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人物观点 > 阿里张勇:战略是打出来的 别人总结的跟你无关

阿里张勇:战略是打出来的 别人总结的跟你无关

生意场 2017-02-24 08:20:37 来源:联商网

上个月,逍遥子受邀到湖畔大学授课,第一次当老师的逍遥子分享了阿里历史上若干个重要决策和背后思考,以及他对互联网新经济的前瞻思考,并跟现场企业家学员对话交流。3个小时的分享,干货满满。

  张勇说,阿里的业务常常“分分合合”:在外界看不懂的时候,把支付宝和淘宝分开了;在阿里妈妈独立发展也很好的时候,又决定把阿里妈妈“塞回”淘宝;后来,淘宝被一分为三。在湖畔大学课堂上,他首次分享了对于这些“分分合合”的体悟。

  2011年,淘宝被拆分为三家公司:淘宝、淘宝商城(天猫前身)和一淘,当时负责淘宝商城的张勇,带领团队历经了艰难的拼搏,最终“千里挺进大别山”,如今的天猫已经是B2C领域的绝对领导者,更成为阿里电商的核心竞争力。

  这段经历让张勇坚信,战略是打出来的,已经总结出来的战略基本跟你没关系。“世界上聪明人很多,勤奋人也很多,既聪明又勤奋的人更多。那跟你有什么关系呢?肯定是世上本没有路,为了活命,先搞条路出来。”

  张勇认为,战略很难被清晰的规划,在战略问题上,两点之间距离永远最长,战略往往一进展,就要调整了。这里面要靠执着和坚持,同时,大趋势要对。

  此外,战略还应有灵动性。张勇用UC和钉钉举例说,“买回来一只鸡,结果孵出来一只鸭,这样的事在阿里常常发生。”他说,收购UCweb时,阿里并没有想到会搞出搜索跟信息流,更没有想到,因为对UCweb的收购,对高德的收购,使得阿里在无线互联网时代形成了一个基础服务矩阵。

  张勇表示,自己更多会思考五年、十年甚至更长时间的事情。所谓花无百日红,产品总有周期,只有整个布局是轮动的,才能避免整个公司的业务陷入集体性的低谷。

  最后,张勇还谈到了对组织文化的看法。他称,阿里是天马行空的公司,也是脚踏实地的公司;是一家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公司。在人才招聘上,阿里喜欢体制内的不安分者,跨国公司的叛逆者,以及“能成事”者。

  阿里CEO张勇湖畔大学授课分享:

  我2007年加入阿里,从2007年以后,我经历过的事情,包括我眼中看到跟阿里命运有关的一些决定,包括后面的思考和挣扎,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可能大家会感兴趣,这确实是外面从来没有讲过的。

  决定阿里命运的几次“分分合合”

  1、把淘宝和支付宝分开

  我是2007年8月份到阿里巴巴,那时的淘宝也已经挺大了。那一年淘宝是400多亿的GMV,跟现在相比是很小,但是绝对数不小,而且已经形成了很多粉丝。

  我到的时候,淘宝已经几百亿、1000亿……往上增长。在阿里九年多的时间,尽管不是亲身经历,但是我觉得把淘宝、支付宝分开是非常英明的决策,这也可能决定了阿里今天的命运。我认为这件事奠定了今日阿里基础格局,现在的蚂蚁就是原来的支付宝跑起来的。

  支付宝是为了解决淘宝问题而产生的,支付是交易的必须,不然没有网上交易,另外也是为了解决买卖双方相互信用问题。我们用支付宝解决了先信任买家还是先信任卖家的问题,有一个中间账号,买东西的人把钱放进去,买的人拿到以后,确认一下,钱再转给卖的人,建立了钱货两清的机制。

  我们收购了东南亚最大的电商平台,那边COD(货到付款)比例还很高。货到付款本身就是一个问题,它不是一个风险收益对称性的的交易。Alipay要进入普及,让担保交易在东南亚能够发展起来。支付宝因淘宝而生,但不属于淘宝,它可以适应社会各个层面需要支付的商业场景。把支付宝切分出来的好处在于,它打开了一片天,本身因为一个主场景产生另外一个业务,而这个业务最终又能够变成不只是刚才产生那个业务场景的附属物,同时变成有独立社会价值和市场价值的一个业务。

  在整个组织构架上,我们每过几年要做的事情就是分分合合,这个“分”决定了整个支付宝和整个蚂蚁命运,没有这个“分”,充其量是淘宝里面的一个大部门。在PC时代,支付宝整个份额已经跟淘宝平起平坐。。无无线时代所有线下支付变成了手机钱包支付,带来了这个场景。

  但是这种“分”是有代价的。代价是要保持商业场景和支付之间两大体系的协同关系。原来在一起就是一个部门,分开的话,其实支付有支付的场景,发展起来之后,优先级就会有调整。

 2、把阿里妈妈“塞回淘宝子宫”

  阿里妈妈是2006年产生的,阿里巴巴口号是叫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阿里妈妈提出了一个愿景,让天下没有难做的广告。

  2007年、2008年那段时间,发现一个独立的广告平台,广告靠两个东西,一个是广告主,一个是媒体,你是把两个连接在一起,你在中间做一个广告市场、广告平台,因为阿里巴巴很有平台情结,我们做什么事情老想做平台,然后把各方能够连在一起。

  如果广告主是市场上的,要自己去挣,那个时候是门户如日中天的时候,游戏如日中天的时候,这一头媒体不成立,没有自己家的媒体,上头要找广告主,下头要找媒体,两头在外,中间如果没有提供核心价值,你是没有超额利润的。你凭什么媒体不自己去卖,通过你去卖,你最多是一个代理,是这样的一个东西。

  那个时候,淘宝在快速发展,突然有一天,在杭州西湖国际大厦,我们原来的办公室,我当时是淘宝的CFO,马云把我们几个叫到他的办公室,他拿了一把长剑,就是你们看见最早期的的一张照片,他拿着一把宝剑,他先找我们几个,他要找帮手,共同“搞定”一个人,就是吴妈(吴泳铭),阿里妈妈的创始人。要搞定什么事情呢,用他的原话,要把阿里妈妈塞回到淘宝的子宫里,因为注意到一个问题了,两头在外,这买卖没法干,但是淘宝碰到什么情况?淘宝在发展,淘宝在发展到2007年、2008年的时候,我去了以后,我们开始大力发展P4P业务。

  那个时候我们接触到付费搜索,我们尝试性地把付费搜索作为一个商业服务、作为一个营销服务,接到淘宝里面,给我们的卖家用。这里就带来一个奇妙的东西,我们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阿里妈妈一头要找广告主,一头要找媒体,淘宝的广告主都在,已经很多了,所有卖家都是潜在广告主。

  媒体呢,我们自己就是媒体,我们那时候已经有千万级别的消费者到淘宝上每天来了。我来阿里的时候有很多段子,当时的段子,其中一个,我是盛大CFO,跑阿里巴巴去了,第一个说法是淘宝要上市了,其实淘宝没上市,结果B2B上市了。第二是说张勇是跑去淘宝,给淘宝找商业模式去了,因为淘宝烧钱,那个时候大家都知道的,都担心这个业务怎么能活下去,这个业务又不赚钱,免费市场,每年烧那么多钱,怎么赚钱。

  但是我来了几个月以后,我搞明白一个事情,当一个地方一天有上千万人来的时候,赚钱应该是可以搞定的一件事情。但是怎么搞定?当时马云就想把阿里妈妈放回到淘宝的子宫里,让他能够变成淘宝商业化的主体,同时也把阿里妈妈这个“让天下没有难做的广告”的使命,跟阿里巴巴的使命结合起来,其实这两者是一体的,做广告不就是为了做生意吗,把生意卖出去。

  我们把让你做生意,延展到让你营销做得好、广告做得好,让你获得新客户,这就奠定直到今天为止还是非常有效的,我们阿里妈妈整个营销平台的基础,就是这样来的。

  最终我们把这个事情办了,阿里妈妈回到了淘宝,吴妈仍然管阿里妈妈的商业体系。这是“合”的非常有意思的一个例子,当一个业务发展,其实是我们阿里的一个业务发展,很多时候发展的视角,我们原来叫生态的视角,但是我个人更喜欢用产业链这个词。

  原来只是买家卖家两个角色在一个平台上,其实无非就是你多了角色,卖家本身是广告主,广告主需要有人服务他。而作为平台,本来是一个交易平台,后来因为人多了,所以变成一个媒体的潜质,媒体要发挥它的商业作用,在广告主身上实现价值,能够为他们提供服务,从而实现自身价值,带来这样一种结合,这是很有意思的一个产业链的延展。这也是我自己第一次在阿里经历,完全是当事人经历“合”,包括合进去之后,怎么样把设想的化学反应能够发生,你不能到外面去找广告主了,第二你也不用发展什么渠道体系,你做别人的渠道,你自己发展渠道体系,你就是自己家的媒体。

  我们最好的一点,我们的广告主都在互联网上经营,你不需要线下的服务团队去敲门服务他,你网上自助式的服务可以解决一大部分问题,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效果为王的年代,我们都是坚持“商家自我服务”,在平台上能自助完成的事,为什么要搞一个全国的地推团队,到处去卖广告,这不需要,商家需要,他自己评估,他通过这样的方式获得高效率的服务,这是我们在整个发展过程当中,我刚刚进阿里巴巴没多久,就经历的一件大事。

 3、做天猫就是“挺进大别山”,没有退路

  我讲的第一块是分分合合,当然第一把的“分”我没有经历,只是阅读这个“分”,刚才说的事情是2008年。然后2011年到2012年,这是我自己也是当事人,经历了另外一把更大的“分”,就是淘宝被分了,一个淘宝被拆成了三块,就是淘宝、天猫和当时的一淘。当时的现状是什么?淘宝发展越来越快,但是我们大概从2008年左右,开始决定做B2C,当然中间也是阴差阳错,我莫名其妙从一个CFO被有机会接触这个业务,也是命运使然,从来没有想到过,也是后来走上不归路的开始,后来一发不可收拾做业务去了,直到今天。

  当时发展淘宝商城业务,就是B2C业务,在这个发展过程当中,我们有一次在永福寺开会,那个时候我觉得老马讲那番话的时候,他已经下决心了,他就是要把淘宝拆了。其实我当时的理解跟后来的理解不一样的,因为我是局中人,我当时是其中一个团队的Leader,我是兼着淘宝商城的Leader。拆这玩意儿,对我个人和我当时的团队是好事情。我后面跟大家说,为什么淘宝能够发展起来,这里面有一点小奥秘,外面没有讲过,我等会告诉大家。

  当时觉得”分”对个人是好事情,对团队是好事情,业务发展多了一个空间。但是我后来慢慢去体会这个拆的原因,我觉得这里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考虑。

  第一个是一个趋势的判断,就是觉得B2C会越来越发展起来,而在一个发展势头很猛的东西上面盖一个大盖子,这个发展会被束缚住,这是第一个考虑。这个考虑来诠释为什么淘宝和淘宝商城(天猫)分开。

  还有一条考虑,我从来没有讲过的,我后来搞明白了,就是B2C发展的态势到底会发展成什么样,包括自己的B2C淘宝商城能发展成什么样,那个时间不确定。

  为什么不确定?这个市场的格局,以后发展的态势是怎么样,到底是一个群雄割据的市场,还是像我们C2C领域一样,能够占到一个非常大份额的市场?这个问题是当时搞不清楚的。因为我们自己也在拼命冲,也碰到很多问题,也不一定有胜算,也不一定形成现在这样的格局,当时是搞不清楚的。

  请大家关注第三个东西,就是一淘,一淘这个玩意儿今天已经听不大到了,为什么听不到呢,因为天猫已经到处都是了,所以它就听不大到了,因为中国也就这么五个以内的B2C了,天猫占50-60%,然后京东,剩下苏宁几个分点,一号店也快搞没了,就这么几个东西。当一个市场如果是群雄割据的时候,有多个入口的时候,需要什么?需要搜索。如果这个市场就这么一两个,不需要搜索,人家是到那个里面去搜,淘宝达到的结果,用户先到淘宝再搜。在国外是什么?国外用户养成习惯是去Google搜,再去Ebay、亚马逊、沃尔玛,是这样的一个概念。在中国都是先进淘宝去搜,这是外国友人没有搞明白的事情,要跟他们讲这个道理,我们跟国外不一样,在国外Google是进入互联网空间的入口,在中国不太一样。

  当时回过头来,我刚才说的话题,当时搞不明白,这个趋势会怎么样,因为对自己家也没有100%的把握,不知道这个市场怎么走,那我们再搞一个购物搜索,叫一淘,而且这个东西是架在阿里妈妈上搞的。

  这个搜索未必完全服务淘宝的,你的东西好,就出来你的,别人的东西好,就出来别人的,你最后搞不清楚你能守住哪一个阵地,我们一直讲,到底你能守住护城河前的五公里还是能够守住护城河,还是能够守住城门,这是不一样的。

  当然搞完以后,把这三个东西给分开了,就变成了阿里内部的“三淘”,淘宝、淘宝商城、一淘,一个变成三个了。我干淘宝商城、吴泳铭干一淘,三丰干淘宝。相对淘宝比较大,出来两个小东西,我们要给自己找一个比喻,所以有一天老马跟我讲,说我和吴妈,说我是“刘邓大军”,吴妈是“东北野战军”,我一听,心里一打盹,谁都知道东北野战军兵强马壮,刘邓大军什么意思,要么跑到终点,要么没有你的活路,一直往前跑,千里跃进大别山。分开以后,我跟整个团队Kick off说我们就是“刘邓大军”,兄弟们,我们要么往前冲,要么是没有后路的。

  这个讲的是千里跃进大别山这一段,出来以后没有根据地的,往前跑就行了,而且你也不知道根据地是哪里,等你占到地方了,那就是你的了,你找不到地方,最后基本上你要么被自己灭了,要么被外面灭了。那是2011年,也跟大家说一下,这么多年过去,也是我一直反思的一件事情,大家都知道2011年10月份,发生了“十月围城”,我是淘宝商城总裁,也是“十月围城”男一号,造成这个局面的是我本人。“十月围城”是什么?是平台升级,希望建立一个非常严的入驻门槛,借着每年续签的机会,就是商家每年要续签合同的机会,提升品质门槛,包括保证金门槛,造成一大批的小卖家的反弹。

  后面天猫怎么来的呢,就是在那个事情平息以后,我们开始痛定思痛,开始想淘宝和B2C要做切割,品牌要做切割,因为淘宝商城四个字太长了,中国人分不清楚,反正就是淘宝。

  突然有一天老马给我打电话,他想了一个绝妙的名字,我说听听看,他一说“天猫”,我差点儿晕过去,他开始说服我。因为他在这方面确实有他的灵气,真的是独一无二,我最后被他说服的理由,他说很简单,你现在想到亚马逊,最想到什么,是那条河还是那个公司,绝大多数人想到那个公司,当然那条河也很有名。

  品牌本身是没有意义的,关键是你Redefine两个字,赋予它新的内涵,而且因为这两个字怪,所以怪就容易引起讨论、引起争论,引起社会关注度,容易被人记住,我们是2012年1月11号去发布天猫品牌的,那个时候我也挺“绝”的,他们说发布天猫品牌找个日子,我说找个我生日吧,就1月11号,天猫的命名日,背后的原因,因为这个东西以后,我们要做品牌切割带来的。

  在这个变化当中,我把它拉回来讲,这个是我碰到过绝无仅有的一次为了对冲风险进行这样一个布局。其实现在不瞒大家说,我经常干这样的事情,以前的故事可以拿出来跟大家当故事讲,今天这种事情一直在发生。可能特别当阿里现在非常大的时候,这个时候怎么避免系统性风险,有的时候是要做风险对冲的。在不同的模式,其实有的时候你不知道哪个东西是对的,哪个模式是对的。

1  2  下一页  
0
+1
6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阿里 张勇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