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互联网+
生意场 > 富二代 > 温州“富二代”接盘朗科科技 变身第一大股东

温州“富二代”接盘朗科科技 变身第一大股东

生意场 2017-12-23 09:15:37 来源:证券时报

   中科招商在朗科科技的股权转让一波三折,但最近这次清仓迅速而又坚决,接手方是有着温州“富二代”之称的戴寿鹏。

  1988年,戴寿鹏曾以巧克力乐园项目走进公众视野,但其背后的温州“戴家”,却一直很低调神秘。那么此次成为朗科科技第一大股东的“戴家”,到底实力如何?

  中科招商清仓朗科科技

  朗科科技成为被中科招商抛弃的“壳股”已是众人皆知的事情,不过转手走人似乎没有那么顺利。12月11日晚间,朗科科技称中科招商旗下公司中科汇通欲转让股权给厚璞创新的事件告吹。

  朗科科技在8月29日曾宣布,公司股东中科汇通、成晓华以协议转让方式,向厚璞创新合计转让公司19.84%股份,当时公告的交易价格43元/股,较公告前一个交易日朗科科技36.7元的收盘价溢价近两成。

  如果转让完成,中科汇通还持有朗科科技680万股,持股比例为5.09%,变为公司第三大股东;成晓华持有朗科科技65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87%,不再是公司持股5%以上股东;厚璞创新则成为朗科科技第二大股东,持有2651万股,而且持股比例与朗科科技第一大股东邓国顺21.63%的持股份额接近。

  然而,10月16日朗科科技公告称,厚璞创新因筹措资金不及时,未按协议约定向中科汇通和成晓华支付股份转让款。本次双方最终终止股权转让,也是因为厚璞创新未能依约履行付款义务。

  不知道上述终止转让是否因为“资金”问题,但其间朗科科技的股价却是跌跌不休。双方股权转让事宜公布后,朗科科技股价连续3天飘红,并在9月5日冲至40.89元的阶段性高位,此后便一路下跌。截至昨日收盘,跌幅近20%。

  温州“富二代”接盘

  不过,中科招商随即找了“新欢”,而且背后是有着温州“富二代”之称的戴氏少帅。

  朗科科技在宣布中科汇通终止了前述股权转让的同时,还公告中科汇通、成晓华和上海宜黎企业发展有限公司(上海宜黎)签订了24.93%的股权转让协议,中科汇通和成晓华分别将其持有的21%和3.93%朗科科技股票转让给上海宜黎,每股转让价格分别为39.19元和38.10元。

  朗科科技在12月14日迅速发布了权益变动报告书,上海宜黎受让了上述股份。这也意味着中科汇通将完全退出朗科科技,成晓华持股比例将由原来的8.8%变为4.87%。上海宜黎成为朗科科技第一大股东,超越原大股东邓国顺的持股比例21.63%。中科汇通也提前收到了上海宜黎的转让定金1亿元。

  记者根据天眼查发现,上海宜黎注册时间是2017年9月21日。上海宜黎共有三位股东,分别是戴寿鹏和其控制的上海巧乐企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以及上海杰漓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戴寿鹏是上海宜黎法定代表人,并且任职执行董事。同时,他还是20家企业的法人、14家企业的股东,并在36家企业任职高管。其中,他是上海巧乐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董事长,也是上海巧趣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前身为上海欧丝曼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大股东。

  这些信息指向戴寿鹏为温州戴氏富二代,2012年他曾成立上海欧丝曼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欧丝曼),投资约1亿元在上海世博园创建中国首家巧克力开心乐园,并因此在国内知名。

  根据公开资料,戴寿鹏出生于温州,成长在上海,留学在英国。巧克力乐园是其留学回国后的第一个创业项目,不过却是其第四个创业项目,学生时代戴寿鹏曾做过销售眼镜的网络电商、留学顾问、奶粉贸易公司等。

  在巧克力乐园之后,戴寿鹏在唐山和无锡等地的乐园项目也纷纷开建或开业。

 早已现身A股市场

  其实早在一年前,戴寿鹏便出现在A股市场。他曾举牌的量子高科也同朗科科技一样,在与别人的股权转让折戟后,戴寿鹏出面接手。

  2016年7月份,量子高科股东量子集团终止和蓝海韬略在2016年3月23日签署的《股权转让协议》。随即量子集团将其持有的量子高科2110.5万股股份,以每股16元的价格协议转让给上海亘知投资中心(上海亘知),转让总价3.38亿元。股份转让完成后,量子集团不再持有量子高科股份,上海亘知成为量子高科的第四大股东,持股5%。

  上海亘知注册于2015年8月,最初由戴寿鹏和上海巧乐尹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巧乐尹诺)出资设立,目前股东为黄荻舟和巧乐尹诺,巧乐尹诺为戴寿鹏控制的公司。

  2016年9月,量子高科还与巧乐投资、上海亘克、八本投资共同发起设立医疗产业投资基金,总规模拟不超过9.01亿元。

  另外,戴寿鹏在今年7月份被提名为天玑科技新任董事,并获得了公司董事会的通过,但最终天玑科技称出于谨慎原则取消了原定的股东大会,戴寿鹏也与该董事职位失之交臂。

  天玑科技与戴寿鹏实际控制的上海巧乐基金签署过战略合作意向协议,双方拟在医疗投资产业和医疗大数据领域形成战略合作关系,将基于“信息科技+医疗”,共同致力于打造医疗大健康平台。

  “戴家”实力如何?

  戴寿鹏虽然已经在A股市场引起关注,但关于其背后的温州戴家,公开资料却寥寥无几。媒体为数不多的报道介绍,戴寿鹏父母白手起家,最早从事酒店用品生意,后又转型工业地产。那么戴家到底实力如何呢?

  根据上海苍南商会网站2013年前后的消息,戴寿鹏为该商会时任副会长戴成朗之子,1988年出生,毕业于英国伦敦商学院,巧克力开心乐园也被介绍是戴成朗旗下企业。不过目前该商会网站上,戴成朗已不在该商会副会长之列。

  苍南商会还介绍戴成朗为上海纳迪日化有限公司董事长,天眼查显示该公司现实控人为吴银钗,变更记录显示,戴成朗、戴寿鹏等都曾为公司出资人,戴成朗曾为公司法人。该公司旗下的品牌商标有纳迪、黑美人等。

  天眼查显示,戴成朗主要为4家公司的法人和股东,分别是仍存续的温州市南方旅游用品有限公司和上海戴氏文化传播中心(普通合伙),已经注销的上海爱德酒店用品有限公司扬州分公司和上海纳迪日用化学品厂(纳迪日化)两家公司。与媒体报道中的酒店用品、毛巾洗发水等相吻合。

  另外,戴寿鹏的项目还被牵涉进一起P2P自融事件。2016年8月底,网贷天眼称润一财富被爆以行孝名义涉非法集资与自融。根据报道,当时润一财富官网共显示两个理财项目,正是戴寿鹏的唐山糖果乐园项目和无锡巧克力乐园项目。

  根据天眼查,润一财富由上海润一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润一资产)100%持股,润一资产成立于2014年9月4日,梅佳妮(与戴寿鹏同为多家公司股东)是其9个分支机构显示的负责人和法人。而且润一资产的变更记录显示,2015年2月至5月期间,戴寿鹏为投资人之一和法定代表人。

  戴寿鹏的上海欧丝曼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曾牵涉多起纠纷。天眼查显示,上海巧克力开心乐园施工期间,曾因拖欠施工方工程款约22万元被诉讼,公司还存在广告位租赁欠款纠纷,并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而被法院强制执行的情形。

或继续增持朗科科技

  如今戴寿鹏接盘朗科科技,成为第一大股东,不知道“戴家”将在朗科科技有何作为?而留给朗科科技“吃老本”的时间已经不多。

  朗科科技有着移动存储第一股的称号,但上市7年来,公司一直主要依靠曾经的U盘专利生存,而且大股东矛盾明显。上市以来,公司除了原有的业务以及专利运营业务之外,几乎没有太大的进展,而且公司相关募投项目也在2015年全部终止。

  “用于数据处理系统的快闪电子式外存储方法及其装置”(专利号:ZL99117225.6,也即99专利)是朗科科技最大的依赖,但该专利也即将到期。资料显示,99专利申请日期为1999年11月14日,按照发明专利权的期限20年计算,该专利将在2019年底到期。

  另外,朗科科技两位重要的创始人股东邓国顺、成晓华也矛盾不断,两人曾为朗科科技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但近年来一直意见不合。2015年8月朗科科技前五大股东也一致同意认定公司无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

  戴寿鹏投资的上海宜黎表示,不排除未来12个月内继续增持朗科科技股份的可能性。

3
+1
2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富二代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