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宝招聘
生意场 > 商业传奇 > 从地狱里闯出来的他,带领阿里打通一条未来之路

从地狱里闯出来的他,带领阿里打通一条未来之路

生意场 2017-06-01 14:39:53 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如果说马云是个魅力四射的ET,那张勇就像个从未来穿越而来的AI(人工智能),从地狱里为阿里趟出了一条未来之路。

  张勇哭了?

  今年1月25日,阿里巴巴集团组织部召开年度大会,结束之后开了个party,大家一起唱歌跳舞做游戏。轮到CEO张勇(花名逍遥子),他走上台去,献上一曲《You raise me up》,一曲唱罢,坐在前排的一些阿里人发现,张勇眼中泛着泪光。

  这可不多见。

  在阿里人印象中,张勇很少情绪激动。除了带着两个超大号酒窝的标志性笑容,他没有别的表情包。马云有一次问张勇:好像从没看过你发火?张勇说我也有发火的时候啊,不过仔细一想,自己确实很少怒形于色。跟随张勇9年的助理颜乔(花名冲虚)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发火,但要描述张勇发火时到底什么样子,颜乔想了半天,也只能说出“表情严肃”四个字。

  不光不发火,作为一个拥有5万多名员工,去年GMV约38000亿元的大公司CEO,张勇很少陷入焦虑之中。他每天只睡五六个小时,但睡眠质量极佳,这可能是张勇在高强度工作的情况下仍然精神饱满的原因。他的睡眠几乎不受心情影响,哪怕在人生中最困难的“十月围城”那两周,身为助理的颜乔焦头烂额,几乎没怎么睡觉,而风暴眼里的张勇依然能睡着。

  阿里内网上,员工们给张勇贴的标签之一是“比你聪明还比你勤奋”。张勇说自己工作时间是早上9点半到晚上9点半,但童文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揭露”:“我觉得自己够努力了,但我发现老逍比我还努力。我做菜鸟这两年,真的挺辛苦的,经常是晚上很晚才走,但我出去的时候基本上会看到他的车总还停在那里。”

  如果说马云是个舌灿莲花、魅力四射的ET,那张勇就像个从未来穿越而来的AI(人工智能):逻辑严密、算度精准、不知疲倦、很少犯错——他在阿里的经历证明了这一点:2007年刚进阿里时担任CFO,后来兼管淘宝商城,创建天猫,打造了双十一购物节,一手做起了阿里的B2C业务,继而担任集团COO,成功带领淘宝实现了从PC端到移动端的转型,2015年5月10日,张勇接替陆兆禧,正式成为阿里CEO。这样的经历就像只用一条命把一款名为“阿里巴巴”的游戏打通关那样,容错率极其之低。

  由张勇缔造的“双十一”已经成为全球购物狂欢节,去年交易额达到1207亿元。

  众所周知AI的特性就是强大的学习能力,短短一年时间AlphaGo2.0棋力就飞跃到可以让1.0版三子;而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的阿里员工,都对张勇的学习能力印象深刻。从CFO到B2C业务负责人,张勇适应之快,几乎可以说是无缝衔接;两年前接任CEO,在很短时间内,对阿里云等阿里其他板块业务,原本只管电商的张勇就能够提出成熟的判断和意见。“他今天做CEO的管理宽幅和做天猫总裁的管理宽幅肯定是不一样的,”童文红表示,但张勇不断反思,不断递进,展现出了大开大合的布局能力。

  宣布张勇接任CEO时,阿里非常低调,仅仅由马云发了一封内部邮件,这和2013年陆兆禧接替马云担任CEO时的隆重与盛大形成了有趣的对比。不过,那时缺失的仪式感,在不久之前的5月10日一次性补足了。

  当天是阿里一年一度的亲友日,恰逢张勇正式担任CEO两周年,这天上午,张勇宣布了一条喜讯:阿里市值冲上了3000亿美元的历史最高点,“这一切都是老天最好的安排。”

  下午阿里亲友日的传统节目——102对新人集体婚礼,由于马云远在美国,证婚人第一次由张勇担任。穿着黑色中山装的张勇少见的略显紧张。他手里捏着几张提词卡,为了做好准备工作,特意推掉了一个会议。总而言之,这真是仪式感溢出的一天。

  不过,和阿里CEO这个拥有巨大影响力的头衔不匹配的是,张勇依旧深藏功与名。马云早就成了公众人物,全中国近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而张勇还没成为机场里的大师,网络上也从未流传冒他之名的语录,他还能在上海街头不受打扰的喝一碗小馄饨。

  阿里倒是流传着各种自家人不识张勇的故事。最新的一个段子发生在5月10日当天,近万名阿里员工家属来到西溪园区,一位员工的母亲叫住身旁佩戴阿里胸牌的中年人,让他帮忙给自己留影,拍了五分钟,拿过手机一看,这位员工家属大为不满:拍得不怎么好呀!这时有人过来解围“阿姨这是我们CEO逍遥子!”

  张勇自己还蛮喜欢这种不为外界熟知的感觉。去年乌镇互联网大会,闲杂人等被组织方清走,乌镇里暂时只有前来参会的各位大佬,张勇在水光山色中悠闲地散了一会儿步,感慨道:“马老师(马云)现在连想这么随意走走的机会都没有了……”

  马云确实很少走了,他现在主要是飞。去年一年,马云的飞行时间超过了800小时,这位顶着联合国助理秘书长头衔的阿里形象代言人周旋于各国政要巨贾之间,布道他所倡议的EWTP计划。在张勇看来,马云思想的飞行范围已经超出了大气层,“他现在看问题就像外星人俯瞰地球。”

  走这个重担,从两年前起,交给了张勇。如果说马云是阿里巴巴的总设计师,那么张勇就是阿里的总工程师。马云负责天马行空,张勇负责脚踏实地。“思想是没法执行的”,他得为阿里趟出一条路来。

  即将睁开眼睛的阿里

  这条路通往未来,不过,起于地狱——就像人生那样。

  这出自马云的一个玩笑。“马云曾说,做CEO是个苦活,需要做好下地狱的打算,”张勇笑言,“所以他把我推下去了。”

  马云曾说“天不怕地不怕,就怕CFO做CEO”,但张勇给了马云一个惊喜。

  2015年年初的阿里当然没有糟糕到地狱的份上,但也不能说形势一片大好。移动互联网大潮排山倒海而来,腾讯凭借微信拿到了一张船票,而阿里在电商之外的领域进展缓慢。当时阿里力推的社交产品“来往”折戟沉沙,支付宝在微信的红包攻势下左支右绌,阿里股价一度跌到了80美元以下。

  张勇并不以股价为意。2014年阿里IPO路演时,时任COO的张勇全程一直在讲一句话:“我们不按照股价来运营我们的业务。”在张勇看来,最重要的是把事情做对,“市场会慢慢认可。”

  阿里巴巴股价

  阿里巴巴股价

  从COO到CEO,张勇做的最正确的一件事,是all in无线。2013年10月,在集团组织部大会上,张勇提出,“整个集团把无线作为最重要的战略”,“all in无线”。2014年3月,时任集团COO的张勇从陆兆禧手中接过无线事业部。他抽调了手淘、PC淘宝、搜索三个部门的精兵强将,统一KPI,全力打造手淘这个“航母级”APP,其他app则被视为“航母上的各种飞机”,只有极少数的app如天猫、聚划算获准独立存在。

  张勇的宝押对了。阿里2015财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移动成交额占比超过了50%,移动端月活跃用户增加到2.89亿人。手淘成为全世界最大的移动电商平台。

  不久前阿里发布2017年第四季度财报,年度活跃买家增至4.54亿,移动端月度活跃用户高达5.07亿。移动电商平台贡献了中国零售平台财季收入的85%,移动端变现率超过PC端。

  通过手淘,阿里总算拿到了移动互联时代的一张船票。不过,对于要做102年长青企业的阿里来说,一张船票显然还不够。张勇和阿里巴巴需要做更多正确的事。

  马云在不断为阿里描绘愿景。2015年10月8日,他发表公开信,指出“阿里巴巴追求的是打造一个开放、透明、协同的商业基础设施平台”,阿里未来十年将围绕着全球化,农村经济和大数据发展进行。

  2016年,马云先是呼吁建立eWTP,在10月份的云栖大会上,马云又为阿里巴巴指明了未来三十年的发展方向:去电商化,拥抱“五新”——新零售、新制造、新金融、新技术、新能源。

  马云负责提需求,而张勇则负责写代码——绘制具有可操作性的战略大图。当然,身为阿里CEO,布局也是张勇的职责之一,只是他不会像马云那样心鹜八极神游万仞,一抬眼就看30年,张勇看的更多是未来5年、10年。这是两人的角色不同所致。

  “现在这样的分工就非常好,”张勇认为,马云对于未来的前瞻性和穿透力,是阿里18年来发展的原动力之一,卸任CEO之后,马云的角色和定位更加清晰了,“他这两年其实比以前跑的多好多,以前并没有那么多。”

  目前看来,两人配合得还不错,张勇曾对马云说:我觉得我们两人还挺互补的。

  除了每天在钉钉上聊几句之外,每隔两三周到一个多月,只要在杭州,马云和张勇总会约好单独聊一次。时间短则两小时,长则三四个钟头。不一定聊业务,“这种交流不是董事长和CEO正儿八经开会捋一遍业务,”而是两人一起喝杯茶,抽包烟,聊一些碎片化的话题,主要是各自满世界跑时产生的想法。张勇把这称之为“思想对焦”。阿里的很多战略和决策,就是在这种对焦中渐渐清晰的。

  关于战略,张勇喜欢说一句话——战略是自己打出来的。在湖畔大学的课堂上,张勇指出,战略很难被清晰规划,重要的是看准大势,然后靠执着和坚持;数学上两点之间的距离最短,但战略上,两点之间的距离永远是最长的,因为向目标进发的过程中总是会不断调整。有一些战略,其实是无心插柳的结果,比如收购UC,本来意在布局无线搜索,但没想到还在内容分发上收获颇多,张勇称之为“鸡孵出了鹌鹑”。

  新零售是“五新”中最早提出的一项,也是落地程度最高的。但这也不是马云和张勇平地抠饼,早在张勇担任天猫总裁和集团COO时,布局就已经开始了。

  2014年,阿里就战略投资阿里银泰商业,2017年1月又斥资将近两百亿元启动银泰私有化,5月18日,银泰商业发布公告,张勇正式担任银泰董事会主席,并派遣“主力舰队”,到银泰开发新零售这块试验田。5月19日,银泰商业将正式从香港纽交所退市。从入股到私有化银泰,阿里花了三年时间。

  阿里用三年时间,完成了对银泰的收购,张勇亲自出任董事长。

  除了银泰之外,2016年11月18日,阿里还入股了传统线下商业企业三江购物,持股35%,成为其第二大股东。2017年2月,阿里与中国最大的实体零售企业百联签署合作协议。

  2015年8月,阿里283亿元战略投资苏宁。2016年1月,阿里投资的盒马鲜生在上海开业。

  阿里做新零售为什么一定要把线上和线下打通、融合?在一些电商分析家看来,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人口和流量红利的逐渐消失。阿里2017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阿里GMV、活跃买家数、月活用户等指标的增速都明显放缓。而且这种放缓已经持续了数年之久。进军线下,起码可以帮助阿里获得更多用户。

  不过,阿里雄心勃勃的新零售战略,所图绝不仅仅只是增加用户而已。张勇在不同场合演讲反复指出,随着互联网用户从PC转向移动端,线上与线下商业的界限正在成为过去式。通俗的说,只要手机在手,任何线下消费随时可以无缝转换为线上交易。

  张勇曾经具体描绘过这个转换:当消费者走进实体店时,零售商能够通过其购买行为获取这个客户的有关信息。实体店的功能会发生部分变化,既是一个体验的地方,也可以是一个服务中心。随之而来的,就是消费者、商家和零售场所——也就是所谓人、货、场——之间关系的重构。

  在去年年底举行的新网商峰会上,张勇进行了更加详细的阐释:“今天因为互联网的渗透力,使得我们有一种可能,就是无论消费者在哪里进行消费,在一个物理世界里还是在一个虚拟世界里,他的经济行为其实都是真实的,只要是真实的经济行为,我们完全有机会把它变成一个真实的数字交易,而真正能够沉淀出每一笔交易、每一个客户的数据。”

  现在回头看马云在2015年底的云栖大会上发表的演讲,你会惊叹于他对未来的预见力:“我们其实正在进入一个新的能源的时代,这个时代核心资源不是石油,而是数据……未来计算能力将会成为一种生产能力,而数据将会成为最大的生产资料,会成为像水、像电、像石油一样的公共资源。”

  要成为DT时代的石油公司,最重要的就是聚集大量的商业场景。“有真实、活的商业场景,才能带来生生不息的数据,”在阿里的布局之中,能够带来场景的不仅是电商和支付,云计算、物流和文娱板块同样在拓宽阿里的商业场景。

  张勇信心十足地向《中国企业家》表示,阿里永远不缺商业场景,“我们的商业生态非常大,几亿消费者,几百万、上千万商家,还有那么多合作伙伴、物流公司,所以它的整个商业场景就变得非常广阔。”

  这就是阿里不遗余力推广新零售概念的原因之一:通过占据尽可能多的商业场景,产生无穷无尽的商业数据。在以数据为生产资料的DT时代,生产数据的能力越强,想象空间和创造能力也就越大。

  阿里的对手,京东CEO刘强东曾经想象过未来零售业的一幅图景:

  “比如你在北京,飞机起飞之前可以在京东下一个订单,买一瓶香水。你飞到了上海跟朋友去逛街,我们凭借人工智能技术就能够计算到在什么时间、哪个最佳结合点,通过无人车把香水送给你。可能那时你正跟朋友喝茶呢,无人车就悄无声息地跑到你身边,把香水给你了,甚至都不需要支付。”

  阿里的体量是京东的数倍,产生大数据的能力远非京东可比,其云计算与人工智能技术也领先京东,对于阿里来说,能做的事情更多。毫不夸张的讲,未来阿里有可能比你更了解你自己,消费者自以为出于偶然的消费行为,其实在以大数据作支撑,以云计算和人工智能技术为工具的阿里看来,完全是有迹可循,可以预测的。

  当然,现在还没到那一步。阿里还没有完全睁开眼睛。虽然手淘首页已经能做到“千人千面”,但那是个性化,还没跨越到智能化。

  “你猜用户喜欢什么,他看过、浏览过、买过再给他推荐,这不叫厉害。他从来没有买过,从来没有看过,但是你给他推荐的东西,一下子能够打中他的心灵,这个才叫智能。”张勇承认,阿里离智能化还有差距,“但是我们必须要走到那一步,不然你就没有办法满足消费升级的需求,没有办法满足消费者潜在的需求。”

  “满足消费者潜在的需求”换一种更直接、简洁的说法,就是“创造需求”。张勇期望阿里能够通过不断进化,产生颠覆性的创新,像iPhone重新定义手机那样,重新定义商业。

  消费者是消费行为的驱动力和终端,但张勇对大数据作用的想象不止于消费者这一端。在今年年初的一次业绩发布会上,张勇指出,“这些数据不仅用在销售侧、营销侧,我们需要大踏步让它发生在生产供给侧。”

  作为“天猫之父”,张勇在阿里一直是个“温和的右派”。他曾经说过,天猫要做共和党,而淘宝则是民主党。“在公司内部的话,逍遥子往往是最为维护天猫商家经营的人,”阿里巴巴副总裁靖捷告诉《中国企业家》,“他会去关注商家事实上真的需要什么,可能不仅仅是商家今天需要什么,还包括未来需要什么。”

  阿里巴巴副总裁靖捷:

  从B2C到C2B,这是张勇的目标。大数据的运用,使得阿里对消费者洞察能力不断加强,通过线上线下的联通,可识别用户大幅度增加;反过来,制造商和品牌能够根据消费者的真实需求快速做出反应,在对的地方、针对特定的需求,最终形成阿里巴巴在多年前提出的,根据消费者需求驱动商品生产的大规模柔性化定制生产模式。

  数据对于阿里是如此重要,乃至张勇在5月10日阿里亲友日这一天发表演讲时指出,“今天可以用一句话来表述阿里巴巴的大图、前景——阿里巴巴是一家彻彻底底的大数据公司。”

  他向《中国企业家》更清晰的描绘了阿里的格局,“这两年我们大踏步发展,已经从一个大家所熟悉的电商公司,彻底蜕变为一个以大数据为驱动,以电商、金融、物流、云计算、文娱为场景,产生数据并用数据来反哺行业的一家数据公司。”

  两年前笼罩在阿里身上的迷雾已经完全消散。正如张勇刚上任时所预料到的,只要做正确的事,同时有好的结果,华尔街会慢慢看懂阿里。3000亿美元市值是给予张勇两年来努力的最大肯定。

  有所为有所不为

  时至今日,展现在公众面前的阿里,俨然是一个边界仍在不断扩张的庞然大物:GMV38000亿元,这已经相当于一个发达省份的经济体量,预计到2036财年,阿里巴巴将成为全球第五大经济体,仅次于美国、中国、欧盟和日本。

  在投资者眼中,马云正在兑现“阿里未来不再是一家电商”的承诺,现在的阿里,正如马云所言:“我们在创造一个历史从来没有诞生过的,跨边界跨时空和跨国界的经济体。”

  相对于不断抛出新概念的马云,张勇更喜欢“讲一些老话”,用更平实的“重构价值链”来阐释阿里的经济体和生态概念,“这个价值链上有不同的参与者,大家通过分工合作各自实现自己的商业价值,同时通过这样的分工合作服务最终的消费者,自然演进形成了一种以市场机制来驱动,以最终消费需求来驱动的这样一种状况。整个经济体的构架,一条是2C的主线,一条是一个2B的主线,而这中间会形成各自的生态。”

  这些各自的生态由什么贯穿起来?出人意料的是,不是大数据,尽管阿里如张勇所言是一家“彻彻底底的大数据公司”。

  张勇思考了很久,最后认定,阿里思考问题的出发点,还是客户价值,是那句slogan——“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

  张勇以阿里目前在着力推的业务零售通为例,这个针对社区便利店的服务显然可以为阿里增加大量商业场景,但做这个业务的原点,并非增加场景、收集数据,而是由阿里的那句slogan衍生出来的“让夫妻老婆店没有难做的生意”。

  “客户价值,就是你是不是能够为客户创造价值,如果只是为自己创造价值,因为这事做了我有数据了,那么谁给你数据,凭什么?”张勇指出,数据应该是一个自然产生的结果,“为了把数据拿来(而做这项业务),是行不通的。”

  零售通是如此,阿里的其他业务也一样。虽然体量巨大,但阿里并非什么业务都做,而是有所为有所不为。阿里进军文娱以来,一直没能拍出叫好又叫座的电影,但张勇并不担忧,“这世界上不差多一部阿里拍的电影,我们的主线不做这个。”

  衡量阿里大文娱是否成功的标准,并不是拍出了多少卖座电影、做出了多少热门IP,而是能否将“通过数字化提升整个产业链的效率提升,让用户的体验更好,这是我们在不同的行业都在做的事情。”归根结底,还是那句话——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

  布局大文娱,收购合一集团,是张勇在CEO任上落子比较大胆的一招棋。在张勇担任COO期间,就一直致力于手淘的内容化和社区化,视频网站用户使用频率高、停留时间长,是未来兵家必争的流量入口。

  张勇将视频网站之间的竞争比喻为打三人麻将,三人者,腾讯、爱奇艺、合一也。阿里先是在旁边看,后来忍不住,索性请古永锵下来,自己上去打牌。收购合一花掉了阿里45亿美元现金,而在此之前,阿里并没有在文化产业上成功的经验,灰头土脸的次数倒是不少。张勇有赢的信心,并无必胜的把握。

1  2  下一页  
0
+1
0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张勇 阿里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