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创业投资 > 王兴VS张旭豪:寡头的野心与敲钟的诱惑

王兴VS张旭豪:寡头的野心与敲钟的诱惑

生意场 2017-08-28 08:16:11 来源:AI财经社

  连商业计划书都没写过

  饿了么的张旭豪,32岁,白羊座攻势陡峭,刚过而立之年,少年之态逐渐浑圆。美团的王兴,38岁,天马行空的水瓶座,边界初显,马上步入保温杯泡枸杞的年纪。

  2008年,在上海交大读研究生张旭豪,躺在宿舍的床上,照着外卖单打电话订餐时,萌生了创业的想法。彼时,O2O的概念还未被谈起,风口内一片平静,上海交大校园里的外卖创业尚都处于小打小闹的阶段。

  靠着十几万的启动资金,张旭豪和康嘉印了一万册广告在校园内发放,购置十几辆电瓶车做配送。2008年的冬天,湖南的一场雪,死了几个人。上海也下了薄薄的雪雨,天气阴冷,没人愿意做送餐的工作。张旭豪和康嘉骑着电动车做配送员,一冬天脚上长了冻疮。

  这一年,王兴的海内网上线不久,这也是王兴本人的第三个社交网站。与之前的校内网和饭否网相比,海内网的知名度相对低一些,功能上与校内网相似,用王兴的话说,海内网的用户更高端。

  那时,王兴在业内已经小有名气,是一个回国五年的连续创业者。而还在读研的张旭豪还骑着电动车在校园里送餐,浑身上下看不出985高校硕士的影子。

  随着两名技术人员的加入,饿了么凭借Napos技术创新弯道处超车,垄断上交大,在上海的校园里杀了出来,2009年上线了订餐网站。

  2010年王兴创办美团网,陷入轰轰烈烈的千团大战。团购网站的混战集中凸显了互联网创业的残酷和不确定,为往后的互联网争夺战铺下最原始的硝烟味道。比如,一家拿过亿级风险投资的网站,员工数千人,投资方一撤离,说死就死,尸骨无存,只留下媒体的一堆报道。

  2010年年底,王兴拿到了红杉资本千万美元级别的融资,却依然挣扎着求生。

  2011年下半年资本寒冬突至,不少的团购网站IPO冲刺失利,而美团也选择收缩规模,没有进入任何一个新城市。王兴更像个旁观者,看清了美团存在的问题,在这年年底补上了线下这块短板,为2012年的弯道超车做好了准备。

  这一年的张旭豪也很纠结。虽然这个时候他们的商业模式已经清晰,但投资人对于刚毕业的大学生没有信心,他不得不要花时间去向投资人证明他的能力。但在投资人找上门之前,他连商业计划书都没有写过。

  张旭豪的野心不小,他的目标是未来海外上市,从“顶层设计”上出发,他更偏向于找一家美元的基金。最终,他选择了金沙江创投。2011年,独角兽捕手朱啸虎拿出了100万美元投资饿了么。这个大学生创业公司开始向外复制自己的商业模式,扩大版图。

  “他们还有敲钟的梦想”

  此后三年里,移动互联网方兴未艾,改变人类生活的技术还没全面到来,烧钱和补贴也未进入赛程表。

  2013年,阿里强势推出淘点点,意欲分刮外卖市场的一匙汤。但雷声大雨点小,毫不走心的渗透率没有影响到张旭豪。但巨头下场,为高潮即将到来埋下伏笔。

  这一时期,大浪还没掀起来,淘沙之前,张旭豪极具破坏力的领导力和狠辣还藏在圆框眼镜后面。

  那时,饿了么对外宣布进入12个城市,拥有员工200人。而当时的美团,经历一番浴血奋战后,已经将旗帜插在了200个城市的领地上,拥有超过5000名员工,交易额超过160亿,且在2013年年底首度实现盈利。

  象牙塔里的青年人与颇为老道的连续创业者,很快便狭路相逢了。王兴早已注意到这个后来居上的潜在对手。那个时候,美团正在锻造一根狼牙棒,继线上电影和酒店业务之后,美团把狩猎的铁棒转向了外卖市场。

  千团大战后,借助团购这一入口,王兴的野心是在一个个垂直领域发力,抢占巨头的领地和入场券。王兴将美团的发展方向定在了“T字型战略”,在团购这一“横”之下,出现酒店、电影、外卖、KTV、丽人、母婴、保洁等十余项垂直品类。

  正是在这一时期,美团正面围剿饿了么,美团要做外卖的消息时不时传来。

  2013年7月,美团的副总裁王慧文去上海见了张旭豪和康嘉,谈到了收购的事宜。张旭豪拒绝得很干脆,“他们还是有敲钟梦想。”王慧文笑着说。

  张旭豪虽表现得强势,但仍心有余悸。他亲眼目睹了那场互联网团购网站的血光之灾,见识到了王兴的强悍,以及美团地推团队的骁勇。一路树敌,野心勃勃的王兴和美团,让张旭豪有所忌惮。

  哪怕是这场仗不可避免,也要保证弹药充足。2013年11月,饿了么宣布获得2500万美元的C轮融资,红杉资本领投,前两轮的投资方金沙江和经纬跟投。年底,张旭豪在一席的分享里说,“我们一直以来的竞争对手就是电话订餐的习惯。”

  2013年年底,各大团购网站或死、或被收购、或苟延残喘,美团守得云开,占据团购市场大壁江山,实现盈利。同样是在11月,美团网旗下的网上订餐平台美团外卖正式上线。

  两人的创业过程均非一路坦途,而真正的肉搏和腥风血雨,这时才算拉开了序幕。

  死磕到底

  与野蛮圈地,拓宽边界的王兴不同,张旭豪及其团队决意深耕餐饮与外业,走垂直专业化的路线,声称要做餐饮界的淘宝和天猫。

  饿了么的步调紧随美团,地推和补贴跟进一样不落,要跟美团死磕到底。曾接受《财经天下》周刊采访时,饿了么自营团队李立勋回忆说:“当时我们做了那么多年,我们认为三、四线城市没有量,但当时听说美团有计划要覆盖时,Mark(张旭豪英文名)就说覆盖,跟着打,不能给它一点机会。”

  饿了么的扩张速度进入疯狂期,2013年年底到2014年年底,一年间,员工数量由200人到4000余人,进驻城市从12个到200多个。

  这一枪打响之后,冲锋的士兵已经无回头的余地。高速之下,除了商业上的进攻,张旭豪的蛮霸的性格在管理团队之时展露无遗。他擅长将压力传达给员工,开会时说话带着一股蛮力和匪气,他说业务部门比较贱,要用鞭子抽;给方案时,直接说把傻子清理掉就能解决问题。

  据媒体报道,每次张旭豪与城市经理视频会议之时,在了解了基本情况之后,张旭豪都会突然拍着桌子咆哮“市场份额才是第一!不要管成本!只要市场份额!”

  一番激进的地推和圈城运动过后,饿了么与美团已经彻底成为外卖市场的两大枭雄。截至2016年10月,饿了么入驻全国1000多个城市,平台用户量超过8000万人,相当于每18个中国人中就有一人使用饿了么的外卖服务。

  根据今年7月第三方数据机构Trustdata发布数据显示,在商家用户日活规模层面,美团外卖商家版DAU在2017年春节后加速增长,大幅领先饿了么及百度外卖,甚至几乎达到饿了么的两倍。

  从商家情况来看,以两家总体占有餐饮商户数量为100%计算,美团外卖独自占有的餐饮商家数量百分比为55.6%,两家重合占据的商户数量百分比为25.8%,而饿了么独享18.6%,美团外卖的商户数量明显更胜一筹。

  180亿美金估值的美团是饿了么体量的5倍有余。但转折已经发生在三天前,落队的百度外卖被饿了么收入囊中,最终仍然是美团与饿了么的对决。

  谁能笑到最后

  百度外卖被收购之前,第一个转折发生在2015年。

  大众点评与美团合并,美团老股东阿里出走。2016年4月和2017年6月,阿里携蚂蚁金服先后两次投资饿了么,金额超过22亿美元,将饿了么的弹药箱填满,对战意图一触即发。

  王兴喜爱爬山和读书,他早已意识到巨头们的夹击。但这个时代的创业者想要冲出擂台的围绳,异常艰难。BAT生长出的触角已经逐渐将互联网产业捆牢,人工智能、共享经济、文创项目,每一个风光的独角兽公司背后都站着一个大佬,眼镜闪着寒光。

  有关数据标明,过去5年里,BAT对外投资总额超过7000亿元,上演一场场权利的游戏,撑起了TMT领域的半壁江山。创业公司过去找VC,现在找BAT。

  但这也意味着,在这场拉锯战中,创业公司们的话语权被逐渐稀释。王兴一心想要自立门户,最终投入腾讯的怀抱。然而,美团如今的位置尤为性感,王兴终究没有逃出阿里的阴影,种子选手饿了么正面挑战美团。

  美团经历七年之痒后,王兴的边界逐渐清晰,2016年后王兴鲜少提及T字战略。今年1月,王兴以内部信的形式,宣布餐饮、酒旅、综合(餐饮之外的本地生活服务)三驾马车形成。王兴说“美团有机会成为A、T一个量级的公司,因为我们创造的价值足够多,餐饮、旅游、到店综合品类每个领域都可以值几百亿美元。但需要的时间不短,至少五到十年吧。”

  而张旭豪则在王兴呛声阿里后,怼了王兴“格局高的人不应该那样谈论自己的股东”。

  在这场搏击中,很难说美团和饿了么谁能笑到最后。暂时的力量悬殊,在资本和巨头的加持下,一招KO的赛事充满变动。还记得几年前,王兴曾以马化腾的一句话来自省,“可能巨人倒下的时候身体还是温暖的。”

17
+1
10
+1
文章关键字: 王兴 张旭豪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