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应链金融解决方案
生意场 > 名人生活 > 刘强东寻祖乱象:有人翻遍湖南三千刘氏族谱,有人进警局查线索

刘强东寻祖乱象:有人翻遍湖南三千刘氏族谱,有人进警局查线索

生意场 2018-01-10 09:14:46 来源: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

两个寻祖团相互指摘,均称接到刘强东助理的委托电话,以此证明对方的“山寨”身份。帮助寻祖的刘姓族人虽然热情高涨,如今却走向对立与混乱的境地。

  文|AI财经社 刘潇然

  编辑|祝同

  2018年的第二天,京东创始人刘强东发布一条寻祖公告,希望找到自己的家族族谱。截至目前,这个在微头条上仅110字的公告,阅读量近2600万,近4万人留言。

  刘强东或许无法想到,原本是完成父亲的一份夙愿,却引发两个地方团体的互戕攻伐。双方相互指摘,均称接到刘强东助理的委托电话,以此证明对方的“山寨”身份,最终却出于同样的原因,两派人马做出了相同的选择,而与此同时,其他的寻亲力量自发地补充进来。

  从湘潭到江西梓溪,帮刘强东寻祖的自发的民间力量,极力拿出实锤,证明这个中国电商界的风云人物与本地的种种关联。他们深知,祖籍做实之后的现实意义将不言而喻。但目前看来,事情进展并不顺利,帮助寻祖的刘姓族人虽然热情高涨,如今却走向对立与混乱的境地。

  为刘强东进派出所

  刘强东发布寻祖公告中提到:家族解放前系湖南省湘潭县刘氏族人,太爷爷在此出生,后因故移居江苏。因太爷爷和爷爷去世较早,目前只留下有限信息—湘潭刘氏钟灵堂,已知辈分“忠义志强,福玉安详”。

  在寻亲团队介入之前,网友先嗨了起来。评论里很热闹:有赞同“光宗耀祖就该修族谱”者;有不齿“你明明是江苏人”的湖南人;有提示“当心有人算计你”的苏北老乡;最多的还是调侃攀亲者,比如喊着“大哥”的“刘强北”、“刘强西”、“刘弱西”们,以及自称为侄子、侄女、二大爷等的“刘产”、“刘口水”、“刘大脑袋”们,其中有人以长者自居,喊话道:“孩子来山里接我吧,带上泽天让我看看。”

  事实上,寻找钟灵堂成了寻宗人马的最重要线索。62岁的刘冠凡得到消息之后,这几天马不停蹄地开始奔走撒网。他自称的身份是湖南刘氏协会会长。他1月4日去了湘潭县的花石镇,5日前往易家湾镇的刘月华家,6日又前往衡山的刘氏墓。

  他告诉AI财经社,目前自己已经收集到了不少证据:在郴州市永兴县悦来乡有一座圆形刘氏墓,现已被水库淹没了半边,墓的主碑上刻有“钟灵堂”三字,正是刘强东所述堂号;在易家湾,一位刘姓老者说起家谱,发现前面几个字“忠义志强”正好对得上,可惜文革时期那边的刘家祠堂一夜之间全被拆掉……

  他还有很多推断:刘强东可能为明朝洪武年间从江西迁入湖南的必贵公后代;刘强东是汉高祖刘邦的四弟楚元王刘交的后人……

  他的证据和推断很多,摆在一起相当混杂,并不能相互对上号。

  刘交后人的推断,连刘强东都看不下去了:“我晕,扯得太远了……到月球了!”他在微头条上这样感叹。

  刘冠凡误解为刘强东以为自己是刘邦后代而不满,他还补充道,“当然不是开国皇帝后人,是汉朝皇族的后人。”

  一位与刘冠凡打过交道的人士告诉AI财经社,刘冠凡并没有团队,而是单枪匹马。他为找到刘强东的“忠”字辈祖先,抱着一叠刘氏家谱走进花石镇派出所的户籍室,想查到此地所有的“刘忠某”,但被告知“公民个人隐私不能随意透露”。于是刘冠凡找到此派出所宣传栏里的工作人员通讯录,给一个同样姓刘的副所长打电话,拿出自己寻祖攀亲的特长,希望这位刘氏“宗亲”能够通融。对方是位年轻小伙,被他的奇葩理由说得愣住,直接拒绝了。

  ▲被发到寻祖群里的刘氏家谱书影。受访者供图

  在网上,这位年过花甲的老人也没闲着。

  他频频往一个名为“寻找钟灵堂刘氏”的微信群拉人,在群里发布各种有关刘家谱系的讯息,平均每隔五分钟就是一条:考古文章链接,族谱书页图片……但这些讯息之间依然没有关联,无法构成证据。

  “刘强东寻找老祖宗的行为应肯定,是刘氏家族好子孙。”刘冠凡在群里说道,“但是,我们无所谓于刘强东这位富豪,而在于对刘氏家族血脉的追根溯源。”刘冠凡一直强调他的初心,是对家族血脉的传承和溯源,与经济利益无关。

  “媒体、老乡、姓氏祖先文化研究会的人都要请我出来。找不找得到,我只有尽力而为吧。”刘冠凡称,他帮助刘强东寻祖,是出于职责所在,而非贪图名利。“刘冠凡不缺名不缺利。刘强东赏我,我都不用的。”这位老人习惯用自己的名字作为第一人称。

  刘冠凡说,他已经通知四个地方宗亲会的人去寻找:湘潭、湘潭周围的村庄、长沙、衡阳。他告诉AI财经社,这件任务比较紧急,因为刘强东的助理“希望刘强东清明期间回湖南来寻根问祖”,要提前几个月安排好。但对于这位助理如何与他联系等具体问题,老人语焉不详,顾左右而言他。

  尽管无法核实信息的真实性,但刘冠凡透露的刘强东希望清明回湘寻祖的细节与刘强东的人设颇为一致。

  众所周知,刘强东有着浓烈的乡土情结。他多次回宿迁老家,还给村里650名60岁以上的老人每人发过一万元红包,真正做到了“衣锦还乡”。从姓名到言行,刘强东都淋漓尽致地表达出乡土情怀,这种对家乡的浓情,在当今中国的互联网大佬中实属罕见——即便是比他年长、同样出身农村的人。

  ▲2017年10月28日,刘强东偕妻子章泽天回到家乡江苏宿迁,出席其高中母校宿迁中学的90周年校庆。图@视觉中国

  更重要的是,他对宿迁的回馈远不止于发红包、带媳妇、当村长、出席毕业典礼。宿迁长期以来都是苏北最贫穷的地方,但刘强东偏偏以一己之力给当地经济带来一个个大礼包。在过去几年中,京东先后将全国客服中心、信息研发处理中心、财务结算中心、物流管理中心等四大中心和云计算基地放在宿迁,在京东的带领下,宿迁形成了电商商务产业区,带动了2万人就业,超过20亿的税收。

  正因如此,人们也不难想到,如果刘强东能接上湘潭宗脉,会以何等力道回馈另一个故乡。

  正规军撂挑子

  与刘冠凡一样,湖南省刘氏联谊会的会长刘继德也在积极帮助刘强东寻祖。他告诉AI财经社,刘强东助理也曾联系过自己,表示若有与班辈、堂号、名字相同的,希望能告知其信息。

  与刘冠凡这个光杆司令不同,刘继德是有队伍的人。刘继德不久前也发动过协会成员去湘潭市、县寻找,并查找了湖南刘氏的三千多部族谱。据红网报道,刘继德带了五个人的团队到茅屋湾寻找刘氏宗亲查看族谱,去了花石镇的涓江村、中华村找到了刘氏宗亲,但班辈都对不上。在黄荆坪村,有可能记录刘强东家族信息的一本家谱,最近还被小偷偷走了。

  但这几天,刘继德已没心情帮刘强东寻根问祖了。他有些恼怒,而这正与自己的“竞对”刘冠凡有关。

  “全世界都知道刘冠凡是个骗子。”刘继德对AI财经社说。“他什么会长都不是,私刻我会公章,伪造我会文书,冒充我会会长。同时借此名义在四川、重庆、贵州骗取酒和赞助会费多次,在湖南刘氏造成极坏影响。他加入我会当过20天理事,在2016年12月在省委招待所召开的省八届刘氏联谊大会上被清退了。”谈起刘冠凡,刘继德一副义正词严的样子,以此证明对方山寨的身份。

  据刘继德透露,在一次湘潭召开的“刘氏联谊会”会议上,他把刘冠凡轰出了会出去,吃饭的时候又轰赶了一次,“骗子、流氓、痞子“地骂了一顿。

  刘冠凡自称“湖南两修委员会”和“湖南姓氏祖先研究会”会长,帮开国元勋修过祠堂、家谱;曾在去年召开的“世界家风大会”上担任“姓氏登记委员会”的执行主任;在全国研究姓氏祖先者中小有名气,刘强东的助理正是因此打听到了自己。

  但刘继德说,这些都是他骗人的幌子——包括他新近发现的那些有关刘强东祖上的“证据”。

  “《世界刘氏通鉴》是我出版的,他写过一个字吗?修过一本书吗?他为刘家做过一点贡献吗?就是骗刘家人的钱。”刘继德说。

  为证明自己才是正规军,刘继德向AI财经社出示了他的“湖南省汉文化研究会”社会团体法人登记证书。

  ▲刘继德所持证书。受访者供图

  1月4日中午,刘继德一行人在湘潭县花石镇与刘冠凡不期而遇。在一家小饭馆里,52岁的刘继德对着刘冠凡咆哮:“你是什么会长,你是个骗子。你一下姓刘,一下姓张,一下姓王,一下姓李的。”刘冠凡不发一言,转身离开了饭馆。

  不过,刘冠凡向AI财经社这样解释自己与“湖南省刘氏联谊会”的关系:“去年十月出现了分歧,我就不管他了,就让他刘继德一个人去搞。但湖南刘氏联谊会的牌子还在我这里。”对刘继德,他也颇为不忿:“原来他说他是厅级干部,后来我们搞清楚,他连高中都没有毕业。”

  刘继德的愤怒还在继续。他觉得团队花了如此大的力气,没有找到明确的线索,最要命的是没有被刘强东方面信任,“从未正式授予自己委托函”,反而被骗子抢先,被媒体骚扰。

  一气之下,刘继德于6日上午召开了紧急会议,让所有会员停止寻找。

  “既然刘强东要找,就和湘潭市、湘潭县的政府部门认认真真找。如果他自己不出面,摆架子,还天天和骗子搞在一起,那我们就不参与了。”刘继德对AI财经社说。

  族谱错了

  在寻祖这件事上,刘冠凡的态度也渐渐地有了转折。面对AI财经社对进展的询问,他的语气不再如往常般热情、乐观。在这一天,他计划前往广东探访一位刘姓企业家、商讨祠堂修建事宜,此事与刘强东寻祖并不再相干。

  他说,他也在等待刘强东的书面委托。“他(刘强东)没有明确地表态我们做的话,我就会到他那里去一趟,要不搞得又有分歧了。”在他看来,如果得不到委托,自己就会被“团队”的成员责难——“他又没委托你做,你在这里做什么东西呢。”

  事实上,AI财经社查询发现,刘冠凡和刘继德两人都有自己的公司,分别是湖南汉刘文化产业发展公司和湖南省汉刘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前者的经营范围主要为文化艺术讲座活动,后者则为烟酒计算机等产品销售。刘冠凡称,他帮刘强东寻祖的一部分经费正是出自自己的公司。

  “我们这个团队很有战斗力的。”他再次说起自己的名头——湖南省“姓氏祖先文化研究会”的专业性和正当性。刘冠凡同时希望获得唯一官方解释权,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张三李四王五麻子的媒体都要归到一个出口”。

  自此,刘冠凡、刘继德两方都希望自己能够获得刘强东的独家委托。最终的结果是,一位要去找刘强东说个明白,另一位则气冲冲地停止了寻找。

  为刘强东寻祖的刘姓人还远远不止这两位。

  祖籍为湖南衡阳的刘吉权,这些天也很活跃,他也是一位长期热衷于寻根问祖的人士,自称是江西籍梓溪刘氏。刘强东寻祖一事在网上发酵后,他先是用微博向湖南媒体爆料,而后也一直在宗亲群里热烈参与讨论。

  刘吉权对AI财经社表示,刘强东其实是“江西梓溪刘氏”。他的证据是在一个寻祖的微信群里,刘冠凡发的一篇文章,里面提到湘潭刘氏是从江西梓溪迁过去的。

  ▲梓溪刘氏探源群中讨论寻祖事宜。受访者供图

  在微信群里,一位成员的发言引来群友的纷纷点赞:能找到与刘强东老板有相同的祖源支系,或许能引来几亿乃至几十亿的招商引资,政府部门也会出面帮忙追根溯源,岂不妙哉。

  5日晚,“寻找钟灵堂刘氏”的群成员刘继辉在群里发布了一条讯息:友情提示,强东助理更正了字辈,“钟灵堂”是口传有可能有误,字辈也有误,正确的应是“华义志强,福玉安详”。刘继辉在群里发送了几张他的聊天记录,截图显示,他标记的聊天对象名字为刘强东助理。

  事实上,这对于几天来寻找“忠义志强,福玉安详”证据的民间团队来说,是莫大的打击,他们极力证明的族谱居然是错的。

  刘继辉自称的身份是《世界刘氏通鉴》主任,这也是刘继德号称参与出版过的一本书。他对AI财经社表示,对于寻祖的宗亲,他都会主动提供帮助, “不是因为官大小钱多少的问题”。他自称品牌“彭城堂”的注册者,其品牌“永远隶属八千多万汉室后裔”,旗下有实业公司、影业公司、服饰公司、树种基地。

  在众多刘氏微信群中,晦涩的族讯和混乱的灵光仍在持续迸发。而处在这场狂欢中的每个人,显然都并不能把一切说清。与刘冠凡和刘继德不同,刘继辉并不在乎是否有刘强东的授权。他最近在为这事积极奔赴,填补上了刘继德与刘冠凡退出后的空缺。

0
+1
3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刘强东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