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场 > 创业投资 > 阎焱、徐小平、郑伟鹤、王晖等10位投资人的2017宣言:鸡年,乐观!

阎焱、徐小平、郑伟鹤、王晖等10位投资人的2017宣言:鸡年,乐观!

生意场 2017-02-06 13:51:02 来源:资本论

  “我已经好几天没见过儿子了。”岁末年初,在接受采访的投资人中,有人这么说。因为每天回家的时候,小朋友已经睡了;而每天离开家的时候,小朋友还没起床。另一位投资人发来的日程表里,一天的会、约会、见人的安排,密密麻麻地从早上8点排到了晚上8点之后。

  这并不是一家两家公司的特例,而是整个私募股权投资投资行业的普遍状况。除了投资,VC/PE基金公司年底也要考评。特殊之处在于,他们的被投公司年底也要总结,投资人要参加这些公司的董事会上,甚至还要参加这些公司的年会。

  “这些事都要年底之前完成”。事务性的工作如此繁忙,以至于这段时间里VC们看项目的节奏都普遍偏慢,“除非是之前几个月就已经谈好、只差准备文件了”,否则不要在年底的时候考虑融资。这是资深投资人给创业者的一个建议。

  不过在岁末年初的这个时候,他们要做的最重要、最核心的事情,是“要回顾下去年做过的事情,以及计划下今年打算做的事情”。观往知来,这在VC/PE行业也不例外,对于投资未来的这些人而言,观往知来比其他人更重要。

  2017年被认为是关键的一年,去年发生的诸多事件会对整个投资环境带来多大影响?这其中包括了美国大选、英国脱欧还有欧洲的不稳定。众多的投资大师都说,这个世界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复杂,伴随着众多不确定性。

  回到中国国内,大部分的投资人对即将到来的鸡年,抱了乐观的期盼。

  整个2016年,以往最为活跃的VC市场也被界定为“是平淡的一年”。这一年这个领域最为人所熟知的一个词,恐怕是“资本寒冬”。

  而在投资行业的人眼里,投资热点的相对分散则是市场表现平淡的另一个重要原因。今年在哪里可以找到独角兽?这是一个非常贵的问题,还没人知道答案。

  另一个投资人们特别关注的问题,是IPO市场会否有持续利好。中国的资本市场去年可以用浓墨重彩来形容,从私有化回归热潮持续到史上最严借壳重组法规出台,从IPO堰塞到下半年的新股发行提速,从战略新兴板暂缓到新三板的扩容、分层等,还有横跨一整年的万科争夺战。但在去年11月之前,新股发行确实并不活跃。

  并购市场也有一样的不确定。去年中国资本的境外收购创历史新高,但去年末监管层开始控制人民币外流,这对这个趋势有多大影响?除此之外,并购市场还会有什么新的热点?比如像去年一整年的互联网行业内的合并。

  带着这些问题,我们还是采访了一系列的VC/PE基金投资人。观前知往,他们眼里的2016年是怎样的,更重要的是他们眼里的2017年又有怎样的确定与不确定?在二十多万字的采访资料中,他们至少提供了以下的判断:

  相对2016年,2017年投资热度会有所上升。有人判断为投资大年,更多的人则持谨慎乐观的态度。

  今年流入投资市场的钱会比去年更多。一方面是去年的新募的基金数量并不少,另一方面政策引导基金也在持续加码,而IPO一旦回温高净值个人作为投资人也将回流。也就是说市场上并不缺钱。

  国内IPO市场,今年会有所改善。去年11月开始,新股发行节奏已经加快。这被认为是一个积极的政策信号。一大批在2013年前后成立的VC基金,今年都把退出提到了议事日程。

  海外上市的窗口期,可能随着一些标杆性企业的上市而打开。海外IPO的情况,今年也可能优于去年。国内计划上市的公司数量并不少。香港市场可能会持续吸引内地公司的关注,因为美图的上市以及其高效率。

  中国资本、中国企业的跨境并购今年极有可能降温。中国政府监管层从去年底开始加强对资本外流的管控,相关政策有进一步收紧的可能。

  此前中概股的私有化浪潮热度将持续降温,因为中国资本市场对借壳上市的严格管控。

  并购市场中今年不会有特别突出的热点,很难出现类似2015年那样互联网行业中的密集合并这样的热点。仍能期待的热点可能是大平台的分拆。

  互联网创新遭遇瓶颈,在未来很长时间内都可能很难出现颠覆性的机会。互联网领域缺乏好的项目,几乎所有的投资人都在找新的热点,但也都没有确切的答案。

  人工智能吸引了绝大多数人的关注,但人工智能的落地依然是个问题。创业的浪潮向技术驱动迁移。除此之外,新材料、先进制造以及消费升级、医疗健康等成为谈论最多的热点话题。

  众多风险投资将投资频谱覆盖到更早期。PE基金继续尝试更多产品,包括地产基金、夹层投资以及上市公司+PE的模式等。

  元璟资本陈洪亮:消费升级还会出独角兽

  陈洪亮认为,消费升级是现实,在2017年还会有大机会。理由有三:一是社交网络带来的人群、关注点的个性化;二是中国超高的人口密度;三是中国的柔性供应链能满足发展个性化品牌的需求。

  简单粗暴地理解消费升级,就是高价格的消费被更多人所接受。这需要有三个前提条件:1)有钱可以花;2)有钱愿意花;3)愿意在哪里花钱。

  消费升级无疑和收入水平增长有关系。中国人的钱包显然比之前充实多了,但也有一个普遍性的疑惑,在中国人的人均GDP达到6500美元水平时,会爆发的是哪个消费领域的需求?

  我曾经看过一组数据,说1996年中国人均GDP达到700美元,那时候二级市场涨幅最凶的是家电股;到了2002年人均GDP到1000美元时,轮到了汽车股;2005年对应的人均GDP是2000美元,领涨的是地产股;2009年受益的是医疗股,当年中国的人均GDP是3500美元。现在国人的人均GDP已经到6500美元了,正在受益的行业会是哪个呢?

  主流消费人群从70后变迁到现在的80、90后,这群人有钱愿意花,不仅愿意花今天的钱、也敢花明天的钱。

  那么80、90后愿意把钱花在哪儿?他们愿意用高价购买什么?我们认为消费者更愿意为精神价值、为认同感支付高价。什么叫精神价值,可能是重服务、重享受、重品质、重认同、重个性化,也就是告诉别人我是什么样的人这件事。

  这种观念与早前相比也已经有天壤之别。电商第一代直接竞争的就是商品的使用价值,商品的使用价值更容易被量化,所以当各家的功能性都相差不大时,能拼的就只有价格。

  基于此,我们认为未来的消费升级可能表现为两个特点:

  一是衣食住行的消费品类更加丰富、更加细化。以前我们认为是会龟毛的东西,在今天看来是逼格。比如盐,以前谁会给盐分个类?但今天这是吃货的必备条件。这种细分给创业者提供了机会,这也意味着大一统品牌的产生会越来越难。

  二是消费升级,可能是从有形到无形的转化。这表现为用户对物品使用价值的诉求,让位于精神诉求,也就是说要或者不要某种东西,往往只是因为它能不能让我成为我想成为的那类人。

  所以我们在看消费升级项目的时候,完全不是按品类来的,而是按人群的需求分类。比如最初看开始众筹时,我们并没有把它当做一个众筹平台,而是链接消费者和民宿、休闲消费服务提供者的一个平台。这种思路之下,其实找项目就比较难。

  怎么样的创业公司可能能抓住这样的机会?我们认为会成为下一个独角兽的,是内容+粉丝+服务的一体化平台,一种汇集了大量子IP或者子品牌的新型平台。

  这种平台的特点是前端内容化,不仅是用内容来承载精神价值,以及汇聚与这种精神价值相符的商品,而且内容的阵地可能是多元化的,但这并不妨碍它们背后是一个共同的用户群、共同的机制、共同的服务后台。

  其次是用户粉丝化,吸引的是特定的用户人群,是高粘性、高认知的一群人,同时也是高付费意愿的一群人。这对创业公司或平台来说,意味着什么呢?首先子IP会有意愿帮平台拉流量。而一旦入驻平台的IP建立起了一定规模的粉丝之后,就很难再离开这个平台。

  第三是平台有后端的服务。比如为平台上的子IP提供用户画像、一套标准的服务程序等等。

  我们的数据实验室的研究显示,相比2015年的融资事件,2016年货架式电商的融资明显减少,从占总数的45%下降到33%。所谓货架式电商,就是商品是链接买家和卖家的唯一要素。这是今天的消费者越来越看重商品使用价值之外东西的一个证据。

  与此同时,内容类电商的融资占比,从2015年的10.3%大幅上升到2016年占总数的23.5%。内容电商的兴起,和相当一部分品牌开始走人格化路数很有关系,这和有调性的IP、内容平台很有契合度。这也带动了个人内容创业的浪潮,从目前看内容创业的变现模式,最主流的是电商模式,其次是传统的广告模式。

  那么,为什么不看好单个IP?我们见过一个母婴类的IP,内容生产主要靠自己,而且也没有找人的打算。那我们就会担心:这件事他准备做多久?甚至创始人的身体状况都是个重要指标。还有张大奕、暴走的萝莉这种IP的有点是人格化、缺点则是在于过于人格化、不太稳定,一旦人格魅力下滑,这不是投资机构能补救的。我们对单一IP、单一品牌的态度是相对保守、比较谨慎的,因为把握不好投资的时机。当一个IP处于爆发期时,可能是影响力的最高峰,之后就会走下坡路。

  这类内容+粉丝+服务的平台,该怎么做呢?我们的判断是先用户、后服务,即吸引一群用户在平台上、再去吸引品牌商、子IP,逐渐叠加服务。

  也有人在尝试先服务、后用户,比如一些大的网红平台正在尝试推出自己的品牌,希望能直接穿透到消费者的层面。

  但总体上我们觉得前一条路会比较顺畅,因为有利于提高控制力,即保证初期用户对平台是认可的。今日头条走的就是这条路,早年它是通过自有算法加个性推荐来获取用户的,今天开始引入订阅号、开始做平台。

  同创伟业郑伟鹤:退出大年带动投资大年

  2017年是PE的大年。这不是全民PE的大年,而是政府、机构投资者跨步进入市场的大年。

  首先今年会是个退出大年。预计2017年会超过2010年、创造新高。A股市场历史上退出最大的年份是2010年,有347家企业上市。

  2016年11月份新股发行开始提速,从7月份的20多家增加到当月的50多家。这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政策信号,一个加速的信号,我们预计今年正常情况下今年会有300甚至400家企业在国内上市。

  港股市场也仍然值得关注。香港市场对新兴经济公司IPO有热度,而且有效率,这是值得关注的。

  去年A股IPO融资规模不到1000亿元人民币,而香港IPO规模则达到了250亿美元(约合1720亿人民币),中国邮储(1658.HK)的上市创造了2016年的全球最大IPO。其中一个特例是美图秀秀(1357.HK),这家互联网公司在巨额亏损的情况下仍实现了成功上市,目前股价仍维持在8块多港币。

  二是国内资本市场仍有调整空间,这对一级市场而言既是挑战也是机会。

  整体看国内资本市场的估值仍偏高,中小型创业企业的调整压力还是比较大,二蓝筹、价值型股票仍有收益空间,比如2016年茅台大概涨了50%,美的、格力电器也涨了不少。

  二级市场的调整,直接影响到PE的投资节奏。比如最近上市的步长药业,市值最高时有1000亿、现在则调整到600亿,我们投进去时是两三百亿的盘子。

  三是由于政策收紧,定增和借壳的活跃度会降低。去年有790多家公司完成定增,规模高达16000多亿,是IPO融资规模的16倍,这是不合理的。在去年出了一系列新政之后,预计今年不会再这么活跃。

  从我们的角度特别关注一个问题,即资管公司、PE公司怎么对接资本市场。前两天证监会领导到深圳考察,我们开玩笑地说:深圳创新投、达晨、同创伟业帮助了两百多家企业上市,但我们这样的机构却还没有上市的资格和条件。这是怎么回事呢?同创伟业尽管已经上了新三板,但目前监管层对PE对接资本市场仍有很多限制,这些可能会在新一年有所改变。

  四是新三板今年仍蕴含很多的机会。去年新三板设立创新层后带来的效果是低于预期的,不过今年这可能是创造惊喜的点。

  新三板去年挂牌过万、监管趋严。去年5000多家企业挂牌新三板,即使是在全球范围内,也是一个轰轰烈烈的资本大事件。挂牌过万、监管趋严是必然趋势,今年预计挂牌的增长会放慢。

  在这种环境下,我们会看哪些领域呢?目前看来,TMT领域仍存在泡沫,不过有结构性机会。

  生物医药的估值仍在持续增高、泡沫也加大;科技领域像人工智能、机器人、物联网、大数据、新能源都非常值得关注。当然消费升级、文体娱乐也非常有机会。

  不过我的另一个判断是并购尤其是跨境并购会放缓。2016年跨境并购有很多亮点,万达收购传奇影业、海尔收购GE家电业务。这是由于中国大型企业近些年有非常长租的发展,它们未来依然会有非常大的机遇。由于监管政策的收紧,跨国并购的速度将放缓。

  从资金的角度看,也支持大年说。随着2017年退出大年的回归,高净值的基金投资人会重回市场。

  另外国家、地方政府的引导基金母基金层出不穷,险资也加大了对PE资产的配置,万科控股权的争夺引来监管层的震怒,但这对PE可能是一件好事,可能推动险资加大对PE资产的配置。银行最近的投贷联动、平层投资也在加快步伐。

  2017年可能是机构投资者占主导地位的元年,会从所谓的全民PE向专业性回归。大型品牌PE机构会有较大的发展空间,专业PE会受关注。

  另类资产的覆盖面会进一步拓宽。对房地产市场的监控实际上给当地产基金带来了机会;夹层基金(Mezzanine Fund)鼎晖、中信资本等在积极探索,并购基金尤其是上市公司+PE的方式现在也很热闹,尽管迄今并没有特别成功的案例,此前这中小板、创业板上市公司此前的一个市值管理手段,投机性比较强,但确实存在产业逻辑和基础。此外以大型项目为主导的项目基金,今年也会有所突破。

  真格基金徐小平:这是黑科技和平民创业的时代

  2017年整体来说会有更多资金进入创投市场。中国创投机构仍然是稀有的,远远没有达到饱和的状态。天使和VC基金还没有形成强手林立、各显神通的局面。但我也呼唤投资行业不断提升和加强自己的实力,包括我们真格基金自己。

  从2017年开始,我们在内部还提出了一个新的战略:From Angel to PreA,投资频谱覆盖天使轮和PreA,不再局限于“首投”、也不再拘泥于估值,但依然是在天使投资的火力范围内。真格希望做中国创业者永恒的天使。

  我做天使投资很多年,今年年初我发现中国的创投环境在我眼皮底下简直是一夜之间变了。简单来说,就是创业出现了平民化和高精深两个趋势。用一个点子创业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未来拼的是科技和对行业的精深理解。我相信未来一段时间,创业者的两大特点,要么是致力于精深科技,要么是行业领袖。

  首先是“网红”的涌现,这给我们的创业环境带来了很多冲击。我曾经给网红下过一个定义,网红是不依赖任何权威机构赋权而有影响力的人。一个人或者两三个人能动辄带来几百万、几千万的销售,让整一个群体为之疯狂、为之追随。

  很多公司产品出来了、服务出来了,但找不到用户,要到处花钱登广告。但找一个网红转发却能帮他们带来几万个用户,这已经是商业里快速提升销售额的一个方式,网红现象让我感到震惊。

  所以当我们团队的顾旻曼问我要不要见Papi酱的时候,我特别高兴。投资Papi让我的投资理念发生了很多变化。我提出创业者一定要做“网红”的观点,这是说每个CEO一定要学会在这个时代建构自己的网络,推销你的产品、公司、品牌。每个CEO都应该主导公司的品牌形象和营销工作,如果CEO本人没有这个能力,那就要找一个副手。

  “网红”现象的背后是2016年内容创业、平民创业的崛起。直播成了生力军,每个网站,无论是传统电商还是社交网络,无论是大网站还是小网站都在做直播。人人都在谈论直播、人人都在投直播、人人都在做直播,关于直播的各种各样的现象,平台级的、垂直性的、单一的各种各样的东西都涌现出来。

  其次是由小V带动的微博复兴。以前大家都关注大V,现在大V不那么活跃了,但是无数的小V玩起来了。无数的三四五线城市的人,无数过去不玩微博的人,无数关心消费、关心时尚,追星、喜欢艺术,喜欢表现自己的人、有一点点才艺的人在微博上活跃起来。与之相应的,是微博的市值在一年间翻了3倍,市场是最敏感的。许多人开一个微博账号,最终不仅是出名了,而且能变现。当年的大V,现在通过微博卖酒、卖茶、卖各种各样的生活用品,微博成了中国新经济的一个聚集体。

  此外,2016还见证了高精尖创业的扩展和渗透。去年实际上也是技术创业年,大量的顶级大学的教授,顶级企业的科学家、CTO纷纷下海创业,真格也投资了不少这样背景的团队,比如斯坦福教授和博士创立的的杉数科技。另外真格投资的高黑深科技在2016年也开始爆发,比如依图参与了杭州G20的安保工作,这是国家级的大数据和人脸识别项目,还有手术机器人Remebot等。

  共享经济领域则是2016年的另一个亮点。我们参与了对ofo共享单车的投资。投这个项目很有渊源,ofo创始人戴威两年前还在北大读书时就来过我家,当时就谈到了他的创业想法。后来ofo融资,戴威也愿意让真格基金进来,我们投资了几百万人民币,现在已经翻了近30倍。

  这些趋势在2017年依然会持续,我们持续看好以下几个领域:

  首先是共享经济领域,在这个领域中的优客工场成为了2017年第一个独角兽。

  第二,人工智能领域毫无疑问也会诞生重量级的公司。

  第三就是在线教育领域。这些也是2017年真格会重点关注的投资领域。

  新年伊始,我们已经投资了好几个项目,其中就有汽车共享,也有机器人学习的顶级公司。

  真格基金创立迄今,我们有一个原则:不投模式、只投人。因为牛人意味着学习力、工作力、影响力,所以我们投人、还只投牛人、不断寻找牛人,尽量做创业者的第一个投资人。这是我们的骄傲,也是我们的核心竞争力。

  经纬创投的张颖在一次演讲当中提到,基金要“歇斯底里”地努力退出。退出是衡量一个基金成败的唯一指标,这也是我们2017年的工作重点之一。今年是真格的第六年,我们希望在接下来的两三年中给股东的不仅仅是账面回报,而是direct return on investment(直接投资回报)。

  真格基金在五年的历史中,并没有主动推动过退出,但其实已经有相当多的中小型退出案例。比如去年51Talk在美国上市。我们投资的时候51Talk的估值是100万美元,现在的估值是3亿美元,从天使投资的角度来看,这是漂亮的创业胜仗。

  梅花天使吴世春:VC市场需要点IPO利好的刺激

  吴世春比较遗憾的是,没能抓住共享单车的机会、没有扎进去看。不过单车生意一旦站错队就有可能失败。

  2017年,吴世春最关心的问题是上市政策能不能持续,这个对于风险投资机构来说是最重要的。

  IPO在2016年没有传来特别积极的信号,而且战略新兴板被取消了、新三板又不够活跃,退出不通畅。这就导致很多项目积压在投资机构手里,这个信号很容易传导到更早期的投资上。如果有一个比较大的退出会点燃风险投资机构和基金出资人的热情,如果没有市场整体就会比较沉闷。

  我们判断2017年会有几个积极的趋势:第一,VC手上还是有很多钱;第二A股市场也加快了IPO公司上市的速度。另外近年会有一些比较大的IPO,例如美团点评、爱奇艺或者360,这对于前端投资机构来说都是积极信号。假如在香港上市的美团股价能稳定在发行价之上,则对香港吸引科技股上市也会是个积极信号。

  在投资的重点领域上,2017年的情况依然不容乐观。

  2016年投资人整体找不到风口,找不到北。2014年热点是O2O、2015年互联网金融和VR都是风口,但到了2016年焦点特别分散:消费升级、移动出海、农村互联网、人工智能,中间又兴起了一个单车热潮。

  尽管如此,也没有让人特别兴奋的投资方向。这么多投资机构扎堆在单车上,这显示出好的方向不够多。单车不是个百亿美元的生意,而是个10-20亿美元的生意,类似滴滴和今日头条这样的机会在2016年已经看不到了。

  很多人认为人工智能是移动互联网之后的下一波热潮。如果这个领域能出现几个比较大的项目、找到盈利模式,也有助于点燃大家的热情。人工智能长期来看是走上坡路的趋势,但短期可能会有调整的情况。人工智能在走到热之前,如果没有利好消息,这波热潮就可能乏力、推不上去。

  2016年的一些趋势也可能延续,例如“出海”,会有一些不错的中国故事。还有比如直播、单车这些模式有可能在海外复制,比如在东南亚中国的直播公司已经打得不亦乐乎,也许能跑出来几家大的公司。现在直播已经有很多可以挣到钱,例如陌陌的股价已经借力直播涨了很多。

  直播这块,我比较看好既有社交流量又有变现能力的公司,陌陌和快手都是这样的公司。直播是流量生意,如果流量要靠买、成本特别高,就可能遇到问题。

  2017年,在偏早期领域的投资中,我的筛选标准是,离钱近、离BAT远,处在拐点上的领域。我自己会几个方向上找机会:出海、下乡、银发经济、互联网金融的垂直发展、新媒体新内容。

  我们会尽量避免选择比较热的领域,因为一旦赌错,结果就是零。这就不如在一些比较小的领域深耕。

  顺为资本许达来:我们也在找哪里会出独角兽

  在许达来看来,2017年创投行业的走势,可能是L型底部那一横,但稍微会向上倾斜。他们看好互联网金融,同时会在人工智能、企业级服务和泛娱乐领域投入更多精力。

  但过去一年,市场上是有钱的、VC们也不是没活干、融资案也层出不穷。对比2014年、2015年的活跃,2016年肯定是“冷”了。不过更理性的描述,是从过热向正常投资回归,整体状况是介于正常和寒冬之间。对市场未来走向的判断,我们认为有点类似L型,但底下这一横在2017年会稍微向上倾斜。

1  2  下一页  
0
+1
9
+1
文章关键字: 投资人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关注生意场微信公众号