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创业投资 > 王功权:无法退出的“江湖”

王功权:无法退出的“江湖”

生意场 2017-04-07 13:34:00 来源:小饭桌

  他进屋时,毫无气场。落座时,甚至低垂着头,不与人眼神交流。

  眼前便是王功权了,隔着眼镜看他微咪的眼睛,节制、有礼、有些戒备。这不是一位狩猎者。

  他曾试着从生活出逃,终究回来,选择在商业世界中建一座“理想国”。

  作为冯仑、潘石屹的老战友,王功权在2015年重战商场,参与创办青普旅游——一家专注于人文度假生活方式提供商。

  在时间的冲洗下,无论曾经的投资大佬标签,还是私奔轶事、牢狱之灾,都渐渐褪色远去,留下的是一个将理想深藏的高龄创业者,白发布满了鬓角。

  “这就相当于成全一个梦,到山清水秀之处住下来,有点情趣,有点态度,脱离世俗生活。”听上去,王功权既是在描述青普的定位,又是在谈论自己的心事。

  从理想回归现实,在现实寻找寄托,青普旅游对他来说既是精神食量,也是物质基础。

  创业两年多,王功权向小饭桌独家披露了青普的新进展;一是刚刚完成2亿元A轮融资,刷新国内酒店业A轮融资记录,投资方为阳光保险集团旗下的阳光融汇资本、天奇阿米巴资本、华瑞善德等四家机构。这是继2015年风云资本、华住酒店集团、合一资本等机构给青普6800万天使投资之后的再次融资。

  二是与布洛斯酒店投资管理昆山有限公司(花间堂)正式宣布,通过战略投资的方式,青普成为花间堂的重要股东及紧密合作伙伴。

  “创业很艰难,不管曾经有什么样的经验,它就像过很多的高山大河,再厉害也要翻过去,而不是飞过去,要一步步把脚下的路走完。”王功权这样总结自己的创业体验。

  无法退出的“江湖”

  王功权曾希望50岁时退出江湖,写一本浪漫商侠小说,男的极英俊潇洒,女的极美艳飘逸,无须困顿于现实,尽情为爱情和道义挥金如土。

  他今年56岁了,却还没开始动笔。他甚至久不写诗,风云、风月皆无从下笔,太多的不可说。

  因对电影产业感兴趣,王功权考虑过投身电影行业。“主要是因为中国荧幕上没有一个像样男人,没有像高仓健、佐罗、007这样的人物。总而言之……这可能跟我们缺少民族脊梁有关系吧。”

  王功权的多年好友和搭档杨雪山却告诉他,别闹了,一起来做青普旅游挺好。杨雪山现在是青普的CEO,曾是潘石屹万通时期的得力干将,也曾在甘南做过一个小型度假酒店。

  一段彷徨后,王功权甚至想过脱离凡尘、出世,却发现自己无法在大时代中置身事外。作为半个文人一个商人,回归商界成为王功权必然的选项。“没办法,我是学企业管理的,这么多年走在这个领域,我不想经商都不行。”

  造梦之外,王功权认为这件事商业上也靠谱。“理性来说旅游度假是个比较大的市场,消费升级速度比我们想象的要猛,”王功权解释,中国经济的内驱动力特别大,以至于国际认为中国经济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结果最后都被中国人的勤奋和对金钱的热爱扛过去了。

  相反,传统的旅游度假方式,人山人海、走马观花已经过时了。世俗喧嚣的世界中,年轻人和中产阶级的内心,其实愿意过几天特别想过的生活,哪怕只有几天,“背上你的剑、抱上你的琴,牵着你的马,跟我走吧。”

  在王功权看来,这样普遍的心理需求是被压抑的,原因是没有好的产品和体验,导致很多人在现实生活中不愿反叛,不愿放弃,“哪怕你天天过得世俗,能不能高雅几天?”。

  青普旅游要满足的正是这种需求。王功权告诉小饭桌,经过两年时间摸索,苏州青普皇家驿栈已经开业,旗下5家行馆已经动工,今年8月开始试营业,还有5家正在设计报批之中。

  “精品酒店非标不容易连锁,我们这两年的摸索非常有价值。”他说,自建行馆帮助青普初步摸索出一套酒店连锁化的经营模式,包括设计、布局、场景、旅游产品、文化产品等诸多细节,之后再向花间堂等外部合作伙伴进行品牌和管理的强输出。

  王功权在青普旅游的身份是首席战略官,兼文创体验部主任。他说,自己这两年每天走在路上都在琢磨青普产品大大小小每个细节的打造。

  目前,青普旅游的业务分为三块:负责场景空间运营的运营管理中心、王功权亲自挂帅的文创中心、社群业务中心。王功权所在的文创中心主要是连接优质的文化导师资源,加持青普的人文度假产品深度。

  商业模式上,青普的变现也分为三个方面:一是酒店入住;二是旅游度假线路的售卖;三是文化商品的场景销售,酒店中任何商品觉得好可以支付带走。

  虽然讲起来一带而过,但创业甘苦自知,“多难啊,利益机制建立、管理体系的建立,都有一个过程。”王功权说,挑战之一是把生活方式和人文度假内容模块化。

  另一个挑战是,青普的行馆不少选在古镇,将老建筑修旧如旧,力图对有价值的东西不动毫毛,但因政策不配套,会遇到很多左右为难。

  比如,一个政策要求建筑桩基达到某一深度,另一政策又规定这个地方不能打桩;再比如,同一个建筑,这边要求消防到位,那边又要求必须保留木结构。王功权直呼“悲催”。

  投资不仅讲风口,也要讲风度

  从投资人到创业者,王功权说自己总体而言心态适应,“我的经历比较坎坷,最困难的时候两次混到派出所,对世态炎凉承受力蛮强。”

  对于那件事情,王功权并不避讳。但他很同意冯仑给的一个建议,“功权,以后不要讲去看守所,就说在生命里有一段时间,到司法部门配合司法工作。”

  这样的表述也许只有冯仑这样的“段子手”能想得出来。

  但不论如何,往事都已如过眼云烟,王功权一一做出了了断。

  “你知道么,人们内心深处所渴望的东西,往往是被世俗社会管理所约束的,这些管理约束往往是有一定的道理的,是人性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不得不做出的让步和妥协。”

  于是,他告别了投资生涯,也告别了对不切实际理想的追逐,全力成为商海的“泳者”。

  “原来做投资,你是挑挑拣拣,如今站在被挑挑拣拣的角度,不用想,按人生常识来看,都会面临问题,我觉得很正常。”王功权端起手里的茶,此前在人前他总烟不离手。

  创业后他发现,这么多年作为投资人,去讨论、质疑、批判、挑战创业者的方案思路,而当自己坐到另一边被挑战时候,才发觉自己当年问的有些问题真傻。

  他的确对投资有所厌倦了,或者说不再热爱了。

  “我是一个有性格的人,风险投资在中国萌动的时候,我是愿意做的,等到现在满大街全是做投资的时候,我觉得这事就不太好玩了。”

  作为上一代投资人,王功权甚至越来越有点看不懂了,“前两年有些投资人满大街抢项目,遇到好点的就一哄而上,吃相很难看。”他说,就像遇到特别漂亮的女生,你追的时候也要讲点风度。

  相比而言,无论是投资还是经商,王功权都希望在坚守一种理想化色彩的同时,顺便把钱赚了。

  比如,王功权在青普取消了接待费,他说这不是为了省钱,而是认定商场往来大吃二喝是种恶习。“我宣布请客0容忍,消灭接待费,我心里挺惬意的。我们管不了太多的事,没办法改造社会,就影响一下自己和周围的人。”

  即便是青普旅游这个项目,王功权也很清楚,并不在当前的风口和热门赛道上,“我找的投资人都是相对从容跟我们往前走的,这不是爆炸性成长的路,但市场特别大。”他告诉小饭桌,当然再有理想色彩,也还是要给投资人赚取回报,而这往往意味着巨大的精力付出,“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痛并快乐着

  “又王,又功,又权,名字确实有点儿累。”王功权笑着说,他给自己取的号是“庶之”,有相合,有相补,正好压下去。

  但对于功名利禄,他并不否认内心深处仍然有渴望,“看到钱的时候笑容肯定比愁容多。”

  在商业与投资浪潮中折腾了几十年,王功权至今也不算真正的有钱人,创立青普旅游,他当然希望赚更多钱。

  “很多人说,功权你不担心如果青普失败,会毁了自己名节?”

  王功权的回答是,这个社会谁成功?谁失败?所谓成败,有的时候要看自己内心,到了这个年纪,是不是在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过去的经历让他深有体会。作为知名投资大佬,他曾见过众多成功人士,却发现他们内心深处都挺苦,“绝大部分是痛苦的,痛并快乐,痛排在前面,压力太大,社会希望他们的,和他们希望自己的是不同的,真正自己内心喜欢的和自己做的是不同的。”

  到底谁才是人生赢家?王功权自述道:

  我可以跟你讲,你经济没有自由时候,追求经济自由本身就成了目标,多了个奖金提成,搞按揭买小房子,买到房子了打扮的幸福快乐。

  一旦当你享受头等舱和别墅,买房子都跟买大白菜一样的时候,回过头来,你会发现内心深处想要的东西远远不是钱能实现的了的。

  有点钱后,你会发现钱能办的事都是容易的事,钱办不了的事你才会真的碰到,而且你会觉得特别难。

  比如,你黄金万两、才华横溢、过去经历丰富多彩,但你发现没有一个让你动心的人爱你的时候,你不觉得痛苦么?这个喜欢你,那个爱你、崇拜你,一大堆。你发现没有真正打动你的心,你这时候产生的孤独是无以言说的。

  或许吧,当财务自由后,财富越多苦恼越多。但我总觉得,在最后这段话里,王功权又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6
+1
0
+1
文章关键字: 王功权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