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应链金融解决方案
生意场 > 公益慈善 > 对话丁立国:我追求的是赢得尊敬

对话丁立国:我追求的是赢得尊敬

生意场 2017-11-02 09:17:49 来源:《中国慈善家》2017年9月刊

  丁立国德龙钢铁集团董事长

  不仅仅是做环保项目,更是践行环保理念

  《中国慈善家》:钢铁行业特殊,一提到环保,矛头就指过来。如何面对社会的质疑和压力?

  丁立国:面对社会的非议,去抱怨、去争论都不如把事情做好,提升自己,通过做好自己影响别人,让事实去证明。最起码你心安。

  我们(德龙)从规模上不是老大,效益总量也不是最多,但我环保还是可以的。我们钢厂去年有160拨总共1000多人来参观学习,今年上半年已超过这个数量,实际上给这个领域开创了一个承担社会责任、治理环境的先河,我们当了先锋榜样,变成一个标准了。

  《中国慈善家》:什么时候开始对工厂进行绿色改造的?

  丁立国:2005年开始,2008年以后加大投入,大规模改造。

  《中国慈善家》:邢台市领导曾经勒令德龙钢铁要么改造,要么搬迁,大规模改造是出于这个原因吗?

  丁立国:这是大背景。邢台环保压力大,市领导对环保比别的地市更重视,标准更高、更严。我们原来已经在做治理,但领导要求拔高了,我们也加大了治理投入。有外部环境的压力,同时在推进的过程中又提升了自己的境界、追求,也坚定了信心。

  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我希望做到极致。我跟公司说,反正环保治理早做晚做都得做,早做了我们不单是达到排放要求,还赢得别人对我们的认可,晚做你还得做,那个时候你就背负着坏名声。所以环境治理要早做,往好了做,还要创新着做。

 \

  《中国慈善家》:怎么想到把工厂做成3A级景区的?

  丁立国:我们是先做到了,再被政府和社会所认可的。

  我们不止是做一个环保项目,更是在践行一种环保理念。如果单纯做环保项目,把污染物排放降到国家标准就可以了,但我们是一个整体的设计,水处理后能直接喝,原本达到工业用水就可以,但我把标准拔高;我不采用地下水,从很远的山区自己架管道,利用山区的地表水,这样我对地下水是一个保护;厂区的车都是LNG的,不烧柴油汽油,烧天然气;我们的沉渣经过回收,还能二次冶炼;我们自建电厂,用高炉煤气和烧结余热自己发电;从美国引进吸收重金属、改善土质的美国柳;我们还在园区做钢铁雕塑艺术——这些形成了一个整体生态。

 \

  《中国慈善家》:目前来看效果很好。

  丁立国:德龙邢台工厂已经成为一个标杆企业,环保上得到行业、社会的认可,获得了很多荣誉,很多政府领导都来参观,同行业、外行业企业也来学习。今年中美企业家峰会首届对话,马云希望我也去参加,我很谦卑,马云说谁让你钢铁做得这么好,你去最有说服力。这都是我们引以骄傲的,我说尊严是经过争取获得的。

  我们未来还会坚守这个方向,做永久性标杆企业。我们正在打造无烟工厂,未来连蒸汽都不冒了。我们就是不断地引进新东西,不断改造提升,推动绿色生产、清洁生产这个环保理念。

  《中国慈善家》:早期到国外学习考察绿色生产,有哪些借鉴?

  丁立国:我们去韩国、日本、德国、美国的工厂,包括非钢铁工业领域,比如汽车行业,不是把国外工厂照搬到德龙来,是吸收各企业的优点,先学习,再消化,再创新,形成自己的特色。现在他们有的我们有,我们有的他们不一定有。

  《中国慈善家》:德龙的环保治理成本达到多少?

  丁立国:2012年到2016年投入8亿多,加上早些年的投入,整个达10多个亿了。每年运行环保费用得花3个多亿,一次性投资很大,长期运行成本也高。

  单个项目也可以降低成本。比如过去煤气、蒸汽放散了,但现在可以发电自用;工业热水原来浪费了,现在回收供城市供暖,将来全部供的话可以供270万平米,可能收回几百万;以前废渣就随便倒掉了,现在我们把它磨成细粉添到水泥里等等。

  这样一举多得,减少浪费,减少环境污染,又增加了收入,社会效益大,也有经济效益。

 \

  《中国慈善家》2017年9月刊封面

  静定专精,反求诸己

  《中国慈善家》:你之前说过,你脑子里经常有一个影像,拼命跑,但是不知道往哪里去,忘了人生意义是什么。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思考这件事?

  丁立国:我在创业之前就有了。1989年,我大爷和叔叔,相继过世,一个50岁,一个30几岁,我突然想到,家里第二代已经走了,第三代是不是得有一个担当?我就有了一种责任,觉得我的人生不能这样混下去。之前我辍学上了班,1989年自费考上了河北矿业学院学机械。本来我也可以混沌混日子,这一次思考给了我人生的方向,造就了今天的一个小基础。

  2000年我出了一场车祸,那个时候我30岁,已经亿万身家,我躺在病床上就思考,赚钱是不是你的唯一?事业是不是你的唯一?工作是不是你的唯一?大商留名,小商留利,我的考虑就是在做事业的同时应该给社会留下些财富以外的东西。以前我公司的名字叫立国集团,那之后我就把名字改了叫德龙,从那以后一切有损公共利益的事不干了。

  《中国慈善家》:以前也干过?

  丁立国:早期都会有。那次之后洗心革面,变了个人,公司也变了气质,越来越规矩、规范。我把自己定位为潜水艇,停在水下的,我们沉在水下干阳光的事,做好自己。

  《中国慈善家》:2008年濒临破产,给你带来什么改变?

  丁立国:2008年我38岁,金融危机差点破产,日子很艰难。我就考虑,是不是一路高歌猛进,始终是在一个奔跑的状态,我自己不能驾驭了?公司会不会出问题?我就开始做减法,削减业务,追求小而精,小而美,自己也变得更内敛,更沉静,就是内观,不去外求,静定专精、行有不得、反求诸己。把公司主业每一件事情,包括个人的方方面面,认真去修正、去修行。

  《中国慈善家》:给企业做减法的同时,也给自己做减法?

  丁立国:那时候开始考虑这个事情,2012年左右逐步辞去一些社会职务,包括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工商业联合会常委、全国青年联合会常委等,荣誉性的职务都退了,我就回归商业本质,回归公司,回归家庭,回归自我。我自己有句话叫不为名困,不为物累,不为情伤,多一点时间陪伴家人,多一点时间放在公司的运营上,实际上是回到小我小爱。自我修炼,这是一个特别痛苦的过程。

  《中国慈善家》:你讲过有一年和马云、郭广昌去日本考察,早上起来发现他们已经换好衣服在酒店练太极,你说对你触动很大?

  丁立国:这个事情有小十年了。那时候其实我已经有沉一沉的想法,我看广昌他们练太极,其实大家都到这个阶段了。从财富量级说他们肯定是大佬了,我还是小生意人,但从人生阶段来说大家是相同的,做事的理念是相同的。大家都到了一个内求的阶段,希望回归,归零,对修为自己有一个重新认识。

  《中国慈善家》:放慢步伐、做完减法之后的德龙,现在有什么新的规划吗?

  丁立国:我们沉寂了将近七八年,之后重新上路,踏上征程,其实来自于过去这几年的苦修,把管理基础夯实了,把管理队伍磨炼了,对未来的发展方向和战略定位追求也更清晰了。

  现在又来到一个比较特殊的历史时期,像云计算、大数据、互联网带来很多技术性的突破,未来这个行业可能又需要上一个台阶,所以我们也会做一些新布局,包括钢铁领域,以及一些投资领域。我们去年搭建了自己的投资团队,将来可能围绕健康、教育、环保、人工智能这些领域做些投资,积蓄势能。

 \

  认识老板,认识公司

  《中国慈善家》:2010年成立慈弘慈善基金会之前,你就已经做了不少慈善的事情,公司有专门的公益部门吗?

1  2  下一页  
2
+1
1
+1
文章关键字: 丁立国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