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应链金融解决方案
生意场 > 观察评论 > 陈一舟:盛名与“骂名”之下的叛逆者

陈一舟:盛名与“骂名”之下的叛逆者

生意场 2018-01-10 14:04:42 来源:电商报

  三年前人人网市值缩水近80%,投资人盛怒之下直接让陈一舟辞职,此后陈一舟转身变成投资人。

  有意思的是,不再由他掌舵的人人网,在沉寂低迷数年后,终于凭借进军区块链的信息杀了一记回马枪,一副“满血复活”的大勇状态重回大众的视野。

  2018年1月2日开盘,人人网股价直线上涨,由10.42美元涨到当天收盘时的18.32美元,最高位时涨幅达到47.39%,创下两年来的新高。

  这样的结果出乎意料,估计陈一舟自己也不曾想到。虽然长期笼罩在屡战屡败的阴霾下,其实他的故事值得一提再提。

  陈一舟毫无疑问是互联网历史上饱受争议的人物,有人说他是一个见到机会就上,捞了好处就跑的投机者;也有人说他搞垮的人人网成为互联网最成功的失败案例;还有人用“可惜了一个好愿景,耽误了一个好时代”来给他作“结案陈词”。

  这些年,纵使背上“模仿、收购、投机客”等罪名,他还是把下载、社区、游戏、新闻、视频、团购等概念都玩了一遍。

  当然了,大部分也在热闹一阵后归于沉寂,ChinaRen、56卖给了搜狐,糯米卖给了百度,他本人也在人人网市值缩水近八成后被迫离开。但转身又在投资界混得风生水起,一跃成了春风得意的投资人。

  如此跌宕起伏又峰回路转的人生经历,实在难以给他“盖棺定论”。

  为此,有些关心人人公司的用户一直替陈一舟捏一把汗,他们曾自告奋勇花式留言提醒着他,“先把业务搞搞好再说。”

  然而陈一舟的回复只有一句,“我选择越骂越坚持,这只能用情怀来形容。”无疑饱受争议的他是任性的,往好里说是“审时度势”,往坏里说是“投机取巧”。

  熟悉陈一舟的人都应该知道,他既是一个喜欢凑热闹的“好事之徒”,也是一个风风火火的“实干派”。不管是学生年代还是创业,但凡遇上时兴又感兴趣的,总是由着性情爽快地一“赌”为快。

  就像人工智能火热的时候,陈一舟也毫不犹豫地挤进去凑了一回热闹。他不仅建了一个微信群,还组织了一次关于引力波和相对论的学习会,拉上王兴、张朝阳、雷军和李彦宏等大佬助兴。

  这一次掺和人工智能,也许有投机的嫌疑,但其实也与他兜兜转转的人生经历有关。

  在武汉读小学时,他开始接触科幻。“我看的第一本科幻叫《外星人》,第二本叫《星球大战》。后来上中学,我妈帮我弄了个湖北省图书馆的借书证,每天下午翘课去图书馆看科幻,基本上把图书馆所有的科幻小说都看完了。”

  读大学时他开始不“老实”,看到当时计算机火热便从物理系转到计算机系,与雷军成为同班同学,但半年后他又软磨硬泡求四处求人要求转回物理系,“主要还是觉得计算机太死板,物理学比较灵活,这边走不通那边兴许走得通;而计算机的程序,如果少个点、少个逗号就过不去,太死板了,不符合我的性格。”

  然而折腾了没多久,他跟随全家移民到美国在特拉华大学继续读物理学本科,原本幻想着像杨振宁一样得个诺贝尔奖之类的,但跟着导师做学术钻研时发觉自己的大脑跟他们根本不在一个量级,于是又赶紧就转行申请研究生。

  在麻省理工他攻读计算机语言和高级人工智能,当时最感兴趣的是人工智能,想用人工智能搞机械设计。后来,他发表了一篇名字耐人寻味的论文《非精确化的机械设计》。

  只不过,对人工智能的热爱始终抵不过时代的热潮,互联网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1997年他到斯坦福大学商学院攻读MBA及电机工程双硕士学位时,在一个斯坦福中国互联网讨论会上结识了后来的合作伙伴周云帆和杨宁。

  甚为投契的三人决定投身互联网创业,但是设想了三个项目,学亚马逊做电子商务,学亚信做通信和学美国一家校友录网站做ChinaRen,最后还是决定做ChinaRen。

  回国后他找雷军聊这个创业项目,雷军觉得这个项目距离钱太远,而陈一舟说这个有前途,两人在车里争论了一下午,最后雷军做了卓越网,陈一舟做了ChinaRen。

  ChinaRen网站定位在18到24岁的在校大学生,但很快撞上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同年9月14日以400万股股票大约3000万美元卖身搜狐。

  陈一舟顶着资深副总裁头衔随公司进入搜狐,熬了半年左右就离开,事后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他直言不讳地说,“又不是大股东,又做不了主,一天到晚在那里守着,没什么意思。”

  离开搜狐他又盯上了有现金流的接入——光通讯项目,为此他跑到美国去创业,然而突如其来的“9.11”事件击垮他的业务,转战IP电话又出师不利,只能在美国耗着。

  碰巧这时昔日的合作伙伴周云帆和杨宁创办的空中网势头正猛,备受资本市场的青睐,于是陈一舟再次回国成立千橡互动公司,创办社区网站DuDu网。

  这期间,陈一舟实行“撒大网捞鱼”策略,什么火爆做什么,不是收购别的网站就是推出类似的网站,比如猫扑、UUme、Donews、56、糯米等等,因此被贴上“模仿、并购”的标签。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收购了王兴创办的校内网。2005年,陈一舟收购了交友网站UUMe主打学生和年轻白领,正好与王兴的校内网打擂台。双方交手数回合后,最终融资受阻的校内网顶不住压力只能以200万美元的身价出售给千橡。

  精明如陈一舟很清楚华尔街需要的故事,自然不会放过上市的机会。2011年5月4日,他将人人网包装成“中国版Facebook”,而且很聪明地将各部分分别对应美国热门应用,人人网对应Facebook、糯米网对应Groupon、人人游戏对应Zynga和经纬网对应LinkedIn。

  经过如此巧妙的包装,陈一舟个人身价随即跟着水涨船高,在当时达18.17亿美元左右。

  在一片叫好声中,唯独张朝阳的声音不太中听,他说,“现在很多中国公司把模型和概念包装成如国外同类型公司,如人人公司包装成中国的Facebook,只能说,概念上是像的,但不是Facebook。而且,中国公司的管理团队、资本结构等各方面都不是最优秀的,会有很多问题。”

  不曾想张朝阳的警告一语成谶,人人网业绩不太理想,随之而来的股价也陷入低迷。刚好也是这一年,微信横空出世给了人人网致命一击,虽然陈一舟试图以不断转换赛道应对,但还是于事无补。

  2015年3月27日,人人网市值缩水近80%,陈一舟只能以辞职这个略显尴尬的方式离场。不难想象他对腾讯的“微言”,据传有一次陈一舟在电梯上遇到一个下属在用手机玩小鳄鱼洗澡,两人说话间鳄鱼被硫酸烧死,当时陈一舟感慨说,“要是企鹅就好玩了。”

  后来对于自己一路走来频繁换赛道的遗憾,他自我总结道,“其实各自做什么事情都是命中注定的。李彦宏学的是搜索,工作也是搞搜索,回中国来肯定就会搞搜索。马云在浙江,不想做生意都不行,服务中小企业是个很容易想到的主意。马化腾是电信系统出来的,原来就是做通讯的,他做QQ是很理顺成章的事情,只是用互联网做通讯而已。”

1
+1
0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陈一舟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