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宝招聘
生意场 > 高跑跑 > 酷骑单车押金难退被传跑路 官方:内部出了问题

酷骑单车押金难退被传跑路 官方:内部出了问题

生意场 2017-09-16 08:52:20 来源:北京时间财经

8月以来,酷骑单车(以下简称酷骑)在沈阳、北京、西安、郑州、天津、石家庄等多座城市出现退押金困难问题。

“垃圾公司,欺骗消费者,反正我是不会再用酷骑了。”

“这都快一个月了押金和余额还没退,我说大家各自把酷骑的车搬回家吧!”

8月以来,酷骑单车(以下简称酷骑)在沈阳、北京、西安、郑州、天津、石家庄等多座城市出现退押金困难问题,关于酷骑即将倒闭的消息不断传出。

因此,用户在酷骑单车维权QQ群中,号召大家一起去消费者协会举报,也有人怂恿大家将酷骑单车搬回家,维权群才刚刚建立一个星期,人数很快便达到150人。

这是继悟空单车、3Vbike倒闭之后,又一家共享单车出现倒闭传闻。同时,时间财经还发现,目前酷骑单车APP已在苹果App Store上下架,安卓客户端正常。对此官方回应称:由于酷骑地方分部未获得方正正版字体授权,被方正公司举报因而下架。

用户上门维权 酷骑沈阳分公司人去楼空

酷骑在沈阳地区的退款问题最为严重,9月13日上午十点,当六十多名沈阳用户来到酷骑分公司时,他们惊讶的发现酷骑沈阳分公司屋内所有办公用品全部被搬空,只留下一个空荡荡的屋子,一夜之间,人去楼空。公司张贴的两张公告上面写着从今天起,沈阳酷骑暂停人工登记工作,用户若要退款只能网上办理。

王先生是沈阳未成功退款的用户之一,他向时间财经表示,他虽然通过客服成功退回了押金,但账户里仍有97元余额没能退回。客服跟他解释说系统正在升级,暂时无法退还余额。“之前退押金也说系统升级,但打了客服电话后就退了,可是过去好几十天了余额也没退,这系统要升级到什么时候?”

目前王先生联合其他用户已经向消费者协会举报酷骑,希望通过消协施压,让酷骑将大家的押金和余额退还。

不过关于酷骑沈阳分公司跑路的传闻,酷骑品牌负责人曾庆山予以否认,“酷骑沈阳分公司并没有跑路,我们只是换了工作地点。”只是现在还没找到合适的地点。同事曾庆山也向时间财经表示,目前公司内部确实有些问题,但会尽全力解决押金问题。而之所以沈阳酷骑用户退押金事情闹这么大,主要是沈阳酷骑用户较多。今年3月酷骑宣布进入沈阳,成为最早进入沈阳的共享单车,“很长一段时间内,沈阳只有酷骑一家共享单车。”因而当沈阳用户集中去酷骑沈阳分公司退押金时,出现了失控的局面。“人数太多了,我们都没办法保障员工安全,关闭办公点也是不得已为之。”曾庆山无奈的表示。

针对沈阳地区用户出现集中退押金的情况,9月1日,酷骑CEO高唯伟亲自到沈阳,他向用户承诺一定会退还押金。酷骑还特地为沈阳用户开设了5条客服专线,不过面对纷涌而至的退款用户,客服专线也很快被打爆进入占线忙状态。直到9月13日,酷骑沈阳分店关闭,依然有大量用户押金没能退还。

涉嫌欺诈?用户押金和余额全套牢

同样的问题,北京地区也频繁发生。北京用户陈女士告诉时间财经,最开始她看到酷骑单车上写着“免费骑行10次,诚信贷为你免单”,便注册了一个账号,并缴纳298元押金。当她用完准备退押金时,却发现账户竟欠款3毛,同时酷骑提示要想退押金,必须最低充值48元。但即使完成充值偿还了欠款,陈女士的押金也迟迟没能退还。在拨打了十几次电话,终于联系上客服之后,酷骑退还了陈女士的押金,不过账号内的47.7元余额依然没退。

“我觉得酷骑是在欺诈!我问客服酷骑不是免费骑十次吗?客服说活动早结束了,既然结束了为什么车上还在宣传,等骑完才发现欠费3毛。”时间财经发现不少用户都遇到了与陈女士一样的问题。用户米宝也在使用一次后,便发现账号欠费,充值后不仅押金没退,余额也套住了。

为了能够要回押金和余额,多名用户决定亲自去酷骑总部索要。在连续拨打了八天客服电话也未能要回押金之后,米宝在9月14日上午来到酷骑位于通州万达的总部。工作人员将她带进旁边的一个屋子内,当在app选择退还押金时,弹出第三方驳回的错误,最终工作人员个人以微信付款的方式亲自将298元还给了她。

时间财经注意到,在一小时之内,接连有十多人来到酷骑总部要求退还押金。

酷骑的钱从哪儿来?

酷骑于2016年11月正式推出共享单车,在共享单车持续烧钱的活动中,酷骑并未太多参与。直到今年6月酷骑推出黄金单车,才开始引发大量关注。随后,酷骑CEO高唯伟突然高调对媒体宣布酷骑已进入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50多座城市,投放超过100万辆共享单车。同时还表示预计年底投放量将达到1000万辆,并将于8月开始进军海外,年底进入10个国家。

大量的车辆投放意味着要消耗巨额资金,酷骑虽未公布单车成本价,但据财经时间了解,酷骑单车使用电子锁,成本会比使用机械锁的ofo高,据了解一辆ofo机械锁单车成本在200多元,那么酷骑向市场投放超过100万辆单车,意味着至少投入近3亿的资金。然而,自2016年底酷骑成立以来,并没有进行过任何一次融资活动。

新京报在相关报道中提到,黄金版单车失败之后,酷骑的资金链断裂,为快速回笼资金,推出合伙人模式。所谓合伙人模式是指全国各个城市签约合伙人均可以交一定的费用,然后酷骑提供APP和单车,合伙人即可获得单车收益中的一部分。但是新京报在报道中指出,酷骑合伙人可以用押金抵押加盟费,对此曾庆山表示严重违背事实。“合伙人模式是我们成立之初便制定的,用押金抵押加盟费更是无中生有。”

曾庆山告诉时间财经,目前在全国50座城市中,有一多半都是合伙人模式。得以于合伙人模,酷骑单车迅速扩张,目前已经投放140万辆单车。除一部分钱来自于城市合伙人外,曾庆山表示前期资金都是来自于创始人和股东的自有资金,并且酷骑的融资计划也在推进,很快便有消息。

用户的押金到哪儿去?

不过另一个绕不开的话题是,酷骑单车与互联网信贷平台诚信贷之间的关系。通过天眼查可以发现,酷骑单车隶属于酷骑(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公司位于北京通州,成立于2016年11月,注册资金高达10亿元人民币,股东为张夫芝和毕言, CEO为高唯伟。

诚信贷隶属于北京悦购伟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股东为高大伟、赵恒郡,高唯伟为创始人兼CEO,首席运营官则为毕言。诚信贷官网显示,诚信贷是一个网络借贷中介平台,以P2P方式解决网络小额借贷问题。从以上信息看出,酷骑和诚信贷的连接点为高唯伟和毕言,高唯伟既为诚信贷的创始人兼CEO又为酷骑单车CEO,毕言既是酷骑股东,同时也是诚信贷首席运营官。

实际上,两家公司同处于通州万达B座30层办公,9月14日,时间财经在酷骑办公区发现对面便是诚信贷办公区,两家公司员工在一起办公。

有媒体报道,酷骑单车与诚信贷之间存在财务关系,因而酷骑用户押金出现问题。对此曾庆山表示,诚信贷是创始人在做共享单车之前便做的创业项目,两家公司业务上和财务上绝对没有任何交叉。但是对于酷骑为何出现用户退押金困难,曾庆山只承认公司内部确实有问题,但是并未给出明确解释。

8月以来,全国多座城市接连宣布禁止共享单车新投放,国内共享单车市场已经出现过剩饱。摩拜与ofo两家公司在全国投放单车便超过1600万辆,占据国内90%的市场。二三梯队共享单车企业既没有摩拜ofo雄厚的资金,亦未能获得足够多的市场份额,越来越多的小平台开始倒闭退出市场。如今这一问题也摆在酷骑面前,是继续all in还是退出?也许是酷骑CEO高唯伟此刻正在思考的问题。

3
+1
3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跑路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