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人物观点 > 毛大庆:我不喜欢风口 有悖商业模式害死不少人

毛大庆:我不喜欢风口 有悖商业模式害死不少人

生意场 2017-12-18 15:32:40 来源:网易财经
在保留乐视资产的过程中,怎么把视频保留下来,这是管理层非常重视的。因为不能只有IP和影视剧,否则你就变成影视剧的制作公司,你必须得有市值,互联网的视频业务就得保留下来。视频业务的商业模式就是会员,现在我们把它改成“超级家庭会员”。

下面就是乐视超级大屏,我们现在还有200万块屏在运营,这就是家庭客厅入口。

“场景”是最有意思的。在迪斯尼的收入中,影视剧只占到20%几,迪斯尼乐园占到30%几的收入。我们的战略大股东融创与万达合作,购买了13个万达文旅城,这些文旅城都是乐园。中国的好处就是乐园不一定很大,但可以做得很多。这个场景以文旅城为核心是非常有意思的。

一个IP可以变成很多文本,影视剧、动漫、电视剧、网络剧、电影、音乐。我们跟MF蜻蜓也有合作。然后把它们放在“端”里,这些“端”都是各种各样的场景。在场景里有用户,你要构想每个场景里的不同用户的消费行为。这就形成了所谓多终端的场景运营。每个场景有用户,用户又有用户关系,能够为用户关系提供服务。

过去互联网的上半场,我们提供的内容服务和其他服务都是针对个人的。我是个屌丝,我想看剧,就像我半夜要翻一翻有没有“色情暴力”,但你不好当着你儿子的面干这个事,也不好当着太太的面干这个事。这是个人消费。下半场是关系的消费,一定要注重关系消费的风口。

我最近给新乐视文娱确定了一个战略,第一个是悦己。第二是亲子。所有有孩子的,都知道会在孩子上花多少钱。第三是敬老。中国进入老龄社会以后,“孝道”是新的增长点。30多岁的年轻人去尽孝,在中国,任何一个中产家庭,要变成中产人,敬老是最为核心的。所以,悦己、亲子、敬老是中国文娱产业未来发展的最不一样的地方,不管是单体内容,还是关系内容。

用户这一侧列的都是关系,就这个关系可以产生很多IP以外的衍生服务。影视剧的商业本质到底是什么?过去十年,我们把影视剧看成现金流业务,都是看的票房、广告。它是这个业务吗?迪斯尼在十年以前做出了本质判断,一个行业的商业本质,迪斯尼明白影视剧就是IP的媒体业务,让影视剧行业回到TMT领域,它是在Media里面。其实内容就是媒体,千万记住这个本质。内容本身就是媒体,它传播的是背后的IP,是背后的品牌。这时候内容行业的地位就升高了。

“内容为王”这句话是谁说的?是派拉蒙的主席雷斯登说的。现在派拉蒙在哪儿?这是有问题的。

内容怎么发挥它的品牌价值,发挥它的品牌媒体的价值,你可以做成1万亿的企业。内容行业通过IP的品牌影响力,变成一种文化消费,进入到生活领域。这就是我讲的娱乐到文化、生活。

这是新乐视的重新定位,整合成家庭互联智能娱乐服务。我们针对的是家庭里的“人”,家人在哪儿,家就在哪儿。如果它在乐园,家就在那儿。怎么把移动互联网跟大屏互联网、IP和内容,以及跟各种场景连接起来,这是巨大的风口。

智能终端就是大屏,大屏是家庭最重要的娱乐入口。内容完全依靠自制。买剧集平台的横向模式没有一个赚钱的,现在大家都不再做用户,大家都在说核心业务是“烧死谁”。视频网络的会员模式,仍然是Netflix证明过的。场景拓展仍然是未来特别重要的业务。

我再次强调互联网是很重要的。当我们在做新文娱的时候,在做下一个时代的文娱产业的时候,互联网化是关键。

常年以来,乐视再困难,也不会在产研上省钱。我们的云平台、AI体系是非常重要的。我是以产业进入互联网的,到了2013年以后,BAT开始进入,这三年时间都不算成功,还差不得很远。因为这不是只有钱就能做出来的,对用户行为的捕捉非常重要,分众非常重要。这不是有钱没钱的问题,这是对内容本质的改变,以及对产业的坚持、对互联网化的坚持。内容和互联网离的很远,没那么容易,不是有点儿钱就可以做。同样,地产商也一样,不是有钱就可以做内容,这很复杂。互联网和内容的结合是逐渐养成的过程,我们要超越迪斯尼,有可能是因为中国的互联网更发达,这是机会,领先全球商业模式。

乐视的方式跟过去不太一样的是要全部开放。这是三大平台,开放以后让娱乐圈、品牌圈跟我们一起玩儿。大家很快会看到我们的平台上会引进类似于像BAT这样级别的内容合作者。过去的乐视是比较封闭的,现在要把它打开。

最后讲讲关于“新城市”的话题。新城市是什么样的?新城市的文化生活是什么样的?现在业界都在探讨,因为我们跟中国领先的高端地产公司合作,融创中国是我们的战略投资者,我们会探讨这个问题。实际上,城市生活的改变是家庭以外的第三大空间。第一大空间是办公空间,移动就可以解决。第二大空间是家庭客厅场景。第三大空间就是城市场景。城市化过程中是巨大的机会,文娱产业怎么进入。IP文旅我们会投入比较多的时间,让它做得更好。

谢谢!

主持人:谢谢张昭先生的分享。刚刚提到了文化娱乐领域,您也频频跟台下互动。

接下来有请优客工场的董事长毛大庆先生上台分享他对于接下来这一年,关于创新和投资,特别是关于联合办公和地产方面的见解。

毛大庆:感谢张总说了电影,我跟大家说说房子。电影和房子都是非常重要的基础消费产品。

我们现在在谈房地产,已经越来越不再谈简单的居住消费,它变成非常重要的城市用品,或者是城市IP的承载物。张昭频频地谈到IP,我也会频频谈到IP,为什么IP在这个时代这么重要?这确实是跟移动互联网和互联网产业的快速发展有必然关系。

当房住不炒,当房子越来越变成大宗的金融交易产品的时候,未来的房子里面更重要的是经营和经营的内容。我今天会更多的谈到未来的中国城市和中国城市这些房子,是什么东西使得房子变成金融大链条上可以流动的不动产产品。

“空间+内容”的运营变成中国房地产市场长效机制和房地产消费的重要话题。空间加什么内容呢?加电影、文娱、体育和各种各样的新消费、新经济,会变成中国房地产重要的转型抓手。

过去这三年,我们做了很多尝试。盛总也是我的投资人,也是我的股东。洪泰基金也投了很多IP,投了很多新经济和新消费。为什么我们这些人会聚在一起呢?事实上是因为中国这个庞大的城市不动产和城市空间变得越来越缺乏新内容,而消费者在不断转移,无论是新“四种人”,新“四种人”在十九大报告中有非常准确的描述。这新“四种人”呼唤着城市各种各样消费转型,才有了张昭的IP投资,才有了中国房地产未来支撑300万亿不动产存量资产发展的真正动力。这就是未来的新经济来源。

中国房地产转型的动因不是国家政府要转型,也不是总书记说要转型,是社会的经济产业结构在转型。今天是经济学家年会,我也谈谈我对经济结构变化的看法。

从十八大开始的新一届领导人。我还在万科的时候也进行了分析,中国的房地产未来往哪儿走?其实就是两个走势。过去20年,特别是过去15年,

电影产业、科技产业都是很小很小的,花不了多少钱,真正能把钱放在最多的地方还是土地和房子,粗放的房地产发展,把土地变成了一个大宗交易的抓手,这是我们过去这30年主要的经济来源和M2主要投放的地方。在新的一届领导转移经济发展的主要着眼点之后,当时我们有判断说,如果是短期思维或者周期的任期思维的发展方式,简单的很,就是继续印钱,继续做M2,别的产业也仍然不重要,做地就可以了。

为什么这个背景做不下去了?我们受制于人民币的国际化,受制于人民币和汇率之间的关系,受制于庞大的不动产产业和庞大的金融资本之间的关联形态的转移。我们算算一个房地产的操作流程。土地从拆迁、收储到上市交易的过程中,起码有2-3次的金融杠杆运作。比如,政府拆迁,要找一级土地开发商,把地变成上市交易的土地,钱仍然是来自金融机构和银行。几次杠杆以后,变成上市土地。经过开发商多次举牌拍卖,再加上一次巨大的金融杠杆,把它变成房地产的交易产品,卖给老百姓。老百姓购买,再到银行贷款,再加上杠杆。从生地变熟地,从熟地变房子,起码有5、6次的金融杠杆。用一块地翘动了庞大的资金。这么做下去,仍然可以做,但地有多少?钱能不能无限制的印下去?如果从长期可持续发展的政府的角度来看,这个做法是完全不可持续的。

过去15年,我们用X万亿的钱,制造了300万亿的城市存量不动产。除了基本居住需要以外,有大量的都是经营性物业,或者是经营性的不动产。过去我们只谈房地产,今天跟国际接轨,更应该着眼不动产。按照经营性不动产来说,大量的经营性不动产低效资产,远远没有发挥经营性不动产应该发挥的经营效益。未来这些年,我们开始谈小镇,开始谈文化小镇,开始谈电影产业,开始谈院线,这些词都是过去几年才有的。为什么?因为下面谈到的消费升级和消费取向的变化。

第二个跟大家分享的是关于人口的问题。在座各位里面,可能只有我是研究人口学的。人口学在中国特别值得学,谈任何经济问题都跟人口有关,包括谈电影。中国的人口学是非常值得研究的经济学命题。1966年-1974年,中国出生了2.94亿人口。1985年-1996年,中国出生了1.84亿人口。这两个峰值基本上就是中国人口的总体概况。1966-1974现象,世界上按照单位年度人口出生密度,恐怕都不可能突破这个高峰,人类社会都不可能再有。这2.94亿人意味着这些人是过去30年房地产发展和基本消费发展的主要促进者、消费者、制造者、推动者。过去300万亿的城市存量不动产的消纳、制造、产生都跟这些人有关。前排就坐的都是这个范围内的。这些人生了第二个人口高峰的人,就是1985-1996。再下一个高峰就很少了,跌破到1亿以内。

这些人的规律说明了什么问题?看几组数字。1990-1999年出生的总人口比1980-1989年出生的总人口下降了36.4%。2000年-2010年,比1990年以后出生的人口再下降32.7%。一个十年的代际以30%的速度下降,年轻人口在快速衰减。这是非常值得关注的问题。照着这个速度继续衰减,恐怕我们的民族质量会产生很大问题。2012-2014年,我写了很多报告,呼吁国家取消计划生育制度,喊的声最大的就是梁建章。我们这些努力还是起到不少作用的,国家终于变了。但是,这个“变”在今天看起来非常困难,再拉动人口的有效增长都很不容易。这是一个危险的问题。

我们再谈一个高兴的问题。党的十九大报告,总书记念到3小时21分钟的时候,用了将近400字论述了青年问题。“青年兴则国家兴,青年强则国家强”。这不是报告口号,这里有深刻的经济学内涵。1985年-1994年的1.84亿人口,这一批年轻人最大的不同,他们是真正摆脱了贫困,摆脱了基本物质诉求,摆脱了以物质为奋斗目标的一代新青年。这代新青年跟今天我们谈的所有新消费、新经济都有着密切的关系。张总的文娱IP要快速腾飞,主要的消纳者还是这批新青年。这批新青年对新文娱、新经济的需求和诉求远远强过和超过我们这些人。我们这些人上大学、工作、奋斗的主要目标还是为的摆脱贫困、改变家庭命运。我们很多人奋斗想找个好工作,张昭那个时候工作都是分配的。房子是单位给的,买房子想都没想过。今年我去校园招聘,跟北大的60个同学交流,谁毕业以后找个工作,主要的奋斗目标、人生梦想是买套房子?满脸茫然,没人呼应我。

为什么谈这些?这跟经济变化、内容变化有巨大的关系。85后、96后变成中国主流消费群体以后,中国真正的消费时代才能到来。

人口里面还有“新人”,一帮是“新老人”,就是我是张总这批人,将来会变成老人。我们这批人,1966年-1974年,出生了3亿人,从2026年开始,全部都慢慢变成60岁以上人口。到2034年,1974年出生的人也已经变成了60岁以上人口,这个时间距今天只有十几年之遥。2034年到来的人,1964年出生的人口已经将近70岁了。中国庞大的老龄化社会的到来就是在最近十年。有尊严养老、有情趣养老、有快乐养老、有质量养老的一批人开始出现在社会上,这些人同样对新经济、新内容有着巨大的呼唤,跟今天的老人们养老又不一样。

还有“新蓝领”,游走于城市、乡村之间的农二代,再很难找到那么多在工地上施工的绑钢筋、弄水泥的工人,农二代和农三代是中国城镇化发展巨大的推动者。他们会出现在中国匠人文化复兴的时候,出现一大批以手艺、工艺获得生存的新匠人和新蓝领。

我花了这么大的篇幅谈人口,这比其他问题更加重要。

新型城镇化战略的实施,城镇中产阶级的形成和迁移,最后是社会消费的全面升级。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3
+1
3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毛大庆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