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互联网+
生意场 > 高端访谈 > 十问冯鑫:没去刀口舔血的暴风及其刀尖起舞的未来

十问冯鑫:没去刀口舔血的暴风及其刀尖起舞的未来

生意场 2017-09-08 14:06:39 来源:凤凰科技

  压力突然到来,让冯鑫有些措手不及。乐视岌岌可危,贾跃亭从乐视网(SZ.300104)去职,远赴美国,至今还没回来。融创中国(HK1918)开2017年中期业绩发布会,孙宏斌提起乐视和贾跃亭,直抹眼泪。关键是,暴风集团(SZ.300431)和乐视网两家公司都还停着牌。乐视覆巢之下,不少人都猜测暴风也危如累卵。

  这样的猜测所形成的压力,传导到媒体,传导到二级市场,也传导到了一级市场的投资人。

  冯鑫决定行动。

  他准备把自己彻底撕开,展露给市场看看——我到底是什么样子?

  乐视后遗症

  半年报公布之后,暴风集团开了一个投资者沟通会,到场媒体五十余家。冯鑫站在台上神色冷清:“一开始都在那画饼的时候,大家都希望你也画,然后有一天,泡沫不在了,谁要是再画饼,那就是臭大街了。”

  两年多前暴风上市前夕,冯鑫第二次接受雷晓宇采访时说:“有天晚上,我把乐视从头到尾阅读了一遍。我以前从来不看的。我用手机查了三个多小时,看到股价的变化,越查越敏感,所有的事一再推理,意识到越来越多的东西。那个时候,轮廓基本上全出来了,我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那时候乐视利润3.2亿元,市值700亿元,市盈率220倍。大家对照乐视的数据,猜测暴风的市值能翻几番,连不少大基金的总监都亲自去跟暴风的保荐机构问这个问题。乐视作为部分论据,也让冯鑫意识到,“将获得一个难以想象的巨大成功”。

  后来暴风科技登陆创业板,发行价格7.14元,成为继乐视之后第二家在A股上市的互联网公司。敲钟时冯鑫说,A股享受暴风,暴风享受A股的盛宴。紧接着的两个月连续涨停30多次,最高股价达327.01元,市值369亿,市盈率880倍。冯鑫的身家也跟着翻到了70亿。

  再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沟通会上有记者问,冯总,舆论说暴风越来越像乐视,您自己内心怎么看这个问题?

  跟雷晓宇两次见诸纸上的对话,冯鑫都提到了周鸿祎告诉他的墨菲定律:凡是你担心的事儿,一定会发生。第一次冯鑫说:“这句话对我帮助很大。后来我试试,真是灵。”那时候暴风准备赴美上市,等回归A股时他变了:“我已经扔掉这个定律了。那个是成功学、丛林法则,当有一天你眼里真的没有丛林的时候,就无所谓了。”

  冯鑫算是一个喜欢文学性表达的商人,他的办公室里没有电脑、台灯、文件柜等一切办公用品,大木桌上放着一只烟灰缸,茶几上摆着一套茶具,每天中午他都在这空荡荡的屋子里打坐一小时,窗外是北航的操场,远眺依次还能看到附近的小运河、西山。

  《野子》那首歌,是暴风先请歌手来自己发布会上演唱的,贾跃亭将其在生态圈发扬光大后,冯鑫为了把这首歌抢回来,当着台下的吴奇隆刘诗诗夫妇自己又唱了一遍,还在微博上@贾跃亭。

  如今没有人再愿意跟这家公司扯上一点关系。众口铄金,即使暴风极力避免与其相提并论,也躲不开了,但冯鑫选择了与友商完全不同的应对方式——“把自己撕开给大家看”,公开了原本没有义务公开的数据。

  这是一次“孤注一掷”的行为。用德鲁克在《创新与企业家精神》中的说法,这种行为不止是一种策略,甚至可以定义为一种战略。冯鑫试图通过完全撕开,把暴风的风险、机会和未来可能性一起呈现给二级市场,让投资者做出最符合各自利益的选择。至于对于暴风是好事还是坏事,他顾不得了,也无法再顾及。

  暴风的钱去哪儿了?

  暴风没有成为乐视,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冯鑫没有像贾跃亭一样刀口舔血。他没有进行巨额融资,然后四面出击,最终四面楚歌。冯鑫说,暴风上市两年,除了IPO,二级市场上就再没融到钱。

  但公司总要发展,发展就需要资金。所以他们只能一边发展,一边对各个项目进行融资。除此之外,冯鑫也只能质押自己的股权,将融来的钱投入到新业务中。

  根据暴风官方称经律师事务所鉴证的数据显示,上市后,暴风母公司、暴风TV、暴风VR、暴风体育的融资总额为16亿元,其中11亿为无需偿还的股权融资,4.9亿为需要偿还的债权融资。现暴风集团市值60亿元,并表总资产25.6亿元,年现金回笼大于32亿,CFO姜浩称资产负债稳健可控,短期1亿左右金额的负债在安全边界内。

  暴风用这16亿,撬动了120亿的估值。

  6.5亿战略投资,分别用于设立子公司和参与产业投资基金。其中3.1亿直接投资了暴风TV、暴风VR、暴风体育以及风秀等子公司,目前投资估值12.74亿,增值约10亿。暴风集团在暴风TV的股份比例为27.3%,为其第一大股东,在暴风VR以及暴风体育的股份比例均小于20%。

  “估值按照我们完成公开募资时的水平,暴风TV 20亿,暴风VR 14亿,暴风体育是20亿,总共121亿。TV增长了300%,VR增长了160%,体育增长了180倍。这就是我们的融资结构和它撬动的价值,我把数字直接地列出来,就是想跟大家陈述事实。”姜浩表示。

  产业基金投资共3.4亿,一只已盈利1388万退出,其他基金还在存续期,其中投资金额较大的是光大证券主导的产业基金即浸鑫基金,该基金收购了国际体育版权龙头企业MPS 65%的股权,部分基金投资了新三板公司如九星娱乐。

  关于大股东冯鑫个人的资产状况,质疑最多的是股权质押比例与质押频率。根据暴风公告的质押日期,对应的股价,以及行业通行的35%的折价率,可估算出质押金额总数为6.25亿左右,质押率为67.98%。

  对此冯鑫也与CFO一起做了公开回应:“有人说今年质押很多次,其实这是一个正常行为,每一笔质押都有一个到期日,到期之后还要重新质押,加上今年本身股价也下跌,也有一定补仓的行为,很多笔质押都是很小金额的补仓。还剩下30%的安全垫,这一部分冯总也不会再做专门的质押。”

  相比于乐视1000亿的融资规模与占总资产94%的债权融资,暴风甚至是无法与之相比拟的。但乐视的影响远远超过了暴风所有人的预期,如今直接影响到了子公司的融资进度。

  刀尖上的血

  如果说暴风在学习谁,冯鑫认为他学的是阿里。暴风曾提出的“DT大娱乐战略”中的DT正是来自马云对马化腾和李彦宏的隔空喊话:你们要跟我们一起从IT走向DT时代。

  那次喊话马云还说,小公司做创新,要守规则,大公司要考虑创新规则。冯鑫听了后对媒体说:我们也要试图当一个改写规则的人。

  本次接受“商业人物”采访,冯鑫谈得更多的是聚焦,以及“合理性是最正确的”。在战略布局上,他总结了三个“不做”的原则:

  第一,没有独特竞争力的红海市场不做,比如音箱,因为一旦涉足,便会迅速进入大量级的竞争。冯鑫算了一笔账,结论是10个亿是个最低门票,成本是30到50亿,打三年,“我们有什么资格做音箱呢?我们今天没有太多资格任性。方向对、时机对,有技术储备,但是这个竞争里面没有你的事情,所以我是坚决不让他们做,做进去就是雷,手机也是一个道理”。

  第二,回报时间超过五年的市场不进,比如汽车。冯鑫只买了一只股票,是特斯拉,他认可这个方向,但是暴风无法做十五年的规划,那是别人的事情,别人的未来。

  第三,与核心业务协同不够的不做。“确实要考虑聚焦,战略扩张后,平衡点就是聚焦,聚焦一定要有源头,就是得和你有关,而且这个关联度要足够真实,貌似有关都不行。所以我不认为我们跟金融有关,我们对金融的要求只是提升用户群变现的效率罢了。”

  暴风集团2017年年中报告显示,公司第二季度实现营业收入3.8亿元,同比增长23.9%;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3,220万,同比增长108%。

  2017上半年,暴风硬件收入5.3亿元,同比增长134.47%,网络付费服务收入5,219万元,同比增长76.17%。其中暴风TV实现销量约35万台,同比增长97%,平均获客成本约320元,较2016年平均400元下降了约20%,AI电视的ARPU值从50元增加到60元,开机率从40%提升到65%,使用时长从5.2小时提升到7小时;暴风魔镜累计实现销量约350万台,上半年同比增长46.08%左右,2017年半年度平均获客成本约30元,较2016年平均54元下降了约44%,上半年APP活跃度提升了30%。

  对于冯鑫来说,暴风只能寻找具有“合理性”的机会。不是最大的才是最好的,只有最适合暴风的才是最好的。他相信自己已经想明白了。

  风暴还会持续,也总会有停的一天。不惧风暴的公司才会赢得未来。未来是刀尖上起舞,很痛,很危险,但值得期许。十问冯鑫

  商业人物:为什么在这个时间节点上换CFO?

  冯鑫:CFO这个事去年我就动心了。有人问,我们是不是想增加二级市场融资能力,其实姜浩之前一直是在大公司做财务管理的,没有跟二级市场打过交道。这是财务内控的问题,我去年动的这个心。导火索是我们做集团第二年预算。我们是公众公司了,为了能够把预算做得更科学,我们花了最贵的一次猎头费,公司从来没花过那么多钱找猎头,是先付款的,用了三四个月才把姜浩找到、请来。

  商业人物:暴风魔镜大概还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完成自我造血?

  冯鑫:我们的最底线是明年年底,可能会提前,因为今年二季度时,TV跟魔镜都涨价了,TV把过去亏损的弥补过来了,魔镜硬件上索性涨出了一部分毛利。魔镜在京东的份额是70%到80%,这太高了,而第一品牌是有议价权的,我们就想不用占80%,50%、40%不也是第一名嘛,就战略性涨价了,涨价以后销量也没降,还是保持增长。用户对于VR产品的价格并不是那么敏感,因为这还不是一个成熟市场。

  商业人物:你怎么看现在暴风这几个核心业务之间的关联?

  冯鑫:我们没有母公司子公司的感觉,这点是真的没办法有,因为我们不养子公司,也没有能力去养。我们相互之间就是锦上添花,起不到雪中送炭的作用。子公司CEO必须自己做到60分以上,如果做不到,我就帮不了你;你最好是80分,我们给你添补添补做到90分。这是我们战略上能做的帮助。反过来子公司之间的相互帮助也是这个80分到90分的作用。

  目前来讲,暴风能够输给他们的还是比较多的,他们反哺给暴风的还是比较少的。比如TV反哺我们销售额增长,但同时也反哺了我们亏损。我们现在能输出的,第一是互联网的品牌知名度,这确实有,如果把暴风这两字去掉,他们起步会非常艰难,第二我们输出了一些基本的用户量,第三我们输出了一些基础架构,一家公司要想完成基础架构还是得有挺多模块,现在子公司就显露出他们需要广告销售系统。然后他们现在已经在给我们输出的是,TV和魔镜每个阶段的小胜利,都对整个暴风集团的实力和影响力有一些反哺。你想想,如果今天没有TV和魔镜,可能你们都懒得来了。那就剩一家视频网站,还是二流的。所以它们给了我们影响力,也给了我们未来的想象空间。

  商业人物:有没有复盘一下当时被证监会否了的那个定增项目?

  冯鑫:稻草熊那个案子是有问题的,你要说我们是不是有激进,我如果认真反省,激进的就是这个案子。当时确确实实心里头有一点点膨胀了。我看到了内容的巨大的机会,就是内容互通,一个IP从原创开始做电视剧、电影、页游和手游。然后我找了吴奇隆,希望通过上市公司的并购把他的公司纳入体系。

  但是现在回顾这个蓝图,外因占比太高了,一个小小外因就把我们灭掉了,就是证监会没批。这个事本身难度也非常大,外因太多了,如果没上市,我不会去构想这样的蓝图。

  商业人物:上市前和现在,你感觉哪个阶段压力更大?

  冯鑫:上市前可能压力大,我们停了大概三年多,从准备材料开始就不能动了,超过四年的时间不能给新的员工发期权,不能融资,市场那时候的环境恰恰是一个大狂奔、猛往前跑的阶段,我们却不能做任何投入,当时每一年的投入比后一年投入效果要高3到5倍的,我们却无限放缓,这都是吃亏的,内耗的。那场竞争你没法进行,新的业务你又做不出来,在我们原来那个领域中的竞争已经完全失控了,当时其实有点走路无路。所以那时候我们去找阿里,想活下去。

  互联网公司除了已经功成名就的少数三四家,大伙都很难面对三到四年不允许投入的情况,而且还要拿财务报表作为唯一标准,A股对利润的要求跟正在成长的互联网公司非常不匹配,我觉得基本上80%的公司都扛不住。公司上市时候创业刚好十年了,有一半时间熬这个事。

  商业人物:暴风接下来可能面临的,最大的风险是什么?

  冯鑫:我一开始的时候就知道,我们战略最大的风险和最大的机会是同一个地方。如果子公司创始人的团队,不能在他那个领域中成为赢家,我们就赢不了。秀场项目就能反应出来,因为不是上下级的关系,是平级,所以如果它败了,我救不了它。同样如果黄晓杰不行了,那VR业务我们是撬不动的,这就是我们最大的风险,选错CEO就选错一切。我们也的确碰到一些困难,但不至于是0和1的风险。向左向右,这个逻辑太悖论了。哪个是对的呢?中间肯定是有平衡点的,在A股上市了,如果我们不去布局、不去发展,我觉得那可能更是一个非常愚蠢的行为。

  商业人物:暴风影音的风险是什么?

  冯鑫:说穿了就是如果BAT这三家一合并,我就立刻被打傻。但这三家竞争时间会很长,甚至是永恒的。如果不合并,他们之间就处于一个无法完成的竞争,压力就不会释放给第二梯队。

  商业人物:到2020年也就3年多时间了,除了我们现有的这几块业务,暴风的规划是什么样的?

  冯鑫:还会不会有新的是吧?不会。我看有人说我们收紧,其实本身没有,如果跟踪我们的策略,我从上市以后就闭关思考了一遍:全球第一大娱乐,它分了三层,商业那层不重要,就是一些模块,不求它在这个领域扩大;然后内容层是挺重要的,但是太难了,所以影业也可以视为我在内容层的一次尝试;真正重要的还是屏幕,所以全球第一大娱乐就是屏幕,因为DT作为核心也是把不同的屏幕拉到用户群,和内容服务打通,效率变高。现在我们讲AI+两块屏是一样的,其实我们就做这两块屏,这两块屏当时包含了投影,现在已经愿意公布了,10月份就要出投影了,投影也是20%的TV市场,还是值得做的。

  商业人物:你最近在看什么书?

  冯鑫:这两天看的是《不存在的人》,从医学角度写人对自我的认知,之前看的都是从哲学角度嘛。再之前看的是逻辑方面相关的书,我读的书也没什么变化的,反正也就这些了。

  商业人物:有些事情方向和逻辑都是对的,也有了必要条件,但是它不充分?

  冯鑫:只方向对不行,充要条件得完备。发展是必须的,而且要全力发展,前提是一定要符合道理,满足充要条件就是在极度合理的情况下,全力发展。我的四合院里有一棵香椿树,对我影响是蛮大的。我经常观赏那棵树,它真的有几百年历史,长得很丑陋,我问过植物学家,他们都说香椿很少长那么大,臭椿才长那么很粗,而且那个树长得很歪,乱七八糟的。我刚进那个院子的时候是冬天,以为那个树是死的,春天到了别人都开花了,它就是不开。我专门找人来给它看病,别让它死掉,看病的人说你千万别理它,水都不用浇,结果一到夏天它就长得枝繁叶茂的。

  那个树我觉得它总的状态就是,每一个瞬间,它都在尽全力生长,每一瞬间都倾尽全力,但一点都不违和,跟周边的阳光、水露、泥土,或其它的植物,你说是争夺也也对,但实际上它是恰如其分地,在那一瞬间最想做的就是,把自己做到极致,而且总是要做到极致的状态——合理尽全力。

0
+1
0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冯鑫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