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观察评论 > 44岁的刘炽平,腾讯二把手,马化腾的“蔡崇信”

44岁的刘炽平,腾讯二把手,马化腾的“蔡崇信”

生意场 2017-07-06 08:59:55 来源:彭博社

  每年,腾讯都会召集高管成员,在日本度假村或硅谷的酒店里举行一年一度的休闲活动。而在去年秋天,他们则选择了一个更具史诗性的项目:进行为期两天的徒步穿越戈壁沙漠之旅。

  这次活动召集了腾讯公司14位最高级别的管理人员前往。有助手们为他们搭帐篷,光是水就耗费了不少钱,用来洗澡。而在第一天26公里(16英里)的徒步旅行结束时,一些成员要求收拾行囊提早返家。而腾讯控股有限公司总裁刘炽平与首席执行官马化腾则选择继续前进。

  第二天,他们又徒步走了26公里,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来到了敦煌,这里曾经是丝绸之路上的一个边疆小镇。

  当高管们在沙漠里艰辛跋涉时,腾讯的股票已腾腾上升,使其成为了最富价值的公司,不仅在中国,同时一举也击败了阿里巴巴,创下了整个亚洲地区的市值纪录。

  腾讯团队在酒店宴会上发起了热烈的庆祝活动。然而,高管们却希望大家明白,他们的繁荣并非在于股价,而是这次沙漠之旅所象征的。“这次沙漠之旅正反映了这家公司的文化”,几个月后,刘炽平坐在腾讯位于香港的高层办公室里说到。“相较于股价,我们更加关心我们所要前进的方向以及跋涉的过程”。

  而这家公司的向往之地,终是落在国内市场之外的。

  硅谷大多数人不知道的腾讯二当家

  腾讯的总部坐落于深圳,这家公司的业务已经渗透到了中国民众的日常生活中。超过2/3的中国人用着它的两个产品,微信和QQ,通过它们,人们可以即时通讯、购物、约会、看视频、玩游戏、订购食物和出租车。“互联网女皇”Mary Meeker的数据显示,中国用户耗费在腾讯旗下应用的时间总和为17亿个小时,这要比他们在所有其他应用上花费的时间加起来还要多。

  19年前,马化腾和三位大学同学以及一位朋友,在深圳一个拥挤的办公室里一同创立了腾讯。他们的第一个产品克隆自以色列的一款即时通讯应用,在优化改良后,他们将其推向了中国市场。

  与阿里巴巴的创始人马云不同,马化腾几乎没有海外曝光,他只懂初级英语,很少出现在公众场合。同事和朋友说他是一个典型的广东商人,腼腆、害怕成为焦点。在一张拍摄于2015年,习近平主席接见全球互联网28位高层的会议上的照片里,全球最著名的CEO们列席,杰夫·贝佐斯,蒂姆·库克和马云......他们每个人都在微笑地看着镜头,只有小马哥,低头盯着自己的脚。

  马化腾是腾讯高瞻远瞩的主席,而44岁的刘炽平,则是统管腾讯日常运营的战略领导人,也是每个季度财报发布后在分析师电话会议里回答投资人提问的人。他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一个狂热的游戏玩家,听说过他的人,多对他予以喜爱与尊重。

  “实际上,我认为硅谷里的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刘炽平是谁,”VY资本旧金山办事处的投资经理刘昕表示,“这是很让人吃惊的,这就好比你很关注Facebook,但却不知道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是谁。而刘炽平在腾讯乃至中国的技术界的影响力要强大得多。”

  然而,尽管刘炽平在美国上大学,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往前的很长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巧妙地躲避了西方媒体的关注。不过现在,他已经不打算再低调了,因为当下他面临着所有业务中最棘手的挑战:把一个典型的中国公司带向世界。

  几番犹豫后,刘炽平加入腾讯:“有种宿命的味道”

  刘炽平与腾讯的际会发生在2003年,当时这家公司已经五岁,而刘的身份是高盛集团的高管。当时,腾讯有大约1000名员工,主要以其QQ通讯服务而闻名,它让具有共同兴趣和背景的中国青年在网上找到彼此,也让那个围着围巾的企鹅变得家喻户晓。

  那一年,靠着销售广告和增值服务,腾讯在QQ项目上赚了7亿3500万元(合1亿800万美元),同时,他们还是进军游戏市场。但彼时互联网泡沫的破灭让它的原始投资者对其前景持怀疑态度,他们将自己手中的大部分股份卖给了南非MIH集团。

  当时的腾讯正计划上市,这也是自经济低迷以来中国互联网公司首次发起IPO,而高盛驻香港办事处主管电讯传媒行业相关的刘炽平正是腾讯项目的负责人。据说,在与腾讯团队见面之前,他曾要求北京的同事为其注册QQ账号,到了会面的那一天,他的新用户名已经出现在新名片上了。

  高盛成功帮助腾讯完成了IPO,也正是在这次的IPO过程中,刘炽平的表现给腾讯的高管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事实上,在路演之前,腾讯已经向刘炽平抛出了橄榄枝。马化腾和他的创始团队拥有计算机科学背景,但他们缺少国际经验并且需要有人来帮助搭建可持续的公司业务战略。

  然而那一次,刘炽平并没有接受。一是因为作为他们的银行主,双方存在利益冲突,然而他同时也承认当时的自己并不百分百看好这份新工作的前景。“可以说,那时候的我还在观望”,他表示。

  2004年6月,腾讯公司成功在香港上市,公开募资14亿港元(约合1.8亿美元)。此时,该公司尚属早期阶段的游戏业务已经展示出巨大的潜力,同年营收同比增长55%。

  2004年底,马化腾和他的创始团队再次向刘炽平发出邀请。终于,刘炽平加入了腾讯。

  某种意义上,这份工作对于刘炽平来说有种宿命的味道。

  他的父母,两位电气工程师,都是外国出生的中国人(他的父亲出生在印度,他的母亲出生在印度尼西亚),他们在北京见面并结婚。6岁时,刘炽平和家人离开北京来到香港。他的童年,是玩着苹果电脑的电子游戏、梦想着以后造火箭长大的。父母一直给他灌输这样一种观念:如果你是一个工程师,你总能生存下去,因为你的技能总是被需要的。”最后,他考入了密歇根大学,学习电气工程专业。

  入学前,来底特律机场接他的,是他之后的导师杨国安,后者在之后成为了腾讯的顾问。和刘炽平一样,杨国安也来自香港。在杨国安的介绍下,刘炽平加入了学校附近的教堂,也是在那里,刘遇到了他后来的妻子。

  在从密歇根大学毕业后,刘炽平获得了斯坦福大学的工程硕士学位、西北大学凯洛格管理学院工商管理硕士学位,之后,他先是加入了麦肯锡,继而加入了高盛。

  腾讯第二次抛来的橄榄枝戳中了刘炽平,他认为这可以让他继续在他的工程专业进行深耕。他说,为此接受了一笔不小的减薪。最初,马化腾是想让刘炽平担任腾讯的首席战略官,并负责投资者关系和兼并收购的事宜。

  刘炽平将美国公司的管理标准带到了腾讯,比如设置营收目标,制定进入社交媒体和数字媒体等新业务的五年发展计划。“这种规则性的东西,对于在2004年还处于高速发展的年轻公司来说是迫切需要的,”纪源资本的管理合作人童士豪说道。

  2006年,马化腾任命刘炽平为公司总裁,并负责公司的日常运营。尽管在那一年,腾讯的营收实现了双倍的增长,但创始团队的五位都明白,公司需要更有作为的管理者。公司内部,他们都被认为是未来的继任者。但最终,马化腾选择了刘炽平。

  一个高明的商业分析师,他知道该打什么仗

  在接下来的五年里,腾讯迎来了高速地增长,公司旗下的各种游戏、QQ应用横扫亚洲市场。2011年,腾讯出品的游戏曾风靡中国的网吧,与此同时,公司还推出了一个颇受欢迎的社交网络Qzone。俄罗斯风险投资家Yuri Milner评价称,这种社交网络和游戏的结合,”是腾讯的首创”。

  于此同时,腾讯也因“抄袭”为中国的创投圈所诟病。很多中国企业家都担心,假使他们研发了什么新奇够酷的产品,腾讯也会很快跟进“山寨”一个出来。当时,很多西方媒体也质疑腾讯的创新性,并且也不看好他们的商业模式。除了受到媒体的压力外,腾讯还与360开启了一场惹来无数谩骂的“3Q大战”

  也正是在这一年,马化腾和刘炽平觉得公司应该进行反思了。腾讯邀请了72位行业专家,开展了10场闭门会议,这些会议被腾讯员工认为是“神级会议”(conference of the gods)。腾讯要求专家们对公司高管提出批评建议,而高管负责“照单全收”。

  这些会议让腾讯高层们了解到,公司面临的公关危机,比想象中还要糟糕。“我们开始意识到,公司确实遇到了一些问题,”刘炽平说道。事实上,公司确实需要做一些革新,来扭转大家眼中“凶残的抄袭者”的形象。

  幸运的是,腾讯很快就找到了答案。

  2010年年底的一个深夜,被腾讯收购的一家邮箱公司的创始人张小龙,向马化腾发信息询问,是否要开发适用于智能手机的社交网络。马化腾应许了,后来张小龙和他的10个同事一起推出了微信。

  2011年微信正式上线,伴随着中国智能手机销量的激增,微信用户数在2012年便达到了一个亿,一年之后,用户数字又增长了三倍。受鉴于QQ用户增长的经验,腾讯允许企业设立“官方账号”来传播信息,并与用户进行互动。这样一来,网络效应得到进一步的发挥。

  同时,腾讯也在学着如何扬长避短。

  2013年,腾讯放弃了其久经挣扎的搜索业务,转而将注意力放在了竞争对手搜狗上,对后者进行了4.48亿美元的投资。2014年,它又同样将自己不怎么漂亮的电商业务拍拍卖给了京东,并向京东投资了2.14亿美元,成功获得后者15%的股份。

  在此之前,腾讯“想着要做所有事情,亲力亲为,”京东、和腾讯的投资人、高瓴资本的创始合伙人张磊表示,而之后,“腾讯只专注于可以做得最好的事情,而将其他业务授权给合作伙伴。”张磊将这些举措的功劳归功于刘炽平。“刘炽平是一个伟大的商业分析师,他知道该打什么仗。”

  一个勤劳的舵手,不断寻找并购标的。

  微信现在拥有9亿3780万活跃用户,其中超过三分之一的人每天在上面要花上超过四小时的时间。值得一提的是,全球每位用户每天平均花在Facebook、Instagram、Snapchat和Twitter上的总时间是1小时。

  腾讯的业务在中国拥有如此规模,以至于初创企业很难对腾讯抛来的橄榄枝——不管是合作合适投资,都很难说不。"这有点像《教父》里柯里昂先生说的,'我要给你一个你不能拒绝的条件',如果你不接受投资,而他们投资了你的竞争对手,这将是致命的。"红塔资源的创始人兼总裁Andy Mok说道。

  随着微信的发展,腾讯开始努力扮演一个全球科技领导者的角色,至少要让自己看上去像这么一回事——和苹果、亚马逊和Facebook一样,今年下半年,腾讯也即将入驻昂贵的新总部。在由西雅图建筑公司设计的双子玻璃摩天大楼里,马化腾和刘炽平的办公室相依相邻。

  现在,马化腾主要关注产品和技术的发展,主持公司两星期一次的管理会议,该会议可以持续10小时甚至更长。另外,他也负责处理政府关系。

  而刘炽平则一直在寻求国际市场的并购标的。在中国,腾讯的发展正接近饱和。如果想将而今的增速长期地保持下去,就意味着需要开拓更多的国际市场。

  刘炽平透露,2013年时,腾讯原曾在想对Snapchat进行重大的战略投资,但最终只投了很小的一部分。他拒绝透露当时想要投资的数字规模。“当时,Evan Spiegel,Snapchat的首席执行官,并不确定这对公司的发展是不是一件好事。因而在最后一刻,他拒绝了腾讯的战略投资。”

  2014年初时,腾讯曾有兴趣收购WhatsApp,想来这笔收购本可以震惊世界,同时让腾讯迅速地打开国际市场,将影响力辐射至全球。但是,在接近最后阶段的协议时,对交易非常感兴趣的马化腾不得不接受一次背部手术。这使得到硅谷与创始人Jan Koum进行谈判的行程被耽搁了。之后,Mark Zuckerberg以19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WhatsApp,这比腾讯之前打算出的价格多出两倍多。

  一个实在人,为收购Supercell,先变成《皇室战争》高手

  去年,刘炽平终于捕获到了一枚可口的标的。日本的软银集团正打算抛售手中握有的芬兰移动游戏公司Supercell的股票。“当软银告诉我们他们正在寻找买家时,我们深呼了一口气,并表示会慎重的考虑,”刘炽平说道。随后,腾讯开始着手就这家开发了《皇室战争》的著名游戏公司的收购进行谈判。为此,当时还发着高烧的刘炽平坐了10个小时的飞机到达赫尔辛基,去见Supercell的高层。

  在“备战”期间,刘炽平很专心的干一件事,那就是——打《皇室战争》,他不仅玩,而且还取得了很高的分数,事实上,他当时的分数位列全球玩家排行榜第97名。

  “这是我做尽职调查的方法,”他说道,没有任何玩笑的意思。对于刘炽平的高分,Supercell的CEO,Ilkka Paananen表示怀疑,让自己的员工向其发出挑战。

  刘炽平拿下胜利后不久,腾讯成功收购了Supercell。

  愈发艰难的出海之路:遭遇对手,也制造对手

  为了进行全球扩张,腾讯同样也尝试了更自然的方式——把微信引进到不同的国家。但是这一款在中国畅通无阻的应用,在海外的推广却没有想象中顺利。就拿设计来说,中国用户已经对超级App习以为常,这些App中通常都会包含很多复杂的功能。而在美国,人们则更习惯于流线型设计的App,来分别帮助他们预定电影票、订餐、提供资讯等。

  微信支付是腾讯力图推广的另一项服务。在中国,微信支付的用户已经达到6亿人,甚至竞争对手360旗下的产品也接入了这一服务。该服务利用中国银行手续费用低的优势,允许用户互相之间发红包。在西方,银行手续费用相当的高,这使得这样的小额交易不太实际。

  腾讯的海外扩张,还会遇到诸如Facebook和WhatsApp这般的强劲对手。这两大应用在中国之外,拥有很大的市场优势。刘炽平表示:“出海,是每个中国公司都会面临的挑战。我们试图让微信变的国际化。现实是,市场中已经存在其他产品。”

  也许,越来越多的惯于使用微信的中国用户迁移或出国旅游是对腾讯海外扩张的一大利好消息,但同时也是一个挑战。

  多伦多大学的民权研究人员最近报道说,正如所有中国互联网公司一样,腾讯会扫描用户提交的某些关键字,并删除与有争议的政治和文化话题有关的内容和图像。腾讯还会审查中国注册的微信用户。

  这些意味着刘炽平的工作只会变得更加困难。

  与此同时,刘炽平和马化腾尝试在那些远离腾讯原有业务的不同的技术上下注。今年春天,腾讯公司宣布计划在深圳和西雅图开设人工智能实验室,刘炽平还透露公司正在开发一款智能语音设备,可能将会在几个月内发布,而腾讯近来又收购了特斯拉公司5%的股份。刘炽平表示,在于Elon Musk的几次接触下来,公司对于公共运输的未来产生了极大的探索欲望。

  当然,和以往一样,在进军不同领域的同时,腾讯依然在制造对手,有些隐隐然,有些已是庞然大物。

  今年早些时候,腾讯推出了“小程序”,允许智能手机用户在微信上直接访问其他公司的服务而无需下载其应用程序。许多互联网观察家认为,此举意味着腾讯有意将微信打造成为手机操作系统,并以此向谷歌公司的安卓系统、苹果的ios系统发出挑战。几个月后,苹果强制关停了腾讯的打赏功能。

  这是巨头之间的战火腾腾吗?刘炽平驳回了这个想法,“外界总是喜欢臆想巨人大战”。

  但是腾讯依然需要谨慎行事,以防成为“一方恶霸”。

  今年4月份,腾讯微信事业群宣布架构调整,成立增值业务部和搜索应用部两大部门。外界担心这家公司对于用户获取新闻或其他信息的管控太强大。很快,反腾讯的氛围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传播开来。刘炽平抨击了这种将腾讯称作是“掠夺者”的说法:添加搜索和新闻功能,不过是想让公司依据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为用户提供更个性化的体验。

  然后,他微笑着伸手去找自己的手机。原来他也看到了那张广为流传的图。

4
+1
0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腾讯 BAT 马化腾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