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互联网+
生意场 > 商业传奇 > 阅文上市 创始人吴文辉从普通程序员到身价30亿

阅文上市 创始人吴文辉从普通程序员到身价30亿

生意场 2017-11-08 13:34:31 来源:钛媒体(北京)

  摘要:11月8日,阅文集团在香港正是挂牌上市,招股书显示,吴文辉通过Grand Profits Worldwide持有阅文3.71%股权,按照预估市值来计算,阅文上市之后,吴文辉这个爱好阅读的程序员的身价将超过30亿元,而他的故事还没有完。

吴文辉

  吴文辉

  一个计算机专业的大学生,顶着“黑暗之心”这么个中二的名字,开创了某国网文产业的先河,先后获得了大公司S和大公司T的重用,经过多次内外斗争,最终带领公司在港交所上市,身家突破30亿,被誉为“网文之父”。

  这是阅文CEO吴文辉的故事,像一部异想天开的网络小说,里面有不断变换的身份和一个个开挂似的情节。

  北大毕业的码农,创立玄幻文学协会

  吴文辉的演讲和采访有个惯用开头,“我是做技术出身的”。从专业和职业经历看也确实如此。

  2000年,吴文辉从北京大学计算机系毕业,一心想做一个小富即安的程序员。虽然要认真工作,但本就爱好阅读的他每天还要花上三、四个小时泡在书堆里,逛着论坛BBS,和各类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享受做书虫的乐趣。

  2001年11月,由于一时兴起,吴文辉和他的书友们开设了一个叫“玄幻文学协会”的互联网论坛,即起点中文网的原身。最初6个创始人都有着中二的网名,其中吴文辉叫黑暗之心、商学松叫藏剑江南、林庭锋叫宝剑锋、侯庆辰叫意者、罗立叫黑暗左手、郑红波叫5号蚂蚁,这6兄弟分别居住在哈尔滨、北京、广州等5个城市,各自都有正式工作,管理论坛纯属业余爱好。

  起点

  起点6兄弟

  可能是看了过多的武侠小说,理工科出身的吴文辉和他的书友们有着一股江湖气,“玄幻文学协会”就像一个江湖里的小门派,在当时的网络文学圈子里以“团结”为人所知。相比纯粹的商业公司,这个业余团体的成员关系十分感性,他们以热爱玄幻文学为纽带,相互追随,为了“门派”的发展,自愿出钱出力,刀山火海在所不惜。

  在光大门派的过程里,吴文辉计算机专业背景也派上了用途,在文学网站建设早期,吴文辉这个创始人是团队的主力程序员。

  那时团队的六个人中有三个人都写过书,分别管商务合作、市场推广、内容策划,没有写作经验的吴文辉就负责编程、技术维护一类的码农工作。由于各自身处异地,门派6兄弟的办公的方式也散发着网络时代的浪漫气息:编辑与作者、客户、协同工作人员乃至他们彼此之间的交流全是在网上进行,完全电子化办公。

  虽然创业初期的六人像模像样地做了些商业策划,不过毕竟不以盈利为第一追求,在创业的头两年,公司盈利薄弱,所谓的创业幸福感,主要是源于这6人干了自己想干的事。

  “找死”的起点中文网创始人,以付费阅读开启网文商业化时代

  随着论坛知名度的提升,吴文辉和其他五名创始人开始在2002年合计“光大门派”的计划,他们以玄幻文学协会为基础,筹备成立了一个文学性质的个人网站,起点中文网。并在2002年6月正式推出第一版网站,开始试运行。

  最初的起点中文网是一个由网络读者和作者结合起来的文学平台,主营业务以网文内容的搜集、连载和初期的社区运营等为主,商业化考虑较少。在之后的一年里,互联网经济市场动荡,大型网站提供的免费空间越来越少,像起点这样欠缺商业化考虑的文学网站开始体验到了直接的生存压力。

  于是,吴文辉在业界公开提出了一套以“VIP阅读收费”为核心的商业化设想。在那个普遍认为网文就应该免费,且多个大型文学网站坚持免费的年代,这套理论遭到了各界的质疑。

  一方面,部分传统文学工作者认为文学是艺术,是公共财产,网文阅读收费有辱斯文;另一方面,因违反互联网基础服务免费、通过增值服务赚钱的惯例,吴文辉的设想被部分互联网创业者评价为“找死”。

  起点书

  2002年起点中文网页

  在回忆起这段经历时,吴文辉坦言,当时胜算不大,但自己是收费的坚定支持者,因为他的信念来源“很直观”,这种“直观”,就来自于自己的工科思维。技术出身的吴文辉清楚地看到互联网企业如果不盈利只会不停地消耗下去,而起点不是有长期风投的企业,只靠兴趣是不能生存的。想要生存,就必须获利,如果说不收费是等死,收费是找死,那还不如主动一点。

  2003年10月,起点正式推出第一批VIP电子出版作品,启动VIP会员计划。将会员费以3 7分成,用30%的收入维持网站生存,同时让原创作者获利,以物质激励保障作品的数量及质量。实行收费的第一个月,起点中文网总共只有23部VIP作品,但是由于采用全额支付的制度,第一个月就有作者的稿费超过千元。同年北京市的平均工资水平在2000元左右,平均房价为4000元每平米。

  如今看来,吴文辉所提出VIP付费阅读模式,为网络文学行业提供了一套完整的电子出版支付和内容管理系统,打通了网络文学的商业逻辑,让网文平台和作家同时获利,开创了网文的商业化时代。

  2004年,收费制度实行一年后,“找死”未遂的起点中文网已经拥有注册会员100万人,作者团队达2万人,月均盈利额超过10万元。起点中文网也在世界ALEXA排行上成为了第100名,是国内第一家挤身于世界百强的原创文学门户网站。

  虽然公司开始重视盈利,但当时的吴文辉的思路还是感性的,对于那套VIP收费制度,他的感觉是,“就像自己养一个孩子,父母考虑的角度,就是希望他得到更好的教育和环境,而不是自身的利益。”

  网文圈红人,拒绝风投加入陈天桥麾下

  有人说网络文学是一个被风险投资错过的行业,一是因为当时的商业模式不明朗,二是多数做网文的人野心不大,还有,就是网络文学的长线价值在当时被一些有战略目的的大公司看好,风投虽然给了自由和空间,但抵不过当时TOM和盛大提出的未来和稳定。

  陈天桥

  陈天桥

  但在吴文辉眼里,起点从创立至今的目标从来都不是套现赚钱,而是站在更高更大的平台上,辐射更多的人。另一方面,由于2004年的高速发展,初创团队每天需要处理两三千万人次的流量和一两百人的作者队伍,资金、资源、运营经验和平台,已经成了新的刚需。于是,起点拒绝了风投,在TOM和盛大之间,吴文辉选择了那个要“一统天下”的陈天桥,和当时正在迅速扩张的盛大,从之后的结果来看,这次选择无疑是正确并幸运的。

  2004年10月,起点中文网被盛大收购,成为盛大全资子公司。在之后的两年里,陈天桥实践这他的诺言,在2005年向起点追加1000万元投资,2006年追加1亿元投资,并在人力、销售渠道、社会资源等多个方面给予支持。2006年,起点中文网的会员达到600多万,作者超过6万人,单月稿酬发放突破100万元,全年盈利近3000万元。起点中文网,成了名噪一时的网文行业领头羊,吴文辉被套上了“网文皇帝”的称号。

  起点中文网CEO,从《鬼吹灯》发现衍生价值

  2006年,天下霸唱的《鬼吹灯》迅速蹿红,在点击量、社区活跃度和用户消费等多个方面取得了现象级的成绩。

  与此前的热门小说不同,这部盗墓题材小说除了正版阅读、销售收入之外,还在版权衍生品等方面取得了成绩。除了各语种的版权销售,小说的漫画、影视改编、游戏改编、音频改编等一系列衍生产品的销量超出了吴文辉的预想。他开始意识到,一个版权的价值可能不至于小说阅读和出版本身,只要粉丝体量和质量到达了一定程度,其所衍生的商业链是极其复杂和冗长的。

  据起点中文网创始人罗立回忆,虽然起点在《鬼吹灯》的火爆表现中发现了小说在文字阅读之外的价值,但当时却没有产生“IP”的概念和长线开发的设想。

  自《鬼吹灯》之后,起点中文网和盛大开始在在线阅读之外,探索小说的衍生价值,包括游戏、影视、漫画等衍生品的开发和销售。这可能是如今阅文集团商业模式的原始形态之一。

  经过多番探索,2006年10月27日,盛大宣布起点日最高浏览量已突破1亿人次。将以起点为基础,收购红袖添香网、晋江原创网和榕树下等文学网站,扩充文学业务板块。此后,盛大文学在2008年成立,开始了网络文学冲击IPO的旅程。

  但这段征程却不像吴文辉第一次“找死”那么顺利了。

  盛大文学总裁,在IPO和博弈中离场

  2008年7月,陈天桥宣布成立盛大文学有限公司,由侯小强出任CEO,吴文辉出任总裁。

  就职期间,吴文辉在起点原有的网络文学作家打造计划和网络文学版权多元化计划的基础上,提出了网络文学版权直营+分销的渠道合作体系,使盛大文学的业务组合更加严密和科学,此后两年,起点中文网作品在各大主要渠道销售中均保持领先。

  在短暂的辉煌之后,困难又一次来了。从2009年开始,部分知名作家开始对盛大文学和起点中文网的商业模式提出质疑,百度文库的兴起开始影响到作者和平台的收益,此后诸如内容涉黄等事件的发生,都使盛大文学和吴文辉的IPO计划难以展开。

  在状况频发的准备阶段之后,盛大文学在2011年5月,开始进行第一次上市申请,后因中概股丑闻频发、美国市场大环境遇冷等原因而被迫暂停。据相关人士传言,在这次失败之后,吴文辉所掌控的资源和心态都发生了变化。

  一方面,起点中文网已经占据盛大文学50%以上的市场份额和70%以上盈利贡献,而在盛大文学体系中的吴文辉和起点主要成员所占有的权利和贡献已经不成比例。另一方面,同年侯小强通过“云中书城”战略取得起点无线运营权、影视剧衍生运营权和第三方合作运营权使吴文辉心生芥蒂。起点中文网,或者说吴文辉,已经不再甘心只做为陈天桥打天下的兵勇。

  于是,2012年中旬,吴文辉向盛大董事长陈天桥提出了起点MBO(管理者收购)计划,打算独立运营,并以此拿回起点中文网的控制权,被陈天桥拒绝。此后,以吴文辉为首的起点创始团队实行了第二计划,在持续与陈天桥谈判的同时,以集体辞职来逼宫。2013年3月6日上午,商学松带领起点核心团队20多人集体向盛大文学提交了辞呈,打算以核心团队为筹码与陈天桥博弈,赢得MBO的胜利。

  但结局不尽人意,2013年3月底,吴文辉辞去盛大文学总裁、起点中文网董事长职务。而盛大文学官方抢先发布公邮,宣布接受辞呈,并提示希望离职人员遵守职业道德和竞业协议。由于起点的出走,盛大文学的第二次IPO被迫叫停,吴文辉和陈天桥的文学上市梦都没做成。盛大文学开始走入颓势,吴文辉则与腾讯达成了合作。

  腾讯文学CEO,获取平台支持和独立运营的双重需求

  2014年4月,已经成长为中国互联网巨头的腾讯在UP2014年度发布会上正式对外宣布,腾讯文学将以子公司的形式展开独立运营,由吴文辉担任首席执行官,全权负责腾讯文学的管理和运营工作。

  成为腾讯文学CEO的吴文辉获得了平台支持和独立运营的双重需要,并开始以其在网文圈的名望和个人关系拉拢知名作者。童年6月起,包括猫腻等原起点中文网白金作家带着各自的作品和粉丝转会到了腾讯文学,吴文辉的大旗又立起来了。与此同时,盛大宣布转型为互联网创新的投资控股公司,并在其瘦身期中大肆抛售股份,精简业务,其中文学业务的合作方即是腾讯。

  2015年3月,盛大文学宣布以50亿元人民币的价格出售给腾讯,将腾讯文学和盛大文学合并,更名为“阅文集团”,由那个做过盛大文学总裁,和腾讯文学CEO的吴文辉担任CEO。

  此后,吴文辉再一次做上了他所擅长和热爱的事,自2015年3月起,阅文集团开始将旗下创世中文网、起点中文网等网络原创与阅读品牌,腾讯文学图书频道、榕树下等图书出版及数字发行品牌,由天方听书、懒人听书等构成的音频听书品牌,以及承载内容和服务的领先移动APPQQ阅读进行整合,推出“全民阅读”目标。在内容上投入上亿资金,增加网络文学以外的作品,搭建正版内容基地。在平台方面推进产品全移动化打造“全渠道阅读平台”。

  此后又在2015年6月公布了IP合作的具体形式、标准,将以IP为核心,主打泛娱乐内容市场的战略公之于众,先后尝试了IP定制、孵化、影游联动、书游联动等模式和业务。到2016年12月31日,阅文集团已有530名签约作家,文学作品储备达840万部,平台用户数达1.75亿人。这条网文大鳄终于做好了上市的准备。

  阅文集团CEO,赴港独立上市终成网文大亨

  2017年7月,阅文集团正式向香港证券交易所提交招股书,计划发售15%股份并于港股主板独立上市。目前,阅文已经通过上市聆讯,据聆讯后资料集显示,阅文集团2017上半年净利润2.13亿元,比去年全年净利润还要高出600%;营收同比去年上年边增长93%,达到19.24亿元。

  截至11月8日上午,阅文集团正式在港交所上市,股价从开盘90港元每股一路飙升到107港元每股,公司市值突破974亿港元,约合人民币830亿元。

  招股书显示,吴文辉通过Grand Profits Worldwide持有阅文3.71%股权,按照预估的市值来计算,阅文上市之后,吴文辉这个爱好阅读的程序员的身价将超过30亿元,而他的故事还没有完,最终的结局可能会比大多数网文还要精彩一些。

3
+1
3
+1
文章关键字: 吴文辉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