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互联网+
生意场 > 人物观点 > 熊晓鸽评价他投资人转创业者最成功;他说自己现在做的事,对私募股权行业重要的多

熊晓鸽评价他投资人转创业者最成功;他说自己现在做的事,对私募股权行业重要的多

生意场 2017-10-20 15:12:34 来源:投资界

  熊晓鸽对投资界(微信ID:pedaily2012)说:“唐宁给我印象最深有三,一是成功的做了好几年的天使投资之后创办宜信,是我见过的从投资者转变为创业者身份里最成功的一位;二是对金融深刻到位的理解,带领宜信团队用互联网方法做金融,带领宜人贷登陆纽交所,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除了商业上的成功,他还对文化、教育产业情有独钟,这个很重要。”

  我坐在唐宁对面听他讲和新东方的渊源,中关村二小后面的一排小平房,脑海中那个夏季韶光里的年轻老师,在时光辗转后,和我对面的中年成功人士身影重叠在一起。新东方第一位学生老师,已经是最不能象征唐宁如今身份的标签,天使投资人唐宁、宜信公司创始人唐宁、中国P2P第一人唐宁、华创资本创始人唐宁……一晃十几年,随便哪一个都有一大把的故事要讲。

  试着将他一些无意识或者下意识的语言行动解读:几乎没有叹气或沉默,语言惯性是含笑且不假思索,没有锐利尖锋,只在十分偶尔才蹦出句英文来做强调,他不会刻意把事情说的高深莫测或者甩给对方生涩词汇,相反,不精心为之的随意感会让你觉得很舒服。也常常一针见血,眼眸总透露出聪明的笑意。

  唐宁轻描淡写带出往事,谈话变得越来越开阔,但言语间的描述,与唐宁以及他的团队即将走向的拥有巨大价值的未来相比,显然还是苍白的。

  1.

  投资人唐宁,弄脏手去参与企业价值创造

  如果回忆唐宁所经历的大的时间节点,从片段材料中理出一个清晰理性的线索:2003年-2006年间,他是中国第一批天使投资人之一,2006年创办华创资本,同年,创办宜信。

  严格意义上讲,唐宁既是创业者又是投资人,更钟爱哪种角色?“我觉得两者是统一的,我从来没有分过,今天我仍然是一个投资者,只是我投的不是具体的企业或具体的股票,但我仍旧是一个投资者。”

  参与创造价值,是唐宁对于投资的最大坚持。

  他觉得投资是这样一门手艺:作为一个投资人来讲,对价值应该有一种先天的、敏感的判断,对有价值的东西、人、事、组织要有发自内心的欣赏,并且有能力去参与到创造价值的过程中——你不是一个看客,你不仅看到了,还要通过参与来创造更多的价值。

  他说的参与是实实在在的,有观点“把手弄脏”“牵手”“深入企业之中去”佐证。

  “我们做的事情和PE、二级市场很不同,面对着三五个人、七八条枪的创业团队,财务报表没有、审计没有……你要怎么看?合作(投资)之后就得深入到企业中去,通常周末或者哪个晚上开会开个昏天暗地,你就要去参加会、去讨论,给他们一些建议。把手弄脏,这样一个逻辑是贯穿始终的。”

  这手得有多脏呢?大意就是企业哪里需要,你就要顶到哪里去,没经历过企业起伏就没有资格去指点江山。

  作为天使投资人,唐宁真正押注的第一个案例是达内。2003年,时任亚信集团战略投资、兼并收购总监的唐宁,投资了由前同事创办的达内科技。与新东方渊源不浅的唐宁对教育市场化有非常深的感情,当时达内的一间小教室、一间小办公室,一下子把他带回了早年新东方创业的时期,当然,除了内心的触动,唐宁更坚信教育培训行业在中国的巨大发展空间。11年之后,达内上市,既成就了中国职业培训的顶级机构,也为投资人带来了丰厚的回报。

  2005年,唐宁投资了人力资源外包解决方案提供商易才集团,代表性客户是外资、财富500强企业,但当时团队中没有人能够流利地讲英文,唐宁说,“那就我上吧”。他讲,并非只有投后团队才做投后管理的事情,需要了就得上。不管在哪里做投资,走到企业内部都很重要,投后管理绝对不是辟一个办公室、挂一块小牌子就完事了,不仅要有相关建制,更要有相关的能力。

  “我回头看我当时做的事情,就是帮扶早期企业成长的事情。我总举例子,问早期企业缺什么,他们说钱,给了钱以后问缺什么,他才开始说真正缺的东西。”显然,那些后续需求才是企业价值创造最重要的东西,比如牛人、战略路径、通透的商业模式,这些往往是有钱也买不到的。

  唐宁说,华创资本非常重要的团队组成部分就是给被投企业提供帮扶的同事,这会让早期团队觉得很解渴。截至目前,华创资本管理人民币基金和美元基金规模合计超过50亿元人民币,共有5支天使基金(其中4支是与IDG资本共同成立的华创-IDG天使基金)、6支VC,投资项目超过200个,主要偏好新金融、新实业、新消费等领域。

  2.

  合纵连横的智慧:IDG资本+宜信财富+华创资本“三位一体”

  十几年前,中国的风投机构少之又少,更遑论天使投资人。唐宁说那个时期其实也不太用“天使”这个词。十几年后,我们听在华尔街和中国市场都摸爬滚打过的唐宁,讲对早期投资市场的理解,他说了两个维度,既有总结,又有憧憬——

  首先,中国的天使投资群体还没有建立起来,早期投资十多年间仍有断层,所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今天看到的很多天使投资行为,更多的还是类似于机构天使的味道,这与美国有很大不同,美国更多是个人天使。机构天使还是以回报为主要诉求,但在国外,天使投资人的诉求非常多元,包括回报、成功企业家对年轻创业者的帮扶、实现自身社会价值、知晓创新前沿等等,并且也有相关资源能力去帮助企业。这样一个群体在中国还没有形成,美国有几十万,中国不足1万,又不十分活跃。

  其次,顶级机构针对自身发展,也在制定天使投资方面的一些战略。比如IDG资本就在2013年和华创资本共同做了天使投资基金——华创-IDG天使基金,用平台去覆盖早期。

  IDG资本+华创资本是个什么棋局?

  2013年成立的华创-IDG天使基金就是为了帮助IDG资本和华创资本两家机构更好地覆盖到早期天使投资。此外,IDG资本还同宜信财富合作了天使母基金,共同投资优秀的天使基金,待基金成长起来就会有更强的效应。

1  2  下一页  
0
+1
0
+1
文章关键字: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