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宝招聘
生意场 > 商战解密 > “黄金单车”大逃杀:烧了10亿却难逃危机,这场生死淘汰赛怎么打?

“黄金单车”大逃杀:烧了10亿却难逃危机,这场生死淘汰赛怎么打?

生意场 2017-09-28 10:20:58 来源:微信公众号:创业家

共享单车进入了残酷的生死淘汰赛环节。对于这个“赛道”上的大部分选手而言,他们面临的问题不是份额大小或者盈利与否,而是如何活下来。

  正如悟空单车和3Vbike一样,曾在朋友圈刷屏的“黄金单车”酷骑单车也正面临着生死抉择。

  成立于2016年11月的酷骑单车,一度位列共享单车的第二梯队。根据酷骑单车的官方数据,2017年3月,其总投放量突破40万辆,排名行业第四。

  在运营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因为押金难退的问题,酷骑单车再一次被推上了风口浪尖。而上一次被大家所熟知,是因为三个月前推出第三代“土豪金”版的共享单车。

  那个时候,酷骑单车的创始人高唯伟曾透露,自己已投入近10亿元,计划年底投放1000万辆单车,并出海进入10个国家。

  遗憾的是,酷骑单车可能无法实施进军海外的计划。

  从8月中旬开始,酷骑单车被曝出用户押金难退还的问题。9月22日晚,酷骑单车发给员工一封内部信显示,公司开始裁员。在信中,公司证实了资金紧张的问题,也透露出可能会影响到公司的正常运营,为了不影响员工的正常生活,让员工自愿选择去留。

 

  (人去楼空的办公室)

 

  在今日,酷骑单车在全国的16个分公司,各地媒体和用户走访的结果是,已经相继人去楼空,而大量用户反应仍未收到押金退款。有些用户表示,自己申请退款的时间已超过2个月,但始终没有结果,而正常的退款周期是1-7个工作日。

  298元的押金,以及数十元的账户余额。“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但是不能任由他们骗人” ,一位用户在酷骑单车的贴吧里写道。

  于是上门“讨债”成为他们不得已的选择。

  急着讨押金的用户

  “26号之前再不退押金,我们就上街去搬车”,这是在裁员消息爆出后,因为拿不到退款,用户在网上给酷骑单车下的“最后通牒”。帖子刚出来,有相似遭遇的网友,纷纷在下面跟帖留言。

  比这个想法更让人兴奋的是,有人跟帖告知了酷骑单车总部的办公地点——通州万达广场B座30层。直接去现场,成为大家能要到押金的新希望

  而在北京,能够到达现场的用户,也成为很多人羡慕的对象。

  据一位酷骑单车的前员工向创业家&i黑马介绍,用户支付的所有押金都由总公司统一管理,各地的分公司并不经手财务。所以即使各地出现用户讨要退款的事情,“我们也无能为力”。

  上午9点半,30多位用户早早来到总部,终于有所收获。得到成功退款消息的用户,陆续赶来,有些人甚至是跟公司请假,并不断和已到达现场的用户沟通进展。

  有些用户独自前来,有些人因为退押金,彼此在微博和贴吧里相识,提早联系好一起赶来,并且还受到委托,替无法前来的用户申请退款。

  排队、进场、报手机号和姓名。留下来负责善后的员工在电脑上操作申请,十分钟后陆续就有人收到退款。押金原路退回,包括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两个渠道。

  但不是每个人都这么幸运,有的人显示退款不成功,需要等待。每一次没能成功退款的消息从人群中散出,后面排队的人就试图不断确认,到底怎么样才能够保证成功退款。

  其中一位用户表示,“我们耗费了这么大的时间成本,还是想把钱要回来,搬自行车就是一句气话,像我要退400多块钱,去哪里找那么多自行车,再说又不值钱。”

  从下午开始,之前用微信支付押金的用户被告知无法在现场申请退款,因为通道出现了问题,只能暂时登记信息,他们得到的反馈是继续等待。

  放眼占据了半层楼的酷骑单车办公室,用蓝色隔板隔开的办公区域已经变得空荡荡,只剩下几把椅子和绿植。留在前台的四名员工,在拥挤的人群里,格外忙碌。

  除了不断赶来的用户,还能碰到前来办理离职的员工,他们与申请退款的用户挤在一起,等待办理手续。

  到了下午,因为讨要押金的用户的员工人数增多,现场变得更加混乱,开始有穿制服的人出现在现场维持秩序。而新来的人,已经被告知禁止上楼。

  酷骑单车的前员工感叹:“门前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热闹了,上一次(这么热闹)还是酷骑推出的’土豪金’共享单车的时候,当时一排排黄金单车被摆放在万达广场上。”

  帮讨押金的“黄牛”

  酷骑单车出现押金退款难并不是第一次,而全国各地用户在网上的退款需求,也让一些人看到了关于退款的生意,做起了”黄牛“。

  一位已经从酷骑单车离职的员工向创业家&i黑马透露,此前就有员工收到过一条关于从退款金额里分成的信息。

  “突然那么多人来申请退款,我也觉得很吃惊,但我拒绝了。”

  另一位地方分公司的前员工也向创业家&i黑马表示,公司里曾经收到过消协的电话,督促公司给用户退款。但实际在申请退款的过程中,却发现有些用户根本就不存在。

  按照”黄牛“的计划,他们帮用户前来讨要押金退款,每个最终能够收到退款的用户付给“黄牛”50元,而因为放款问题,他们希望能和酷骑的员工达成协议,共同分成。

  在淘宝上,一家店铺甚至提供了为酷骑用户讨押金的业务。他们给出的收费标准是,收取押金+余额的20%,即为代理费。

  一位用户表示,因为酷骑单车在最后的退款阶段,需要先付清之前的欠款,才能申请退押金,所以很多人即使在得知很难拿到押金的情况下仍然选择了充值,而最低金额是48元。

  计算好价格后,需要给店家留下自己的姓名和注册手机号,当时缴纳押金的具体支付方式,以及押金和余额剩余的金额。

  店家表示,从拍下开始算72小时可以要到钱,要不到会全额退款。

  截止到今天,店铺里提供的两个链接分别有超过1000笔的交易。

  “10亿元的投入”

  “收到裁员信息的那天,我还在跟政府谈下半年的合作,工作计划已经排到了十一月份。”酷骑单车的一位分公司负责人告诉创业家&i黑马。

  对于公司突如其来发送的信息,酷骑前员工马涛(化名)并不吃惊。因为在他看来,公司的混乱已经不是一两天,“迟早会有问题”。

  “出现退款问题的不只酷骑单车一家公司,但是之前太高调了,所以一旦有风吹草动,所有人都来推一把”。马涛表示,之前的高调宣传导致了这次问题被无限放大,并迅速传播。

  这就像被推倒的多米诺骨牌一样,在马涛看来,公司出现这个危机,也是因为危机公关没能做到位,而根本原因是管理和用人的混乱。

  三个月前,高唯伟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曾透露,酷骑单车已投入近10亿元,而这些资金都来自于他此前的创业和投资积累,他没有进行过公开的融资。

  报道显示,从初中毕业后,高唯伟就开始工作,今年只有31岁的他,却已经拥有很丰富的创业经历。2006年,他代理和销售手机卡,2007年创办生活信息门户网站及在线客服系统,2010年试水电商创办悦购伟业,2014年创办诚信贷,2016年成立梦想家国际创投,并于去年下半年进入共享单车领域。此前,他投资的某家游戏公司被一家上市公司收购,使他获得500倍的收益。

  “他之前赚到过钱,也可能是赚钱赚得太快了,没有一个沉淀思考的过程。直接冲进一个新行业,大刀阔斧开始做,但是水平有限做不好。却又一意孤行,导致了最终的结果。”马涛认为,创始人对这个行业了解有限是一个致命问题。

  高唯伟此前接受采访时曾表示,自己要做的是共享单车界的“苹果”。而现在看来,对于酷骑单车更紧迫的目标是如何能成功大逃杀,希望酷骑能够活下来。

1
+1
1
+1
文章关键字: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