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宝招聘
生意场 > 高跑跑 > 郎咸平站台的合拍贷跑路:P2P为何能靠名人忽悠?

郎咸平站台的合拍贷跑路:P2P为何能靠名人忽悠?

生意场 2017-07-11 16:48:09 来源:华尔街见闻

“公安部门一立案,整个过程就长了,两三年都有可能,钱也不一定能全都兑付。”合拍贷的投资者王博源(化名)告诉全天候科技。上月21日,“合拍贷”的运营主体上海哲珲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在官网发布公告称,他们接经侦口头通知,已经以非法吸存对其立案。

今年5月22日,“上市系+国资系背景”的合拍贷发布了一份《合拍贷暂停运营公告》。公告称,针对目前公司出现部分逾期情况,公司立即成立了应急小组,对现有资金、资产、债权、债务进行了封存盘整,目前做出暂停运营公告,对于投资人的本金暂停处理。从5月底至今,作为“投资人维权代表”之一的王博源几乎每天都会与合拍贷官方沟通兑付方案,但这些进展最终以经侦部门的立案告一段落,这意味着投资者们需要等待漫长的司法调查过程。

图源:合拍贷官网

根据合拍贷股东之一运盛医疗发布的公告显示,合拍贷实际控制人张金如因涉嫌快鹿集团非法集资案,被上海市长宁公安局拘留并羁押,其妻子、另一股东郭虹因担心自己牵涉张金如案,于5月17日出走香港,并带走了合拍贷平台所有资金。

在合拍贷上投资之前,自诩“网贷老顽童”的王博源陆续投资过十多家大大小小的P2P平台。去年12月,王博源向合拍贷一次性投入100多万元,3月份到期后,他又直接将本息复投,直到5月底平台出问题。截止2017年5月22日,合拍贷历史累计成交量逾11亿元,累计注册人数26万人。网贷之家数据显示,合拍贷目前待还金额超过1亿元。平台近期出现较明显的资金净流出情况,最高时每日净流出300万元。在事发前,合拍贷的平均预期收益率高达15%,高出整个行业平均水平不少。

“合拍贷不是小平台啊,如果是张金如和郭虹的夫妻店,我肯定不会投的。它股东里有郎基金、有上市公司,还有中国少数民族经济文化开发总公司,我觉得它是不会出问题的。但是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本金不能兑付,股东也不出来回应,我现在也没什么办法。”王博源说。

“国资系+上市系”平台暴雷,投资者呼吁股东“主动承担起责任”

6月30日,合拍贷发布了一份兑付方案公告,如果投资人想要拿到全部的本金和利息,需要等待近3年时间。如果不想等那么久,就只能在6个月内拿到债权的50%。

这份方案被王博源和投资人代表们否决,他们的诉求是合拍贷必须要兑付所有的本金及利息,而且要快,而现有的兑付方案则被投资者视作合拍贷拖延时间的办法。根据合拍贷运营主体哲辉金融统计,投资人总投资额为3.2186亿元,投资人对应的总债权为3.3124亿元,债权完全覆盖投资金额。

图源:合拍贷官网。(上市公司指运盛医疗,国资背景指中国少数民族经济文化开发总公司)

“我们和合拍贷沟通的情况是他们现在是完全可以兑付的,但是经侦介入之后,把公司的银行账户全都冻结了。我们现在就希望合拍贷的股东能够站出来先把钱给我们还上。”王博源说。在正式立案前,经侦部门曾多次进行调解,希望合拍贷和投资人能够就兑付方案达成一致,但并未如愿。

工商资料显示,除了大股东郭虹,中国少数民族经济文化开发总公司(持股30%)、上海高汉新豪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郎基金,持股20%)、上海英和华澳艺术品有限公司(持股2%)、运盛(上海)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持股10%)都是合拍贷的股东。其中,中国少数民族经济文化开发总公司和运盛(上海)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ST运盛)构成了合拍贷日常宣传和吸引众多投资人的“上市系+国资系背景”。王博源认为这些大股东和郎咸平父子挂名的郎基金应该“主动承担起责任”,对他们的损失进行赔付。

公开资料显示,中国少数民族经济文化开发总公司1984年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注册登记设立,这家国有企业此前投资过另一家P2P平台国金宝——这家平台曾被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点名为“10家资产不透明平台之一”。而另一股东上海高汉新豪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裁则是经济学家郎咸平之子郎世玮,此前合拍贷宣传的创始人、首席执行官也是郎世玮。合拍贷也曾多次以知名财经作家郎咸平到其平台考察进行大肆宣传。

“投资人的心情我们非常理解,我们也希望能拿出来一点是一点。但是目前来看,涉案资金已经被经侦方面冻结了,股东兜底的意愿也不强。股东兜底这件事,在道义上肯定有责任,但在法律上不太说得通。”合拍贷应急小组总协调徐汇告诉全天候科技——在事件发生后,合拍贷专门成立了一个应急小组负责与投资人的联络及沟通,针对王博源所称“平台承诺提供兜底”一事,徐汇表示“之前会引入第三方担保,但在监管层禁止之后就没有了。”

尽管大多数P2P平台都乐于用股东背景做宣传,但真正有股东为问题平台兜底的事情罕有先例。如果无法证明股东存在挪用投资人资金或是在平台融资等行为,也就很难让股东承担连带责任。包括王博源在内的一些投资者都表示由于合拍贷的股东背景,“很难相信这样的平台会出问题”,但事实上,运盛的财务数据显示这家公司的发展并不顺利——公司2016年净利亏损5688.06万元,2017年一季度亏损1016.95万元。因连续两年亏损,*ST运盛于今年4月21日起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长久以来,股东背景以及与银行、保险公司模棱两可的合作关系被一些平台视为为自身增信的重要手段。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去年初流行一时的账户安全险,本来只是赔付账户被盗造成资金损失的险种却被P2P平台描述为“保险公司100%资金保障”,其中的兜底暗示再明显不过。在合拍贷官网上,招商银行、广发银行和中国银行也被列为其合作伙伴,但徐汇表示这实际上“只是财务上的合作”。

“这种现象肯定是不好的,但是这么长时间还是消除不掉也是有原因的,因为平台是不是用股东背景来增信这个不好判断,明明用来宣传,但是它说自己是正常的信息披露,你就拿它没办法。一个一个去管那成本太高了,只能投资者自己去判断,比如陆金所有平安入股,平安毕竟有金融背景,不管是流量和风控都会有倾斜。你一个医疗公司,国企也好上市公司也好,对金融业务能有什么帮助。”一位业内人士向全天候科技表示。此前,监管层曾多次规范过P2P平台的营销行为,在今年二月发布的指引中,银监会专门强调网贷平台不得用存管银行做营销宣传,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政策落实的效果并不理想。

在之前的公告中,*ST运盛曾试图撇清与合拍贷的关系,他们表示:公司对于哲珲金融仅限于财务投资,未曾参与日常经营管理。随后,*ST运盛的多位高管相继离职。而另外两家股东中国少数民族经济文化开发总公司和上海高汉新豪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尚未对此事件有所回应。

“我们也在和几个股东沟通,希望能尽快给投资者一个答复,但现在还没有明确的方案。”徐汇说。

监管趋严、市场退热,股东背景并非免死金牌

合拍贷并不是一个个例——去年4月,P2P平台东虹桥金融在线出现兑付危机时,愤怒的投资者攻陷了代言人黄晓明的微博,而在影响恶劣的E租宝事件中,一些受害人也宣称自己相信“上过央视的平台不会出问题”。在平台一次次利用股东、银行和媒体为自己背书的同时,它们也一次次成为投资者声讨的对象。

“这算是一个中国特色吧,最早银行的理财产品还有信托都是有隐性的刚性兑付的,到后面的货币基金几乎也是零风险的。所以一直以来国内投资者能接触到的投资渠道就少,又都是低风险产品,就导致投资者的风险意识没有建立起来。哪怕目前来看,国内投资者的风险承受能力都是很低的。”网贷之家研究中心总监于百程告诉全天候科技,“这种现象导致的结果就是,早期的网贷平台为了迎合投资者的风险偏好,就开始尝试各种各样的兜底手段,比如说平台兜底、风险准备金或者第三方担保,投资者也就慢慢把网贷当成一种固定收益的产品。”

2015年前后,曾出现过上市公司和国资企业大举进军P2P网贷的热潮。当时,传统行业的低迷让一些公司将互联网金融视作转型的救命稻草,但随着监管趋严,一些上市系、国资系平台陆续出现问题,也有平台以停业或转型的方式良性退出。数据显示,在2016年,34家上市系P2P公司中有13家出现亏损,占比约四成。

同一时期,银监会对P2P平台小额分散和去担保化的监管思路也逐渐清晰,但这并没有改变投资者对平台股东背景的执着,一些头顶“国资系”、“上市系”的平台依然能靠营销吸收大量资金。

“从投资者的角度来看,很多人是不懂网贷的具体业务的,所以风控能力、团队实力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很虚的东西,结果是体现在数据上,但是坏账率、逾期率又是平台的核心运营数据,大多数平台都不愿意公布出来。那只能谈谈股东背景、银行存管,严格来说股东背景也算是平台实力的一部分,但现实的情况就是它很容易给投资者造成误导。”于百程说。

在他看来,在P2P网贷近乎野蛮的发展时期,投资者风险意识的建立并没有跟上平台们的扩张速度,只有少部分的投资者真正愿意自己研究网贷背后的金融逻辑,大部分人依然在依靠亲戚、朋友和百度搜索进行投资决策。“我们看中国最早的几家P2P平台,只有拍拍贷是完全引入国外的模式,就是不兜底、风险自担,但是这种模式大多数人是不接受的,这也是拍拍贷最开始几年发展速度比较慢的原因。”于百程说。

一些观点认为,长期的隐性兜底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金融市场“收益与风险并存,高收益伴随高风险”的铁律,尽管各种各样的隐性兜底和暗示促成了P2P网贷市场的快速繁荣,但长期来看,这种先污染后治理的思路显然不利于行业的健康发展。

监管层从去年开始就在不遗余力的规范P2P平台的营销方式,比如强制性标注“预期收益率”,禁止承诺“保本保息”,关停线下获客渠道等等,但激烈的竞争似乎很难让政策落实到位。

正视风险,只能靠“血淋淋的教训”?

“投资者教育的前提是平台本身得合规,我觉得这个需要监管的强力介入。之前银行也有这个问题,比如宣传的是银行理财产品,结果买到手发现是基金,这个就是银行的责任。P2P也是一样,我投了钱结果你跑路了、或者是自融,本身就是你自己不合规,怎么让投资者建立风险意识?”前述业内人士告诉全天候科技,“股市的投资者教育做的就很好,券商都有牌照,大家做的业务都是一样的,亏了也就认了,没听说过谁炒股亏了去放火烧证监会的。如果说P2P平台的业务和信息披露都能做到位,我相信投资者是愿意自担风险的,这个需要监管施压。”

今年6月,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正式上线了披露服务平台,接入信披系统的金融机构需要披露共计47项信息,其中强制性披露32项,鼓励性披露15项。除了法定代表人、实缴资本、银行存管情况等信息,协会还要求金融机构披露人均投融资金额、最大10户投融资占比、历史项目逾期率、累计代偿逾期金额和笔数等运营数据。互金协会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推动行业走向正轨,目前,已经有24家平台接入了信披系统,以红岭创投、点融网和挖财这样的大平台为主。

“以往只有上市的平台才有信息披露的义务,现在非上市平台的加入肯定是一个好现象。大平台实际上是投资者教育的主要推动者,因为它们在建立起自己的品牌公信力之后,是很有动力去让行业规范化的。小平台大多都还在抢客户,他们往往没有精力和意愿去做这件事情。”于百程说,“除了信息披露,在投资者各个投资环节的风险提示、还有线下的活动、考察,都有平台在做,但这个还没有监管上的硬性要求。”

事实上,在激烈的行业竞争中,一些平台会为了获客而忽略对投资者的风险揭示、甚至是刻意隐瞒,而有意去宣传自己的股东背景——毕竟投资者都爱听这个。网贷之家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6月,依然有2114家在运营平台,激烈的竞争和越来越高的获客成本让很多中小平台都无暇顾及投资者教育的问题,而这种现象正阻碍着行业的健康发展。同样,各种各样的兜底暗示也在变相鼓励投资者为了表面的高收益盲目投资,而不会反思自己的贪婪。

“坦率地说,投资者教育是个很漫长的过程,很难在两三年就见到效果。虽然大平台、监管层、第三方机构和媒体都在做,但最终还是取决于投资者本身思维的转变。银行和股市的稳定都是血和泪的教训换来的,所以网贷行业要真正让投资者建立起风险意识,可能还是需要一些血淋淋的教训。”于百程说。

1
+1
0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跑路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