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应链金融解决方案
生意场 > 观察评论 > 互联网分手众生相

互联网分手众生相

生意场 2018-01-26 08:52:53 来源:创事记

  1

  我们不知道贾跃亭和孙宏斌的故事会如何继续,但可以确定的是,这两位同乡的“一年之痒”到了。

  时间拨回到1年之前。在那场孙宏斌扮演白衣骑士的发布会上,贾跃亭露出了羞涩的笑容。这是一个浪漫的故事:两人相识在2016年12月,本来是要聊世茂工三的生意,结果热聊六七个小时后,孙宏斌决定英雄救“贾”。36天背景调查后,这笔150亿的投资就达成了。

  美妙,梦幻,正如大多数恋情的开始。身处其中的人们被多巴胺控制着,以为眼下的浓情蜜意就是天长地久,哪知前路还有狗血遍地。

  于是,2017年1月,在贾跃亭深情注望之下,孙宏斌掷地有声:“我只是买了乐视的股票,其他的事情我不会去管,我相信老贾。”“如果不听老贾的,这个公司就没有价值了”。

  此后,孙宏斌又数次公开夸赞贾跃亭“有企业家精神”、“不容易”。

  但感情最可悲的状态就是:一个人在想着如何往前走,另一个人却在谋划后路。

  2017年7月,贾跃亭远走美国造车,留下孙宏斌面对乐视的大厦崩塌。那成为了孙宏斌记忆里一个孤独又急躁的夏天——尤其是7月17日那场临时股东大会,高喊着“贾跃亭,出来!贾跃亭,还钱”的讨债人挤在门口,在国贸的高端酒店里很扎眼,也在孙宏斌心头扎下了刺。

  大会最后只开了15分钟就草草结束。离开时,孙宏斌被第一财经记者追问“将有多少精力放在乐视身上”,这位浓眉大眼的豪放汉子匆匆回了句:没有什么精力放在乐视上,主要还是融创。

  意兴阑珊之感,隐隐若现。

  但150亿的“情债”哪有那么容易摆脱掉?

  此后一年,孙宏斌的名字总与乐视、贾跃亭绑定在一起,他抱怨过,但似乎也很无奈。9月份融创中国举办半年业绩发布会时,提问者们还都惦记着乐视,孙宏斌现场哽咽,让熟悉他的地产记者们很不适应——想当年,这也是一个在名气未起时就敢向王石叫板的铮铮铁汉啊!

  即便流泪,孙宏斌那天还是说了句:虽然贾跃亭失败了,但他人非常厚道,且能够在一个产业中做最早的布局。

  相比之下,贾跃亭就显得有点健忘了。

  与孙宏斌的念念不忘相比,贾跃亭早就翻篇了。人到美国,他就跳过了一年前的甜蜜蜜戏份,忙着以梦想家的身份在微博上刷存在感,假装留言区里没有铺天盖地的“何时回国”和“还钱”,假装看不见孙宏斌的困境。毕竟,在这段150亿的感情里,他还是爱自己更多一点。

  薄凉至此,也难怪孙宏斌今天在乐视网投资者说明会上发出这样的感慨:“人有时候要敢叫日月换新天,有时候也要愿赌服输。”

  罢了,罢了。

  2

  分手的理由有很多种。

  有人是因为谎言和欺骗;有人是因为渐行渐远,失去了共同的人生目标和价值观;有人是因为仇恨,以及戏太多。

  比如朱啸虎的妹妹和妹夫。后者叫欧成效,是房产圈里赫赫有名的“欧神”,创办了水库论坛,兜售自己积攒多年的炒房心得。老婆朱文倩则是典型的精英投行女,目前是美团点评的VP,当然,还有一位号称“独角兽捕手”但最近风评不太好的哥哥。

  中年夫妇离婚本来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偏偏欧成效选择了最难堪的分手方式:邀请宾客来参加自己的40岁生日宴会,公开提出离婚,因为“这天是他最不容易受到谴责的一天”。

  可能是羡慕大舅哥总上头条,他把对婚姻的怨念洒遍了知识星球和微信公众号,诸如:结婚19个月就感情破碎、老婆是“白左”,还没给过家用、跟姐夫8年没有聊过也没他微信、女人不愿意生孩子“去死好了”。

  闹剧中,朱文倩只在微博上回应了一句:行至今日,但求我们放过彼此——单从这出戏来看,的确是搞投资和互联网的妻子,比炒房的丈夫处理得更体面。

  但王菲李亚鹏式的和平分手毕竟是少数。更多时候,爱得有多深,恨得就有多深,怨念也就有多重。

  互联网圈里从来不缺这样的故事。

  比如同样被贾跃亭辜负了的周航。当年易到是以优雅、注重用户体验著称的共享出行软件,委身乐视后,为后者消化卖不掉的手机立下汗马功劳。结果一手好牌被打得稀烂,易到后来衍生出司机讨薪、用户退款的狗血剧情。

  于是,2017年4月,长胖了的文艺男周航找到接盘侠后,勇敢发出了公开信,直指易到存在资金问题,直接原因是被乐视挪用了13亿。乐视回了句:农夫与蛇现代版。

  曾经的恩爱全都雨打风吹去。

  事实上,所有的罅隙都是有迹可循的。一年前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周航就提到了自己与贾跃亭的观念不和:

  “之前我对贾跃亭不了解,只吃过一次饭。后来我也经常换位思考,如果我是他,会不会去收易到?我觉得我不会,因为风险太大了,不仅要花那么多钱,也要投入更多的钱。”

  “我跟他说,他的信念信仰可以用大家理解的方式做出来,但不能天天生态化反,天天跨界颠覆,大家记不住,这个很空洞。”

  更多时候,联姻的人们不是不知道矛盾的存在,只是,为了过日子,他们选择了闭上眼睛,假装威胁不存在。

  但,是炸药包就总有爆炸的那一天。

  3

  马克·吐温曾经写下小说《百万英镑》,吐槽20世纪初风靡英国的拜金主义。他本以为那只是特定时代的写照,然而,金钱的魔力可以跨越时空,继续主宰着中国互联网圈里那些怨侣们的命运。

  比如,爱读书的王兴就很精明。决定抛开阿里抱住腾讯大腿时,他在《财经》杂志采访中隐晦又清晰地谈了谈这两段“感情”:

  “从战斗力来说,阿里非常强,但如果他们各方面做得更有底线一点,我会更尊敬他们。”

  “他(阿里)一定要留一点(美团的股份),或许是为了将来能继续给我们制造点麻烦。

  (互联网圈有谁是你的朋友吗?)“腾讯。同时它也是我们一个很重要的股东。”

  “腾讯不管是创始人的个性、整个团队的气质,还是业务战略,它是能更好和别人结盟的。”

  嗯,这样的回答可以说很王兴了。相比之下,有着“睚眦必报”名声的丁磊,就不喜欢什么温柔的分手方式。

  唐岩一定记得2014年那个冬天,丁磊在陌陌赴美上市前夜送上的迟到的“分手礼物”:一份公开声明,称唐岩在网易工作期间存在不法行为,丧失职业操守、利用职务之便为其妻子所在公司输送利益,还因个人作风问题于2007年被警方拘留10日。

  此举之后,丁磊的嫉妒之心昭然天下。

  当时已经开始专注养猪的丁磊其实是想做好社交软件的。此前他在内部邮件里称,几个同类产品里,微信5分,陌陌4分,易信0分,来往负分,接下来易信做的东西最少要到6分。

  当然后来易信让他失望了。这就像夫妻俩离婚之后,对方和新欢生出的孩子茁壮成长,自家娃却变成扶不起的阿斗。娃的事情不好下手,那就翻翻陈旧往事当武器吧。

  不过像丁磊这样意气用事的还是少数。如今,孙宏斌才是互联网分手的新时代楷模:打碎了牙也要往肚里咽。大不了佛系表态:愿赌服输嘛。

  没准,转角就能遇到爱啊。

1
+1
0
+1
关注热点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互联网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