹更强大。乔布斯离开苹果10年,虽然有各种各样的评论,但苹果的体量比那个时候大了太多了;迪士尼去世了也有几十年,管理层换了一茬又一茬,但迪士尼给人们带来欢乐的梦想从未改变,且越来越强大。

  最后,我就想起了基因。或者,叫文化,叫精神,叫使命。当一群人共同完成一件事情,过程中形成了共同的信仰、认知和信赖的时候,它就开始变成这家公司的基因。不论中间有多少变化,只要这些基因在,就有可能重构这家公司。

  公司也是一个独立的生命体。它自己会成长,会进化,我们只是它中间的一层哺育者,而已。我们一起参与过它的创建,已非常幸运。就像一个孩子,你把他生下来,他的每一个细胞,都由你,分裂而来,但有一天,他会和你不一样,他也会有他自己的独特性。

  当我真正想清楚这个问题时,更加不在意外界的质疑了。太多人没有深度思考的能力,常常会把最外面的一层——收入做成公司的本质;或者把第二层——业务做成公司的本质。

  只要我们意识到,自己有机会建立一家完全与众不同的公司,并将其注入基因,我们就不会如此盲目迷失,我们就有能力战胜各种各样的困难。

  进化中的猎豹基因:

  积极进取彪悍执行突破自我

  反脆弱充满好奇理性客观

  我今年最大的感触是,从崛起的年轻人的身上,深深感受到了属于猎豹的味道,属于猎豹的基因。于是,我把它们认认真真地写了下来:

  猎豹第一个基因,积极进取。我们选择了猎豹这只动物作为标志,虽然它并不完美,但我非常喜欢。我觉得它有精神。很多时候,猎豹的潜伏,只为那一瞬间的出击。在这个世界上,猎豹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猎豹人应该是一群有进取精神的人。我记得,有一次,有人转述别人一句话给我,说我们是机会主义;我说,你回去转述他——一个锄地的老农民,永远不要去嘲笑一个在外拼搏人的梦想。

  猎豹第二个基因,彪悍执行。年终总结时,一位同事说了一句话,也算我们的一个缩影——从厌倦或不适应闪电执行,正在变得擅于闪电执行。

  他觉得,在猎豹,快是正常的,快是应该的。只有快,我们才有可能更多尝试。没有人能始终保证自己赢,但我只要保证,自己在不断出手,不断获取经验,不断成长,就能拿到最大概率赢的机会。彪悍执行,其实是快的核心点。

  猎豹第三个基因,突破自我。我们一定要不断让自己变得不一样。我特别特别不愿意,和不能突破自我的人工作,甚至是谈话。我喜欢和拥抱变化,突破自我的人在一起。人生每一天都是新的,每一个阶段的自己,都可以变得不一样。

  猎豹第四个基因,反脆弱。外界变化太快,黑天鹅事件会越来越多,怨天尤人有什么意义呢?感叹世界待你不公有什么意义呢?觉得自己怀才不遇又有什么意义呢?只有将每一次打击,都看成一次成长的机会,让自己变得比以前更强大。这才是我们这群人应有的能力。

  猎豹第五个基因,充满好奇。无论任何时候,对这个世界都要有一双好奇的眼睛。为什么要害怕失败呢?其实你所有的害怕,无非是突破自己安全感的机会。当你对世界充满好奇,勇敢迎接挑战,像孩子一样,哪怕摔了跤,满脸鼻涕满脸泪,再爬起来,继续走,总是乐呵呵,那么,你就会拥有反脆弱的能力。

  猎豹第六个基因,理性客观。这是过去一年我成长最大的部分。以前,团队发生一些变动,我的内心非常难以接受,最后我发现了,理性看待每件事,才是对彼此最好的负责。

  宫崎峻有一部漫画,其中讲了一句话:人生就像一列火车,不断会就人上,有人下,谁能和你同行,就是一种缘分,一种幸福,要感激所有同行的人;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目标和终点,每件事情也有自己客观的规律,所以,我们要去理解,去接受,去理性地看待发生的一切。

  我希望,猎豹能给每一位同事留下一些宝贵的烙印。即便有一天你们离开了,到了世界任何一个角落,你们都可以说,曾经有过这样的精神,这样一些特质。好在,我看到很多这样的基因,正在悄然注入大家。

  只要猎豹这样的基因在,暴风雨再大,我们也一样跨得过去。

  时代剧变,如何领跑?

  虽然我们已经形成自己的基因,有了一些优秀的特质,但如果只是为了维持现状,简单努力的奔跑,是不够的。我们还要持续进化。我们要去思考,时代剧变,如何领跑。只是靠加人、加钱和加班,不能解决本质的问题。

  我们得去思考这个时代的变化。

  我们必须不断地Zoom in(放大格局)和Zoom out(专注聚焦)。一边做好自己的事情,一边往外看。顺势进化自我,重塑我们的组织。

  ‍‍‍‍2017最重要两个关键词:

  区块链与去中心化

  2017年最火的关键词,就是区块链了。我印象最深刻的理解是去中心化。

  我们这一代人,绝大部分都是在老师、家长、老板这样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下一代人,区块链技术有没有可能让他们变得不一样?如果这是一个下一代人的社会体系,我们是不是要拥抱它?从某种角度看,区块链带来的去中心化和互信机制,极大地提高了组织效率,也有可能重塑整个社会关系。

  它让以前最难实现的信任,通过代码的形式实现了;让以前最麻烦的复杂操作的中心化办事机构,通过高效的网络实现了。当然,互联网是区块链的基础。如果没有互联网,区块链技术肯定不会火起来。甚至,AI也会是区块链的一个加速器。

  比特币算是区块链技术的尝鲜应用。它最牛的地方在于零雇佣,零任命,连创始人都没有出来过,也不用每年出来演讲,它就是一个巨大的经济体系。比特币本身没有公司,但它在全球的影响,已经超过了绝大部分公司,甚至超出了一些国家的央行。

  对我们而言,有没有可能,吸取这样的思想去改造组织?有没有可能让在座每个人都变成一个超级节点,这样我们就有可能从2000人变成1万人,1万人变成5万人。每个小节点的效率又很高,都在做对自己有效的事。这是我过去几个月认真思考的问题。

  大变革时代,机会是最大的成本

  互联网的红利正在消失,前20年,你只要做好一个APP,就可以打遍全球。今天,只有一个APP是不够的。我们必须把整个体系和整套打法想清楚,我们才有机会。

  我们看到更多成长都在跨界。如果猎豹想再上一个台阶,如何突破自己的能力圈?

  可能有人会说,不聚焦了。但今天的竞争手段已经不再是一个单点的比拼,而是一整套体系化的立体竞争。大变革时代,机会是最大的成本。如果我们失去了一个机会,可能就错失了一个时代。

  结果是什么呢?这两天我们被两句话刷屏了:

  第一句话,最大的悲剧是赢了所有对手,却输给了这个时代;

  第二句是泉灵姐姐的一篇文章,时代抛弃你的时候,连声再见都不会说。

  如果我们不去进化,不去迎接新的挑战,不可能再上一个台阶。所以,无论个人,还是企业,都不要自我设限。有的时候,我们给自己划定的边界,其实都是我们脑海里的边界。

  猎豹已经长大了。一个亿,其实对猎豹来说就是小目标。想更大,我们就要抓住机会。今天,就是这样一个命题摆在我们面前。

  有的同事会说我的业务挺大的,一天多少多少钱。但,放在猎豹体系里,光收入来说,到一个亿了,你对这家公司的增益,大概只有2%。一个亿,对你来说,很大;对这个公司来说,就是一个2%体量的业务。

  大家能理解吗?很多时候,我们的思维认为,做的事情已经足够大了。但其实拉开维度看,只是星星之火。想要更大怎么办?除了保证自己核心投入外,还要能抓住机会。这个很难,当然。

  有一次,我在硅谷见Elon Musk,问了一个问题,我说,你做SpaceX、特斯拉,是不是觉得这件事情能赢,或者你当时怎么想的?他说,其实我真的不知道我一定能赢,这件事非常难,但我做这件事并不是因为它容易,就是因为它难。难,才有我做的价值;难,才有这个机会取得不一样的成就。

  猎豹今天就处在这样的阶段。

  AI为产品赋能区块链思想放大生态势能

  如果我们想变得更大更强,就要突破自我的限制,必须去跨越整个组织体系的边界——用AI为我们的产品赋能,为用户提供最好的工具,以此为核心建立猎豹的生态;用区块链的思维放大我们的生态势能。这是我们在新的阶段要做的事情。

  AI就是新时代的生产力,但AI本身并不是产品。AI必须与各个产品结合。AI+工具,是猎豹在这么多年技术和产品积累的一个最有可能突破的点。

  人类的历史车轮不断前进的本质,就是被工具推动。从石头到马车,再到汽车、飞机、电脑,都让人上了一个新的台阶。如果我们用泛的概念看,机器人也是工具。

  沿着这个点,猎豹可挖掘的机会真的很多。我们不仅将以AI赋能已有的工具产品,打造新的AI+软硬一体化的产品矩阵,也将以区块链改造我们自己的生态体系。

  虽然生态这个词被乐视用坏了,但真正好的公司都是生态化的。如果你只会打铁,工业化一出现,你就被淘汰了;如果你只会射箭,火器一出现,肯定被灭;如果你只会骑马,坦克一出现,只能投降。

  为什么说区块链也是猎豹的机会?谁不怕自己的比特币丢?谁不希望找到更好的新的安全的区块链应用?这些都是释放猎豹几十年安全产品积累的最好出口。

  “管理者”转变为“赋能者”和“超级节点”

  不仅如此,我也在思考,如何用区块链的思想,去中心化地改造自己。

  摒弃自上而下的层级汇报体系,即使这样做,更加有序、高效、职责分明。但它同时也意味着:僵化、脆弱、缺乏生命力。整个组织系统反馈时间太长,对顶端的依赖太大,容错率太小。

  虽然互联网时代,我们就在强调扁平化,去中心化。但在未来的时代,这样的组织架构还要加强。给年轻人更多机会,建立有效的自我激励机制,让整个组织自主进化,真正让每个人自觉把自己当作公司的主人翁。

  当有一天,我们形成这样的共识,这样的文化,我不需要给你们下任务,你们自己就会想到这件事并做好,你们就开始自我突破了。我想,这样的组织,才会变得灵活、创新、具有持久的生命力。

  包括区块链,我看到各条线都有一些创新型的产品,自己在裂变,自己在竞争。我觉得非常好。公司更多成为赋能平台,团队里的每个人都是相互的合伙人。

  CEO其实是最有可能被颠覆的职位。比如,苹果和亚马逊这两家公司就很不同。苹果高度依赖CEO,而亚马逊有一种披萨饼文化,小组不断分裂,贝索斯自己并不太去思考很多产品问题,完全靠自下而上的赋能式创新。

  某种意义上说,我认为,这是未来新时代的一个创新机制。

  每个人都有可能变成超级节点。甚至慢慢,从一个小节点,慢慢变成大节点,叫小团队组成的大团队。但这一切都一个大前提,即我们必须达成共识。

  光有去中心化,不行,组织会崩溃。我们在愿景、方法论和结果评价上达成共识,如果短期内不能实现共识时,我还是那个达成共识的节点。

  未来对每个人的要求更高了

  达成共识是我们要做的第一步。我们也会建立一种理性的机制,用结果来说话。由此带来的变化就是——对每个人的要求更高了。这是一个互动的关系。

  为什么这样说呢?今天猎豹正在不断跨界其他行业,不同行业背景的人都有自己的认知障碍。然而,每个人的天性叫——维护自我,低估他人。不太容易相信别人看到的就是真知,于是造成沟通效率低下,遭遇进入新领域的困难。

  这对每个人要求都更高。比如机器人行业,我看到很多公司融了很多钱,我们把产品买过来,发现做得不咋地。这个问题其实一直在引发我的思考。我在想,到底是因为他们不努力,还是有别的客观因素存在?其实是后者。

  比如一个送水的机器人,首先它要能看,得有一个视觉系统,还要能物理避障,得有一套导航技术方案,这套系统做完了,还要传送给轮子,还涉及与用户交互相关的人脸识别,声音识别等等。

  你会发现,以上每一个环节都是一个领域。且领域之间的通信都需要跨界。每个跨界领域之间的语言都不通。就像一个系统,即使每个部分展现达到了90%的效果,但5个90%整合到一起是多少呢?或许就只有50%的效果了。

  我发现,大量的机器人公司,对跨界这件事是不够重视的。如果我们还想做得更好,就必须建立更加开放、透明和互信的机制。

  你更愿意成为瓷器,还是弹簧?

  怎样才能创建开放、透明、互信的机制呢?这涉及到组织里的每一个人。

  我最近经常作一个比喻——你究竟想成为瓷器还是弹簧?瓷器看上去很美,很坚硬,但遭受一点外力就会碎掉,我们管它叫玻璃心,瓷器心;而弹簧,就是你不断有向下施压的劲道,虽然看上去压得很深,一旦当它迸发,就会产生比以前更强大的弹力。

  猎豹过去七年,尤其2017年,团队的成长,变化很多。我的确看到很多人有一个坚硬的外壳,不愿去面对这样一个大变化的时代。

  如果不想被时代抛弃,我们只有开放心态。愿意相信,极度开放,极度透明,互信心态,从我做起,可以带来好结果。相信你的队友,相信跟你合作的人,出现问题时,先苛刻要求自己。不简单抱怨,而是积极面对;放弃自我保护,积极开放。

  我希望,我们能成为弹簧一样的人。把所有压向你的困难、遭遇的失败,都变成自我吸收的一种机会,一种途径,一种养分。

  三种不同维度的人:

  No……

  Yes,but……

  Yes,and!!!

  这里分享三种不同维度的人。也是我在斯坦福设计学院的一堂小情景剧课学到的,深有共鸣。

  第一种维度的人,喜欢说“No”。别人说什么,他都说No。如果一个人拒绝接收信息,就能找出各种理由说No。这是一种最封闭式的人的状态。

  第二种维度的人,喜欢说“Yes,but”。这个东西是挺好的,但是……。比如,我经常听到,傅总你说的很有道理,但你不够了解我;或者,你讲的方向是挺好的,但我们现在的事情还很难做。无数的但是,其实就是无数的借口。

  第三种维度的人,喜欢说“Yes,and”。这是最好的一种状态。我们有没有可能不断地说,对,不仅如此,我还想要怎样;不仅如此,我还可以怎样。

  后来我想,人和人之间有差别很大吗?其实没那么多差别。有的时候,我一度都认为自己是一个极其普通的人,直到今天也是这样。也是斯坦福那次课,他说,你认为自己很普通的品质,可能在别人看来,非常宝贵。

  姿态越低,蓄能越大

  对他人信任越多,成本就越低

  顺着这个思路,我在思考,为什么自己能够站在这里?其中很大的一个原因,我想就是说“Yes,and”的能力。我经常会说,要虔诚地像小学生一样去看待别人讲的东西。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的确形成了这种能力。我总结了一句话:姿态越低,蓄能越大;对他人的信任越多,成本就越低。

  尽管有的时候,别人说的也不全对,的确很多事情证明,你傻;但如果把时间维度拉得足够长,你知道这个人挺牛,然后信了,其实会发现,越信反而越强大。因为,犯错误或犯傻的成本,比起那些不去拥抱而错失机会的成本,低太多了。

  也源于此,这一年来,我对人的评价发生了重大的变化。如果我和一个人沟通,他说“yes and”很多,这个人就会有机会突破。这件事,我在好几个人身上都得到了应验。如果一个人不断地说“yes but”,我发现,其实无论他过去积累再多,都会遇到自己人生的瓶颈。

  这是我最近关于一个人的成长的一次很重要的思考。

  人也好,公司也好,只有不断与外界发生连接,才能真正成长并改造自我。就像一颗树苗,如果不从外面获取阳光和水,谈何成长?总不能说,靠天地灵气?况且,灵气总有用完的时候。

  一个去中心化的猎豹正在形成

  回顾2017,最让我欣喜的就是,一个去中心化的猎豹正在形成。

  对我而言,做一家公司,商业成就有多有少,但能有一批人,怀抱共同愿景,共同成长,尤其一些年轻人,一点点变强大,我特别开心。我想,一个人的成就感,既来自于自我成长,更来自于身边人的成长。

  新的一年,我希望每一位猎豹人,都能勇敢打破自己内心的边界,不断自我进化。如同,你们为猎豹写下的那句Slogan——让世界更聪明,让自己更美好!

12
+1
15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傅盛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