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互联网+
生意场 > 创业学院/创业指导 > 徐小平戴威北大对话:静下心 给自己一个创业的理由

徐小平戴威北大对话:静下心 给自己一个创业的理由

生意场 2017-11-01 13:34:58 来源:真格基金

  编者按:徐小平认为,青年强则国家强,而青年强首先就要创业强。

  10月20日下午,真格基金在北京大学举办了第一届真格北大开放日。在真格创业论坛上,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和ofo创始人戴威进行了一次深(hu)聊(dui),引得全场掌(da)声(xiao)连连。

  在两人近一小时的对话中,讨论了不少创业需要注意的问题,如怎样鉴定创业方向是否正确、发展过程中团队成员的调整、创业如何回归到商业本质等。下面是经整理的精华内容,供大家享用~

  静下心,给自己一个创业的理由

  徐小平:这几年我们一直都在说创业创新,建立创业生态环境,也提到了中国的青年。这里,我认为青年强则国家强,而青年强首先就要创业强。因为创业可以真正的显示一个人的独立性、创造力、组织力、领导力以及承受压力的能力有多么强大。然而社会上有一种观点是反对大学生创业,你怎么看?

  戴威:我非常不认可这个观点,我觉得最应该创业的就是大学生。首先,机会成本很低,最惨也就是失败了,之后还是能找工作的。第二,这时候的创造力、想法或者是思想上的禁锢会非常少。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现在很多耳熟能详的科技公司,比如Facebook、Google等等,都是创始人大学时代创立的,所以我并不认为大学生创业就会很糟糕。

  徐小平:但是他们的看法其实也是有理有据的,你怎么理解?

  戴威:反对大学生创业这个观点当然也有自己的道理,因为我自己也曾犯过类似的错——就是非常浮躁,只想着融到A轮,然后不断改PPT。但其实最关键的是你要想清楚你为什么要创业。就像黄金圈理论里讲到的“为什么”,不想着解决问题的创业都是盲目而浮躁的,我也认为这样是非常不好的。

  徐小平:我知道你曾经做过一段时间支教,你当时在支教结束的时候有没有其他的职业选择,你当时是怎么考虑的。

  戴威:可能正是因为支教的经历和感受,才会有了创业的想法。当时支教的时候,因为在管学生,比如布置作业,检查问题等,会有一些小的成就感。因此,我在想是不是可以做得更多,于是又成立了一个NGO。后来我会发现自己特别喜欢寻找新的挑战,做更有意思的事情,于是就开始真正的创业了。

  一旦开始创业,你是不可能再去想找工作的事情了。创业时候的这种激情、挑战和压力对人的刺激是非常强的,同时也是非常吸引人的。

  徐小平:从一个学生发展到现在,可以说你是我们这些年来看到的发展速度最快的,不论是企业还是你个人。公司的融资、个人的收入以及影响力,肯定都有翻天覆地的变化。你有什么最想和大家分享的?

  戴威:我们是转型之后才成了现在的ofo,那之前心态特别的不好,看别人融资很羡慕。然后到2015年4月份确实没钱的时候,我们彻底醒悟过来,也就是必须要解决面临的问题,想清楚到底我们能够为社会创造什么价值。融资、估值这些都是外在的、表面上的问题。

  徐小平:你刚才提到说一开始满脑子都是在想融到A轮,后来沉淀下来开始专注价值创造。我认为其实两者并不矛盾,因为为了拿到A轮融资,你也是一定会想我要做什么以及为什么要做。那么你们之前都做过什么?

  戴威:回想之前的创业过程,我们曾有四个不同的方向,虽然都围绕自行车但都失败了。现在反思来看是因为当时能力差水平低,选择的商业模式都是很难做起来,属于生命力很弱的那种。到了共享单车,我们终于找到了生命力极强的商业模式。我们现在拥有上亿量级的用户,保持月对月15~20%的增长,每天3000万的订单。

  这里我要提到一个我们自己的概念叫做“产品力”:就是你不去干预它,看它能野蛮地长到多大。所以过去几年中我们没有刻意去想融资的事情,就是聊一个投资机构就融一轮,于是你会看到我们两年左右融了10轮。我们目前这个商业模式就是属于“产品力”强的。

  路在何方,上下求索

  徐小平:在座的所有同学可能都会好奇,我们自己创业的话怎么找到这种好的模式或者好的方向?

  戴威:其实我们从一开始就叫ofo,只不过我们一直在尝试不同的服务内容。第一个是将骑行商业化,但是因为获客困难做不起来。第二个是高端自行车的分期金融,因为不是特别刚需,所以也没成功。第三个是二手自行车的交易平台,但因为配送之类的运营问题很难扩张。第四个是根据骑自行车1分钟的测试结果提供身体健康报告,也很难推广。

  到了2015年4月份,我们没钱了。这时候我们冷静下来,认为不能为了创业而创业,而是要解决问题。从需求角度考虑的话,是“我们在外面想骑车的时候却没有车”;从商业角度来看,我们希望做一个可以盈利的事情,这是之前一直忽略的事情。

  于是第五次,我们想着收一些不再骑的自行车,然后卖给北大的新同学。这时虽然赚了点钱,但觉得还是不能解决问题,因为是需要一辆一辆地交易,于是想要不要共享。

  徐小平:各位同学,我这里要提几点。一点就是边学边做,边做边学。你看他创业的过程不是直接就想到的,而是不断尝试不断提升出来的。第二点是商业终归还是和钱相关,尤其是创业,创业的问题就是钱的问题。脑子里要有钱的概念,比如成本结构、利润率等等。你需要问自己的不是“我如何创业”,而是问自己“我怎么赚钱”。

  戴威:那我想问问您一个问题。您看您在没什么人出国的时候出国了,没什么人创业的时候做了新东方,没什么人做投资的时候成立了真格基金了,一直走在时代浪潮的前端。我认为您很幸运,但我同样也认为这样的幸运一定是有道理的,您怎么看?

  徐小平:因为四个字,“远见卓识”嘛。(观众笑)开玩笑的,不过我希望大家能够清晰地“认清自我”。一开始我给自己定的职业发展路线是从北大的文化部做到国务院的文化部,结果发现我自己的性格不太适合体制内;然后我是学音乐的,国外留学回来尝试了出音乐磁带,去了北京音乐台做电视节目。虽然效果不错,可过程中我又发现自己可能没有足以大红大紫的音乐才能。就这样不断尝试不断认识自己,最后才联合创立了新东方。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徐小平:经商的经验其实是我和团队学到的,所以我后来非常强调团队。有一个强大的合伙人是你人生的幸福。

  戴威:其实找到最终的目标都是需要经过不断的痛苦,去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的。

  徐小平:应该是收银机的声音吧(观众笑)。我问你,这一路走来你的团队怎么样,是什么让你们走在一起。

  戴威:其实我的团队从一开始的三个人,一路走下来失败了四次反而变成了五个人。我们一起吃饭睡觉、一起骑车、一起支教等等,也就是我们一同经历了很多。

  徐小平:创业团队一同起步,不一定会一起走到终点。你们团队里一定也有过成员表现得不能满足公司发展要求,你们是怎么解决的?

  戴威:确实出现过危机,不过有位投资人和我说要珍惜这种情谊。不管他能力如何,他可是在一开始在什么都没有的时候就纯粹地站在你身旁和你一同面对所有困难的。所以后来我们调整了团队的分工,让每个人都做自己最合适的工作,每个人都在想怎样才最能够为这个团队贡献力量。这时候我们认为,我们一定是能够站在一起的。

  其实我们曾经一起哭过很多次,创业不容易,我们要干就一起干。

  徐小平:其实新东方也有很多争吵,不过这就涉及到了胸怀,以及团队的调整。就像主席说到的——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问答精选

  问:在垂直领域里,如何从个人IP找到规模化的商业模式?

  徐小平:个人IP和规模化的商业模式从创业的角度上讲其实就是为了赚钱。你问商业规模化,我给你举个例子,罗辑思维简单讲其实就是每天1条语音然后收费,就这么简单。从idea到赚钱可能不需要复杂的商业模式。

  问:在时间精力有限的时候,如何对旧点子和新点子进行权衡取舍?

  戴威:对于不同的创业想法,有些文章说坚持,有些文章说放弃。归根结底其实是要尊重客观经济规律的,不能太执着。你要明白你的认知很可能是无法驾驭宏观规律的,这种情况下你的问题就变成了如何用弱认知找到强商业模式。我的看法是,对的点子一般就是你不怎么努力它就会自己涨起来的;而不行的点子,你费尽心机也起不来,就放弃吧。这也是我说的“产品力”。

0
+1
0
+1
文章关键字: 徐小平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