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创业投资 > 万科股权之争“疑云即散”,地产教父王石要去哪儿?

万科股权之争“疑云即散”,地产教父王石要去哪儿?

生意场 2017-06-14 13:46:46 来源:砺石商业评论

  说王石是中国最具大众知名度的企业家,毫不为过。他创造了地球上最大的住宅类房企,但是他果断放弃“股份”,甚至交出公司“管理权”。尤其是在2001年之后,他登珠峰、出书、谈恋爱、游学英美,频频引发关注。有人说,王石明明可以靠商业“教父”身份吃饭,却偏偏以大众明星身份生存。

  两年前的万科股权之争将王石重新拉回到商业主战场。2015年7月10日,资本猎手宝能打破了万科自1994年君万之争以来21年的平静,进行了第一次举牌。此后,王石公开指责宝能为恶意收购的“野蛮人”,万科、宝能双方之间一度剑拔弩张。

  2017年6月11日,万科发布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再度宣布深圳地铁的增持,同时发布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告知恒大的退出。这意味着,万科股权大战从最喧嚣时,以万科管理层、华润、宝能、安邦、恒大、深圳地铁六角为主的多人团战变成单点战斗——如何搞定宝能。

  这场即将结束还未结束的战斗中,王石的去留一直是所有人最关心的问题,作为万科的创始人和精神领袖,他在资本的漩涡中周旋两年,颇有一种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无奈。

  王石自己也慨叹:“有企业家王石,有社会活动家王石,有我自己王石,我都常常不知道我扮演的是哪个王石。”

  1地产“教父”初长成

  传奇人物总有传奇故事,王石靠卖饲料赚得第一桶金就是他传奇的开始。

  在新疆做了五年的汽车兵后,王石被推荐上了兰州铁道学院。上世纪80年代初期王石到深圳发展,靠做饲料中间商起家,凭借倒卖玉米赚得300多万元。

  1984年,用倒卖玉米赚来的钱,王石开办了深圳现代科教仪器展销中心,这便是房地产公司万科的前身,主要经营从日本进口的电器、仪器产品,同时还搞服装厂、手表厂、饮料厂、印刷厂等。用王石的话来说,“就是除了黄、赌、毒、军火不做之外,基本都涉及到了。总之,什么赚钱做什么”。

  作为一家新兴企业,万科先后尝试过诸多产业,1988年才开始介入房地产开发。在房地产开发行业,万科是个迟到者,但正是介入市场时的这种不利处境,迫使万科在与市场对接的路上比同行们走得更快。在同行眼里,万科和王石都有点“怪”,他们总会有一些和别人不一样的想法,并将同业甩到身后。从最初的“物业管理牌”到“规划牌”、“环境牌”,再到如今的“环保概念”、“高科技智能化概念”,在理念和实践上,万科一直走在国内同行的前面。

  “搞企业有点像万米跑,有人喜欢领跑,有人则愿意跟跑,而万科的角色是领跑。”王石说,这样可以逼着自己不断提高,万科要求自己开发的住宅永远是同行观摩、效仿的对象。王石有野心,想做一番事业,而不是做一个昙花一现的暴发户。他很快意识到,公司要想长远发展,就必须在“规范”上面下工夫。

  1988年1月15日,国务院召开第一次全国住房制度改革工作会议。国务院秘书长陈俊生宣布:从1988年开始,住房制度改革要在全国分期分批展开。

  王石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对公司进行股份制改造。尽管遇到难以想象的阻挠和压力,公司还是完成了股份制转换,成功募集到2800万元资金,成为中国大陆第一家按照国际惯例向社会公开发股的工商企业,并更名为“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与深发展、深宝安等一道,被称为股市的“老五家”。

  但是,经过股份制改造,王石放弃了分到他名下的万科股权,也为多年后万科的控制权争夺埋下祸根。

  他认为:“‘不患寡,患不均’是中国社会根深蒂固的传统观念,社会也向来有种仇富心态。个人突然有了钱,会把自己摆在一个极其不利的地位,尤其是像我如此爱出风头,天马行空独来独往,如果很有钱,弄不好会惹来杀身之祸。名利之间只能选择一项,或默不出声地赚钱,或两袖清风实现一番事业。我选择了后者。”时至今日,王石个人名下的万科股票也只占很小比例。

  不仅不要股份,11年后,48岁的王石连总经理职位也不要了。

  王石将自己定位成“职业经理人”,他说:“我觉得这是我自信心的表示,我选择了做一名职业经理人,不用通过股权控制这个公司,我仍然有能力管理好它。”

  事实是残酷的,虽然万科公司越做越大,但股权分散让它多次成为恶意收购的目标。

  2“野蛮人”来敲门

  早在1994年,王石及其管理团队就差点被君安证券颠覆,史称“君万之争”。虽然这场风波带来的危机最终化解,但万科管理团队并没有彻底解决问题,仍未将公司的控制权收回。

  当时王石已经认识到万科股权制度带来的隐患。他在自传中写道:

  万科的股权分散制度在中国证券市场中是少见的。1993-1997年,最大股东持股比例始终没有超过9%,1998年前十名股东持股比例总共为23.95%,是一个典型的大众持股公司。同时,万科又是中国民营企业中少数能持续10年稳定、快速增长的企业之一,1998年,房地产业务在集团的盈利份额稳步上升至89.8%。这种特征,使得万科比较容易成为恶意收购对象。虽然万科是证券市场的蓝筹股,但市场投机人士常常会把它视作难得的壳。

  一语成谶!之后,万科再次遭遇野蛮人入侵。

  2015年,钜盛华及其一致行动人前海人寿用了约300亿元,从二级市场买入万科A股股票逾22亿股,持股比例超过20%,取代华润成为这个地产大佬的第一大股东。

  12月8日,剧情出现神转折——安邦保险举牌。比前海人寿更加生猛的地产股"杀手",成为万科新的叩门者。一时间,令全球最大住宅开发商背后的股权之争愈加扑朔迷离。舆论一时哗然:万科会是谁的?

  2016年1月,王石在“天山峰会”论坛上演讲:“我们是个社会主义国家,如果你这个公司是一个纯外商或民营企业,举足轻重它会有危险。所以我的设计就是混合所有制,里头要有民营的活力,要有外资的规范、成熟,当然也要有适合中国国情的、社会主义体制的、国营企业的成分。这么多年来,万科一直是国有股占比最大,我过去设计是这样的,现在是这样的,将来也会是这样的。所以民营企业,不管我喜欢你,不喜欢你,你要想成为万科的第一大股东,我就告诉你,我不欢迎你。”

  这段话引来各界哗然,成为“宝万之争”的一个舆论分水岭。一直以来,王石被视为民营企业家的代表和“教父”,这番言论却表现出他对民营企业的强烈傲慢和轻视。

  有人评价他是“一流的智商、二流的情商”,本来只针对一个宝能,结果把所有民营企业都得罪了。当然,也有人明贬暗褒,说他“个性高傲,心无城府,率性而为,喜怒皆形于色”。

  3王石的硬和软

  面对姚振华时,王石的姿态是强硬的。这从他自述的见面细节可以看出来,他强调是姚振华主动委托冯仑安排见面,他强调见面的4个小时里姚振华很健谈,“有点收不住嘴”。

  王石气质强硬或许是因为生于军人家庭,而且他的母亲来自锡伯族——一个以能征善战着称的游牧民族,王石承认自己的血液中也流淌着这种野性。无论是当兵、做企业,硬汉形象几乎成了他的标签。

  强硬之外,王石也会呈现“柔软”的一面。这矛盾的两面在王石身上共生共存,骤然转换之下,使他的一些行为看上去有点拧巴。每当这种时刻,外界总会解读为“王石妥协了”。

  对于宝能的入股,王石的否定态度至今未变,但攻击点却一再“跑偏”。比如,他称宝能系做万科大股东信用不够,但这种“信用”并没有法律量化的标准;他称宝能系资金有问题,但拿不出切实的证据;甚至姚振华的出身低微也被王石作为理由,更是引发了草根阶层的反感。对于一位65岁的着名企业家来说,屡屡词不达意导致祸从口出,是一件令人遗憾的事情。

  结果只能是道歉。2016年6月27日的万科股东大会被媒体形容为“王石的一场悲情告白”。曾经把珠峰踩在脚下的王石,现场光道歉就进行了三次。

  第一次是对宝能系掌门人姚振华。王石表示,如果自己的一些话导致姚振华被认为是“野蛮人”,那么他表示歉意,自己从未说“野蛮人”这个词,只说过恶意收购。

  这何止是放软身段。去年以来,“野蛮人”几乎成了宝能系和姚振华的代名词,王石从未出来澄清过,现在矢口否认,令外界一片哗然。

  第二次道歉是对中小股东。在自由交流环节,有参会股东问王石“能否给你们忽视多年的中小股东鞠躬?”王石说:“没有问题,我道歉。”随后便起身道歉。接着,在谈及万科房子质量问题时,王石称万科的服务有很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于是第三次道歉。

  美国电影《教父》中有句流传很广的台词:不要憎恨你的敌人,那会影响你的判断力。对王石来说,他带有“憎恨”味道的言辞很可能把敌人变为死敌。虽然王石已经成了“最会道歉的企业家”,但道歉既不代表他妥协,也不代表他认错,又怎能改变他造成的敌意。

  在那次股东大会上,王石曾公开表态,称自己的去留已不重要,重要的是万科文化的延续。“如果郁亮能带领着团队继续往前走,我可以另起炉灶。”

  假如真的离开万科,王石还会不会再次强硬起来?这很难说。

  4王石的去与留

  直至持续一年半的万科股权之争落幕,围绕王石去向的猜测还并未停息。随着万科第十七届董事会三年任期已经超期服役,王石是去是留,再次成为引人关注的焦点。

  3月9日,万科发公告称,将在3月24日召开董事会议审议公司2016年年度报告及财务报表等相关事项,公告并未提及董事会换届选举一事。但最后,这次会议最终延期举行。

  3月13日晚间,宝能系掌门人、前海人寿与前海财险董事长姚振华已按照保监会行政处罚要求卸任。

  虽然华润的退出以及恒大明确表态无意进一步收购万科股份,但作为第一大股东,宝能系是否会入局万科董事会依然备受关注。而接近前海人寿的人士有消息透露,宝能系对万科董事会席位有强烈诉求,姚振华虽受到保监会处罚,但宝能系寄望于可以派驻其他人员担任万科的董事。

  目前,与万科管理层站在同一战线的第二大股东深圳地铁,持股万科15.31%,加上其从中国恒大所获14.07%股份表决权,表决权合计达29.38%,超越“宝能系”约4个百分点。然而,深圳地铁受限于持股时间短,尚无资格提名万科非独立董事。

  5月14日,万科股份有限公司又发布公告称,万科将于2017年6月30日召开2016年度股东大会,审议《2016年董事会报告》、《2016年度监事会报告》、《2016年度报告及摘要》、《2016年度利润分配方案》、《关于2017年续聘会计师事务所的议案》。仍未提换届议题,董事会换届谜题的破解仍没有时间节点。

  目前,万科董事会有王石、乔世波、郁亮、孙建一、魏斌、陈鹰、王文金等7名董事。其中,乔世波、魏斌、陈鹰来自华润,张利平、华生、罗君美、海闻为独立董事。上述董事都是于2014年3月28日的万科2013年度股东大会上选举产生的。

  但目前万科股权结构已与之前全然不同,主要股东持股比例为宝能系25.4%、深圳地铁集团15.31%、恒大集团14.07%、万科事业合伙人7.12%、安邦系6.18%。

  对于延期换届,万科总裁郁亮此前的回应是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而董秘朱旭则称“条件一旦成熟立即启动”。目前“众所周知的原因”,被猜想是等待深圳地铁集团拥有提名权,这一时点大约在9月份前后(持股180天)。

  而在5月31日晚间,万科发布最新公告称,两天前收到公司监事廖绮云以电子邮件方式提交的书面辞职报告,她以工作精力和工作安排等原因,申请辞去公司非职工代表监事职务。

  由于华润将所持股份悉数转让给深圳地铁集团,彻底退出股权之争,华润方面派驻在万科董事会、监事会的成员相继进入“罢工”状态,对于目前的万科董事会延迟换届事宜再次造成负面影响。

  6月11日,万科与恒大的公告中,关键的点可以用两句话来概括,恒大转让15.53亿股万科A给深圳地铁的总对价是292亿元,较恒大买入万科股份总成本362.7亿折价70.7亿。

  万科股权结构已然而发生质的变化。第一大股东由持股25.4%的宝能变成持股29.38%的深圳地铁。深圳地铁距离要约收购红线仅一步之遥,而以万科A停牌前的股价20.87元计算,宝能持股市值距离深圳地铁91.4亿元。换言之,如果宝能恋战,至少需再投入91.4亿元增持万科A。

  董事会换届,是万科目前最大的不确定因素,深圳地铁、宝能和万科管理层三方力量的博弈、最终确定的席位及其所代表的利益意志,将影响公司未来的发展。

  但这场世纪商战逻辑已变,参战各方心态亦变。万科管理层从最初被资本闯入时的惊惶过渡到底气十足,宝能却因金融管制和惩处而显得愿意妥协。

  无疑的是,随着万科董事会换届日期的临近,王石的去留问题也渐渐明朗,答案也终将揭晓。

0
+1
0
+1
关注热点
文章关键字: 王石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